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11月27日 星期五
中国矿业报订阅

2014年我国境外矿业投资中的新变化

2015-8-10 10:35:45 来源:中国矿业报 作者:常兴国

2014年,我国采矿业对外投资147.01亿美元,其中油气并购投资38.67亿美元,固体矿产协议投资额108.34亿美元,海外固体矿投资历史上第一次超过油气投资。

境外并购投资额明显减少

2014年,我国采矿业对外投资由2013年的268.69亿美元减少到147.01亿美元,同比减少55%;其中,境外油气并购投资由2013年的217亿美元减少到38.67亿美元,大幅减少82%,固体矿产协议投资额由2013年的51.69亿美元增加到108.34亿美元,同比增加109.6%(并购同比增加254.84%)。

我国境外油气与固体矿投资的发展趋势之所以产生明显差异,一是因为基数的背景不同,原油价格2014年7月开始进入调整周期,此前2013年的投资基数较大;而金属矿价格普遍早于此1~2年开始调整,投资额基数已大幅下滑。二是因为起步时间不同,油气较固体矿投资更早地“走出去”,也更早地完成了布局,在行业调整期更早地收缩了资本支出。三是受国内形势影响程度不同,国内油气行业受到领导层更迭的影响更大,因而海外投资领域的波动也更大。

能源矿产与金属矿产投资分化

2014年,我国企业境外投资的主要矿种依次为:铜、油气、铁、金。

能源矿产投资出现大幅下滑。油气投资由217亿美元减少到38.67亿美元,这与2014年国际油气价格大幅走低、国内油气企业领导层大幅变动相关;煤炭投资下滑较多,主要受煤炭产能持续过剩、价格下跌幅度较大、对煤炭需求悲观预期的影响,企业境外投资热情度明显降低。

金属矿产投资增加。铜矿投资大幅增长,源于铜价相对稳定,未来预期乐观,短期价格调整引发抄底并购;铁矿石价格出现持续大幅调整,相关资产价值严重缩水,出现抄底机遇;金价震荡小幅下行,价格预期平稳,投资小幅减少。

投资地域集中

我国企业境外矿业投资目的地集中在拉美,转型国家(中亚、俄罗斯),澳大利亚,非洲;其中油气并购的主要目的地为转型国家(中亚、俄罗斯)及北美,固体矿投资的主要目的地为拉美、澳大利亚、南部非洲。

拉美、转型国家分别占油气投资额的67%和23%,显示出油气投资方向的新趋势。

对拉美投资增加,主要受Las Bambas一例并购的影响;对非洲投资的减少主要是因油气并购项目大幅减少,固体矿投资虽然增加,但相对油气的绝对数额不大;对澳大利亚的投资出现反弹,因跨行业投资公司持续偏好澳大利亚;对北美投资的减少,一方面因油气投资大幅降温,另一方面受中资投资加拿大失败案例的心理影响。

跨行企业投资稳中有升

2014年,跨行企业油气投资达到16.36亿美元,较2013年增长一倍以上,对固体矿的投资(31.74亿美元)与2013年(31.01亿美元)基本持平。这显示出其他行业企业向矿业的转移仍在进行,对金属矿前景有一批看多者;而对油气的投资与国家油品进口政策放宽的预期有关,有意介入国内油气领域的企业提前布局海外。

矿业企业投资减少,主要受三大石油公司境外并购大幅减少的影响。勘查单位投资能力有限,绝对金额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民营企业投资增加

2014年,在我国境外矿业投资中,民营企业投资额由2013年的35.3亿美元增加到2014年的58.42亿美元。

民营企业在油气投资中金额与比例双增加,12例境外油气投资中有10例来自民营企业,投资额合计20.67亿美元,占总额的53%,均较2013年大幅增加。民营企业的固体矿投资额为37.75亿美元,较2013年增加34%。□

(本文作者系中国矿业联合会国际与地矿金融项目部副主任)

返回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