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08月07日 星期五
中国矿业报订阅

我们在一起,寒冬从此不再冷

——兖矿集团鲍店矿“暖心志愿者”纪实

2016-5-17 9:48:00 来源:中国矿业报 作者:吴玉华

这里的春天真美!

若站在高空俯瞰,你会看到兖矿集团鲍店矿里移动的朵朵红花。它们三五朵一簇,十几朵一丛,工余或周末在十里矿区移动。这些红花,是鲍店矿341名身着红色标识服的暖心志愿者,他们像春风温暖着那些弱势的人们,也像鲜花盛开着自己……

没有人被忘记,没有人被放弃

刘超,鲍店矿离退休职工管理中心主任,志愿者们更喜欢喊他“超哥”或者“超人”。

“我们单位虽然叫‘管理中心’,我倡导大家当成服务中心来干。”人到中年的刘超有张端正的“国”字脸,棱角分明。“对这些离退休的老同志,我们不是管理而是服务。”在此之前,他担任鲍店矿工会生活委员会主任。“刘主任在工会时就照顾我,现在他带着一帮人照顾我。”先天失明的孤寡老人赵德文说,“他成了我的眼睛。”

说起赵德文,刘超一声叹息。由于父母近亲结婚,赵德文弟兄三人都先天残疾。父母去世后,赵德文生活陷入窘境,尽管矿工会为他办理了低保和“三无”人员保障,但是随着年龄加大,生活愈发不能自理。

“只靠工会救济和我们个别人的帮助,还是不能解决老赵的实际困难。”刘超说,“那时我就时常想,假如有更多的人来帮助他,也许他会生活的好一些。”

根据矿工会进行的全矿困难职工家庭调查摸底情况统计,鲍店矿现有低保家庭18户,空巢、两孤一残、特困、大病致贫、单身女工等64户,共82户弱势家庭和个人。

“这些弱势群体生活很无助,甚至绝望。”刘超感叹,“他们有的只靠低保救济,没有外来收入生活入不敷出;有的不是经济上的困难,而是心灵空寂,还有些失独的老人,更是悲惨!”

此时,兖矿集团工会开展“送温暖”活动,为对外开发职工家属上门服务,解决职工后顾之忧,而鲍店矿当时外派的职工很少,矿党政就借此活动组织职工为这些弱势群体送温暖。2015年2月,兖矿集团工会提出关注空巢老人,“送温暖”活动范围扩展到空巢、孤寡、大病等弱势群体。根据活动要求,鲍店矿党委书记赵玉珠提出“大暖心”设想,把全矿82户弱势家庭纳入“大暖心”范畴。

“根据集团公司提出的坚守‘四条底线’,我们提出确保不让一户职工家庭吃不上饭、不让一名职工子女上不起学、不让一名职工看不起病、不让一名提供正常劳动的职工应发工资低于当地最低工资标准。”赵玉珠解释“大暖心”活动初衷,“只要每个人都干一点让大家温暖的事,这个家园就会更具温情。”

矿党政领导研究决定,由工会牵头,联合离退职工管理中心和后勤服务中心一起来做, 工会副主席李小剑和刘超成为“暖心志愿者”的“头儿”。

“靠组织安排、定期服务肯定不能满足弱势群体的要求,远水解不了近渴。”刘超说,“能不能成立一个群众组织,随时随地上门服务,时时刻刻解决他们的困难?”他和李小剑的想法得到了矿党政领导的认可。他们起草了“暖心志愿者”章程,又建立了“鲍店暖心行动”公众微信号。

2015年4月6日,“我们在一起·温情家园”暖心行动志愿者招募倡议书在微信上公开,从者如云啊!短短几天,鲍店矿200多名职工报名参加“暖心志愿者”,经过研究、筛选,婉拒了报名的井下职工后,167名职工成为第一批“暖心志愿者”。他们最年轻的不到20岁,最年长的单来银老人已经85岁!

爱心需要传递,需要传承

2015年5月5日,“暖心志愿者”开始行动!

王云、王秋兰、刘芳等8人来到空巢老人赵永士家。在“鲍店暖心行动”公众号上记录了这次活动:“赵永士空巢老人今年75岁,身患脑梗后遗症,自理能力差,子女全在嘉祥务农,生活缺少照料,老两口相依为命……8人来到赵永士家进行了家庭保洁,更换水龙头一个,更换空调电源线、交送暖心联系卡、为夫妻二人测量了血压并进行健康辅导。”

在“鲍店暖心行动”微信平台上,志愿者记录了多次志愿服务的过程:

2015年5月6日,志愿者们为班庆凤老人祝寿,“老人看到蛋糕时才猛然想起自己的生日,激动的先是哭着笑,再是笑着哭……志愿者们离开时,老人依依不舍,送到门口和志愿者合影……”

“满爱丽32岁,身患红斑狼疮重疾2年多,由其母亲照顾,……有幸的是在鲍店矿这个大家庭里,大家之中牵挂着她的困难。2015年5月初,满爱丽有了她的专属志愿者帮扶小组。端午节时,大家一起从病床上搀起她到走廊活动,突然发现她的步伐明显硬朗了许多……

2016年3月26日,春风送暖到边关——兖矿集团鲍店矿“暖心服务”组织为甘肃省甘南藏族自治州临潭县冶力关镇助学侧记。

这样的故事有许许多多,这些故事的发布人和微信平台维护者,都是刘超。

“在编发这些故事的时候,我一次次被感动着。”刘超说,“这些志愿者中,有夫妻共同加入的,有女儿和母亲一起参与的,他们做了好吃的,也不忘自己的帮扶对象,给送去,天寒了,自费买保暖内衣送去……对这些孤寡老人,他们就像对待自己的亲人。”

顾姗姗和刘炎是一对夫妻志愿者。在鲍店矿生产服务中心担任团委书记的顾姗姗是“暖心行动”第一批志愿者,在去年5月5日第一次去帮扶对象赵德文家服务时,她悲伤的几乎落泪。“我真的没想到在我们鲍店矿还有这样的家庭!”她说起第一次走进赵德文家的感受,“家里脏乱差,弥漫着一股臭味,几乎没有下脚的地方,馒头都发霉了,落满了苍蝇。”11个志愿者用了几乎一天时间,终于使赵德文家焕然一新。

对这些重点帮扶对象,该矿设立了专门的志愿者小组开展对口服务,每个志愿者服务小组都配有大夫、电工、维修工,男女志愿者搭配,以便于承担不同的工作。赵德文不光失明,而且还有高血压,有天上门服务时,大夫志愿者出差了,顾姗姗就拉上自己的丈夫、在矿医院担任内科副主任的刘炎。从此,刘炎就成了赵德文的专职大夫,即便不是团队上门服务,顾姗姗和刘炎夫妻也经常去赵德文家,和他唠唠嗑,干些简单的家务,给他量量血压。

“以前我也想帮助别人,但是没有途径,现在有了暖心志愿者这个组织,我也圆了自己的梦。”顾姗姗说,有时候夫妻二人还会带上自己7岁的孩子去赵德文家,“爱心需要传递、传承,带孩子去希望对他有影响,影响他做个善良、正直的人。”

辛艳华和路建青是一对母女志愿者。妈妈辛艳华是一名环卫工,每天打扫完自己责任区的卫生,就来到志愿者服务中心工作室缝制鞋垫。她和另外两名志愿者,把回收的旧工装拆洗干净,做成一双双精美的鞋垫交给工会,然后送给井下职工。

“我年纪大了,不能像年轻人一样上门去服务了,我只能干些力所能及的活。”辛艳华手脚不停地做着鞋垫说,“井下工人都很辛苦,能为他们服务感到很高兴。”她和王秋兰、刘太芹三人每天能缝制十几双鞋垫。毕业于山东科技大学的女儿路建青在鲍店矿实习时,就参加了矿上的志愿者活动,去年一毕业顺理成章地成为第一批志愿者。

据不完全统计,自2015年二季度开展“暖心志愿者”服务以来,到今年3月初,鲍店矿暖心志愿者先后面向对外开发家庭、空巢老人、特困家庭等500余户帮扶对象开展入户服务900余次,举办9场1200人次心理体验活动,6期心理健康辅导讲座,募集来自近2000名捐赠人的书籍、衣物、家用物品、电器等爱心物资11000余件,建立了爱心超市,同时还为29户孤残、特困家庭进行结对帮扶,搭建就业平台,变“输血”为“造血”,在矿区设立的“自强”系列快餐店、馒头房、洗车点以及7个放心早餐亭,安置困难零就业家庭37人次。

既不能影响工作,又要做精服务

“不好意思,我来晚了。”3月23日,记者正在刘超办公室采访,鲍店矿选煤厂总支书记周传国急匆匆地敲开门,“不能落下我这个老志愿者啊!”

这天是鲍店矿“暖心志愿者”第二批招募的最后一天,周传国成为第二批招募的最后一名志愿者,他需要拍照片、领取统一配发给志愿者的红色标识服。随着他的加盟,暖心志愿者增至341人。

曾经担任过矿团委书记的周传国,对志愿者感触最深。他说,他担任团委书记时组织的青年志愿者活动,往往形式大于内容,每年的学雷锋纪念日、五四青年节等固定的几个节日组织搞几次活动,那种蜻蜓点水式的活动,远远满足不了矿区的需求。但是他发现,在鲍店矿愿意献爱心的人很多,自己也是“越做越感觉有意义”。到洗煤厂后,他在517名全厂职工中组建了20人的志愿者队伍,专门为本厂11名到贵州开发的员工做帮扶,矿招募暖心志愿者时,这20人全部参与进来。他们都是利用业余时间服务,很少占用工作时间,不同车间的志愿者服务同一件事时,大家齐心协力,在此过程中也加深了了解,促进了友谊,对工作也有很好的促进。“做点实实在在的事,帮助确实需要帮助的人,大家都基于这个出发点,全矿就形成从善如流的良好氛围。”

刘超介绍说,鲍店矿有公益活动的丰沃土壤,从特困合作社的手工馒头热销,到残疾女孩王艳伴随着矿井不断线的关爱走入大学校园;从丈夫病故只身培养出一对博士生和研究生好儿女的伟大母亲张广英,到卧床多年的满爱丽迈出坚定一步,爱心帮扶化作一脉相承的传统,与矿井美德文化融合、渗透为一体。“暖心志愿者”活动开展以来,帮助了一大批人,带动了一大批人,矿长、党委书记都成为志愿者,就连他所在大院的三名门卫也自愿加入到第二批志愿者队伍中,全民公益更是蔚然成风。刘超说,随着对外开发力度加大,需要帮扶的职工家庭越来越多,随着志愿者增多,一些相关的问题会逐渐暴露出来,譬如对志愿者的管理、考核等。

“志愿者既不能影响本职工作,还不能影响志愿服务。”刘超说,“实行志愿者考核,若影响了本职工作,或者达不到志愿服务次数,就要劝退。”

此前一天,鲍店矿“暖心志愿者”召开首次理事会,党委书记赵玉珠当选为首任会长。会上讨论了志愿者协会章程,建立了组织构架,成立了综合组、项目组、培训组等6个专项工作小组和医疗义诊、水电维修、家庭保洁等6支服务小分队,根据341名志愿者的体能、技能、特长,分别划归不同的工作小组或服务小分队,建立志愿者服务“大数据”,把每名志愿者的基本情况、技能、服务时间等逐一登记建档,把每一名被帮扶对象的基本情况也输入大数据,做到“精准帮扶”。根据国家有关规定,只有在当地相关部门申报注册了志愿者协会,才能进行公益募捐,目前,他们正在积极申报注册“邹城市志愿者协会鲍店矿分会”。

“集团公司、鲍店矿以及当地政府都非常支持我们的活动。没有领导的支持,我们的暖心志愿活动也不会开展得这么顺利。”刘超说,前几天“学雷锋理发小组”刚成立时,赵玉珠书记在QQ群里发了“请战”贴:“头发全长长了,有没有敢下手的?”赵书记这种态度,鼓励了第一次拿起理发剪的志愿者。“我们一定会把这个暖心行动进行下去,让所有的人不孤独、不空寂、有温暖。”

走在鲍店矿街头,总想寻觅志愿者的身影,你以为身穿红色标识服的人是志愿者,却发现不仅仅如此,在这里要界定志愿者和非志愿者是一件很困难的事:在医院,那些义务为孤寡老人查体的白衣天使;在离退休服务中心,那些慨然为爱心帮扶对象写寿联、送字画的离退休职工;在生活中,那些跟着爸爸妈妈一起看望留守儿童的小朋友……随着暖心行动的不断深入推进,鲍店矿志愿者队伍由原来的巾帼志愿者、青年志愿者扩大到了“人人都是志愿者”。

采访结束了,记者心中还流淌着刘超他们自己创作的队歌《我们在一起》的优美旋律,那仿佛是“暖心志愿者”的庄严承诺:爱是个奇迹/我们在一起/家园生生不息/我永远爱你/穿过风和雨/我们在一起/我的姐妹兄弟/我会陪着你/没有人会被忘记/没有人会被放弃/让我们手牵手在一起/共同面对这风雨……□

返回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