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10月25日 星期日
中国矿业报订阅

莫大荣耀的背后

——江西省地矿局九一二地质大队勘查探明浮梁朱溪外围世界最大钨矿纪实

2016-2-5 8:54:20 来源:中国矿业报 本报记者:余方金 特约记者 张建华 卢建华

朱溪外围钨铜矿区位于下扬子陆块江南古岛弧东南部,我国重要的金属成矿带——钦杭结合带东段北部,江西省浮梁县与乐平市交界处。

2016年1月5日,一个令人振奋的消息传遍全球:江西地矿人经过5年锲而不舍的艰辛探索,勘查探明一个储量达286万吨的世界最大钨矿。

1月19日,朱溪钨矿被中国地质学会评为2015中国十大找矿成果之一。

这个世界最大钨矿究竟是怎样被发现的?朱溪荣耀登顶的背后究竟有着怎样的故事?记者近日走进朱溪,去追寻一群探矿者的足迹——

圈定朱溪 功归资料的二次开发

南昌,刚刚从炎热的夏季走来,拂面的晨风里,让人感到一丝沁人心脾的凉爽。

这一天,对于江西的找矿人来说非同寻常。2009年9月3日,江西省地质找矿座谈会在南昌召开,时任国土资源部总工程师、国务院参事张洪涛莅临会议。张洪涛说,江西矿产资源丰富,担负着“十二五”甚至更长时间振兴矿业的重任。江西地质工作要积极跟部里、地调局对接,要组织高层专家对重要成矿带进行研究,发挥老专家的作用。希望江西拿出可操作的路线图,省里要统筹考虑,顶层设计要做到跨行业、跨部门、跨专业、跨成矿带。

无疑,高层寄予了厚望。这令人鼓舞,同时也是一种鞭策。台下,有人坐不住了。他心血沸腾,大脑开始不停地运转,盘算谋划着找矿的事情。他就是时任江西省地矿局九一二队总工程师刘建光。

会议一结束,刘建光顾不上回家,马上赶到局里,找地矿处磋商下一步找矿方向。

在江西地矿局的走廊上,刘建光恰好碰到了局原总工、局高咨中心顾问、教授级高工杨明桂。说起找矿方向,杨总一再嘱咐,要瞄准钦杭成矿带。杨明桂对钦杭成矿带的研究,可谓是倾注了大半生心血。他提出的“钦杭成矿带”被列入全国重点成矿带后,钦杭成矿带就站在了国内找矿理论的至高点上。教诲铭记在心。刘建光心里像吃了一颗定心丸。

与地矿处处长黄水保谈了自己的想法,得到肯定后,刘建光又去找周辉副处长,两人谈得很投机,谈到了朱溪铜矿、村前铜矿、乐华锰矿等,并约好一同去野外跑点。

越野车驰骋在赣东北崎岖的山路上,怀揣着找大矿的迫切心愿,他们完成了一次几千公里的踩点。乐平市塔前-梁浮县朱溪就在钦杭成矿带的江西段北东部。在圈定的几个点中,朱溪就是其中一个。

可偏偏有关朱溪的资料,九一二队却一点也没有,这让刘建光心有不甘。

说起九一二队,可谓赫赫有名。其在铅山永平铜矿、贵溪冷水坑特大型银铅锌多金属矿田、东乡虎圩金矿等发现和探明矿产资源的潜在经济价值数千亿元;“贵溪县鲍家银铅锌矿”获原地矿部找矿一等奖,“贵溪下鲍银铅锌详查报告”获江西省科技进步二等奖,“鹰潭市矿产资源总体规划”获全国二等奖等,这些荣誉让九一二队成为了全国模范地勘单位。

朱溪,对于九一二队人来说,不能缺位,更不会永远空白!

早在1958年,江西地矿局赣东北队、原区测队、物化探队、九一六队、赣西北队及江西有色地勘四队等单位就在此做过工作,发现了乐平市塔前、月形、杨草尖、毛家园和浮梁县朱溪等一批小型矿床或矿点,可惜“只见星星,不见月亮”。

赣东北队1969年~1975年在朱溪开展铜矿普查工作,于1975年完成《江西省景德镇市朱溪铜矿普查评价报告》,提交铜储量3.2万吨、锌储量1.2万吨,伴生银115.9吨,伴生镉233.6吨,三氧化钨1542.8吨,可谓是该区找矿的“元老”。物化探队长期在塔前工作,拥有丰富的物化探资料,对塔前地区成矿条件有独到的认识。九一六队、赣西北队也都先后在该区工作,提交过勘查成果报告。

时间紧迫,找矿思路是关键。理一理头绪,好在有条捷径。刘建光想到了2005年江西地矿局《江西省北部重要金属矿成矿研究》成果汇报会的一个PPT演示文件。他把这个演示文件找来看了一遍又一遍,并找出当年的参会记录,一行字印入眼帘——“朱溪铜矿深边部预测资源量铜50万吨……”这是时任江西省地调院院长余忠珍在成果汇报会上讲的。这句话更坚定了刘建光选择朱溪铜矿外围的信心。他暗下决心,一定要收集到此区域的全部地质资料。

全队总动员。九一二队组成了专门队伍,以最快速度去江西省国土资源厅收集资料。九一二队总工办用了1个多月的时间,复印了上百幅图件,从周一到周五,每次都把汽车后备箱装得满满当当的。限于当时复印机的尺寸,他们甚至将复印的A4图件,拿回来后再行拼接。

之后,这些资料为朱溪实现找矿突破立下赫赫战功,不能不说资料的二次开发让朱溪焕发出生机,不能不佩服九一二队决策者独到的眼光和判断。为此,九一二队总工办还专门写了一封感谢信,向厅资料室表示感谢。

首战告捷 找矿突破迎来曙光

景德镇,一座以瓷器享誉世界的城市,迎来了一批探矿决策者。

2009年12月6日,江西省地勘基金管理中心主任王先广打电话通知九一二队参加“赣北地区地质找矿研讨会”。电话里,他对刘建光说:“你就谈朱溪铜矿外围找矿,这个点很不错。”不谋而合。这年12月12日,由江西省国土资源厅组织的“赣北地区地质找矿研讨会”在景德镇市举行,主题是优选找矿靶区,为整装勘查和地勘基金项目部署提供依据。

受邀参会的刘建光心中涌起一种临战的激动,似乎闻到了找矿突破攻坚战的火药味。

这一年,拥有3亿元地勘基金的江西省地勘基金管理中心刚刚成立,选准、选好项目成为基金中心面临的第一个难题。刘建光认为这次会议将给朱溪项目带来一次千载难逢的机会。当时的项目很多,如何让省地勘基金中心的领导看中朱溪,九一二队人可谓殚精竭虑。

四星级的景德镇开门子酒店显得神采奕奕。各家地勘单位全部是总工带队,可谓是“各路神仙,群英会聚”。大家都拿出了看家本领,非要“华山论剑”,一比高低。

演示会上,胸有成竹的刘建光第一个发言。他侃侃而谈,谈对塔前-朱溪-赋春成矿远景的认识,谈对朱溪铜矿外围及深部找矿的新思路。当时演示的PPT里的图件,因时间关系来不及数字化,全是用相机翻拍的,虽说图上作了标识,但仍不够清晰。

刘建光一边汇报,一边用眼睛的余光观察与会领导和专家的反应。见主持会议的时任江西省国土资源厅副厅长项尝培一会儿点点头,一会儿又摇摇头,心里不禁犯嘀咕。会后,他马上找到项尝培。项尝培说:“你说得很有意思,但图不太清楚。”刘建光悬在心里的一块石头落了地,同时决定回队就抓落实,尽快让图件资料数字化。

主持人作会议总结时表示,未来5年,江西找矿突破就在塔前-赋春(朱溪处在其中间)这个成矿带上,这个项目省地勘基金肯定上!

一席话更加坚定了刘建光的信心。回队后,九一二队马上召开了动员会,要求地勘院迅速行动起来。那些天,绘图室整夜整夜地灯火通明。大家拧成一股绳,铆足一股劲,就为拿下朱溪项目!

2010年1月28日,离春节不到半个月,已能嗅到过年的气息。但这一天,九一二队人对立项的事仍不敢掉以轻心。一大早,刘建光得知了省国土资源厅领导和省地勘基金中心专家要到鹰潭检查煤田223队项目视察的消息,这可是一个向领导和专家自荐的好机会!

刘建光马上联系,邀请省地勘基金中心领导来队预审朱溪项目。由于江西省地勘基金中心此行没有安排这项内容,时间只能约在中午。中午一点半,刘建光等早已等候在大队门口,热情地将专家们引领到五楼会议室。

当专家们一走进会议室,个个瞪大双眼,40平方米会议室的墙上挂满了非常清淅的图件。江西省地勘基金中心的专家们一边看一边听介绍,为九一二队人“不打无准备之仗”的高效和认真所折服。

之前,江西省地勘基金中心主任王先广在与副主任马振兴讨论立项问题时就曾说过,一定要抓住朱溪这个项目,这里可能就是一个大型矿、一个超大型矿!

决策层认识一致,初步认可朱溪找矿项目方案,同意九一二队上报立项材料。

这一结果,令九一二队兴奋不已。一步好棋,为朱溪找矿突破打下了坚实的基础。江西省地勘基金中心领导称预审项目是九一二队的创举。

两个月后,江西省地勘基金项目论证会如期召开。这次论证会将决定九一二队申报的朱溪项目能否通过。组长是江西地矿局高咨中心顾问、教授级高工包家宝。塔前-月形-朱溪一带的找矿,是由物化探队与九一二队合作还是分开进行,会上意见不一致。经过充分讨论,包家宝最终拍板,决定分成3个项目,塔前、月形两个项目由物化探队做,月形以北(朱溪)由九一二队做。

回来后,大家情绪激昂,个个摩拳擦掌,誓要打赢这场朱溪找矿突破攻坚战!

反复斟酌和精心准备后,江西省地勘基金中心批准朱溪项目施工3个钻孔,工作量3000米,费用455万元。其中,ZK4207孔于2010年7月24日开孔,9月4日终孔,历时41天,孔深1085.2米。

ZK4207孔见矿的喜讯很快传来,刘建光顾不上往返南昌的疲备,连夜赶回,让人一大早带着多元素快速分析仪赶往朱溪矿区验证,并要求补充采集钨矿分析样品。

分析结果如愿以偿,钨矿体累计视厚度从20多米增加到139.66米,单层钨矿体视厚度达62米,三氧化钨平均品位为0.166%,达到工业品位。

首战告捷,令执掌帅印的刘建光和他的战友陈国华、何细荣以及参战的项目部全体成员激动不已。那一晚,朱溪陶醉了!

锲而不舍 伸向第二找矿空间

2010年11月,国土资源部召开全面推进地质找矿新机制座谈会,部党组正式提出在全国组织实施“358”找矿突破战略行动,为实现“3年有重大进展,5年有重大突破,8年重塑地质矿产勘查开发格局”的目标,在19个重点成矿区(带)部署了45个重点整装勘查区,这对于矿产资源大省江西和像九一二队这样一个有着光荣找矿历史的地质队来说,无疑是吹响了向朱溪大规模进军的集结号。

此时的朱溪,已被江西省地矿局纳入“358”找矿突破战略行动。

由于2010年施工的ZK2808孔见到的16个钨矿体和4个铜矿体、1个锌矿体,集中分布在-400米以上和-800米以下,中间有数百米间隔,深部情况到底如何?在刘建光看来,争取一个深孔,是项目是否能验证按成矿规律推断的当务之急,并且关系到项目的生死存亡,所以他对2011年江西省地勘基金项目设计评审会额外重视,特意建议当时的大队长参加。

2011年7月27日上午,评审会召开,时任江西省国土资源厅副厅长项尝培主持,江西省地矿局总工程师李福良、副局长余忠珍等到会指导。当朱溪项目负责人陈国华汇报完ZK4208孔设计之后,刘建光对其必要性作了补充。他认为,ZK4208孔施工与否,是向深部进军的关健所在,也是朱溪项目的关健所在。

当时,要不要往深部打,专家们的意见并不一致。

主持人关键时刻表态:“从纯技术角度,我认为刘总关于ZK4208孔的分析有一定依据。”

最终,该孔设计超过了1000米,达到了1500米。这是九一二队人一次大胆的尝试,是一个高水平的设计,既体现了浅部快速突破,又确立了深部探索。当年,该设计被江西省地勘基金管理中心评为优秀设计。

“2000米的钻,你敢不敢打?”刘建光盯着大队钻探院院长李志强问。

“敢!”李志强斩钉截铁地回答道。话虽这么说,李志强其实心里也没有底。一是孔深。以往,他们的钻探孔多为700米~800米,在朱溪设计的孔却是上千米的深孔,最深的超过了2000米。二是孔斜。大顶角斜孔施工,且要求钻孔顶角偏差不超过5‰,钻孔方位角偏差不超过勘探网距离1/3~1/4,已经大大超越了行业标准要求。三是地层复杂。软岩层、破碎带、裂隙、溶洞无处不在……

面对挑战,李志强和他的同伴们没有退却,这个与钻探打交道30多年的汉子深谙战前谋略,一方面组成检查组赴朱溪矿区,与江西省地勘基金管理中心现场指挥;另一方面根据地层、地形及深斜孔施工的地质技术要求,投入110万元,对机台设备进行精心配置。

打ZK4208孔是一场攻坚战,考验着九一二队钻探人的意志和胆略。大家铆足了劲,把好钻孔结构关、泥浆使用关、下套管关、工艺操作关、投放内管总成关……

钻机上,掌握刹把子的雷涛不无得意地说:“超千米时,咱们还能开六速钻进呢。”

2011年11月21日中午,大队实验室主任王晓明兴冲冲跑来找刘建光,手上还举着刚出炉的ZK4208孔主矿体化验分析结果。刘建光喜出望外。他知道,自从朱溪项目实施以来,九一二队实验室年产值达500万元以上,添置了价值9万美金的ICP等离子分析仪和价值150万人民币的ICP-MS微量元素分析仪等一批先进实验设备,成为助力朱溪找矿突破的坚实技术支撑。

刘建光马上把结果转给地勘院党总支书记何细荣,要求他赶紧把42线的剖面图做出来,次日一早要纸质图件。同时,他马上向厅、局领导和省地勘基金中心汇报,邀请领导和专家到钻孔现场研讨。

第二天,厅、局领导和专家们到了机台。刘建光展开散发着淡淡墨香的剖面图,对照岩矿芯作现场汇报,并建议施工ZK4209孔。江西地矿局副局长余忠珍看到厚大矿体时非常高兴。他说,要继续研究探索矿区及周边成矿特征,迅速扩大找矿成果,局里全力支持。

这是一个值得庆祝的日子!

ZK4208孔于2011年11月23日终孔,孔深1701.53米,创造了当时江西省固体矿产勘查岩芯钻探最深纪录,同时也创造了江西省矽卡岩矿床单矿体视厚度226.5米的新纪录。从已终孔的ZK4207孔和ZK4208孔的情况看,主矿体视矿厚度和三氧化钨平均品位都增加了3倍多。

现场研讨取得共识,当即决定继续施工ZK4209孔。这年12月23日,由九一二队提交的ZK4209单孔设计通过了由江西省地勘基金中心组织的专家评审。主审专家余忠珍说:“你们提出的重点解剖一条主干剖面的工作方案,符合普查勘查规范和朱溪找矿实际,我支持你们。”

次年2月9日,在春节的喜庆氛围里ZK4209孔如期开钻。该孔打破了地质找矿设计一年一度集中审批的常规,体现了找矿快速突破的灵活机制。

随着钻进的深入,捷报再次传来:钨矿体厚度为308米,三氧化钨平均品位0.423%,铜矿体厚度4米,平均品位0.80%。

2012年7月11日,江西省地勘基金中心在南昌召开“朱溪地区找矿突破研讨会”,刘建光代表九一二队作主旨发言,这个专题研讨会开了整整半天时间。通过技术辩论,与会专家学者肯定了由九一二队提出的继续沿42号勘探线深部探索、向两翼展开扩大找矿成果的方案。

一时间,九一二队是“用心在找矿”的评价,成为圈内耳熟能详的口碑。

至此,西翼的ZK5406孔和东翼的ZK3208孔成功探获主矿体变为现实,百万吨级钨铜矿床呼之欲出。

而最让刘建光难以忘怀的是ZK5406孔,现在回忆起来仍动人心魄。

设计意图是控制主矿体南西端的深部,设计孔深为2000米,预计见到主矿体大致在1200米~1300米。但是钻进到1400米仍未见到矿,大家都紧张了。主帅刘建光整日茶饭不思,在心里不断追问:难道这里的矽卡岩型矿床受岩体接触带控制,而不是沿层状展布?

不会吧?刘建光与万浩章、何细荣、陈国华等人一起研讨分析。因为距42线北东方向设计1200米的ZK704孔已经终孔,并打到了对应的矿体。刘建光一边研究分析,一边耐心等待。每天的同一时间,他都在焦急地翻看机台的短信回复:他期盼的“打到边界了”、“达到工业品位”等那些熟悉的短信一直没有出现。

这种犹如在煎锅上烤的“一日一报”,坚持了几十天。

直到有一天,“见矿了”的喜讯,从手机屏幕闯入刘建光的眼帘,才让他如释重负。他急不可待地往机台赶,定要一睹为快。

最终,ZK5406孔见到了厚大主矿体,矿体厚度达577.9米,矗立起来有192层楼高啊!大家奔走相告,兴奋不已。该孔打到2222.8米终孔,再次刷新了江西省固体矿产岩芯钻探最深纪录。

这一突破,证实了刘建光和专家们找矿思路的转变,即由原来设计孔深1000米左右主要找铜,转变为设计孔深1500米甚至2000米,向深部推进并主攻白钨矿这一思路的正确性。朱溪也因此成为“实践-认识-再实践-再认识”的典范,“钨铜共生”、“上铜下钨”、矿化由南西往北东、成矿元素呈规律性分布等认识不断得到深化。

找矿认识的飞跃,不仅需要雄厚的资金作后盾,还得益于钻探技术的提高。

当ZK5407孔钻进至1600多米时,经测斜发现钻孔轴线的水平位移太大,刘建光果断下令停钻。该孔对于摸清朱溪矿区找矿远景,扩大找矿成果,指导下一步规划和部署朱溪外围找矿工作具有重大意义。面对“拦路虎”,李志强心急如焚,因连续熬夜双眼布满血丝……

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大队随即成立了“九一二大队深孔定向钻探技术攻关小组”。韩毅昌,这位与钻机和岩芯打了30多年的高级岩土工程师责无旁贷地挑起了重任,召开现场技术攻关会,分析原因,研究措施。同时,大队投入58万元为技术攻关配齐了相关仪器设备。从别人纠斜失败中,李志强与同伴们仔细研究对策,历经17次纠斜,终于取得成功,开创了江西省地矿系统深孔螺杆定向钻探的先例,这在全国地矿系统也不多见。

令江西省地勘基金中心放心的,是九一二队人对质量的锲而不舍,对信誉的孜孜追求。有一个孔,他们连续打了3次,由于成本早已核算到了每一个孔,钻孔重打,就意味着200多万元经济损失。这是一种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倔劲,一种敢于胜利勇于创新的精神。

是他们创造了朱溪传奇!

基金联动 为快速突破注入强大动力

2012年3月,初春的北京,寒风料峭。

“我们要拿,就拿出最好的矿跟中央基金合作,目的只有一个,就是期望地质找矿的快速突破。”时任江西省国土资源厅副厅长项尝培率队赶往北京,与中央地质勘查基金管理中心主任程利伟洽谈。借中央基金的资本技术优势,降低风险,加大投入,力争快速突破,成为此行江西赴京代表的共识。

行前,江西省财政厅也表示:“跟中央地勘基金合作没问题,我们支持。”

在两级地质勘查基金对接工作会议上,优选的7个项目均是找矿人眼中的“香饽饽”,显示出江西省地勘基金中心的诚意。程利伟毫不掩饰自己的观点,称这个模式好。最终,双方达成了中央与省级基金协调联动的工作意向,推动江西地质找矿重大突破步入了快车道。

又是一年春来早。2013年3月4日,南昌滨江大会堂,气氛热烈。江西省铀、铜钨重点突破区找矿研讨暨实施方案审查会如期召开。这次会议确定了“江西塔前-朱溪-赋春成矿带铜钨矿重点突破区”作战方案,中央地勘基金高调加盟,两级基金联手互动,吹响了朱溪找矿突破总攻的冲锋号。3月5日,刚刚参加完会议的两级基金专家分乘两辆越野吉普车前往朱溪。

三月的朱溪,春光明媚,山花烂漫,到处显露出勃勃生机。赶巧了,机台起钻刚好打到富矿层的岩芯,黄铜矿金光闪闪,老地质专家们乐不可支。国土资源部高咨中心教授级高工黄崇轲双手握着一段1米多长的岩芯,欣喜地说:“看,我像不像拿着金箍棒的孙悟空!”黄老用了“百万吨级”的概念来描述朱溪的矿床规模。

中国地质调查局教授级高工王保良说:“这对我国东部、深部找矿意义都很大。”

江西省地矿局高咨中心顾问、教授级高工包家宝说:“在朱溪地区找到铜矿而且还有很大的钨矿,这两种矿在一个矿区出现,在找矿和科研方面都有很大意义。”

事实上,“朱溪铜钨矿成矿模式与成矿预测示范研究”、“朱溪矿区及外围铜钨多金属矿勘查技术研究与示范”等一批中央财政、中央地勘基金、省财政、省地勘基金科研项目很快被催生,并应用于找矿实践。

4月13日,中央地质勘查基金出具同意立项的专家论证意见书。

朱溪项目论证得到通过,4400万元的中央地勘基金将投向找矿重点突破区——朱溪。无疑,这对于朱溪来说,就像一剂催产针,让她妊娠多年的“宝宝”瓜熟蒂落,一鸣惊人。

8月,九一二队党委书记曾水龙在朱溪矿区组织劳动竞赛,使朱溪变成了沸腾的群山……□

尾声

在这场声势浩大的战役中,红梅岭不会忘记,那些为朱溪找矿倾注心血和汗水的有功之臣——

刘建光患肠癌已做过三次大手术,每次出院时医生再三叮嘱他要多休养,可是一旦投入到找矿事业中,他就把医嘱抛到了脑后;陈国华干地质27年,不断给自己充电,正是他那种执著的学究气,让他站到了朱溪项目的前沿。

朱溪矿区让一批年轻的地质人员快速成长,“80后”、“90后”成为朱溪攻坚战的主力军:欧阳永棚、蒙智宇、康川、魏锦……

2016年1月16日,江西省地矿局新局长苗壮在九一二队新队长尧在雨等陪同下来到朱溪。苗壮说,286万吨的钨矿成果很震撼,潜在的战略价值很高,地球上很难找到这样的大矿。朱溪成果是理论和实践相结合并不断向前推进的结果,是几代地质人智慧和心血的结晶,在九一二队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要继续秉承“三光荣”和“先行、求真、善搏、图强”的江西地矿精神,为国家找到更多的大矿、富矿!

朱溪找矿仍在继续,传奇仍在续写……

院士专家来矿区考察

年轻技术人员夜间在机台分析岩芯矿物含量

朱溪外围钨铜矿区岩芯库

返回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