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11月29日 星期日
中国矿业报订阅

新疆灵峰矿业被查处两次仍盗采不止

2015-7-23 9:35:11 来源:中国矿业报 本报记者:李平

没有采矿许可证,也没有探矿权证,在被当地国土资源部门依法查处两次的情况下,灵峰矿业有限公司(下称“灵峰矿业”)却依然大张旗鼓地开采。

在新疆奇台县北塔山矿区,这个当地老百姓口中的“矿坚强”,为何具有如此顽强的生命力,的确很耐人寻味。

在奇台县采访期间,打听起灵峰矿业的事,记者听得最通常的说法是,“灵峰矿业的背景很深”。但到底有什么背景,当地人也说不上来。

一个很典型的例子是,2015年春节前,给灵峰矿业干活工程队因为结算不到工程款,发不出民工的工钱,只好集体到奇台县政府上访,县政府为让急于返乡的民工过好年,防止事态进一步激化,只好紧急协调资金平复了此事。

尽管政府基于责任给民工解了困,但这件事在这个小小的县城百姓的评价中却并不完全正面,“老板非法采矿,政府却帮着‘擦屁股’。”

这样的评价,让记者隐约感到其中隐含着一种奇怪的寓意。

非法采矿被查处

奇台县位于新疆东北部,天山北麓,东北部与蒙古人民共和国接壤,县城距乌鲁木齐195公里,汉族居民为主要常驻人口。

奇台县矿产资源丰富,煤炭资源储量大,已探明储量1400亿吨,远景储量约在2000亿吨以上。还有金、银、铜、铁、芒硝、石墨、石灰石、膨润土、珍珠岩、花岗岩等20余种矿产资源,尤其是金、石灰石、铁、石墨、膨润土、花岗岩储量丰富,品位较高,极具开发价值。

正是因为境内有这样富集的矿产资源,使之成了一些采矿业主眼中的天堂。无证盗采也相伴而生。

2015年6月3日,新华网发布了一条标题为《新疆奇台县大力查处非法采矿》 的简短消息称,5月29日,新疆奇台县国土资源局在上级国土部门带领下,由当地边防派出所协助配合,在该县北塔山矿区查处一起非法采矿行为。

新华网报道称,新疆灵峰矿业公司在未取得《采矿许可证》、《探矿权证》等有效合法采矿证件的情况下,在奇台县北塔山矿区动用大型机械设备,乱挖滥采矿产资源达一年多时间,所挖掘的土石方堆积如山,破坏了牧民的草原及生态环境。当地国土资源部门依法对灵峰矿业公司进行了查处,责令其立即停止非法行为,并查扣了多台现场作业的挖掘机械。

据中国矿业报记者掌握的资料显示,灵峰矿业非法圈占的开采范围,隶属于新疆乌鲁木齐地质勘察科技开发公司(新疆地矿局第九大队)申请的北塔山矿区。

工商登记信息显示,灵峰矿业公司于2012年7月19日由昌吉州奇台县工商局核准成立,无许可经营项目,一般经营项目仅为矿业投资。

据了解,自2014年8月开始,灵峰矿业便在北塔山矿区大肆剥离土石方,已经剥离的土石方堆积如山,直到2015年5月29日被新疆自治区国土资源厅现场查封才停歇。被查处前,灵峰公司每天至少安排20多辆载重30~50吨的大型自卸卡车、约10台大型挖掘机进行开采剥离。

灵峰矿业公司采取的是露天开采剥离作业。露天矿排土是指从露天采场将剥离物排入指定场地的作业。露天矿剥离量可为采矿量的几倍或十几倍,需占用大量土地,产生的粉尘和污水会污染环境。

盗采现场忙碌依旧

那么,被新疆自治区依法查封后的灵峰矿业采矿场现在的状况到底怎样呢?

7月12日一大早,就在被查处后的一个半月,记者从乌鲁木齐驱车出发,穿过奇台境内一望无际的戈壁滩,中午12点左右,记者赶到了北塔山矿区,远远望去,灵峰矿业的工地一派忙碌的景象。

记者在现场看到,灵峰矿业的排土场宛如一座巨大的山峰,多辆大型运输车在矿坑与排土场间来回穿梭,卷起的尘土迅速向空中扩散。排土场高处,不时有车辆在翻斗倾倒从矿坑拉出来渣土,有挖掘机在高处不停地将排土场向外围推挠。

据了解,右手边那座白房子就是灵峰矿业公司的保安室。在被当地政府部门查处前,保安禁止除公司人员之外的人员进入或接近。保安室门口,还栓着一只大狼狗。

在进入矿区沙石公路的左边,灵峰矿业新建的地磅房正静静地守候在那里,随时随地听令主人的吩咐,离地磅房不远处的加油站也已建成。一切准备得那么井然有序,看来“大战”在即了。

记者了解到,5月29日自治区国土资源厅来现场查处的时候,这些设施还没有开建,这都是最近才兴建起来的。

记者爬上灵峰矿业用沙土堆磊起来的围墙,极目远眺,目测了一下矿区范围,这块被围拢的矿区面积大概至少有三四平方公里。

令记者相当疑惑的是,这样一个既无探矿证,又无采矿证的企业,光天化日之下如此大面积明目张胆的非法圈占矿区,不仅仅大张旗鼓,甚至到了肆无忌惮的地步。究竟是谁给的胆量呢?

此外,灵峰矿业这样的露天开采,需要剥离大量的土石方,而剥离土石方所需的大量炸药又是如何获取的呢?

众所周知,炸药是国家严格管理的危险品,需要在公安部门的严格监管下按规定供应,而灵峰矿业连合法采矿手续都没有,又是如何获取了巨量炸药的呢?

一连串的疑问,的确让人胆战心惊。其背后到底有谁在为其撑腰壮胆呢?

管理部门也难管住

7月13日上午,记者来到奇台县委宣传部韩春茂副部长的办公室,要求采访分管国土资源工作的副县长,但由于当地对媒体采访领导有一些特殊的规定,未能如愿。记者只好将反映材料和记者在现场所拍照片打印版交给了韩春茂副部长,并一再请托转交给分管副县长。

但到记者发稿时,也没有接到来自奇台县官方的反馈意见。

记者随后赶到奇台县国土资源局,说明来意后,接待记者的局办公室同志说,这事归国土资源执法监察大队管。记者留下照片打印版资料后,立即赶往执法监察大队。

在奇台县国土资源执法监察大队二楼,队长张勇接待了记者。张勇告诉记者,北塔山矿区有3个合法矿权,后来参与进来的灵峰矿业是一家无探矿权、无采矿权的企业,属于非法采矿,已被查处了两次,年初已经查处过一次,5月29日是第二次查处。当天,执法人员封存了灵峰矿业的采矿设备,并处以罚金。

对于记者的调查结果,张勇也感到很惊讶。

记者了解到,奇台县境范围广,面积大,加上北塔山属于边境地带,要穿过200多公里的戈壁无人区,开车去一趟,得四个小时左右,管理起来的确难度很大。张勇表示,对于非法盗采矿产资源,我们的态度很明确,坚决予以打击。

张勇向记者表示,“我们明天就去查处。”

记者回京后,电话询问了张勇队长对这起非法采矿的查处情况。张勇告诉记者,7月14日上午,奇台县国土资源执法监察人员赶到灵峰矿业圈占的矿区工地,暂时查封了部分机械设备。

本次查处是否会再次被灵峰矿业无视,继续我行我素般地大规模开采,本报将继续关注。

短评:铲除非法采矿背后的“保护伞”

在没有采矿许可证、探矿权证的情况下,新疆灵峰矿业有限责任公司擅自在新疆奇台县北塔山矿区动用大型机械设备采矿,长达一年多时间,同时还破坏了当地的生态环境。面对国土资源部门多次依法查处,竟然视作“儿戏”。

非法采矿的新闻时常见诸报端,已经见怪不怪了,其目的很明显,不外乎非法牟取暴利。众所周知,矿产资源是重要的自然资源,是社会生产发展的重要物质基础,现代社会人们的生产和生活都离不开矿产资源。严厉打击“私挖滥采”是当地政府义不容辞的责任与使命。

然而,一些非法矿主却私挖滥采国家矿产资源,给国家造成十分严重的损失。他们之所以能够顺利非法开采,其背后少不了当地一些政府官员充当他们的“保护伞”。他们不但默许生产,还做起了黑煤矿的内线,让正规检查无从着手,也使国家资源白白流失。

近年来,非法矿主屡禁不止的一个重要原因就是一些地方干部在非法小煤矿入股分红为矿主撑腰,或接受贿赂充当矿主“保护伞”。也正是有了部分基层干部这样的腐败,非法矿主才有了得以生存的“土壤”。

为何那些非法采矿的业主能够顺利非法开采呢?相信和一些地方政府的监管不严、执法不力不无关联。显然,非法采矿为了牟取非法利润,必定会千方百计向地方官员行贿,而在巨大的诱惑面前,一些官员宁愿铤而走险,充当非法矿主的“保护伞”,因此,给国家造成了诸多损失。

煤炭大省山西之所以引发塌方式腐败,一个最根本的原因就是,部分官员置中央政策和国家法律、法规于不顾,为非法矿主充当“保护伞”,建立起强大的利益链条。要彻底治理非法采矿,就要依法坚决打掉非法矿主的“保护伞”。对那些“十八大”后还不收手的干部,理应认真追查,严肃处理。同时,更应建立强有力的制度机制,引导干部树立正确的政绩观、稳定观,从根本上杜绝干部腐败的源头。□

7月12日,记者在现场采访时看到,灵峰矿业采区许多大型车辆来回穿梭,一派忙碌的景象。

返回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