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11月24日 星期二
中国矿业报订阅

利润和市场,山西煤企的“两难”选择

2015-3-30 9:34:40 作者:齐泽萍

春风送暖的3月,并没有给煤市带来春天的气息。由于抵挡不住煤市持续低迷的现状,近期,神华、中煤、同煤、伊泰等煤企纷纷开始变相降价促销,煤企联合保价的约定成为了过去时。

降价可以保住市场份额却无利润可言,减产虽然可减少亏损但也不一定能挽回局面。这个3月对山西煤企来说,可谓“进难攻、退亦难”。在此“两难”之际,山西煤企该如何自我拯救,在夹缝中求生存?

联合保价阵营瓦解

2014年3月,国内动力煤市场进入新一轮下行通道,部分煤炭产地煤价已接近成本线。领跌煤市的四大煤炭集团集体转向,就4月下水煤价格一致达成联合保价的共识。神华、伊泰保持3月的销售政策不变,而中煤、同煤也尽快与符合条件的用户对接,以便保持价格稳定。然而事隔一年,此格局被无奈打破。

为了争夺市场份额,今年春节前后煤企博弈电煤长协合同的联合保价约定土崩瓦解,包括神华、中煤和同煤等煤企都加入到了一场远超以往的价格战中。

3月11日前后,部分用煤客户接到煤炭大矿的口头通知,承诺增加3月的价格优惠。比如,神华3月实行接货量16万吨以上的客户可享受“2∶1”优惠政策,即按接货量的2/3执行2月优惠20元/吨的价格,接货量的1/3执行优惠29元/吨政策;而中煤、同煤也以不同优惠额度迅速跟进。

限产有无出路

尽管以限产应对产能过剩、需求低迷、环保施压等诸多问题,已成共识,但煤企仍旧不很情愿减产。

山西省政府于3月初发布了今后5年内的能源发展战略目标,到2020年,山西一次能源生产总量达到9亿吨标准煤,原煤产量控制在10亿吨以内,省内能源消费总量控制在2.6亿吨标准煤左右。大企业、大集团煤炭产量比重超过80%。战略目标明确划定煤炭产、用、销上限,山西不会再争夺“煤老大”。

与该省通过减产来稳定煤炭价格所不同的是,另一个产煤大省——河南省进入2015年,在产能过剩的背景下,多数煤企宁愿降价,也不愿意减产。原因只有一个,丢掉市场就再无翻身之力。

“不是我们不想减产,如果现在所有的煤矿都减产,那我们肯定也会遵照相关的约定减产。但现在的问题是,假如我们减产,别人只是口头减产,而实际没有减,这不仅会造成我们市场的流失,更会给我们的生产带来很大的压力。”河南某上市煤企高层向媒体表示。

迄今为止,只有神华发布公告称2015年减产10%,其他大型煤企尚未公布要减产信息。

“煤企之所以不公布减产是因为在煤企看来,市场份额比利润更重要。”临汾某煤炭企业负责人青永龙说,减产就意味着丢失市场份额。

煤企当何去何从

“国内的煤炭企业宁愿打价格战,也不愿意减产。现在,各家煤企都希望其他煤企能够减产,而自己又不减产。如此的结果就是慢慢进入了一种恶性循环,深陷‘囚徒困境’。如此以来,市场只会越来越弱,煤企现在基本没有话语权了,煤价下行的趋势也就很难得到抑制。这样的话,可能会加快一些竞争力差的企业退出市场。”中宇资讯煤炭分析师关大利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

价格战拼的是实力。在煤炭生产成本低和多元化的优势下,一些煤炭寡头则有更强的抵抗能力,而这些企业的每一次降价都让众多小煤企陷入被淘汰的危机。

“财大气粗的神华每一次降价都让众多小煤企陷入被淘汰的命运。”山西某小煤炭企业市场主管周瑞君说,煤价每下跌一次,朔州等地就有一些小煤企被迫停产。

卓创资讯分析师刘冬娜分析说,当前,大矿已不再步调一致,而是采取相互竞争的方式争抢市场份额,在一定程度上加剧了煤炭行业的恶化程度。

那么,如此困难下,山西煤企该如何抉择?

“即使产能不再增长,也难以改变今后煤炭市场供大于求的格局。”山西省社科院周洁说,一方面经济增长放缓,另一方面节能减排力度加大,水电、天然气等替代性能源比重增加,这些因素都将对煤炭需求产生抑制作用。事实上,煤炭企业很容易进入恶性竞争,因为这些企业中大多数都是地方企业,因此很难形成步调一致的协调方案。如果业内不尽快形成一致步调,仍然是各自为战,更严重的恶性循环将不可避免。周洁呼吁,要在严格执行限产、遏制超产等政策的同时,加强煤炭主产地之间的协调,避免控产过程中加剧恶性竞争。

煤炭市场研究专家李朝林认为,未来政府救市政策力度还会有增无减。唯有如此,才能最终实现有效控制国内煤炭生产总量的目标。△

返回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