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11月24日 星期二
中国矿业报订阅

铸矿产开发监管利器 绘生态文明建设蓝图

2015-5-25 10:14:21 来源:中国矿业报 本报记者:王琼杰

节约资源是我国的基本国策。节约集约利用不仅有利于节约和降耗,而且有利于发展和增效,从而促进生态文明建设。在近日中共中央、国务院印发《关于加快推进生态文明建设的意见》,明确提出要全面促进资源节约利用。

近年来,国土资源部以节约集约利用国土资源为职责定位,以构建完善标准体系为抓手,不断加强矿产资源节约与综合利用工作。特别是日前出台的《矿产资源综合利用技术指标及计算方法行业标准》,为矿产资源合理开发利用和有效监管提供了更精准的依据,为促进生态文明建设提供了强有力的保障。对此,记者采访了国土资源部矿产资源储量司司长许大纯。

统一标准是个“硬杠杠”

“《矿产资源综合利用技术指标及其计算方法》改变了过去行业各行其是的混乱局面,统一了行业标准体系,是一个刚性十足的‘硬杠杠’。”许大纯表示。

矿产资源既是经济社会发展的重要物质基础,又是生态系统的主体构成要素。矿产资源综合利用对缓解资源约束、保护生态环境、保障国家经济安全、实现可持续发展具有重要作用。”许大纯指出,经济高速增长时期主要依靠规模驱动,消耗了大量的矿产资源,生态环境也受到较大影响。随着工业化、信息化、城镇化和农业现代化的加快推进,资源瓶颈约束趋紧,供需矛盾不断加剧,资源保障和环境承载能力已接近极限。党的十八大和十八届三中全会提出了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宏伟目标,明确提出要建立系统完整的生态文明制度体系,健全矿产资源节约集约利用机制。国土资源部提出“尽职尽责保护国土资源、节约集约利用国土资源、尽心尽力维护群众权益”的职责定位,高举起了节约集约的大旗。

没有规矩难以成方圆。多年来,由于规矩的缺失或混乱,在如何评价和监管矿产资源综合利用效果方面,存在着诸多制约和不足。许大纯分析说,一是不全面。一些行业、企业根据发展需要,量身定做,只是重点确定“一率”或“两率”来评价资源利用效果,不能全面反映资源的合理利用效果。二是不统一。由于过去工业部门条块分割的原因,现在大部分行业、企业还沿用传统的开采回采率、采矿贫化率和选矿回收率,只有少数企业增加了综合利用率指标,各行业间不能很好地对接。如煤炭行业以前使用含矸率和洗选回收率;黄金行业使用采矿贫化率和选(冶)回收率;石油行业往往使用采收率、转化率、销售率、增效率等。此外,各行业、企业对指标的理解和计算也各有差异,不尽相同,给集中统计、统一评价和规范管理带来了诸多不便,无法真实反映企业综合利用情况。三是不刚性。尽管各行业、企业均设定了评价指标,但没有严格的考核机制,没有统一的“硬杠杠”,指标约束力不够,矿山企业综合利用资源的效果也不尽理想。

“我们组织有关单位研究制定的《矿产资源综合利用技术指标及其计算方法》,规范统一了行业评价指标,健全完善了评价体系,为矿产资源合理开发利用和有效监管提供了权威依据,对提高矿产资源综合利用效率、促进生态文明建设具有重要意义。”许大纯表示。

新“三率”更能体现利用效率

事实上,“三率”对矿山企业来说并不陌生。而传统意义上的老“三率”主要是指开采回采率、采矿贫化率和选矿回收率。而国土资源部近年来提出的新“三率”则指的是开采回采率、选矿回收率和综合利用率。这次出台的《矿产资源综合利用技术指标及其计算方法》,就是对新“三率”指标定义及计算方法作出的规范。

在老“三率”当中,开采回采率被规定为采出的矿石量(储量)占开采矿石储量的比率,其中的矿石储量界定不明确,不能与矿产资源储量分类相对应。谈到新、老“三率”的区别时,许大纯介绍说:“新‘三率’中,我们结合矿产资源储量管理要求,用当期消耗的矿产资源储量作为基准计算依据,规范定义为当期采出的纯矿石量(资源储量)占当期消耗的矿产资源储量的百分比。”

“选矿回收率概念在业内具有共识,但不同出处定义稍有不同,多数概念中仅指出有用成分。”许大纯认为,本标准规范指出了有用组分可以是矿物、元素,将选矿回收率定义为精矿中某有用组分的质量占入选原矿中该有用组分质量的百分比。

综合利用率是新“三率”中的新增指标,替换了老“三率”中的采矿贫化率。许大纯介绍称,原来的采矿贫化率是矿石质量指标,主要是考评开采工艺和经济效益。为突出矿产资源的综合利用,他们增加了综合利用率指标,分设为共伴生矿产综合利用率和矿产资源综合利用率两项。在计算方法上,根据矿物组分复杂程度,采取质量法和价格法两种方法。当矿物组分之间价值差异较大时,用质量法评价明显不合理,这时就引入当量品位,按价格比法将共伴生组分的品位折算成主矿产组分的品位,再进行计算,反映当期消耗矿产资源储量中有用组分潜在价值实现程度的高低。通俗来讲,就是矿石潜在价值有多少,实际利用了多少,实际利用的越高,则表明综合利用程度越高。

与老“三率”指标相比而言,新“三率”指标具有两个显著特点:一是涵盖矿产开发全过程。矿产开发主要包括开采、选矿和废石、尾矿处理利用等环节,开采回采率主要是评价开采工艺环节的资源开采利用效果。选矿回收率主要是评价选矿工艺环节的资源回收利用效果。共伴生矿产综合利用率主要是评价采选作业过程中共伴生矿产的利用效果。矿产资源综合利用率则是评价采选全流程中土矿产和共伴生矿产所有有用组分的利用效果。废石、尾矿等处理利用则用其利用率直接反映利用效果。二是突出了资源利用效率这个核心。开采回采率反映了开采环节动用储量的利用效率。选矿回收率反映了选矿环节入选原矿的利用效率。综合利用率则反映的是主矿产、共伴生矿产、废石、尾矿等的利用效率。

“新老‘三率’侧重点有所不同,二者也并不矛盾,更不能简单地以新‘三率’来否定老‘三率’。”许大纯解释说,新“三率”是各行业、企业的通用评价指标,而在此之外的各行业过去沿用的老“三率”中,能反映矿种或行业特点的其他指标仍可继续使用。

“三率”指标划定矿产利用“红线”

“‘三率’指标要求是一条不可逾越的‘红线’,是评价及监管矿山企业矿产资源合理开发利用的主要依据。”许大纯表示,围绕促进矿产资源合理开发利用,国土资源部开展了主要矿种“三率”指标的研究工作,已发布了包括煤炭、金、铜、铅、锌在内的20种矿产的“三率”指标要求。

要让“三率”成为任何一个行业、企业都必须遵守的“红线”,前提条件是“三率”的标准必须通用适用。实际上,在标准的研究制定初期,国土资源部就认识到了这一点。许大纯介绍说,标准是在取得广泛共识基础上,国土资源部矿产资源储量司组织指导下,中国地质调查局的中国地质科学院郑州矿产综合利用研究所牵头,联合中国冶金矿山企业协会、中国有色金属工业协会、中国黄金协会、中国化学矿业协会、中国非金属矿工业协会共同研究制定的。标准制定过程中,广泛征集了科研院所、设计单位、矿山企业、行业协会以及各省级国土资源主管部门的意见和建议,而后经过了反复修订、完善和专家论证,才最终确定下来。此外,标准制定以后,按照该标准计算矿产资源综合利用技术指标,经矿山企业试用,计算方便,所得结果得到企业认可,能够反映矿山企业开发利用水平;经有关协会、科研院所试验,计算所得行业统计结果与实际相符,能够反映行业水平;经国土资源管理部门检验和试用,计算所得各个矿山“三率”结果及各不同矿种行业结果与宏观统计结果相符,能够反映我国矿产资源开发利用现状及水平。

“在多个矿山企业试用的结果说明,该标准各指标计算方法合理,符合我国矿产资源开发实际,能够应用于矿业生产和管理中。”许大纯说。

“技术指标标准是评价综合利用的普遍的、一般的规定。而各矿种合理开发利用‘三率’指标要求是具体的、特殊的规定,是以该标准为依据,是技术标准的具体化。”许大纯说,“我们计划进一步加强大宗矿产‘三率’指标研究,以构建我国重要矿产‘三率’指标体系,为矿山企业开发利用矿产资源划定‘红线’。矿山企业按照该标准计算‘三率’指标,计算结果对照确定的‘红线’,作为评价及监管矿山企业矿产资源合理开发利用的主要依据,同时也可在企业、矿种、行业、区域之间进行比较评价。”

由“行业标准”上升到“指标要求”,既使矿山企业明确了矿产资源开发利用的方向,使利用有了目标,又让国土资源主管部门明确了监管重点,使考核有了依据,从而进一步规范了“三率”管理。许大纯说:“我们将继续完善监管机制,从加强源头控制入手,严格矿山设计和开发利用方案审查,规定设计指标不达标的不能通过审查;实施全过程管理,将“三率”指标纳入公开公示内容,强化社会监督;同时,加大对不合格企业的惩处力度,对“三率”指标未达标的矿山企业,限制或不予办理采矿权延续、转让、变更等手续,以促进矿山企业重视矿产资源保护和合理开发及综合利用,更好地服务生态文明建设。”□

返回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