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01月19日 星期日
中国矿业报订阅

铿锵前行又一春

——灵宝市金城黄金冶炼项目建设巡礼

2016-5-9 10:28:25 来源:中国矿业报 作者:刘泉锋

草长莺飞四月天。在灵宝市西部豫灵产业园区,该市迄今建设规模最大、技术含量最高、投资最多的金城黄金冶炼项目开始大规模施工。

尽管这里地势落差较大,沟壑横切,地层结构复杂,但机声隆隆震天地,车水马龙走河川,整个工地犹如一朵硕大无比的花朵,迎着春天,向人们绽放着日新月异的面容。

到明年秋季,一座大型的现代化工厂将在这里拔地而起,备受关注的金城黄金冶炼项目将建成投产。

化蛹为蝶:见证历史的时刻

时间追溯到2012年。这年9月,丹桂飘香。

这个时节,正是灵宝市黄金矿业发展面临重大战略调整的时期。大力发展循环经济,加快资源城市转型,建设资源节约型、环境友好型社会,已经成为灵宝市经济社会发展的主旋律。

也就是在这时,来自该市某黄金冶炼企业的一份“富氧底吹造硫捕金自热熔炼技术”考察报告送到了灵宝市国土资源局。当时,灵宝黄金冶炼行业的发展正面临着工艺和环保的双重考验。为打破瓶颈,灵宝的“黄金人”一直在苦苦探索。这份报告可谓是雪中送炭。尽管上这类项目投资巨大,企业承受能力有限,变为现实的可能性不大,但出于对长远发展的考虑,灵宝市国土资源局还是及时将这一信息上报给了该市有关部门。

出人意料。正是这份报告,为灵宝引来了一个大项目。

灵宝市政府领导深知,这不是一份普通的建议,而是一道特殊的考题,需要给出正确的答案。

这样的项目是上,还是不上?上又怎么样,不上又怎么样?上的话又该如何上?这是一连串需要慎重考虑的问题。最后,灵宝市政府把关注的焦点集中在四个方面。

一是这个项目到底好在哪里?

该项目不仅可回收传统黄金冶炼中可回收的金、银、铜、硫,还能有效地回收锌、镍、硒、铋、铂等10余种有价元素,将金、银、铜的回收率提高到98%以上,从根本上解决了传统冶炼中含砷、含碳、微细粒嵌布型金精矿难处理的难题。其对原料的适应性强、范围广,只要是含金、银、铜、硫及一些稀有金属的矿,品位和粒度达到要求的,均可有效处理。这些都是传统的黄金冶炼企业无法实现的。

二是灵宝有必要上此项目吗?

改革开放40年来,黄金矿业作为灵宝市经济发展的主导产业,为灵宝经济发展做出了积极贡献。灵宝在享受“中国金城”盛誉的同时,域外的很多黄金企业都在奋起直追。近10年来,灵宝黄金冶炼行业的很多优势在不知不觉中消失,甚至成为短板。与山东同类企业相比,灵宝的黄金冶炼企业与其同年代起步,但近年来山东黄金产业进行了升级换代,技术不断创新,在原料供应基本相当的情况下,其金属回收率在不断提升,而且伴生元素也能得到有效回收。而灵宝的技术显得落后些,与其产生了技术代差,若再固步不前,必将面临着淘汰。

三是有多少企业在上此项目?

2008年起,同类企业在不断崛起。山东方圆有色金属有限公司“氧气底吹造锍捕金”项目建成投产,山东恒邦冶炼股份有限公司“复杂金精矿综合回收技术改造工程”以同样的工艺技术紧随其后投产运行。紧接着,内蒙古包头铜业发展有限公司“富氧熔池熔炼技术改造工程”顺利投产。各地企业纷纷效仿。

四是灵宝具备上此项目的优势吗?

可以说,灵宝在这方面的优势还是十分明显的。一是交通发达,境内纵横交错的运输网络为项目原料和产品的集散提供了多种渠道。二是资源丰富,境内小秦岭金矿田蕴藏着丰富的矿产资源,加上灵宝10多年的区外开发,域外的原料会源源不断送上门来。三是灵宝黄金矿业发展时间长,工业基础雄厚,尤其在湿法冶金贵金属提纯工艺方面,技术全国领先,独占鳌头。四是人才众多,灵宝黄金矿业历经40余载,培养了大批黄金产业专有技术人员,完全能够满足新项目建设、生产运营的人才要求。

摆明了,亮清了,到了需要抉择的时候。毋庸置疑,每一个重大决策都需要酝酿,需要胆识,需要勇气,都会经历一个艰难的时刻。

很快,灵宝市委、市政府付诸行动。

2013年1月,灵宝市抽调尖端技术人员和有关负责人,组成考察组,赴山东黄金冶炼企业进行考察。

同年3月,灵宝市委、市政府做出重大决定,由市5个重点黄金冶炼企业和4大产金名镇部分实力雄厚民营企业组建成立灵宝市金城冶金有限责任公司,投资50亿元上此项目,即“日处理2000吨复杂难处理金精矿多金属综合回收项目”。公司选址于灵宝市西部的豫灵产业园区,注册资金10亿元,占地85公顷。设计项目建成投产后,每年可处理复杂金精矿66万吨,实现产值近100亿元,利税8亿~10亿元,还可增加1200个就业岗位。

5月9日,灵宝市委、市政府决定,抽调该市黄金生产管理工作经验丰富的市政协党组成员王建国同志任项目公司董事长,聘请在黄金冶炼行业成绩突出的开源矿业公司董事长杨志祥同志为项目公司总经理,并从市直单位和企业抽调各路精英,成立了金城黄金冶炼项目建设指挥部,全权负责项目的筹建工作。灵宝市委书记乔长青任项目建设指挥部政委,灵宝市长杨彤任指挥长,市人大常委会主任张社平任常务副指挥长,其他市主要领导任副指挥长。

从此,项目建设踏上征程。

风雨之后见彩虹。2015年,在全球经济持续探底、国内经济运行艰难、有色金属行业潜亏的大局势下,灵宝市同类黄金冶炼企业也在劫难逃,而纵观国内采用了“铜冶炼富氧底吹熔炼多金属捕集技术”的黄金冶炼企业都在逆境中大放光彩,取得了良好经济效益。其中,山东恒邦冶炼股份有限公司年实现销售收入135亿元、净利润2亿元,山东方圆集团年实现销售640亿元、利税38.5亿元。

事实胜于雄辩,项目的优越性一目了然。

作为灵宝人,应该为三年前迈出的这一步感到欣慰。

凝心聚力:众人划桨开大船

从2013年5月起,灵宝市金城黄金冶炼项目的知名度就在不断扩大,社会关注的程度也愈来愈高。短短两年里,它由灵宝市的“标志性工程”、“重点龙头项目”上升为“三门峡市2016年重点项目”、“河南省重点工程项目”。2015年10月,项目获得了国家开发银行3.8亿元项目资金的支持,成为名副其实的国家重点建设项目。

它承载的已不仅仅是灵宝人的期望。

那么,这个投资51.7亿元的项目究竟要完成多少工作量呢?

一要办理完成项目备案、用地位置图和设计条件、水保、用地、安评、环评等大批手续;要完成可行性报告编制、初步设计、用地岩土水文地质勘查、文物勘探等大量工作;要完成项目用地征地和赔偿、用气用电及铁路专线建设等大量工作;要完成项目建设所需资金的筹集工作。

二要完成工艺设备考察,为项目设备选型、招标提供了重要依据;要完成国内外精粉市场以及国际贸易考察,为日后全球精粉采购业务打好基础;要完成国内矿山考察,建立开拓国内原料供应基地;要做好原料的营销业务,为项目开车投产准备充足的原料。

三要完成大量的现场施工,包括大范围的场地平整,原料矿仓及配料厂房、熔炼主厂房等工程建设,制酸区相关工段和硫酸库等工程建设,渣选车间、辅助生产系统、公用系统工程、行政办公设施工程建设等。

四要完成项目辅助设施建设,即生产用气、用电专线建设,保障原料供应和产品销售的铁路专线建设,以及公司生产、生活供水系统建设等。

五要组建公司,建立健全完善各项管理体系,招聘大批工作人员,并做好相应的培训工作。

其中很多工作都有其各自的内涵和外延,都包含了特有的环节,且每一环节都要付出相应的劳动。

为完成这些艰巨工作,灵宝市上到市委、市政府,下到市各乡镇、局委和相关企业,都与项目建设指挥部紧密团结在一起,严格按照项目建设指挥部的工作部署,积极配合做好项目建设工作,形成了项目建设强大合力。

环评作为项目建设的重头大戏,牵动了全市人民的心。为攻克这一堡垒,该市主要领导亲自挂帅,带领指挥部一班人昼夜奋战,确保了环评报告最终批复。在该项工作中,灵宝市环保局担当了冲锋陷阵的主力军,抽调专人长期驻守省城,沟通协调盯进度。

在项目融资方面,指挥部紧紧抓住国家第三批项目建设基金申报的有利时机,在灵宝市发改委、工信局、国资公司的大力配合下,扎实做好项目建设基金申报工作,成功争取到3.8亿元项目基金支持。

另外,灵宝市国土资源局专事专办,高效运作,为项目拿到土地使用证;市住建局为项目完成了用地规划许可证;市电业局为保障项目生产用电,启动了线路架设工程;市水利局为保障项目生产和生活用水,开始组织实施项目供水方案……大家拧成一股绳,聚力上阵,确保项目建设各项工作扎实向前推进。

截至记者发稿时,项目现场平整工作正在紧张进行。目前,该项施工已投入挖掘机16台、铲车13辆、压路机10台、推土机4台、运土车79辆、洒水车1辆,累计平整场地650亩,挖运碾压土方70余万立方米。

拳拳之心:工地上那些感人事

金城黄金冶炼项目要建成建好,离不开一个有责任心、工作热情似火的团队,而这个团队的组成人员就是每一位普通工作人员。

大项目落户该市豫灵镇,该镇党委书记许志忠又乐又忙,当然也有着急和犯愁的时候。这么大的项目,给豫灵人民带来了福音,豫灵的发展会因此添上腾飞的翅膀,他能不乐吗?除日常工作,他还要隔三差五往工地跑,一大堆相关问题需要协调解决,他能不忙吗?项目工期紧迫,如果区域内一些问题得不到及时解决,就会影响工期,他能不急吗?如何能把工作做到家,配合好项目建设,对得起组织,对得起同志们,他能不愁吗?

2016年1月22日,年关将至,寒风凛冽,天上还飘着雪花,许志忠带领豫灵镇几十名干部来到工地。他掰着指头给大家算了一笔经济账:项目建成后,这里的流动人员会达到3000人,工厂南边将会建起公共建筑和住宅,成为园区重要的生活服务区,届时这里要开多少店,摆多少摊,诞生多少行业企业,提供多少就业机会?

豫灵产业园是灵宝市产业集聚区“一区两园”的重要组成部分,是河南的西大门。大项目落户该园区,自然让园区管委会副主任赵少伟的工作量翻了几番。

赵少伟今年40岁出头。2012年在灵宝市国土资源局工作时,他因成绩突出,受到时任国务院副总理李克强的接见。这一至高无上的荣誉给他带来了巨大的动力,也让他对自己的要求更严,其工作水平尤其是驾驭局面的能力不断提高。在项目建设过程中,化解矛盾,协调沟通,清除施工障碍,是一项十分棘手的工作,而这些工作都需要赵少伟去做。“大家都坚持住了,我为什么就坚持不下来?没问题,产业园就像我们的孩子,就算再吃苦受累,只要能看着它一天天长大,我们就会感到无比欣慰。”赵少伟说。

春季,干燥的北方总是多风,因为工地位于秦岭之北麓,地势高而开阔,所以风力总比周边地方大许多。尽管工地添置了洒水车,但有时仍会刮起大量灰尘,现场工作人员往往是灰头土脸,一天下来全身脏兮兮的,大家就是在这样的环境下工作了一天又一天,但都毫无怨言。

在这里,人们会经常看到一个体态微胖、戴着眼镜、面相憨厚的中年男子,他就是项目公司的副总经理南君芳。这个早年毕业于北京华兴大学的高级工程师,在有色冶金行业已颇有独到建树。作为项目的设备技术主管,他带领着项目部技术人员,通过两年的技术攻坚,使项目的工艺优势超越了国内同行。比如,项目采用“多级硫化、稀酸浓缩、高温吹脱”新工艺技术处理污酸废水,此技术在同行业中是首创;项目制酸尾气采用的“活性焦吸附”工艺,处理后二氧化硫浓度降到了每标方100毫克升以下,排放标准比国家要求的400毫克升以及河南的250毫克升标准还要高很多,甚至国家标准以及省标准提高后,也不影响后续正常生产;项目充分利用了铜在火法冶炼中是贵金属金银等的良好捕收剂来实现黄金冶炼新技术;项目还对火法收砷经验技术加以创新,实现了利用“三联炉”处理含砷难处理金精矿来回收砷产品,成为国内同业首创。

在项目施工现场的简易房里,笔者意外地碰到了一个“外籍人”。他叫吴志刚,来自河南济源市,1996年毕业于西安冶金建筑科技大学,长期从事铅锌铜及其附属金属综合回收建设、技改、生产、研究管理工作,先后就职于河南豫光、山东东营方圆、济源万洋、广西南方公司等国内大型有色冶炼企业,具有相当丰富的工作经验。“富氧底吹技术处理复杂低品位难处理金精矿是今后国内外黄金提取技术的发展方向,能帮助我们实现真正意义上的绿色冶炼,是目前黄金提取的首选工艺。我会全力协助公司搞好项目建设,为灵宝经济社会发展贡献一份力量。如果让我说出奋斗目标,那就是项目火法一次开车成功,三个月装备稳定,六个月达标达产。”吴志刚的这番话,让人看到了一颗拳拳赤子之心。

越是艰苦的地方,往往越能体现出生命的坚强。在金城黄金冶炼项目现场,即使面对一望无际白乎乎、光秃秃的场地,也能感受到被点燃的激情。

相信,到明年夏秋之际,这里的现代化工厂拔地而起之时,灵宝人那个美好的期望将会奔向更加灿烂辉煌的明天!□

返回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