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11月29日 星期日
中国矿业报订阅

煤炭洗选尴尬几多?

2015-3-30 9:35:28 作者:李贤义

2015年政府工作报告明确指出,要加强煤炭清洁高效利用。煤炭清洁高效利用需要技术支撑,需要以煤炭洗选为源头、以煤炭高效洁净燃烧为先导、以煤炭气化为核心、以煤炭转化和污染控制为重要内容的技术体系。

煤炭经洗选后,可充分发挥源头净化作用,实现高碳能源低碳排放,减少煤炭环境污染,提高煤炭综合利用。

根据中国煤炭加工利用协会的有关数据,每洗选1亿吨原煤,可排除灰分约1300万吨、硫分近35万吨,减少二氧化硫排放49万吨,排除煤矸石1800多万吨。

同时,利用洗选煤为燃料,可提高燃煤效率10%~15%,每洗选1亿吨原煤,可节约1000万吨~1500万吨煤炭。若我国煤炭全部洗选使用(2014年原煤产量为38.7亿吨),每年则可节约3亿多吨煤。

那么,如此利好的洗煤业目前处于怎样的状况?市场煤是否也给行业带来冲击?如何促进行业的可持续发展?

入选率能达到70%以上吗?

为促进煤炭洗选发展,我国《能源发展“十二五”规划》明确要求,到2015年,原煤入选率要达到65%以上。《大气污染防治行动计划》提出,到2017年,我国原煤入选率要达到70%以上。

此外,我国《煤炭产业政策》要求,新建大中型煤矿应当配套建设相应规模的选煤厂,鼓励在中小型煤矿集中矿区建设群矿选煤厂。

2005年,我国选煤厂数量为961座。“十一五”期间,平均每年新建选煤厂能力接近1.9亿吨。截至2013年,我国规模以上(30万吨/年及以上)的选煤厂就达到了2000多座,原煤入选能力达到23.5亿吨。

“近年来,我国原煤入选率稳步提高,目前整体达到56%,离任务目标还有一定距离。虽然煤炭入选率还不高,但因为体量大,我国是世界上煤炭入选量最多的国家,同时也是世界上煤炭未入选量最多的国家。”中国矿业大学教授李中和介绍说。

洗选业自身是啥水平?

我国煤炭资源主要分布在欠发达省区。由于经济发展较慢,煤炭需求低,大多原煤输出,这些地区洗选业发展较慢,大型现代化洗选企业较少。同时,湿法洗选耗水较大也限制了当地洗选煤行业的大发展。

而我国中东部地区经济发展较快,煤炭消耗量较大,洗选行业得到了长足的发展,规模和技术均处于国内领先水平,像平朔安家岭选煤厂、淮北临涣选煤厂、山东新矿龙固选煤厂等,规模均达千万吨以上。

“我国煤炭分选企业布局不合理。随着煤炭开采业的发展,本来储藏不丰富、分选行业发展较好的东部地区表现出局部‘产能过剩’,一些煤炭分选企业需要外调煤源。今后,我们要关停小规模、低效小型厂,控制新建项目,控制原煤输入。”煤炭市场专家李朝林认为。

此外,我国采用先进技术装备的选煤厂所占比例不到一半,多数选煤厂技术水平落后,不能根据用户要求及时调整产品质量,造成精煤损失大、产品灰分高、分选效果差,尤其是地方和乡镇民营选煤厂最为突出。

北京煤炭协会徐亮博士介绍说,政策鼓励催生了相当规模的小型选煤厂,像山西晋中地区,多为整合性煤区,未自备洗煤厂,导致大量民营小资本介入和盲目投资,采取“收、洗、卖”手段,追求“短、平、快”节奏,建设了一批小型选煤厂(大多拥有游泳池般大小的洗煤池)。同时,由于洗选粗放,不能对煤矸石、煤泥、污水等妥善处理,环境欠账越来越多。

“小洗煤厂拿到客户订单后,去找煤备货,然后根据要求洗选、配比,最后向客户交货。”李朝林对流程非常熟悉,他表示小型选煤厂占比较大,直接关停将导致原煤洗选能力不足,改造又带来资金投入较大的双向矛盾,很大程度上制约了煤炭分选行业的健康发展。

据贵州某煤炭企业总经理张明华了解,一些地方的洗煤废水违规排放对环境破坏非常严重。“根据目前的《GB50359—2005煤炭洗选工程设计规范》要求,只有‘选煤厂必须实现洗水闭路循环’这么笼统的一句话,洗煤后的废水怎么处理?添加剂使用了多少?哪些添加剂可以使用,哪些不能?对违规行为如何处罚等都没有细化。”他说。

煤价下行有什么连锁反应?

据预测,到2017年,我国煤炭消费量在43亿吨左右,按70%入选率计算,入选的煤炭总量为30.1亿吨,意味着要加大选煤厂的建设力度。

自2012年起,煤炭市场低调运行。而作为煤炭加工企业的洗煤厂,是否经受了市场低迷的洗礼?

据了解,山西省介休市曾有160多家洗煤厂,目前主动停产歇业的已经过半。

“主动关闭的都是小厂,大厂多在艰难支撑。以前,小厂每吨精煤能挣30元~50元。现在,他们大多选择临时关闭,部分为了能与客户保持业务往来,只要不亏钱都会去做。船小掉头快。这些小厂在很多方面比决策机制冗长的大企业要灵活。”李朝林说。

那么,大型洗煤厂的经营到底处于什么境况?

四川达竹煤电集团公司始建于1967年,属原煤炭部94户国有重点煤炭企业之一,现有9对生产矿井,两座选煤发电厂。

随着公司原煤入洗量增大和难洗煤增多,原有跳汰-浮选工艺已不能适应发展的需要。自2007年起,公司先后投入近亿元对两选煤厂的选煤工艺进行了重介技术改造,使原煤入洗能力达到270万吨/年、选煤效率达到98%。

“现在,精煤售价不断下跌,销售困难,入洗量大幅下降。”公司宣传部杨涛一脸忧虑地说,高投入改造后的两座洗煤厂都开工不足,越洗越亏。同时,下游精煤用户——钢厂不景气,拖欠精煤货款极其严重。两方面的原因,致使公司举步维艰。

而距此数千里之遥的内蒙古鄂尔多斯双欣矿业公司在遭遇2012年煤炭市场“寒冬”后,煤价也断崖式下跌:4200大卡的洗精煤平均售价从最高点的260元/吨跌到124元/吨。“双欣一吨炭,挣包方便面”,成了当地的笑谈。

作为一线工作者,徐州矿务集团环保部主任许祥左也认为,现在,很多选煤厂不敢满负荷生产,甚至不开工,成了摆设。

而华能集团安保部主任郭爱国则指出,我国洗煤厂处境很尴尬,一句话概括就是,1/3在开工,1/3在停工,1/3在新建。

如何破解当今煤价下跌对洗煤业的冲击?河南平顶山某煤矿总经理刘凌云认为,加快煤电一体化建设,才能缓冲市场带来的相互影响,“目前,煤是市场定价,而电则是政府计划定价。如果煤电一体,当煤价上涨、发电亏损时,可用煤炭利润抵消发电亏损;当煤价下跌、面临亏损时,可用发电盈利来抵消。这样,才不会造成上下游产业的尴尬,实现可持续发展”。

动力煤入选率为何不到50%?

按用途划分,煤炭分为动力煤、炼焦煤、化工煤3种。中国煤炭加工利用协会资料显示,目前,我国炼焦煤、化工煤已全部为洗选精煤,虽然动力煤(2013年占我国煤炭总产量的79.1%)也在大规模洗选调质,但入选比例还很低,不到50%。

李朝林认为,动力煤入选率不高的主要原因是现有标准已落后于经济发展需要。有关部门虽制定多个用煤标准,但大多只是指导性、推荐性的,不具有强制约束力。因此,许多企业仍在使用原煤,而不愿使用洗选动力煤,造成严重燃煤污染、用煤设备加速磨损和大量运力的浪费。今年1月1日起,国家六部委联合下发的《商品煤质量管理暂行办法》开始实施,为促进用煤市场的良性发展带来了希望。

据了解,动力煤主要包括发电和建材用煤(水泥用煤量最大,其次为玻璃、砖、瓦等),约占80%,其余20%主要作为一般工业锅炉和生活用煤。

环境保护部资料显示,每年工业锅炉、家庭取暖、餐饮用煤等“散煤”消耗量在6亿吨~7亿吨,排放二氧化硫接近1000万吨,与电力行业的二氧化硫排放水平齐平;排放氮氧化物320多万吨,位列第三,仅次于电力和机动车。

“这些分散使用的‘散煤’占煤炭总量近1/5,大多被低空排放,比集中燃烧造成的污染严重得多,无法与火力发电一样,采用环保装置脱硫、脱硝、除尘。因此,点多面广的工业锅炉和农村取暖等‘散煤’污染是治理重点。相较煤改气、煤改电投资大、周期长,加快精煤用户终端的推广无疑是控制燃煤污染最有效、最经济的方法。”李中和认为。

清洁煤能卖出好价钱吗?

徐亮表示,据了解,内蒙古鄂尔多斯等地仍存在原煤销售行为。今后,我国应继续通过严格推进国家环境政策,逐步禁止直接销售和使用原煤,促进燃煤质量的提高。只有矿井(包括改扩建)生产原煤全部入洗、远距离运输前全部入洗,才能从源头和运输环节上做好防范。

“要实现70%的洗选率存在一定难度,但难度不在洗选工艺、技术、装备上,而在于燃煤用户对洗后优质煤的需求并不强烈,洗选煤不能优质优价。其核心是燃煤排污的环境成本和监管力度问题。”他说。

李中和认为,发达地区可采用购买环境服务方式,用经济杠杆推动清洁用煤;同时,要对使用原煤的用户终端加强处罚,“原煤洗选为精煤后,价格提升了近一倍,像北京地区优质煤价格在1100元/吨以上,而劣质煤为600元/吨~700元/吨,这是许多小企业和散户居民使用时的经济考量”。

日前,北京市制定了农村优质无烟煤替代规划,拟于2017年实现劣质煤的全部替换,市财政将按每吨200元给予补贴,各区县也将相继出台配套补贴办法。届时,用户成本预计将与现在持平,部分区县价格可能还会下降。“居民得实惠,环境得效益,这是双赢举措。”李中和说。

但像北京市采取减煤换煤财政补贴的毕竟是少数地区。今年“两会”期间,全国工商联环境商会在《关于加大煤炭清洁高效利用政策实施力度的提案》中提出,目前,工信部、能源局等主管部门对煤炭清洁高效利用的产业扶持政策尚未出台。相较每年可再生能源的电价补贴(超出200亿元),国家对煤炭清洁高效利用的财政扶持微乎其微。

许祥左也认为,应该把煤炭清洁利用与发展清洁能源放在同等重要的位置。如果有新能源这么大的补贴,煤炭可以做到更环保、更清洁。洗选是煤炭行业的一个重要环节,随着环保要求越来越严,精煤市场肯定会越来越好。△

返回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