2020年09月28日 星期一
中国矿业报订阅

不活跃碳交易难显真实碳价

2014-4-24 14:59:41 作者:李 鲲

2013年因有深圳、上海、北京、广东、天津5个试点先后启动碳排放权交易而被业内人士称为我国碳交易元年。2014年碳交易在各地继续推进,然而,记者在对交易所等相关方面的调研中发现,交易量小甚至断断续续的现象普遍存在。专家指出,不活跃交易的价格难以真实反映碳的价值,不利于推进节能减排,企业参与度低、交易体系不完善的问题亟待解决。

碳市场交易量小且价差大

2011年,国家发展改革委下发了关于开展碳排放权交易试点工作的通知,同意北京、天津、上海、重庆、湖北、广东及深圳开展碳排放权交易试点。目前,启动交易的试点都是由政府将碳排放量达到一定规模的企业纳入管理,在一定的规则下向其分配年度碳排放配额,排放单位可以通过市场购入或售出不足或多余的配额以履行碳排放控制责任。

天津排放权交易所有限公司总经理王靖指出,国家启动碳排放权交易的初衷是以市场机制促进节能减排。2013年6月18日,随着深圳碳交易平台的正式上线,我国的碳交易市场正式开始运行。然而,在首日成交2万多吨、成交金额61万多元后,深圳碳市场第二天就没有了交易,并持续了近两个月,直到8月5日才又有了26万多元的交易。

这种开市之后不久便没有交易并且断断续续的情况在各个交易试点普遍存在,就线上交易来看,北京碳市场运行第一个月成交额仅13万多元;广东省以探索一级市场碳配额拍卖为特点,而二级交易市场继开市首日和次日的720多万元成交量后一直没有线上交易,直到3月11日才再度“开张”;相比广州的首日交易量,开市最早的深圳2013年半年的总成交额也不过1300万元。

虽然各交易所交易量不大,但是价格变化却不小。例如,深圳碳的起始价位是每吨30元左右,经过两个月的“空窗期”,其价格又上演了“过山车”:10月17日以130.9元收盘,而一个月后的11月21日,该价格又跌到54.68元,之后保持在70元~80元。

天津排放权交易所会员中国船级社质量认证中心天津分公司的一位客户经理告诉记者,碳的高差价给投资者的入市判断出了难题,而且断断续续的交易也不利于寻找真实的碳价。

碳价难以体现减排成本

天津排放权交易所另一家会员单位兴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天津分行的客户经理王振洲告诉记者,碳市场成交量小主要原因是持有配额企业参与度低。

“我们银行客户有很多,我去过很多有配额的企业与他们谈,希望他们能开户出售配额,但是他们对配额到底够不够均持怀疑态度,都处于惜售状态。”他说。

在5个试点中,深圳和天津的碳交易还对符合一定经济条件的自然人开放。王振洲认为,天津碳市场上成交量不大,但个人业务占了很大比重,碳价很大程度上是个人成交量决定的。

“现在每天打电话开户、咨询的基本都是个人。我国的碳市场比较灵活,除了现货交易,个人也可以做类似于期货交易的业务。比如,有人觉得碳价会跌,100元一吨往外卖,最后跌到50元一吨再买回来,这样就赚到了50元的利润,但实际上没有交割,因为个人手上没有碳配额。”王振洲说。

天津碳排放权交易计划主要设计者天津科技大学能源环境与绿色发展研究中心主任孙振清指出,造成企业惜售的主要原因是目前配额企业还没有履约,对自己的实际排放量把握不准。

“根据各交易所的规定,每个企业都是3月份开始盘查确定上一年的排放量,而且必须经过第三方机构认证之后把配额上缴、注销,到5月底或者6月底完成履约,剩余的才能进行交易。现在进行的都是预交易,企业心理没底。启动碳配额交易就是要告诉大家碳不能随便排放,它是一种资产,碳的定价应该反映这个地区的减排成本,但是现在的市场没有将其有效地反映出来。”孙振清说。

按照他的说法,减排成本越高,碳价也就越高,交易中的碳价是买卖双方协商达成的。“现在市场上交易不连续,因而显示出的碳价无论高低都是‘个单行为’。例如,广东首单交易价格就达到60多元,是因为卖出这个价格的主要是水泥厂,它的减排成本很高。”他说。

孙振清认为,真实的碳价应该反映的是一个平均减排成本,不能太高,也不能太低。

促进企业积极参与碳资产管理

孙振清表示,我国的碳交易试点才刚刚启动,加上配额企业都还没有履过约,应该充分理解当前碳市场不活跃的现状,但需要逐步完善交易机制、提升能力建设。

业内人士普遍指出,目前排放超标责罚得不明确使企业难以进行节能减排的成本核算,是碳交易机制的一个主要缺口。

“由于碳排放管理办法不在《行政处罚法》规定的可以设定行政处罚的规范性文件范围之内,所以天津关于碳排放超标的惩罚目前还处于相对真空的状态。今年,天津将订立地方性法规、制定罚款细则,并突破现有的3万元罚款上限。”孙振清说。

据了解,从超标罚款数字上看,各地的惩罚力度都不算大。上海规定超标最高罚款10万元,北京规定重点排放单位超标排放的部分可按市场均价的3倍~5倍予以处罚,深圳也规定对排放超标部分予以3倍的罚款。

孙振清表示,罚款对于企业来讲并不严重,最根本的是通过“黑名单”制度来约束企业节能减排。“各试点都在探索,未来超标企业将不再享受配额和各种政策优惠,名单向社会公布也将造成上榜企业客户流失,这是企业无法承担的后果。如果这套惩罚体系能够建立起来,碳对于企业来讲将变得非常珍贵,企业也就不得不参与到碳市场当中。当然,我们还需要培养一批懂得碳市场和碳交易的专业人才,保证整个交易流程更加完善。”孙振清说。

王靖也指出,尽管配额管理是一种限制,但市场利益的引导会让各个主体愿意加入其中,而且加入越早受益越早。

“现在配额主要是免费发放为主,以后免费发放配额比例会逐渐减少,有偿发放的配额会越来越多,广东省的竞价拍卖就是一种尝试。企业参与到碳市场中就会发现,此举不仅是履行社会责任的体现,只要企业排放水平低于同行业平均水平,还可以从中获利,实则受益良多。”王靖说。△

返回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