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10月29日 星期四
中国矿业报订阅

三大稀土集团率先完成组建

2016-1-25 14:14:27 作者:熊少翀

2015年12月29日,中国南方稀土集团与赣州稀土集团、江铜集团、江钨控股集团共同签署了《中国南方稀土集团有限公司增资及股权收购协议》,标志着中国南方稀土集团组建完成,这也是江西省首家“中”字头国有企业。

与此同时,厦门钨业也发布公告称,已完成福建省稀土矿山整合(中国五矿所属矿山除外)、落后冶炼分离能力淘汰、资源综合开发利用等工作。

之后,北方稀土发布公告称,完成了对内蒙古自治区8家稀土冶炼分离企业及甘肃稀土新材料股份有限公司的整合重组,并以其旗下的原包钢稀土(集团)高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为主体,组建了中国北方稀土(集团)高科技股份有限公司。

国务院早在2011年提出,用1年~2年时间,基本形成以大型企业为主导的稀土行业格局。2013年12月,国务院召开研究加强稀土行业管理有关工作专题会议,明确在国内组建6家大型稀土集团,包括北方稀土、南方稀土、中铝集团、五矿集团、广东稀土和厦门钨业。

根据工信部此前出台的相关文件,上述6家集团将在2015年底前整合全国所有稀土矿山和冶炼分离企业,实现以资产为纽带的实质性重组。截至目前,除南方稀土、厦门钨业、北方稀土外,其余3家稀土集团尚未整合完毕。

中铝正在加紧整合四川资源

2015年12月31日,中铝稀土旗下的盛和资源发布公告称,该公司与参股子公司中铝四川稀土有限公司,合计斥资约9600万元,通过增资形式控制冕宁县冕里稀土选矿有限责任公司51%股权。后者主要资产位于冕宁县的羊房沟稀土矿采矿权和采选厂,矿山设计利用资源量为477.25万吨,采矿规模为2.5万吨年,选厂的处理能力可达20万吨年。

卓创资讯分析师张伟说:“中铝整合得差不多了,广东稀土基本都在当地整合,区域性比较明显,也有望在近期整合完毕。”

张伟称,六大稀土集团整合完成后,将进行指标分配、绿色生产、产品升级深加工等。不过,整合完成虽对稀土市场整体是利好,但究竟实效如何,依然要看后续的监管情况。形成南北“5+1”的寡头格局,政府层面的意图在于改变行业混乱的状态,主要则是为了打击“黑稀土”。

所谓“黑稀土”,即未获得政府开采批准而违法采获的稀土产品。近年来,国内“黑稀土”猖獗不休。因生产的不透明,无法统计确切数据,社会真实库存亦无从得知。

澳大利亚工业矿物公司执行董事Dudley J Kingsnorth此前在阿格斯国际稀土年会上表示,预计2015年中国“黑稀土”供应量将达4万~4.5万吨,正规供应量为10.5万吨。

正因为民间大肆开采“黑稀土”,市场中的流通量无法得到有力控制,产能过剩的局面始终无法改善,稀土价格仍不能止跌。在刚刚过去的2015年,由于受到春节前下游补充库存等一系列因素的影响,多数稀土产品价格在年初出现反弹,但自一季度末开始掉头一路下跌。

截至2015年12月底,氧化铕的市场主流价格为580元/千克~630元/千克,同比下跌了约64.85%,氧化物类普遍跌幅超过20%,氧化镝、铽等近30%。稀土产品价格已跌回至2010年底的水平,部分品种已远低于2010年的价格。

困局之下,六大稀土集团开始联合限产保价

除中铝集团旗下的中国稀有稀土有限公司减产数量为不少于工信部下达的2015年全年总量的5%~10%外,其他五大稀土集团均不少于工信部下达总量的10%。

根据工信部此前公布的数据,2015年首批稀土生产总量中,矿产品为52500吨,冶炼分离产品为50050吨,其中,6家稀土集团分别获得49712吨和46690吨的指标,按照减产10%估算,六大稀土集团限产保价后,市场上稀土冶炼分离产品将会减少至少4600吨以上。

在六大稀土集团联合限产保价的刺激下,镨、钕、镝、铽、钆等稀土产品的价格出现了反弹,但好景不长,随后再次进入下跌通道。

事实上,六大稀土集团是否真实减产也受到质疑。“减产数量可能只是转化为库存,没有投放到市场而已,其实还是生产了的。”张伟认为。宝贵的指标不太可能白白浪费,而且减出来的空缺也会被黑稀土填补。

张伟表示,由于缺乏先进设备,“黑稀土”的纯度会低于正品,但价格也会低20%~30%,因而非常具有吸引力。

2014年~2015年10月,国土资源部、工信部、公安部等部门多次开展打击非法稀土开采、生产、流通、出口等环节的违法违规行为的专项行动。中国稀土行业协会官网近日撰文评论称,虽然上述举动在遏制稀土私挖乱采方面取得一定的成果,但由于牵扯到多方利益,“打黑”效果并不如意,甚至最终不了了之,并无多少实质进展。

业内更将希望依托于六大稀土集团整合。但该项工作的完成,并不意味着“黑稀土”的痼疾就将彻底斩绝。“得看政府的执行力度,以及行业自律性。”张伟认为,最大的困难在于监管。目前,政府层面并未发布具体监管措施。

张伟表示,监管首先要从六大集团内部查起,此外不仅要监管冶炼分离企业,下游应用企业,例如抛光、发光、电池、磁铁等,也会私下大量采购“黑稀土”,因而同样不容忽视。△

返回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