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08月12日 星期三
中国矿业报订阅

油气改革离竞争性出让还有多远

——新疆油气资源上游领域改革试点回头看

2016-5-23 15:59:09 来源:中国矿业报 本报记者:王洪忠

一直以来,我国对油气资源的勘探开发实行国家一级审批登记制度,此举在很长一段时间保障了油气供应的质量和稳定性。然而,随着我国参与全球化程度不断加深,上游行政垄断带来的区块开发僵化、勘查投入不足等弊病日益显现,对这块儿的市场化改革亦成为“最难啃的一块骨头”。

我国油气资源丰富,勘查开采尚处于初期至中期阶段。2014年,我国石油产量达2.1亿吨,天然气产量达1298亿立方米,居于世界前列。但同时,我国油气消费量也大幅增长,对外依存度逐年攀升,也是摆在我们面前不争的事实。为确保国内油气供应水平,保障国家经济和能源安全,中央财经领导小组第六次会议提出推动能源消费、供给、技术和体制四项革命,部署油气勘查开采体制改革,破除体制障碍,加大国内油气勘查开采力度,牢牢掌握能源安全的主动权。随后,国务院决定,首先在新疆开展油气资源上游领域改革试点工作。拟实行矿权招投标制度,从申请在先改为竞争性出让,建立油气矿权流转和储量转让制度。有业内人士认为,此举意味着被长期垄断的上游勘探市场将有望向多元投资主体开放。

从西部大漠中孕育的“东风”,将如何推开油气市场化改革这道“关键之门”?

为何选址新疆

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位于我国西北边陲,是我国陆地面积最大的省级行政区,面积占我国国土总面积的1/6。在第二次全国油气资源评价中,新疆陆上石油、天然气、煤层气资源预测量分别占全国30%、34%和26%。与此同时,新疆的能源产业涵盖了进口、生产、消费、综合利用等各个环节。可以说,新疆具备了开展油气资源上游领域改革试点的基础条件。

2013年,国家主席习近平在出访中亚和东南亚国家期间,先后提出共建“丝绸之路经济带”和“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的重大倡议,得到国际社会高度关注。根据我国发布的《推动共建丝绸之路经济带和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的愿景与行动》,新疆被确定位为“丝绸之路经济带核心区”,是我国向西开放的桥头堡,在构建丝绸之路经济带中有着举足轻重的重要影响,是丝绸之路经济带的排头兵,担负着连接和建设这条经济带的重要使命。

新疆现有油气市场主体相对充足。目前,国内三大油气企业均已进入新疆常规油气领域,民营能源公司广汇能源、准油股份不仅上市,还先后在哈萨克斯坦投资区块,且广汇能源还获得了原油进口权和相应配额。另外,新疆当地有一批从事油田技术服务的企业,充分市场化。其中,中石油早已敲定新疆为勘探开发领域混合所有制改革试点,准备拿出克拉玛依油田、塔里木油田和吐哈油田三大油田的部分区块不超过49%的股权,引入地方国有资本及民营资本。因此,关于试点地区的选择,早先就有业内人士呼吁选址新疆。可以说,天时、地利、人和,注定了新疆成为此轮试点的首选地。

丰富的油气资源引人关注

新疆幅员辽阔,含油气盆地多、资源潜力大、油气管网设施配套好,是我国重要的油气生产基地,还是我国石油工业的发祥地之一,自上世纪30年代开始从事油气勘探以来,经过几代人的探索和查勘,其间共经历了6个不同的发展阶段,共发现了90余个油气田,为保障我国不断攀升的油气需求做出了很大的贡献。

新疆有多个有名的盆地,大家脱口而出的就有塔里木盆地、准噶尔盆地、吐哈盆地、三塘湖盆地等。在新疆,面积大于1万平方千米的盆地就有9个;有22个盆地富含油气,同时还具有层系多、领域多、类型多、资源量大等特点。经过勘探,塔里木盆地和准噶尔盆地位居我国陆上第1和第8大含油气盆地,吐哈盆地、三塘湖盆地分列17、38位。这些盆地既有丰富的常规油气资源,也有致密油、油砂矿、油页岩、煤层气等非常规油气资源。

近年来,随着石油地质理论和勘探技术的进步,新疆地区的油气勘探取得了一系列重要进展。可以说,每个富含油气的地区都有不菲的收获:塔里木深层油气勘探获得重大突破;准噶尔盆地火山岩型油气勘探取得重大突破;致密油勘探再获新进展;吐哈油田油气勘探稳步推进……每一个好消息的背后,都显现了新疆富含油气盆地的整体勘探形势良好,展示出广阔的勘探前景。

截至2014年底,新疆地区的八个盆地共设置油气探矿权127个,面积近55万平方千米,钻井5805口,主要集中在中石油、中石化、中海油三大油公司。共实施二维地震570607.2千米,三维地震80154.145平方千米。根据现有资料显示,新疆现有石油资源量达230亿吨,占我国陆上石油资源量的30%;天然气资源量为16万亿方,约占我国陆上天然气资源量的34%;煤层气地质资源量9万亿立方米,约占我国煤层气资源量的24.4%;油页岩地质资源量61万亿吨。在一些外围的盆地里,还蕴藏着可观的油气储量。

扎实的地质调查工作

2009年至2014年,国土资源部开展的全国油气资源战略选区项目在新疆累计投入约1.7亿元。2015年,为支持新疆油气矿权体制改革,全国油气资源战略选区和地质矿产资源调查评价在新疆投入经费为2.5亿元。2013年至2015年,实施了大量的二维地震、非震、钻井和地质调查等实物工作。由此可见国家对这次改革的力度和决心。

从2015年开始,地调方面也加大了资金的增量,中国地质调查局对新疆地区油气勘查投入,经费由2014年的5000万元增加至2015年的2.5亿元。围绕新疆油气体制改革和新区、新层系、新领域、新类型油气调查,取得了一些重要成果:

在准噶尔南缘山前推覆带首获重要油气显示,开辟了山前带油气勘查新方向;在塔里木盆地柯坪断隆勘探空白区首获油气显示,证明柯坪断隆带具备油气成藏条件和勘探前景;在准东博格达山前带发现高品质油页岩,估算油页岩资源量59.1亿吨;在准噶尔盆地喀拉扎背斜首次发现油砂沥青层段,为认识准南油砂地质特征提供了资料;在塔里木盆地库车坳陷钻遇侏罗系油砂饱和含油层段,证实塔里木盆地北缘库车坳陷油砂具备有利成藏条件……所取得的十多个进展,都是涉油公司和相关企业所高度关注的。

另外,为支持新疆矿权改革,中国地质调查局油气资源调查中心认真分析资料,优选有利勘查区块,编制勘查区块资料5个,在新疆油气勘查招标区块咨询交流时,为社会和企业及时提供油气信息,主动服务企业,同时努力提升服务支撑能力。

通过对新疆含油气盆地的多次接触,他们也对该地区的勘探前景做了认真分析,同时也为中标的企业提供一个参考:

1、认为大盆地内部仍是勘探的主力方向。

2、富烃凹陷中下组合是实现油气储量增长的重要领域。

3、盆地外围古生界是勘探新方向。

4、山前带是油气勘探新领域。

5、非常规、致密油气藏是新的勘探领域。

这些前期工作虽然做了不少,但勘探程度不是很高,有待未来的勘探向更新的目标挺进,进行更深层次的探索。

期待改革带来重大突破

这次试点,主要目标是放开市场、平等准入、激发市场活力,加大油气勘查开采的投入,探索出开放、竞争、有序的市场经济新体制机制,为下一步全面深化油气勘查开采体制改革提供宝贵经验。同时,这也是进入21世纪后我国油气勘查开采体制改革的“第一枪”,有望结束油气上游领域长期以来由国有石油公司专营的局面。

2015年7月份,国土资源部门户网站推出了6个勘查区块的招标公告,其中既有由国家财政出资进行地质调查的没有被现有国有石油公司登记的区块(即空白区块,被称为增量),也有中石油和中石化退出的区块(被称为存量)。对于退出区块来讲,要分析区块退出原因,收集、消化前人资料及成果,梳理出亟需解决的关键地质问题,有针对性地部署实施非震、地震、地质调查井等工作。由于退出的区块涉及到中石油和中石化的现有利益,操作起来稍微复杂一些,这就需要政府部门与国有石油公司协商和沟通。

围绕这次油气矿权的改革试点,新疆加强了对新区、新层系、新领域的油气基础地质调查和全盆地的油气成藏基础地质条件研究。优选了一批油气勘查开发区块,在南疆和北疆都有具体的部署,力争取得油气的重大发现或突破。

新区大致是围绕矿权空白区和低勘查程度区,主要部署在库米什盆地、和丰盆地和塔里木盆地西南和东南坳陷。

对于新层系的部署,重点加强了塔里木盆地西南和东南坳侏罗系、震旦系;准噶尔盆地的石炭系和二叠系等新层系。

新领域主要针对塔里木盆地寒武系盐下,准噶尔盆地的石炭系火山岩以及山前推覆构造带。

新类型主要包括准噶尔南部侏罗系煤层气、二叠系页岩油气,吐哈盆地山前致密油气。

以上这些前期工作虽然做了不少,但总的来讲,新疆地区的勘探开发尚处于早-中期阶段。由于地质条件复杂,油气藏类型多样,油气基础地质调查和研究还需要加强,再加上油气资源勘查开采具有高风险、高投入、高技术、长周期、高回报的特点,对竞标企业的经济实力、风险防范意识和风险控制措施等都是一个不小的考量。再加上当前整个油气行业正在经历的低迷行情,国际石油巨头都在低油价冲击下对勘探开采板块成本严格控制或大幅削减,此种情况下,将区块拿出来进行公开招标,不管企业的热情或积极性如何,但迈出第一步总比原地不动要强。

我们相信,通过市场竞争,未来若干年内,将会涌现出一批新的油气能源企业和油气技术服务、装备制造企业,到那时,新疆的改革经验将会在全国全面铺开,我们期待着这一天。□

返回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