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11月25日 星期三
中国矿业报订阅

不开发又怎能更好保护?!

2015-4-13 10:16:45 本报记者:王琼杰

开发和保护原本并不是一对矛盾。“在开发中保护,在保护中开发”追求的就是资源开发和生态保护的双赢。然而,在现实中,一些地方却把开发与保护对立了起来,或为了开发而置生态于不顾,或为了保护而盲目禁止一切开发。

记者近日在西南某省调研时发现,当地的矿产资源规划尽管早已被省政府发布实施,国土资源部门也已按此规划颁发了一些采矿证和探矿证,但是林业部门却在未与国土资源部门协调沟通的情况下,以保护生态为由又设定了一个面积很大的自然保护区,并上报给了省政府。而该自然保护区与矿产资源规划部分相重叠,致使国土资源部门原先设立的矿业权无法开展工作,不仅影响了国土资源部门的公信力,而且也使矿业权人损失严重。

按照先来后到的常理,后设的自然保护区应当遵从先期编制的矿产资源规划。如果确因生态保护需要而不得不重叠的话,相关部门也应事先与国土资源部门协调,争取拿出一个双方都能认同且科学合理的方案,或者调整矿产资源规划,而不能从部门利益角度出发,为了套取上面的区区财政补助,大搞“一言堂”。

实际上,像上述这样九龙治水,各自为政,为了部门利益,打着所谓“保护”的幌子而不顾其他,随意划定和扩大保护区的现象在许多地方普遍存在。一些省份的相关部门为了能拿到更多的补助资金,贪大求洋,随意设置自然保护区、世界文化自然遗产、森林公园、风景名胜区等,而且一划就是几十乃至数百平方千米。更有甚者,一些地方原先设立的各类保护区因为不符实际、面积过大,影响了当地的经济发展,又回过头来要求缩减保护区范围,闹出了“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的笑话。

矿业活动必须“在保护中开发”,这也是矿产资源规划的基本要求。毋庸置疑的是,矿产资源规划作为国家规划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是在多方论证基础上科学编制的,既符合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规划,也与国土规划、主体功能区规划相协调,还与土地利用总体规划、环境保护规划等相互衔接,已经完全考虑到了矿产勘查和矿产资源开发的区域性、差异性和相应的保护。

而依据矿产资源总体规划编制的矿产资源专项规划也对地质勘查、矿产资源开发利用和保护、矿山地质环境保护与治理恢复、矿区土地复垦等特定领域,或者重要矿种、重点区域的地质勘查、矿产资源开发利用和保护及其相关活动作出了具体安排。特别值得说明的是,许多地方的国土资源部门还根据矿产资源总体规划或专项规划,明确了禁采区、限采区和可采区,这也是完全是从保护生态环境的角度出发的。

可以说,如果严格按照矿产资源规划进行地质勘查和矿业开发活动,并且各个矿山企业在矿业开发活动中,能够认真遵照开发利用方案,依法进行开采活动,那么他们对生态环境则不会造成多大影响。更何况,这几年来,随着绿色矿山建设的深入推进、矿业开采技术工艺的不断提高、矿山地质环境治理和土地复垦力度的加大,以及和谐矿区建设的开展、矿山复绿行动的实施,矿业开发活动对周边环境的影响变得越来越小,有些地方甚至出现了矿业开发与生态保护相得益彰的良好局面。

类似这样的例子不胜枚举。位于湖南省邵阳市的新龙矿业公司就坐落在后来设立的自然保护区内,但该公司通过绿色矿山建设,加强了矿山环境治理和“三废”治理,不仅没有破坏当地的生态环境,而且还更好地保护了当地的环境,为当地的保护区“锦上添花”。

还有,辽宁省本溪市通过资源整合扩大采石场矿区范围并提高其产能和规模后,相邻矿区间的边界也随之取消,矿山统一规划开采后平整出的广场既可以当工业用地,又可以恢复成大块的耕地,成为了一举多得的好事。

广西平果铝在铝土矿开采过程中,也是通过及时平整,把整好的土地再及时返还给当地农民。通过矿业开发平整出的耕地不仅平坦,而且面积大,这不也是在改善环境吗?!

至于新疆戈壁上的一些矿山,对周边环境的改善作用更为明显。位于东天山戈壁滩上的某铜矿采用干法选矿,几乎不消耗多少水资源,但企业还在开发建设中,加强了环境保护,营造了自己的小家园,在茫茫戈壁上建设出了一片“小江南”。

不可否认,在现实中,的确有一些矿山企业的开采活动影响甚至严重破坏到了生态环境保护。但是如果对这些矿山企业查证落实一下,我们就不难发现,他们要么是没有严格执行矿山合理开发方案,要不是没有严格落实环保制度(包括水土流失方案等)。也就是说,这些矿山企业在开采过程中,存在明显的违法、违规行为,而当地相关部门又监督不力,才造成了生态环境的破坏。如果当地相关部门能严格执法、矿山企业能依法办矿,这些破坏环境的现象会越来越少。

无数事实也证明,要更好地实现环境保护,就必须坚持“在开发中保护”的原则,通过矿业开发来为保护奠定基础、赢得条件。保护需要资金,也需要实力,而这些又需要从开发的受益中支付。如果一味地空谈保护,手握空拳,缺乏资金,又怎么能去更好地保护?这几年来,一些国内企业开始关注并投身于“治沙行动”,而其治沙的第一桶金又何尝不是来自于矿业开发?

实际上,矿业开发与生态保护不存在矛盾,二者是一个有机的整体,目标也是一致的,就是为社会公众谋求更大的福祉、让老百姓过上幸福安康的生活、实现人类与自然的和谐。无论是“五位一体”,或是“美丽中国”,强调的都是绿色发展,而不是不去发展、不去开发。而“既要绿水青山,也要金山银山”,表达的意思则更为直接。

毫无疑问,如果人为地把开发与保护割裂开来,都不是现实的唯物主义者,也不是正确的发展观,更不符合当前我国的国情。如果只重视开发,而不加强保护,吃子孙饭,断子孙路,生态环境就会进一步恶化,老百姓的家园将毁之一旦,更遑论让其过上安居乐业的美满生活。但反过来,如果只强调保护,而不重视开发,到处都是不能越雷池一步的保护区,老百姓将端着金饭碗讨饭吃,国民经济发展将失去发展之本,生态保护将失去经济基础,也就谈不上更好地保护了。

在如何正确对待开发和保护的关系上,国家层面早有顶层设计。比如,国土资源部下发的《矿产资源规划编制实施办法》中就明确要求,有关主管部门划分主体功能区,设置自然保护区、世界文化自然遗产、森林公园、风景名胜区等范围,征求国土资源主管部门意见时,有关国土资源主管部门应当依据矿产资源规划提出意见,做好衔接。

显而易见,国土资源部的这一要求就是在不折不扣地落实“在开发中保护,在保护中开发”的方针。如果某些部门在设置和划分主体功能区时,也能考虑到这一点,做好沟通和衔接工作,也许就能尽快破解这个难题。否则,“五位一体”恐怕将会重新变成“四位一体”。只不过,这次缺的一“位”不是生态文明,而是经济建设。△

在国家森林公园百里龙山脚下,国家级绿色矿山试点单位湖南新龙矿业有限责任公司的开发非但没有影响到龙山国家森林公园的生态环境,反而为森林公园增加了整体美感和光彩,引来了许多摄影爱好者前来拍照

摄影爱好者正在以美丽的大山为背景拍摄湖南新龙矿业有限责任公司的文体活动

返回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