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11月24日 星期二
中国矿业报订阅

山西焦炭产业冰点如何突围?

2015-6-4 9:03:43 来源:中国矿业报 作者:邢云鹏

国家统计局近日发布2015年4月下旬流通领域重要生产资料市场价格变动情况,数据显示,国内二级冶金焦价格760.7元/吨,与4月中旬相比下跌13.1元。而在不久前国家统计局发布的数据显示,3月份山西省焦炭产量667.88万吨,环比增长0.3%,一季度山西焦炭产量为2038.76万吨。3月焦炭产量及一季度焦炭产量相比去年同期均有不同程度下滑。

焦炭产量的降低,与低迷疲软的焦炭市场不无关系。产量一降再降,利润却在负增长,在行业整体惨淡的经营低谷,山西焦炭企业怎样才能从利润的冰点突围?

困境中,山西焦炭“欧佩克”出世

山西是全国最大的炼焦煤生产基地,也是国内乃至全世界最大的焦炭产地。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我国2014年焦炭产量达4.769亿吨,其中,山西2014年焦炭产量全国最高,达8722.25万吨,占全国产量的18.29%。

焦炭,一直是山西省的支柱产业之一。早在2003年,山西焦炭统计产量6747万吨,约占当年全国产量的40%和世界产量的20%,其出口量也占到全国焦炭出口量的80%和国际市场总贸易量的50%。

2005年,极度辉煌的山西焦炭顷刻间跌入了低谷,焦炭价格一路下滑,从顶峰时的每吨450美元跌至2006年3月份的每吨116美元左右,山西焦炭企业一蹶不振,焦炭行业遭遇整体性亏损。当时山西焦炭的市场寒冬大环境是,到2005年左右我国机焦产能达到3亿吨左右,但其实国内的焦炭需求量仅为1.85亿吨。从2005年的第二季度开始,国内焦炭产品价格大幅下跌,平均每吨降价200元左右,进入第四季度跌入低谷,在谷底一徘徊就是3个月。由于受焦炭出口配额放量的影响,焦炭出口价格从2004年上半年的400多美元/吨降到了2005年年底的120美元/吨。全省焦炭库存1500万吨左右,天津港库存最高达可到360万吨左右。

产的越多,亏损越多。山西焦炭步入了死胡同。作为山西焦炭企业联合体和主心骨的山西焦化行业协会众望所归,担起了团结焦企、压产救市的担子。2005年6月,山西焦协召开了会员大会。200多家焦炭产运销企业签订了令业界广泛关注的《绵山公约》。公约规定,所有参加签字的焦炭生产企业,将按照企业投产规模20%~40%的比例减产。企业出售焦炭不得恶意降价。同时,公约还规定了极其严格的惩罚措施。此后,经过山西焦协和焦炭企业的共同努力,焦炭价格成功地进行了数次提价,逐步处于“恢复性”的增长中。从去年第二季度开始,焦炭价格全面止跌回升。到2006年8月初,焦炭内贸价格比一季度平均回升200元/吨左右,焦炭出口价格由一季度的120美元/吨左右,回升到170美元/吨左右。

这一场大难,让山西的焦炭企业看到了联合的力量,看到了一个拳头对外的威力,更看到了科学调配资源的威力。2007年4月22日,山西焦炭“欧佩克”——山西焦炭联盟,这一掌握着国际市场话语权的“山西焦化企业联盟”,终于横空出世。该联盟覆盖山西、河北、山东、陕西共200多家焦炭企业。

在山西焦炭“欧佩克”的努力下,2007年上半年,山西省焦炭出口457.28万吨,增长33.28%,出口金额7.79亿美元,增长75.42%。1月~5月份,全行业实现销售收入341.3亿元,增长55.1%,实现利润12亿元,同比增长4.4倍,亏损企业减亏幅度达66%,成为该省主要工业行业中利润增幅最大、减亏幅度最大的行业。

再临深渊:面粉比面包还贵

我国焦炭产品85%用于钢铁行业生产。在钢铁产业稳步发展的背景下,焦炭需求随之增长较快,焦炭产量由1979年的4852万吨上升到2013年的47636万吨。但是,焦炭价格受宏观经济波动影响较大,焦炭行业利润水平与经济发展周期呈现联动趋势。2008年下半年,国际金融危机使我国焦化行业面临高消费、低增长,煤(价格)涨焦(价格)降、本大利薄的形势,整个行业处在用户主导的微利时代。进入2012年以来,随着钢材价格的大幅度下滑,焦炭也随着大幅度降价,但焦煤降价滞后,且降幅低于焦炭,使焦化行业盈利能力面临考验。焦化行业进入一个较长时间的微利时期,相当多的焦化企业仍将处于亏损边缘的艰难。

去年4月底,素有焦化行业“欧佩克”组织之称的山西焦化企业联盟远赴青岛,召开了一次企业成员会议。会议主要议题就是提议“上调焦炭价格50元/吨”。而在此之前,2014年春节过后,山西地区的焦炭价格已经跌至7年来最低。由于钢铁行业在今年4月份出现了回暖迹象,所以华北地区的部分钢铁企业已经认同了本次焦企提价。但长远来看,由于山西省焦炭企业长期处于亏损状态,自金融危机以来仅靠炼焦的副产品得以维生,所以行业洗牌已经难以避免。焦炭行业多“硬着头皮干”“面粉比面包还贵”——在市场经济学中,这是一种违背常理,且不可持续的状态。但在山西焦化行业,这样的情况不仅存在,而且已经持续了数年。

自2007年到2014年4月初,山西地区的焦炭价格跌至7年来最低,临汾等地的二级冶金焦炭价格只有835元/吨左右。这样的价格甚至比不上同期山西地区焦煤1200元/吨左右的出厂价,而焦煤正是焦炭生产中必不可少的主原料“面粉”。通常而言,1吨焦煤才生产0.7吨焦炭。这样的情况,自2009年末已成为山西省焦炭行业普遍现象。相对于2009年春夏之际,山西省焦炭近3000元/吨的高点,如今的焦炭价格可谓跌至了谷底。

由于焦化行业的特殊性,焦炉一旦生产就不能停,否则动辄上亿元的炉子就会报废。所以,山西省的焦化企业虽然亏损,但“硬着头皮干”是惟一选择。该省所能做的只有尽量延长焦炭的结焦时间,在一个固定时间段内,压减产量,减少亏损。而“压产保价”也正是近4年来,山西省焦化行业所提及最多的词。事实上,目前山西省的焦炭企业绝大多数都处于亏损状态,“盈利者寥寥无几,该省可能也不过一两家。”一位山西焦化企业的职业经理人告诉记者。

记者对山西省以炼焦业为主的3家上市公司,山西焦化、美锦能源、安泰集团的2014年报进行了分析。从山西焦化、美锦能源、安泰集团的2014年报来看,安泰集团全年共完成营业收入33.57亿元,同比下降25.12%;归属于母公司的净利润-68031.48万元,每股收益-0.68元,加权平均资产收益率为-36.82%。山西焦化全年实现营业收入为49.65亿元,同比下降15.48%;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1976.74万元,同比增长13.94%,每股收益0.026元,加权平均资产收益率为0.7%。美锦能源全年实现营业收入9.98亿元,同比下降21%;归属于母公司的净利润948.56万元,同比下降74.27%,每股收益0.03元,加权平均资产收益率为2.08%。

再看3家企业2015年一季度报告,山西焦化实现净利润-8722.0047万元,同比下降1681.29%,每股收益-0.114元。美锦能源实现净利润-1202.08万元,同比下降250.48%,每股收益-0.043元。安泰集团实现净利润-24137.36万元,每股收益-0.24元。通过数据梳理不难发现,3家公司利润均出现大幅下滑。而这,也正是整个行业惨淡窘境的最好体现。

冰点突围:必须加强产业链建设

据悉,2014年全年焦炭价格整体跌幅仍超过25.8%,2015年1月份以来,焦炭价格继续走低。目前,山西省内的二级冶金焦的出厂价已经跌破800元/吨,而山西省内的二级冶金焦出厂价已经跌至740元/吨~760元/吨。价格持续下跌导致大部分山西焦化企业陷入亏损状态,并纷纷开始限产。运城一位焦化企业负责人吐槽,2005年二级焦的价格是790元/吨左右,到了2006年价格稍有下降,但也在750元/吨~760元/吨,目前的价格已经跌到了近十年来的最低点。“生产成本居高不下,企业亏损十分严重,再这样下去,很多焦化企业都将面临被淘汰。”在他看来,焦炭行业全线亏损已经成为一种常态,虽然出口量不断加大,但现有的出口规模仍十分有限,无力从根本上改善焦企的经营状况。

专家认为,焦化行业正在面临前所未有的困难与挑战。由竞争走向合作是企业发展的客观要求,也是市场经济的必然结果。企业要保持持续的竞争力,就须利用和优化社会资源配置,加强产业链建设,在技术开发应用、精益管理、内外贸易、投资融资、人才培养等方面进行合作,努力实现钢铁联合企业焦化厂和独立焦化厂的合作及行业内外、国内与国际间的合作。

中国焦化协会公布2014年行业运行报告显示,2014年,我国焦化行业产能过剩现象依然严重,企业利润情况堪忧。2014年1月~11月,我国焦化行业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利润累计亏损37亿元;321家亏损企业亏损额合计162亿元,行业亏损面高达49%。

“焦化行业低增长、低效益的状况将成为常态。”中国炼焦行业协会会长崔丕江表示,2014年,我国宏观经济发展仍处于调整之中,焦化行业遇到了前所未有的困难与挑战。严酷的市场竞争环境,正在全面检验着所有焦化企业的竞争能力、风险控制能力和把握新机遇的能力。

冰点如何突围,记者发现,各家企业都纷纷将优化产业链视为重要举措之一。山西焦化2014年报中提出,以转型发展、跨越发展为主线、建立循环经济体系为核心,围绕煤、焦、化、贸易、新产业、投融资6大产业板块,优化提升“煤—焦—化”和“煤—气—化”产业链,就近延伸煤矿开采及煤炭洗选深加工,做大做强焦化主业,做精新型煤化工和精细化工产业,着力拓展多元新产业,努力壮大物流贸易,探索拓宽投融资新途径,构建煤焦化循环经济一体化集团,打造新型煤化工基地。美锦能源提出,资产重组是解决公司同业竞争、做大做强企业的重要举措。

据此,该公司将进一步推进资产重组工作。抓住国家战略发展机遇期,突出创新驱动,通过资产重组打造煤焦化产业链平台,加快结构优化调整,建设现代化矿井,推进产业升级,实施规模经营,实现转型跨越发展。安泰集团仍将以焦化行业为核心,紧紧围绕“煤—焦—化”发展主线,进一步延伸和完善循环经济产业链。在扩张焦炭产能的同时,向上游拓展煤炭资源,稳定原料来源;向下游拓展精细化工等产业,提升产品附加值,从而增强公司的行业地位和核心竞争力,力求在清洁生产、综合利用的基础上,注重可持续发展。此外,该公司还将加大对现有产能的利用率,积极拓展精细化工等产业,进一步提升产品附加值,提高盈利能力。

其实,山西省早在煤炭资源整合完成后的2011年,就提出了要深化山西省焦化行业整合。但时至今日,山西省焦化行业的兼并重组进展缓慢。为此,山西省新一届省委提出用“6大发展”战略破解立体性困扰。2014年11月12日~19日,山西省委书记王儒林在大同、朔州、忻州三市调研时,将这种“资源型经济困局”称为“立体性困扰”,表现为4个方面,即政治上、经济上、生态环境上、民生上。针对山西省目前面临的问题,山西省委十届六次全会上,王儒林开出药方,适应经济发展新常态,以经济建设为中心,着力推进“6大发展”,努力破解难题,促进富民强省。6大发展,即廉洁发展、转型发展、创新发展、绿色发展、安全发展、统筹发展。

战略既定,山西11个市纷纷谋篇布局。面对“资源型城市如何破解一煤独大的产业结构,摆脱新旧产业青黄不接的掣肘”这个老问题,长治市提出,要走出对资源红利的迷恋和依赖,坚定不移地推进“延伸抓循环、转型上高端”。山西省省委常委、太原市委书记吴政隆提出,要主动适应经济发展新常态,坚持稳中求进工作总基调,以提高经济发展质量和效益为中心,把转方式调结构放到更加重要位置,突出创新驱动,强化风险防范,保障改善民生,围绕“6个表率”要求,着力抓好“5个1批”,全力推进“6大发展”。晋中市提出,要把稳增长转方式调结构放到重要位置,全力推进“6大发展”。

崔丕江认为,“目前是整合建设高效产业链的最好时机。在技术开发应用、精益管理、内外贸易、投资融资、人才培养等方面,焦化企业要更加紧密、更加广泛、更高层次、更加有效地进行区域性合作、产业园区内的合作、产学研用的合作;钢铁联合企业焦化厂和独立焦化厂的合作;行业内外、国内与国际间的合作,在国内外经济大格局中开拓生存与发展空间。”□

返回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