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10月02日 星期五
中国矿业报订阅

输煤输电争论走向深入

2014-4-29 10:54:04 作者:傅玥雯

落实国务院关于《大气污染防治行动计划的通知》是2014年能源工作的重点之一。国家将严格控制京津冀、长三角、珠三角等区域煤电项目,新建项目禁止配套建设自备燃煤电厂,除热电联产外,禁止审批新建燃煤发电项目。

国家能源局提出,东部煤电的减少将由西部电力补充。将在具备水资源、环境容量的煤炭富集地区建设大型煤电基地,加快推进鄂尔多斯、山西、锡林郭勒盟能源基地向华北、华中、华东地区输电通道建设,规划建设12条电力外输通道,提高跨省区电力输送能力。

重新评估东西电力布局

有观点认为,我国东部的污染排放空间还有很大潜力。而电从远方来,不过是将污染物排放转移到西部,考虑到大气环流等因素,东部地区依旧难逃污染。

对此,国家电网发展策划部张琳表示,目前我国东中部消耗煤电5.4亿千瓦,占全国66%。

华东地区输煤输电比重是48∶1,山西输煤电比例为15∶1。京津冀地区和长三角地区装机分别为1.3亿千瓦和1.4亿千瓦,单位国土面积上的煤电装机分别为西北地区的13倍和26倍,长江沿岸煤电厂布局尤为密集,全国104个重酸雨都在东中部。

“从电源布局来看,PM2.5浓度值和电煤分布相关。”张琳进一步说,“当污染浓度低于环境承载能力时,环境有承载和自行扩散污染源的能力,西北地区的扩散污染物条件优于东部。”

“东部地区不上新建燃煤发电项目这一政策需要重新评估。外来电、天然气发电、核电等都不是解决东部电力缺口的长远之计,还需要清洁高效煤电支撑。而西部水资源有限且生态环境脆弱,电从远方来造成西部环境压力巨大。”国家能源局规划司副司长何永健表示,“一些超超临界燃煤机组的排放水平堪比天然气发电,其氮氧化物排放水平甚至优于天然气发电。此外,目前我国煤炭消费仅有55%用以发电,分散利用煤炭才是大气污染的元凶。”

“我国能源供应消费逆向分布,西北等多煤的地区恰好缺水。开采1吨煤需耗水2.5吨,火电度电耗水3公斤,而我国人均用水量仅占世界28%。从西部外送能源,相当于既送煤,又送水。”何永健说。

对此,中国工程院院士倪维斗此前曾向记者表示,燃气热电联产机组“电大热小”,为得到同样的热量,燃气热电联产机组需燃烧更多燃料,导致氮氧化物排放量比燃煤热电联产更多。

据了解,我国东部一些燃煤火电厂也通过各种技术措施降低排放。如上海外三电厂、浙能嘉兴电厂等机组经过技改提效后,其排放水平甚至优于燃气机组。

针对我国能源资源分布布局,卓尔德环境研究与咨询首席能源经济师张树伟则认为,资源是否有价值取决于是否能有效利用。“京津冀地区低风速资源到处都是,太阳能资源也较优质,年利用小时数可达1800小时~2000小时,远优于以发展分布式光伏著称的德国大部分地区。这种资源利用无需付出较高的能源输送成本,在经济意义上好于西部的资源。”张树伟说。

输煤或输电需一项目一议

我国能源“十二五”规划提出,要输煤输电并举,推进鄂尔多斯盆地、山西、锡林郭勒盟能源基地向华北、华中、华东地区输电通道。重点建设内蒙古西部地区至华中地区的北煤南运战略通道;建成山西、陕西和内蒙古西部地区至唐山地区港口、山西中南部至山东沿海港口西煤东运新通道,缓解现有通道压力;结合兰新铁路扩能改造和兰渝铁路建设,形成疆煤外运新通道。

“输煤输电经济性评价不能笼统比较,要具体到每一个项目。” 华电集团公司政法部主任陈宗法对记者表示,“随着西部经济增长,其用电增长比东部更快,需要建设大型煤电基地。东部可以通过利用进口煤,适当发展洁净环保、大型高效、高度智能化多元一体化项目(煤电、热电联产、冷热电三联产),消耗进口煤的同时也解决了电力平衡问题。限制东部地区煤电后,其电力增长靠外电和清洁能源解决,国家需进一步鼓励新能源投资,疏导电价。”

“但从经济性方面考虑‘电从远方来’,必须要考虑单位电能发电成本、输电成本、年电能损耗成本、年运行维护费、负荷中心电网年售电量等因素。”相关人士对记者表示,“我国煤炭基地都是缺水地区,一般采用空冷发电机组,与负荷中心采用的湿冷机组相比,前者的单位容量造价较高,而且供电标煤耗也较高。”

“不同输电方式的单位电能总成本随输能距离的变化曲线不同,达到一定输电距离时,交流输电成本将高于直流输电。其次,距离较短时候,输电方式经济性差。随着距离的增加,输电方式的单位电能总成本逐渐低于输煤方式。但距离继续增加时,输电方式的单位电能总成本逐渐大于输煤方式,而直流输电可以恒定功率输送,距离增加仅增大了线路损耗率,对输电成本及单位电能总成本影响较小。”上述相关人士说,“此外,煤炭运价越低,输煤经济性越好;输电利用小时数越大,年输电量越高,输电经济性越高;煤炭价格越低,单位电能发电成本越低,对输煤输电经济性要具体计算分析。”

上述相关人士介绍,煤炭热值越高,生产单位电能所需要的实际煤炭量就越少,相应的输煤成本就越低,同时,热值越高的煤炭,煤价越高,发电成本高,输电损耗成本高,因此煤炭热值越高,输煤方式的经济性相对提高。中低热值的煤炭更适合就地建坑口电厂进行输电,高热值的煤炭宜远距离运输。

对此,张树伟认为,远距离输送项目,需要遵循一项目一议的基本原则,更谨慎的进行成本效益分析。通过考虑各种极端情况(出力不理想、线路利用率低、安全保障支出)等单位供电成本的竞争力,考察项目可行性。

“目前决策往往重视目标,对经济性和其实施保障途径考虑不够。”陈宗法对记者说。

一位从事电力规划研究的人士认为,电力是能源规划系统中的核心,决定电力布局必须考虑安全、环保、经济性等因素,清洁能源等能源资源是否需要大范围配置需要进一步论证。“电力布局规划的模式体制需要创新,业主期望的盈利模式才会随之改变,电力布局才会更科学、合理,电力工业系统的效率才会进一步提升。”△

返回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