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08月04日 星期二
中国矿业报订阅

大垴村“变形记”

——山西省国土资源厅帮助大垴村治理地质灾害小记

2016-5-17 9:48:58 来源:中国矿业报 作者:邢云鹏 王建伟

4月13日,山西榆社县岚峪乡大垴村村委会党支部书记及村民代表们风尘仆仆来到省国土资源厅,将锦旗、感谢信送到了山西厅党组成员、总工程师袁同锁的手中。

山西属地质灾害易发、多发区。为了从根本上治理地质灾害,山西省将地质灾害搬迁纳入改善农村人居环境工程,计划到2020年前完成2.7万户搬迁任务。晋中市榆社县岚峪乡大垴村是全省首批地灾治理搬迁试点村之一,受益于地质灾害治理搬迁政策的落实,大垴村整体搬迁工作即将圆满收尾,村民们希望通过这种方式,表达对山西省委省政府地质灾害治理搬迁政策的感谢,表达对国土资源系统干部职工为搬迁工作付出艰辛努力的感谢。

无奈的大垴村

从榆社南高速口出去,再走近1小时的车程,才能到达一个叫大垴的村庄。大垴村全村167户,409口人,外出打工人员110余人,耕地面积1400亩。说是一个村,其实这里包括了大垴、窑上、道沟、韦地沟、羊圈凹、村前坪等6个自然村,村庄就散落在布满沟沟岔岔的大山里。

这里山大沟深,村民们都分散在沟沟岔岔、崖边沟凹上,大多是挖个土窑居住。因为这里山大沟深,便于隐蔽。抗日战争爆发后,八路军挥师深入敌后,在榆社、武乡、左权这一带播撒抗日的火种。

但几十年过去了,这里的群众依旧贫困。在一份岚峪乡党委、政府《关于岚峪乡“空壳村”面临困境及发展路径调查报告》中这样描述:

——年轻人群外出。全乡地形地貌呈“三沟一川”形状,大多数村属于“两山夹着一道沟,一出门子就爬坡”的地形,而且土薄石厚,属于干石山区。人拉、肩挑,“面朝黄土背朝天”是岚峪农民种地的现实写照。导致大多数人背井离乡、选择外出。每年只是逢年过节或老人生病、村里换届时才数得着的回几次岚峪。

——弱势人群留守。全乡总面积86平方公里,户籍人口6794人,常住人口3267人,常住人口中60岁以上老人907人,占常住人口的27.8%,在校学生229人,占常住人口的7%,五保低保655人,占常住人口的22.3%。

——中年人群扛事。除去907个老人,229个孩子,867个妇女,剩下的1200多人就是全乡谋划当地发展、调整产业结构、维护一方稳定的“扛事人”“顶梁柱”。这些人有124人当了村干部,有141人担起村里的计生服务员、村医、网格员、保洁员、护路工等的担子,同事兼顾着自家的“自留地”。

——村容村貌衰落。由于人口减少,无人居住,许多房子已经摇摇欲坠、走向坍塌,有的已经成为败壁残垣。

——生活水平较低。全乡存款余额3000余万元,户均存款1万元。全乡每年耗电45万度,户均年用电210多度。有的贫困户,过年仅买二斤肉,半年才买一壶油。

榆社流传着一个真实的故事,是关于大垴的。上个世纪五六十年代,当时是老党支部书记李磨锁在任,县里通知村里去领一个温度计。可是,在联系靠吼、交通靠走的大垴村,没人知道温度计是个啥。于是,派了七八个后生到县城去领温度计。结果,他们去了,发现温度计太小了,一高兴,就到县城去逛了。村里等这几个后生等到半下午,还没等回来,以为一定是温度计太重了,于是,又派了几个后生抬着椽子,拿着绳子去救急。

这就是大垴村。全村167户、409口人,1400亩耕地。人们把这里的贫穷归于“两山夹着一道沟,一出门子就爬坡”的地形。

在青壮年都出去打工后,老人就留守在家里,在操持几亩薄田的同时,还要操心一到雨天,时刻要命的地灾。大多数群众居住在崖边、沟凹、易滑坡土丘上,房子损坏程度很重,98%的群众所住房屋都是年久失修的土坯房、土窑洞,住了好几辈人;一到汛期,大垴便成为政府各级干部一块心头难放的重石与一把头顶高悬的利剑。

崩塌、泥石流、滑坡,在大垴,从会走路的孩子到躺在炕上的老人,都太熟悉了。尤其是黄土崩塌,它的前兆很难察觉,一旦发生根本来不及撤离。几年前,在睡梦中遭遇黄土崩塌的一位老人和仅一岁的小孙子,还难以让人们从梦魇中回来。

张艳春是文静的女孩子,在岚峪中学读初三,在全校的越野赛中获得了第六名的成绩。她说,能取得越野赛的成绩,很大程度就是从小躲避地灾练出来的。

“拯救”大垴村

这个大山里,说房子其实不准确。几十年、上百年前,大垴人担着箩筐、拿着锄头,在山里到处找平整的地方开凿窑洞;他们居住的大多是窑洞,几乎都有几十年甚至上百年的历史。一说搬迁,大垴村是家家户户赞成。

但是,资金是一到难以逾越的鸿沟。10多年前,年轻人试着走出大山去打工,留在村子里的人也想办法养鸡、种核桃,增加收入。但是,崖边、沟凹、易滑坡的环境还是没有多少改善。多少代大垴人想改善居住环境,从肩扛、人拉到有了现代化的工具,大垴依然有98%的房屋是年久失修的窑洞,缺少资金是另一个重要原因。

岚峪乡大垴人的忧愁,也是山西省委、省政府的忧愁。山西省委、省政府始终高度关注民生,2014年将财政支出的八成以上和全部增量均用于民生改善,在全省实施了改善农村人居环境工程。2014年以来,省政府把农村地质灾害治理搬迁纳入了全省改善农村人居环境工作范畴,并投入大量资金专向用于对地质灾害治理搬迁项目。2015年省国土厅联合省农村人居办印发了《关于加快推进农村地质灾害治理搬迁的意见》,进一步明确了资金统筹、减免税费、搬迁模式、货币化补偿、用地保障等具体政策措施。

山西省国土资源厅党组书记、厅长许大纯介绍,按照省政府确定的工作推进“时间表”,我省从2014年起到2020年,要用7年时间完成656个受地质灾害威胁严重村庄的2.7万户、8万人的搬迁,每年安排4000户搬迁,从而逐步改善这些村庄农民的人居环境。按照《山西省加快推进农村地质灾害治理搬迁工作方案》,全省地质灾害村庄搬迁户均12.08万元,资金按省级50%、市级20%、县级20%、个人10%的比例分担。

把政策向大垴倾斜,让资金向大垴集聚,集中力量办一件大垴人多年想办而未能办成的事。在山西省国土资源部门的指导下,岚峪乡党委、政府开始了对大脑村新的谋划。一是在大垴村窑上拆旧建新,进行旧村改造和绿化、美化、亮化;二是将大垴村周边上大垴、下大垴、羊圈凹、水坡背等几个自然村全部移到窑上大垴新村居住;三是配套小型休闲健身广场、便民超市、文化剧场、学校、幼儿园等公益设施;四是按照“政府引导,农民自愿”原则,积极推进大垴村周圆3公里内后千峪、牛家岭、前庄、后庄、玉家沟等5个“空壳村”的移民工程。移民后,各村村干部待遇维持不变,农民个人耕地、房产等个人私有资产不变,大垴村统一组织集体资源的整合开发。资金运作主要是地质灾害村庄搬迁户均12.08万元,扶贫移民项目每人5000元,危房改造每户1.4万元,土地增减挂钩每造地一亩3万元等。

有了政府垫底的资金,还要合理科学规范使用。为此,大垴村首先打好群众基础,清除搬迁障碍。搬迁首要问题是处理好拆迁事宜,做通思想工作。二是组织专门评估,给予拆迁补偿。大垴村两委召开会议组建专门拆迁评估小组,对拆迁范围内房屋逐户清查摸底照相,收回各户原有房产证,并结合本地实际,确定了每间土坯房以1000元予以补偿的标准,告知群众建起新房之后,国土资源部门再进行房屋产权的重新登记发证。三是统一标准层次,专业规划设计。该村邀请晋中市规划设计院进行设计,由国土资源局、住建局等部门领导和专门设计人员多次来到大垴实地调研论证测绘后,设计为人畜分离,水、电、路、排污、取暖、广场、超市、文化活动场所等各方面配套的生活小区。四是注重规矩制度,保证项目安全。在项目具体实施的工程队确定、工程监理、安全监管等方面,岚峪乡政府与国土资源、住建、财政等部门及时沟通,群众会议通过,采购公开招标,阳光进行操作,确保项目质量、资金的安全。旧村怎么拆?新房怎么分?大垴人自己也琢磨,成立了拆迁评估小组,根据村里的实际,在建房前,将房子采取抓阄的形式,直接分到户,让住户当自己房屋的监理。

大垴换“新脑”

一个村子还是要有点精神的。拆与建,在山西省国土资源厅看来,并不仅仅是移走几座山、填平一条沟,拆迁几间房的问题。这里是大垴人生活了几千年的地方,有亲情的积淀、有文化的记忆、有情感的寄托,还是大垴村乡亲们无论走到哪里都能回得去的故乡。

建设中的大垴移民新村项目建设计划总投资2526万元,计划2014年至2017年完成建设。共需新建住房157户488间;新建主街5000米,宽5米,巷道2500米,宽3米;铺设管道6700米;新建养殖园1个,农家文化大院1座,300㎡健身场所1个,卫生室1个;更换电线1万米;新栽绿植1万株。项目分三期进行,第一期新建83户327间住房,二期20户100间,三期分两个区域规划建设,其中一区新建14户46间,二区将吸收周边牛家岭、玉家沟、前火烧庄、后火烧庄、后千家峪等5村百姓,到时中心村人口规模将达1000人左右。

建设种养小区,解决增收困难。大垴村的搬迁,不仅考虑了村民居住条件的改善,还考虑了房子建好之后村民干什么才能致富的问题。大垴村一方面该村抓住全县发展“核桃、笨鸡、大棚菜”三项产业的机遇,在大垴村连片发展了796亩核桃经济林,建起了一项利长远、打基础、适合当地老年人多具体实际的基础产业,另一方面结合当地群众意愿,积极向上争取舍饲圈养养羊、围栏养殖笨鸡等项目,计划在新村往东500米处建一座养羊小区、一座养鸡小区,养羊以每户10只的规模发展,养鸡以每户100只的规模发展,小区配套管理房、沉淀池、饲料加工间等具体设施,为全村群众增收致富搭起平台,打下基础。

预留土地,吸收周边小村。大垴村周边2公里范围内有玉家沟、前庄、后庄、后千峪、牛家岭等五个小村,常住人口170余人,户籍人口600余人。岚峪乡把大垴村地质搬迁工程中,引导这些小村村民向大垴集聚,一方面改善这些空壳村老弱病残群众生活条件,另一方面保留其原村土地房屋等财产所有权,保留原村干部补贴待遇,并修通村际公路,让这些村的群众住有安居、回村务农也便利,大垴村给各村群众在本村分配基本农田,以解决空壳村老人养老问题难以保障、产业发展缺乏基础、社会服务跟不上步伐等各种问题,逐步过渡到资源整合、村庄合并,真正实现用大垴中心村人口辐射周边、管好地区的目的。

距离新村500米的地方,正在建的是一个养羊小区和养鸡小区,这是他们在大山里的产业。此外,他们还有796亩核桃经济林。新房分到3排5号的杨怀义对未来充满了信心,有了新房子,种地、养鸡,生活不愁了。他说,“在这里不花什么钱,电费一个月就几块钱,种点地够吃,养几十只鸡,一斤笨鸡蛋就是十五六块钱,够用。”

让村子重现生机,大垴村首先将大沟里的革命烈士纪念碑移到了村学校的附近,新刻了石碑,建了纪念亭。抗日战争期间,大垴游击队就在村子里,郝三荣是游击队的班长、石铁岗是榆社独立营的、刘占胜是三八六旅的、冯二货是十四团的……他们为保卫榆社县韩庄村的八路军总部修械所,长眠于此。大垴的人们舍不得这些英雄,村民们想在新村守着他们。“我们的土地有幸埋忠骨,我们就要好好的坚守这份精神家园,让子孙后代记着我们脚下的土地来之不易,记着先烈们的铮铮铁骨,记得太行山的抗战精神。”大垴村村主任韩正平说。

村学校现在没有小孩上学。但是大垴村还将它保留了下来。几年前,村里的孩子们已经到了乡里的岚峪小学读书,学校现在空下了。虽然没了学校、没了老师,但是这儿依然最热闹,汛期是村民的临时安置点,平时则是村医务室,村委会也在这里。村民们觉得,这里是他们的精神家园。“以前有老师在的时候,不光教学生,闲下来的时候还和他们坐到田垄上抽袋旱烟、唠唠嗑,告诉他们外面的世界。”村党支部书记张国文说“将来新村建成后,村里的学生会多起来的,学校也一定会重新建起来的。”

从旧村到新村,过程唯其艰难,可不畏艰难的大垴人凭着一股坚持不懈、百折不挠的精神,探索出了一条“领导重视、群众自愿;规划引领、试点先行;资金投入、机制推进;设施保障、产业发展”的搬迁之路。

望得见山、看得见水,留得住乡愁。随着公共设施的配套和完善,大垴人的生活会越来越好。

大垴变样了,从新换脑的大垴村一定会重现生机,让我们为大垴人点赞!□

返回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