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11月24日 星期二
中国矿业报订阅

河北控煤遭遇“两难”

2015-4-16 9:18:43 作者:刘世明

“又要发展,又要压煤,河北压力巨大。”采访中,业界人士的一句话,道出了河北能源结构调整的“两难”处境。

京津冀一体化蓄势待发,改变粗放型发展模式,高耗能、污染重的经济结构,让河北必须壮士断腕,绝地重生。

关停取缔粘土实心砖瓦窑,控制燃煤污染;对所有燃煤发电机组实施脱硫脱硝除尘改造;年底前淘汰10蒸吨燃煤锅炉、茶浴炉7176台;淘汰钢铁、水泥、平板玻璃落后产能,鼓励富余产能“走出去”……3月份以来,河北省在控煤方面持续发力,政策出台之密,力度之大,前所未有。全方位的控煤措施已不仅是应对大气污染,是要完成能源结构调整,是一次能源革命。

转型求变剑指能源革命

河北产业结构偏重,能源以煤为主,耗能多,污染重。2011年,河北省单位GDP能耗为1.3吨标准煤/万元,位居东部沿海省份首位,经济规模却没有优势。这构成了该省的尴尬局面,再加上巨大的环境压力,能源转型刻不容缓。

河北的能源工作不是一省之事,已经上升到国家战略。《京津冀协同发展规划纲要》出台在即,三地将在生态环保、产业升级转移等方面率先取得实质性突破,联合治理空气污染也被寄予厚望。

北京市长王安顺近日透露,京津冀将出台三地“联合治霾”方案,将联合制定京津冀及周边地区大气污染防治中长期规划,共建区域生态安全体系。

在环保部公布的2014年74个城市空气质量状况中,空气质量相对较差的10个城市是保定、邢台、石家庄、唐山、邯郸、衡水、济南、廊坊、郑州和天津,河北一省囊括7席,且独占前六位。近日环保部又公布9座城市大气污染源,石家庄PM2.5七成由本地贡献,燃煤是最大元凶,占比28.5%。

石家庄是目前河北省唯一公布污染源的城市,其能源结构在冀中南地区具有代表性。河北煤炭占一次能源消费比重近年来一度接近93%,对煤炭依赖严重。河北力求2015年将这一数字降到85%以下,而全国平均水平目前已降至66%。

河北早已被推向风口浪尖,控煤转型压力大。但对河北来说,治理大气污染绝不是控煤唯一目的,更重要的是完成能源结构调整,改变粗放式发展模式,是一次能源革命。

河北本不是多煤的省份。

资料显示,到2009年,河北省煤炭保有储量152.2亿吨,仅占全国1.16%。已利用储量114.3亿吨,占资源总量的75%。可供开采的煤已不多。即便如此,目前该省煤炭仍占一次能源生产总量的85%。可见,该省清洁能源开发还远没形成规模。

“2015年,该省煤炭需求量将达28700万吨,净缺口20200万吨。”2013年下发的《河北省煤炭“十二五”发展规划》这样预测。可见,河北省煤炭需求仍在高位徘徊,且高达七成需要从外省购买。

日减的煤炭资源和严峻的污染形势,倒逼河北必须实现能源转型。河北省省长张庆伟在2015年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到,要大幅压减煤炭用量,实施煤电节能减排升级改造行动计划,加快淘汰10蒸吨及以下燃煤锅炉。利用微煤雾化技术改造城乡燃煤锅炉,建设洁净煤配送中心和供应网络,提高清洁能源利用比重。

河北煤炭消费首现负增长

压减煤炭用量已成为河北省能源转型的必由之路。

2014年三部委印发的《能源行业加强大气污染防治工作方案》提出,力争实现京津冀煤炭消费总量负增长,北京市、天津市、河北省和山东省到2017年净削减煤炭消费量分别为1300万吨、1000万吨、4000万吨和2000万吨,共计8300万吨。

河北省已将减煤目标分解到各地市,石家庄到2017年将削减燃煤1500万吨,邯郸削减1670万吨,唐山削减2560万吨,仅这三市削减目标就已远超全省目标。全省分解压煤目标总数已达7790万吨,接近华北四省市总体目标(见上图)。2013年公布的《河北省大气污染防治行动计划实施方案》已经提出明确的削煤做法:禁止新建项目配建自备燃煤电站;逐步提高城市清洁能源使用比重;提高煤炭洗选比例;划定城市高污染燃料禁燃区域,逐步推行以天然气或电替代煤炭;削减农村炊事、采暖和设施用煤。

从以上目标看,唐山减煤目标最为繁重。那么唐山如何化解如此大的控煤压力?两会期间,唐山市市委书记焦彦龙接受采访时表示,唐山迫切需要转型升级、调整结构。唐山将大规模压减炼铁、炼钢产能及煤炭消费量,尽管这对经济增长会带来一些影响,但唐山必须“咬牙坚持”。他介绍,唐山将从两个方面进行升级,一方面需要压减过剩产能,另一方面要发展新兴产业,发展低耗能、无污染、低排放的产业。

7790万吨的削减目标相当于河北省一年煤耗的25.8%,在能耗总量不变的情况下,有巨大的能源缺口需要其他能源填补。近年来,河北省石油、天然气以及一次电力占比在稳步上升,规划还提出到2015年,全省新能源在一次能源消费中的比重达到5%。

据查阅《河北经济年鉴2013》发现,该省2012年能源消费总量为30250.21万吨标准煤,钢铁产业占了1/3。控煤,钢铁首当其冲。河北省提出到2017年削减钢铁产能6000万吨,城市主城区的钢铁企业要有序搬迁。“邢钢也接到了压减煤炭用量的任务,但钢铁产品符合国家标准,不在压减范围之内。”邢台钢铁公司党群部负责人告诉记者,“十二五”以来,邢钢已经累计节能16.35万吨标准煤,吨钢能耗和污染物排放实现逐年下降。

据了解,石家庄鹿泉市,曾遍布小规模玛钢厂,如今已大量关停。以栈道村为例,最多时有6家玛钢厂,现在只剩3家了。记者数年前到过这里,对被铁锈浸红的地面印象深刻。水泥也曾是该市支柱产业,百余家企业关停之后,目前已仅剩下曲寨和金隅鼎鑫两家,每年都有减煤任务需要执行。据知情人士透露,去年APEC会议期间,为保证北京周边空气质量,曲寨水泥厂一度停工放假。

今年的河北省政府工作报告已经交出初步的控煤成绩单:2014年,淘汰改造燃煤锅炉3.96万台,全年削减煤炭消费量1500万吨,首次实现煤炭消费负增长。全省单位生产总值能耗下降6.5%,提前一年完成“十二五”节能目标。

推型煤控散烧追求新能源

控煤,一方面是控制煤炭消耗数量,一方面是使煤炭质量持续优化。

河北省政府近日决定,在全省组织开展燃煤电厂超低排放升级改造专项行动,对所有燃煤发电机组实施改造和治理,今年年底前主要污染物全部达到超低排放标准。

在电煤清洁利用之外,治理散烧煤是让各地头痛的“硬骨头”。河北农村生活用能仍主要依靠煤炭,改变用能方式绝非一朝一夕。

数据显示,该省民用散煤年消耗量近3000万吨,其中农村地区生活煤炭消费量2000多万吨,另有农业生产如蔬菜大棚、畜禽养殖等煤炭消耗量数百万吨。农村散烧煤以烟煤为主,大多质量差,直燃直排,对烟尘和二氧化硫的污染贡献率远高于其消耗占比。

2014年,国家能源局与京津冀及神华集团公司签订《散煤清洁化治理协议》,推进解决京津冀地区散煤清洁化燃烧问题。协议提出,力争到2017年年底,优质低硫散煤、洁净型煤在民用燃煤中的使用比例达到90%以上。这一协议已开始实施。

去年以来,河北省加大洁净型煤推广力度。采暖季期间共推广使用民用洁净型煤51.55万吨,今年洁净型煤产能将超过1500万吨,实际保供能力将达800万吨以上。

另外,近日有消息称,京津冀将大规模引进内蒙古清洁电力,能够有效缓解本地区能源压力,控煤之后留下的能源缺口,相信能够得到一定程度的弥补。同时,河北也丝毫不吝于表现自己发展新能源的“野心”。

河北省新能源禀赋比较优良,主要有风能、生物质能、太阳能、水能及地热能等等。目前该省新能源发展主要问题就是开发利用不足。据规划,到2015年,新能源(不含水电)在一次能源消费中的比重将达到5%。另据了解,沧州海兴核电项目已经公示,预计将于2016年6月开建,2020年建成投运。

近日,国家能源局下达今年1780万千瓦新增光伏电站建设指标,其中河北省为120万千瓦。截至2014年底,河北省累计光伏装机容量150万千瓦,2015年将在此基础上增长近一倍。

控制煤炭消费、增加清洁能源,在这一增一减中,河北正缓缓走出两难境地。△

返回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