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09月28日 星期一
中国矿业报订阅

河北大煤企“去产能”仍遥遥无期

2014-4-24 15:00:44 作者:中 证

春节以来,为了抵制进口煤的冲击,神华、中煤、兖煤、同煤、伊泰等轮番降价,直接导致进口煤价格倒挂,倒逼煤炭进口商对签订第二季度的煤炭进口合同更加谨慎。从2月份的进口煤数据看,国内煤炭“自卫反击战”初见成效。

记者近日对“三西”(包括山西、陕西、蒙西等煤炭主产地)的煤炭行业进行深入走访调查发现,产能过剩、供过于求依然是煤炭行业市场面临的主要矛盾。汾渭能源相关研究显示,目前,全国煤炭总产能过剩10亿吨以上。

并且,受河北省淘汰落后产能的影响,煤炭消费骤减,而河北市场以前是榆林、鄂尔多斯等地煤炭的主要销售去处,目前常常处于卖不动的状态。

然而,在这种形势下,煤矿人士还指出,国有大矿最重要的考核是产销量,而不是利润,所以不管价格如何都要保证产销量。尽管产能过剩,但煤企仍旧在玩命生产。煤炭市场早已变为买方市场,电厂则常常坐等降价。

大煤企玩命生产

在经历2月份以来的4次降价后,神华、中煤等煤炭巨头日前提出要联合保价,业内人士预计,整个4月份煤炭价格将会有止跌企稳迹象。

不过,记者在山西太原、内蒙古鄂尔多斯采访时发现,在煤炭产能过剩的前提下,煤炭价格企稳甚至回升的可能性还非常小。

中国煤炭资源网总经理刘葆对煤价的未来走势仍不看好,“目前的煤炭价格已经没什么支撑了,马上进入煤炭最淡的季节:北方供暖已经陆续结束,南方水电开始进入旺季,煤炭已经没有什么价格支撑了,还会继续下降。连续下降多少周不是时间问题,而是需求不足、供应过剩的问题,根本上是因为供大于求。目前,煤炭产能过剩是让这个行业垮掉的根本原因”。

内蒙古煤炭交易中心总经理师秋明也向记者表示,产能过剩是煤炭形势不好的根本原因,未来会下降到什么程度难以预料,根本就见不到底。煤炭行业至少要经历3年的痛苦调整期,期间煤炭价格可能有企稳甚至反弹,但“任何一次反弹都是做空的机会”。

最重要的考核是产销量,而不是利润。所以不管价格如何,都需要保证产销量。尽管有生产条件不好的煤矿已经陷入亏损,但产量不仅不能降,还要加足马力生产,保证市场份额和市场规模。

虽然面临产能过剩,但煤企却仍旧玩命生产,其中的一个原因是其面临着“以前的贷款还不完、新的贷款贷不出来”的窘境,只有不停生产。这一方面是为了有现金流可以还贷款,另一方面只有生产和流产正常,才有可能继续从银行贷款。

对此,榆林煤矿人士很担忧,除了上述产能,榆林每年新开发的煤矿产能也有上亿吨,前几年批下来的煤矿,财务成本都很高,拖着不行,只能硬着头皮开工,但开工则意味着赔钱。

而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电厂在这种形势下,常常联合抗价并坐等降价。相关人士称,煤炭产量过剩属于买方市场,“你不降价别人就降价卖了”。

在上述煤矿人士看来,煤炭产能在短时间内仍旧很难降下来,虽然很多中小煤矿都停产了,但这些煤矿产能相对较小,关停上百个也无济于事。

汾渭能源相关研究显示,目前全国煤炭总产能过剩10亿吨以上。即使有部分中小煤企被挤出市场,仍无法改变煤炭行业产能过剩的状况。

安信证券分析师杨立宏也认为,“去产能”是2014年煤炭行业的主要运行特点,但在过剩产能大规模退出市场前,行业向上拐点仍难出现。

巨头轮番降价

最新一期环渤海动力煤价格指数显示,环渤海地区发热量5500大卡动力煤的综合平均价格报收530元/吨,与前一报告周期持平,在连续11周下跌之后终于止跌,但这一价格与去年12月24日的动力煤价格相比,累计下跌达101元/吨,跌幅为16%。

刘葆分析,煤炭巨头年初以来主动降价就是要抢占更多市场,主要是针对进口煤,并非中小煤企,因为中小煤企根本不是他们的对手。煤炭巨头接连降价意在进口煤,去年国内煤企非常被动,必和必拓等世界矿业巨头的煤炭业务还在加大生产力度。因此,国内煤炭巨头春节后就主动下调了价格。他们说,“你不降价,进口煤就降价,主动降价才能赢得动力煤的定价权”。

从2月份的进口煤数据看,国内煤炭针对进口煤的“自卫反击战”可以说是初战告捷。国家海关总署统计数据显示,2月份煤炭包括褐煤的进口量为2282万吨,环比1月份减少了1309万吨,大降接近四成,同比也下降了48万吨。

刘葆介绍称,最近电厂消耗和港口库存在同时上涨,这也是不正常的,正常的话应该是此消彼长的。大秦线检修期(大秦线春季检修期初步定于4月6日至4月30日)即将来临,港口煤炭下水量是增加的,说明从春节淡季到现在开始已经有些增加,港口在补库存,同时下游电厂也在备库存。

刘葆相对乐观地表示,煤炭作为最主要的基础能源而存在的地位长期都不会改变。我国富煤、少油、缺气的能源结构决定了这一点。

事实上,我国人均耗电量比美国低很多。刘葆表示,目前环保方面要求电厂脱硫、脱硝、除粉尘,要求不断降低煤炭消耗在一次能源消耗中的比重,但“我国的能源成本在国际上没有竞争力,石油、天然气等能源不够用,还是煤炭最便宜,因此不可能从根本上不让用煤炭作为燃料”。

河北市场几乎完全坍塌

雪上加霜的是,一边是榆林和鄂尔多斯等地的产能愈发过剩,一边是市场需求在不断缩小。

榆林煤企人士表示:“榆林大约有1/3的煤炭销往河北。但河北的小钢厂、水泥厂以及化工厂纷纷关闭,河北的市场基本消失了,目前的情况非常不乐观。”

鄂尔多斯销往河北市场的煤炭也遭遇了同样的挫折。家住河北唐山的煤炭经销商李先生向记者表示,他之前一直从内蒙古鄂尔多斯拉煤,其中一部分是运到唐山京唐港,一部分销往唐山本地的钢铁厂、水泥厂和火电厂。

“现在市场大环境太差,生意根本没法做了,现在就拉了几车样品,有客户就拉,没有客户就停着。”他说,之前合作的煤矿都停着,附近煤矿都有几十万吨库存,一天卖不了几车煤。

随着大气污染治理力度不断加大,京津冀、长三角和珠三角等主要煤炭消费区的需求都受到抑制。根据河北省落实“大气十条”的实施方案,以及国家下达的“十二五”淘汰落后产能的任务,到2017年,河北省要完成6000万吨钢铁产能削减任务,6100万吨水泥、4000万吨标煤、3600万重量箱玻璃产能削减任务。

由于环保压力加大、清洁能源冲击等因素影响,长远来看,除了河北市场,煤炭的整体需求都将逐步下滑。

“江苏那边用煤的小企业以前有4000多家,现在还剩下1000多家。”有煤企人士说。

煤价远未见底

面对供过于求的煤炭市场,师秋明颇为悲观,他认为,未来的煤炭市场一定会比现在还差,煤炭过剩产能如何退出将是一个长期存在的问题。

“有些煤矿路也修好了,矿也建设好了,成本投入很大,让它退出很困难。只能靠市场调节,这是个痛苦的过程,但市场规律不讲情感。”师秋明说。

但师秋明表示,尽管现在煤价已经跌到成本价,但是还会继续跌,中间还有很大空间可以调整,比如税费过高等因素。内蒙古煤炭税费比重过大,鄂尔多斯最低热值的煤市场价每吨只有100多元,但政府收走80元。

值得注意的是,山西省财政厅日前发布消息称,山西省将继续暂停提取“煤炭两项资金”,时间为今年1月1日起至国家煤炭资源税改革方案正式公布实施之日止。

据了解,去年煤炭市场处于最低迷的时候,山西省发布了《进一步促进全省煤炭经济转变发展方式实现可持续增长的措施》,其中首条就明确暂停提取前述两项资金。两项资金当时的收费标准分别是10元/吨和5元/吨。

暂停收取“煤炭两项资金”,在一定程度上可以减轻煤企的负担。而随着煤炭市场进入下行通道,煤炭资源税更是亟需改革。

多位业内人士向记者表示,预计煤炭资源税从价计征改革为时不远。△

返回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