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10月30日 星期五
中国矿业报订阅

西天山上“铁树花开”

——新疆西天山铁矿勘查开发基地纪实

2015-12-14 10:23:46 来源:中国矿业报 本报记者:刘晓慧

2007年,新疆有色地质勘查局的刘凤鸣曾在一份资料里详细介绍过西天山区域内的矿产分布:这里的矿产以铁为主。目前,这里已经初步形成一处重要大型铁矿开发基地,通常被称为“西天山铁矿基地”,其中包括查岗诺尔、智博、备战等铁矿。

在西天山,阿吾拉勒山是其中重要的铜铁成矿区。

阿吾拉勒山,位于西天山山脉中段,是新疆伊犁州尼勒克县与新源县的分界山。它像个挺拔的卫士,守护着新疆的两大谷地——巩乃斯河谷与唐布拉谷地。而位于两大谷地之中的巩乃斯草原与唐布拉草原便是2005年《中国国家地理》杂志评选的“中国最美的草原”之一——伊犁草原的重要组成部分。而从成矿背景的角度看,阿吾拉勒山位于新疆天山山脉西段、西天山地区中部,西起尼勒克县城,东至和静县察汗诺尔,北以喀什河、依莲哈比尔尕山南坡为界。

这里之所以被外人熟知,一是因为风景独好,二是因为矿产丰厚。

据资料显示,阿吾拉勒山西段多以铜和铜银矿为主,而东段则集中以铁铜矿为主。在东西250千米、南北25千米的狭长区域内,目前已知铜铁矿点达百余处。这其中包括已经勘查发现的达大型以上规模的查岗诺尔铁矿、智博铁矿和备战铁矿等。

(一)

新疆幅员辽阔,矿产蕴藏丰富。在166万平方千米的广袤土地上,高山耸立,戈壁纵横,沙漠遍布,成矿条件优越。作为国家战略资源的重要基地,新疆以其丰富多样的矿种、前景无限的开发而名扬四海。近年来,尤其是中央新疆工作座谈会召开3年来,国家加大勘查资金投入,新疆加大地质勘查力度,使其地质找矿取得了一系列重大突破。

而与良好找矿远景形成鲜明反差的是新疆仍有很多地质工作空白区和工作程度较低地区。在相关资料中,对于阿吾拉勒地区矿产勘查的记载并不多。

据已有的资料显示,阿吾拉勒铁矿带自1998年实施国土资源大调查以来地质工作得到逐步加强;2003年以来,相继投入了新疆地质勘查专项资金,进一步提高了该区域的工作程度;2007年部署了该区域的1∶5万航磁和高光谱信息提取研究,结合新疆矿产资源潜力评价结果,确定该区域是前景巨大的重要铁矿带。

2008年,新疆部省合作勘查协议将该区域作为重要的铁矿集中区,围绕八钢集团钢产量达到1200万吨规模的目标,全面加快了勘查评价步伐。2010年,该区域已评价了6处大中型铁矿床,形成了一处重要大型铁矿开发基地,为国家10处重要金属矿产资源接替基地之一。

而在《新疆西天山阿吾拉勒整装勘查区1∶5万矿产地质调查课题技术方案》里,则详细介绍了西天山铁矿基地的发展脉络。

1979年~1992年,新疆地矿局在本区完成了第一轮成矿区划工作,主要成果是:对重要矿种开展了全疆性的成矿远景区划及资源总量预测;分地区开展了1∶50万成矿预测。

1993年~1994年,新疆地矿局在本区开展了第二轮重点地区1∶20万成矿区划,提交了《新疆第二轮成矿远景区划研究汇总报告》,对新疆及本区的贵金属和有色金属等重要矿种的成矿区带、成矿规律、找矿模型等进行了深入分析与研究。

“十一五”期间,新疆的地质勘查工作迎来了美好的春天。

2010年5月,中央新疆工作座谈会在北京隆重召开,会议专题研究推动新疆跨越式发展和长治久安等重大战略措施,引起了国内外的高度关注,也将新疆改革发展稳定提升至前所未有的战略高度。要实现跨越式发展和长治久安这两大历史任务,新疆必须首先实现经济腾飞,而实现经济腾飞,又需依托优势矿产资源,由此开创了前所未有的地质找矿“新疆时代”。在中央新疆工作座谈会召开之后,国家也进一步加大了投入力度,投入勘查资金达几十亿元。

2011年10月召开的新疆第八次党代会再次阐述了资源开发战略的重要性,提出加快构建现代产业体系,充分发挥新疆能源资源优势。会议强调依托新疆优势矿产资源,加快发展铁、铜、镍、黄金、铅锌、钾盐和重要稀有金属的深加工,尽快布局建设一批规模化、集约化的矿产资源勘探、开发、冶炼、加工产业集群。

由此,在包括新疆西天山阿吾拉勒整装勘查区在内的天山成矿带安排的地质项目的主要资金渠道有大调查、中央地质勘查基金、新疆地质勘查中央专项资金、新疆维吾尔自治区财政专项和新疆地矿局以及社会市场的勘查投入等。在基础地质调查方面,主要开展了1∶5万区域地质调查工作,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政府出资开展了1∶5万区域地质矿产调查工作(含同比例尺的化探和地面高精度磁法测量),在西天山开展了7幅图的1∶20万化探扫面,在阿吾拉勒地区开展了1∶5万航磁测量2万平方千米。

此外,2009年6月开始,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政府启动深部找矿工作,将西天山地区作为重要工作带之一,并安排查岗诺尔铁矿深部找矿工作。西天山查岗诺尔铁矿、松湖铁矿、备战铁矿等主要矿区通过深部勘查,证实矿体含矿层,向深部延伸较为稳定,发现了新的矿体。西天山智博铁矿、尼新塔格-阿克沙铁矿、古仑沟铁矿、红石沟铜矿等新矿区找矿也取得了新进展,基本证实矿区深部矿化较稳定,确定了矿体含矿层的产状,也发现了深部新的矿化层或矿层。另外,对西天山阿吾拉勒一带1∶5万航磁异常查证也证实了数处有进一步工作价值的矿致异常。

(二)

专家解释说,西天山铁矿基地属于哈萨克斯板块伊犁微型板块之博罗科努早古生代岛弧-弧后带和阿吾拉勒-依什基里克晚古生代弧后盆地的组成部分,面积约7430平方千米。

本区出露与成矿关系密切的主要地层为泥盆系、石炭系、二叠系,其中石炭系地层主要为中酸性火山磨拉石建造,是西天山中部地区分布最广的地层和最重要的赋矿层位之一。

而这一区域更耀眼的勘查成果则大多源于找矿战略突破行动的实施。

2011年,全国找矿战略突破行动付诸实施。

新疆在第一阶段(2011年~2013年)实施期间,共接受国家财政投入54.39亿元(其中中央19.37亿元、地方35.02亿元),拉动社会投入189.84亿元。而这3年来,新疆矿产勘查取得了重大进展,重要矿产勘查主要目标基本完成,其中铁矿超额完成目标任务。这得益于阿吾拉勒铁矿区的超前评价。

资料显示,2011年~2013年,这一区域内新增铁矿石资源储量1.43亿吨(其中,备案1.17亿吨、评审0.26亿吨),主要在和静县诺尔湖铁矿、备战铁矿、敦德锌铁矿取得重大进展;在敦德铁锌矿区探获铁1.87亿吨、金50吨、锌150万吨,“同体共生”铁、锌、金3个矿种均达特大型,属新疆首次发现。

2014年,新疆西天山阿吾拉勒地区铁矿整装勘查区共实施11个项目,完成了西天山阿吾拉勒铁矿带火山建造-构造综合调查研究,以及勘查区关键基础地质研究和晚古生代火山作用与铁铜矿选区研究;对该区域查岗诺尔铁矿、备战铁矿、敦德铁矿、智博铁矿进行深部矿床远景控制,对新源县木斯-和静县巴音布鲁克一带航磁异常及新源县新C-2007-158、164航磁异常及和静县依克夏格、备战铁矿西、389号航磁异常区开展铁铜矿多金属矿预查工作,全年投入总经费3821万元,社会资金3057万元,占总经费的80.01%,完成钻探工作量1.99万米,槽探工作量1.1万立方米。

而在这一年,阿吾拉勒地区铁矿整装勘查区找矿进展较好,估算新增铁矿石资源量10.8亿吨。

其中,查岗诺尔铁矿通过磁异常查证工作,可以确定存在隐伏磁铁矿体,由此预测深部还应存在厚大磁铁矿体。目前,该矿区探明的铁矿石资源量达3.23亿吨。在备战铁矿勘查中,目前该区域累计施工32个钻孔,形成钻探工作量17205.96米,最新估算(331+332+333)资源量3.39亿吨;334级资源量约1.29亿吨,矿区总资源量现已达4.68亿吨。

2013年8月,新疆地质矿产勘查开发局第三地质大队受新疆巴州敦德矿业有限责任公司委托,对敦德铁矿进行勘查评价,并于2014年8月完成项目工作。新疆地质矿产勘查开发局第三地质大队完成的主要实物工作量有坑道内深孔钻探工作量2992.81米(4孔),坑道内浅孔钻探工作量8606.19米(47孔)。目前,该矿区地表圈定的36个隐伏铁锌共计估算铁矿石内蕴经济资源量(331+332+333)为14778.36万吨;估算锌金属资源量(331+332+333)总计为136.52万吨,估算铁锌矿石中共生锌金属资源量(331+332+333)为135.69万吨;估算伴生金金属内蕴经济资源量(331+332+333)总计为30.06吨,估算铁锌矿石中伴生金金属资源量(331+332+333)为30.01吨;目前估算其铁矿石资源量可达2.48亿吨。

2014年,智博铁矿通过地质工作,见到厚大磁铁矿体,累计视厚度117.55米,矿石为品位50%以上富铁矿石,证实该矿深部还有继续扩大规模的潜力。

2014年,穹库尔铁矿开展了详查工作,主要对前期已发现主矿体向西进行工程揭露和控制,已初步控制整个矿体长度约950米,铁资源量新增约500万吨,总资源量已达1000万吨。

(三)

目前,备战铁矿、查岗诺尔铁矿、智博铁矿、松湖铁矿等矿山已相继开工建设,有望形成继哈密-鄯善铁矿开发基地、阿勒泰地区蒙库铁矿开发基地之后,又一重要的铁矿开发供应基地。

就后续的开发而言,在该区域内,目前已设置探矿权141个,涉及铁、铜、铅、锌、金、银、煤等多个矿种。

新疆成矿条件优越,是国家重要资源接替基地之一,但从长远来看,其进一步勘探开发也面临诸多困难和问题。

全球经济复苏缓慢、大宗矿产品价格下降,引发国内矿产品市场不景气,新疆区内勘查市场疲软,勘查投入大幅下降,矿山企业停产减产现象突出。社会资金投入下滑趋势加剧。新疆基础性地质工作和矿产勘查程度仍然较低,1∶5万区调覆盖率低于全国平均水平5个百分点,铁、铜、铅锌、金等重要固体矿产查明资源量比例小。而中央财政在这方面的投入却呈逐年下降趋势。同时,由于自然保护区等诸多社会因素,致使该区域的矿业权投放难度加大。

为此,国家和地方政府有必要根据目前面临的问题,给予更多的政策支持。□

返回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