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10月31日 星期六
中国矿业报订阅

打通矿山环境修复的“三脉七轮”

——矿客空间“矿山环境修复的技术应用于资本运作模式”主题沙龙分享会撷英

2016-6-13 17:28:47 来源:中国矿业报 本报记者:蒋郭吉玛 通讯员 张宇 王晓燕

矿业是一把双刃剑,它为人类的社会和物质文明的进步做出了无可替代的重大贡献,但如果不注意环境保护,也产生了严重的生态污染与破坏问题。

据了解,目前我国矿山环境存在的问题基本上可以分为五类,第一类是土地压榨和景观的破坏,第二类是植被和生态的破坏,第三类地下水系统的影响和破坏,第四类是引发了多种地质灾害,第五类是最关键的,就是污染。总的情况是:煤炭矿山中,严重占19.54%,较严重占48.53%,轻微的占31.91%;有色金属矿山中,严重的占21.66%,较严重的占43.42%,轻微的占34.9%;建材和一般的非金属矿山占20.85%。

国务院5月31日印发的《土壤污染防治行动计划》中,明确提出开展土壤污染治理与修复,并将有色金属矿采选等相关涉矿行业纳入重点监管行业。当前,矿山企业盈利能力普遍较差,金融机构贷款意愿低,新的科研成果亟待实践。各要素该如何协调,走出一条符合国情的矿山环境修复之路?

由中国财政学会投融资研究专业委员会和北京绿矿联合研究院联合主办、矿客空间承办的“矿山环境修复的技术应用于资本运作模式”主题沙龙分享会近日在中国财政科学研究院顺利举行。在新的供给侧改革形势下,20位名业界专业人士通过网络直播和线上线下互动的形式,围绕我国矿山生态环境的整体状况、环境修复的技术应用和矿山生态环境修复的资本运作新模式,进行了政策性的解读和技术性的探讨,并分享了成功案例。

任重道远 前景光明

当前,绿色发展已经成为全球主题,国民的环保意识在提升。同时,中央也在持续发力,从习主席的讲话到“十三五”规划,对矿山环境提出了明确的要求。目前,国土资源部已经公布了661个国家级绿色矿山试点单位,第一批和第二批近200家矿业企业通过验收。根据国家“十二五”矿产资源发展规划,到2020年要基本实现绿色矿山格局。

回顾我国的矿山环境治理工作,虽然起步较晚,但国家对环境修复很重视。

据中国财政科学研究院金融研究室主任赵全厚介绍,在矿山地质环境恢复治理方面,2000~2013年,中央财政安排矿山地质环境治理专项资金269.97亿元,实施矿山地质环境治理项目1934个,中央投入带动地方财政和企业投入资金达460亿元。2015年,中央财政投入矿山环境治理资金30.58亿元。利用中央财政资金累计安排项目1954个,累计治理面积超过80万公顷。全国31个省(区、市)已全部出台并实施矿山地质环境治理恢复保证金制度。截至2014年12月,全国应缴保证金矿山数量99006个,已缴85893个,占应缴总数的86.76%;应缴总额1598.69亿元(含山西省保证金380亿元),已缴867.74亿元(含山西省保证金380亿元),占应缴总额40.02%。采矿权人完成治理义务返还(使用)保证金约307.4亿元(含山西省保证金已使用250亿元),占已缴保证金35.4%。“十二五”期间,中央财政共投入210亿元支持地方开展地质灾害防治工作,完成了4000多个重大地质灾害隐患点的工程治理,保护了100多万人的生命安全。在地方财政保障方面,目前,全国已有27个省(区、市)设立了省级财政地质灾害防治专项资金,年度资金额度近40亿元。“十二五”期间,各级地方政府累计投入地质灾害防治专项资金近500亿元。

相应的法规也在不断完善。“除了1989年出台的《环保法》以外,与矿山环境治理直接相关的重要法规有两个,一个是1986年的《矿产资源法》,另一个是1989年的土地复垦规定。2010年国务院又对《环保法》重新进行了修改,提出了更为严格的要求。”国土资源部咨询研究中心咨询委员钱玉好说。

“从近期的情况来看,矿山环境治理的内容越来越多元化,不仅仅是复绿复垦、污染治理等内容,还有矿山地质公园的建设保护地质遗迹,对化石的利用也在拓宽。”他认为,虽然我国矿山环境修复的体量大情况复杂任务重,但结合矿山企业的积极性,以及相关技术的不断提高,未来的发展形势前景光明。

被轻视的土壤危机

“在矿山环境中,通常对矿山看得见的生态环境破坏比较关注,比如水污染、植被破坏、土地塌陷等等,这些可能是大家关注的重点。实际上,在矿山开采中还有一个非常重要的环境问题并没有引起足够重视,就是矿山土地(土壤)污染问题。”中科院地理科学与资源研究所环境修复中心主任陈同斌的一席话,在嘉宾中引起了共鸣。

他介绍,从西方环境治理的经验和教训来看,要改善整个环境质量,不仅仅要治理水污染、治理空气污染,还必须治理土壤污染。因为土地污染影响到农产品的卫生品质安全,影响到居住安全。但是矿山的土地污染问题依然没有引起足够的重视,因为那些地方不像城市土地那么值钱,也不种庄稼,与吃和住都没有关系。但是,从环境安全以及行业企业的长远发展来看,这也是一个大事,必须未雨绸缪。从土壤环境角度来说,矿山污染土地有一定特殊性——土地的价值不高,但是危害会非常大。

“矿山的环境问题需从根本问题上去抓,在矿山上面更重要的是‘土影响水’。”在钱玉好看来,矿山环境问题产生归根结底是受矿山地理环境采选和尾矿等影响。他提出,矿山废弃物及尾矿的综合利用很关键,资源化利用是非常好的方向,因此要走创新的道路,要因地制宜、因矿制宜,同时一定要做好污染评价治理。

“政府在土壤修复这块应该承担更大的责任,不能完全把责任甩给农民或企业。”陈同斌说,在美国和日本,无论是不是企业的过错,政府都要为污染土壤修复提供一些资金支持,因为光靠企业承担不了。农田污染更加需要政府的扶持。过去的矿山大多是国企,有很多矿山关闭很多年,有的污染历史长达上百年。与水污染、大气污染不一样,农田土壤污染涉及到农产品卫生品质和食品流通问题。污染的农产品一旦进入流通领域,则会影响公共安全。

财税体制改革“政策性倾斜”

国家对环境修复越来越重视,相关政策从无到有的过程中,正在进一步系统化。

中国财政科学研究院副院长王朝才指出:我国财政改革的总体目标是建立现代财政制度。第一是体制、税制。通过税收改革把中央与地方的事权和财权划分清楚。就矿山修复来说,到底是中央的责任还是地方政府的责任,中央企业的矿山修复是不是中央企业就应该承担责任?需要明确。第二是流程再造。财政资金怎么收、怎么支,要规范。像以前那样项目老在手上长期支不出去不行,拿到钱再去找项目也不行,既来不及也不科学。第三是模式再造,过去一些重大项目,政府往往是大包大揽。矿山修复资金需求很大,但新常态下财政收入是大幅度下降的,“原来我们有的年增长率在20%以上,今年估计才百分之几,搞不好就5%以下。”

他介绍,财政改革对矿山环境治理的影响主要体现在两方面:税收方面,一是环境税,目前人大正在讨论,或将出台,将来对影响环境、破坏环境的行为,会有更加严厉的措施;二是资源税,主要目的是鼓励企业少用资源,多用技术,通过技术来解决。“我们用了全世界20%左右的能源,只生产了全世界8%左右的GDP,能源利用效率很低,这里还有很大的空间。”在财政支出方面,一是支持环保产业、环境技术研究、环境保护产品的生产,二是支持环境治理,包括矿山生态环境修复。“我们现在有建设环保、交通环保、产业环保、生活环保,但分而治之,只要其中一项变坏,所有的花费和信用都会大打折扣。最近财政部做了一件事,就是搞综合治理。”

“今天的矿山绝对不能再形成新的环境破坏,这个恐怕更重要。”王朝才指出,如果一味只是治,而不去防,环境修复工作恐怕永远做不完,而且会越治越多。在降成本的问题上,确实不少企业反映保证金交的多,企业压力比较大。怎么样让企业既能够考虑修复,同时在财务成本方面又不要太高,实现共赢,又要制止对矿山的破坏性开发一定要,这两者都很重要。

植物萃取技术优势显现

矿山污染治理是一个系统工程,其中有很多技术需要进一步的完善和研发。我国在矿山环境修复方面,虽然已有一定的积累,但是总体来说经济可行的修复技术并不多。矿山土地复垦、复绿等很多做法具有生态保护意义,但是在去除和控制污染方面考虑不够。

陈同斌认为,对于量大面广的矿业污染土地来说,普通的物理、化学方法不太可行。目前有两种相对可行的生物治污法:一是植物萃取、植物稳定/植物固定,即通过一些特殊植被可以把污染物固定在原位,不让迁移地下水或随地表径流迁移到地表水中;另外一种是植物萃取,即种植特殊的超富集植物,让其大量富集和去除重金属。“比如蜈蚣草,砷含量最高可达到1%,比植物体里的氮和磷要高得多,其砷浓度比普通植物大10万倍到20万倍。而蜈蚣草烧掉就是一种砷矿。基于这种原理,国际上发展出一个全新的领域,叫植物采矿(Phytomining)。美国有一家公司专门利用超富集植物从镍污染土壤中采镍,通过焚烧植物之后,就可以得到具有经济价值的镍矿。这样既可以治理污染土壤,改善环境质量,也可以回收矿产资源,扩大金属储量。”

据悉,目前陈同斌及其团队在全国不同省市已做了10多个点农田修复案例。通过3~5年的时间,植物萃取技术可以把污染的土壤变干净,现在一亩地仅需投入3~5万元。规模扩大后,修复成本有望大幅度降低。他表示,总体来说,证明这条路是可行的,而且已经到了大规模工程化的程度,全国人大、环保部等领导也考察了土壤修复工程,认为这可能是一个非常重要的途径。

陈同斌特别提出,在土壤修复方式选择上,应对矿区和矿山影响区加以界定。“因为在矿区,尾矿也许可以采取固化、玻璃化等措施进行治理,但是量大面广的污染农田来说,譬如进行高温热处理,则土壤有机质完全分解,理化性质彻底改变,土壤失去了原有的生态功能,农田的基本功能也就不复存在了,这种做法是不合适的。”

创新融资模式“曲线救国”

矿山环境修复项目需要大量资金,少不了金融机构的支持。但民生银行矿材部客户管理中心总经理助理王凤全坦言,根据他对全国很多矿山融资项目的调查了解,当前金融机构单独对一个环境修复项目进行融资的案例较少。

原因不难理解。首先,十八大以来,我国对生态文明、绿色矿山的要求比较高,矿山企业目前所面临的环保方面投入多,资金压力大。其次,从企业自身的现状来看,目前整个行业的形势不佳,企业的盈利能力比较差,在这种情况下,让矿山企业拿更多的钱投资矿山环境修复项目,包袱比较重。再次,对矿山企业来讲,一个矿山环境修复项目本身社会效益比较突出,经济效益不是很明显。出于对风险和回报的考量,金融机构并不“热情”。

另一方面,对进行矿山环境修复、又交了一笔保证金的矿山企业而言,如果这些钱全是借的,那就意味着借了双倍的资金,有一半资金还“死”在账户里流动不起来,同时还面临着沉重的财务费用负担。在这种情况之下,很多民营矿山企业交了保证金就不指望拿回来了,然后就在尽量少投这方面做文章。

对此,王凤全提出了五种融资模式的设想:模式一,需要国家出台一些政策,搞一些保证金的质押贷款,给企业提供这方面的流动性配套服务,让企业变被动为主动;模式二,建一些旅游项目,或者是把农户迁回来搞一个城镇化建设、棚户区改造等预计未来有收益的项目,做一些类似PPP项目,政府参与指导,企业发起,引导金融机构、社会资金跟投;模式三,对符合财政拨款对象的项目,可以建立一个类似出口退税质押贷款的财政拨款质押贷款,基于矿山企业未来有一个拨款现金流,金融机构比照拨款条件给企业进行融资,从而减少企业现金流支出压力;模式四,可以尝试建立保证金专户,建立一个类似公积金的环境修复基金,利用基金放大杠杆来引导资金对企业环境修复项目来进行委托贷款或者是投资;模式五,往上游延伸,给做矿山环境修复项目技术研发、设备制造企业提供一些金融支持。

没有现金流 PPP来帮忙

“政府与社会合作,在矿山环境修复这个领域完全有可能!”赵全厚的话,让对当前财政支持政策有疑问的在线网友精神一振。

目前适用于矿山环境修复的相关税收优惠政策有哪些?赵全厚做了介绍:环境保护、节能节水项目,第一年至第三年免征企业所得税,第四年至第六年减半征收企业所得税;节能服务产业:符合条件的节能服务公司实施合同能源管理项目,可享受上述节能项目的“三免三减半”政策。以及与有关资产的企业所得税税务处理优惠政策;环境保护、节能、节水专用设备,该专用设备的投资额的10%可以从企业当年的应纳税额中抵免;资源综合利用,企业以《资源综合利用企业所得税优惠目录》规定的资源作为主要原材料,生产国家非限制和禁止并符合国家和行业相关标准的产品取得的收入,减按90%计入收入总额;在增值税方面:针对废弃物利用、节能节水等方面有免征增值税、增值税即征即退、增值税即征即退50%、增值税先征后退的优惠政策。

矿山修复只是当下环境民生支出中的一个小项,污水治理、大气治理、PM2.5,任何一项都需要大量的投资。在这个背景之下,需要模式再造。赵全厚说,政府在修复的过程中面临财政收入低,支出压力大,资金不足,需要引入社会资本。政府可以不进行修复的投资,但是政府为恢复环境的价值不断的通过每年付费方式购买社会资本投入所提供的这种价值服务。

他进一步解释道,如果说遇到一些矿山企业的某个矿需要进行环境修复,要为之付费,但是让企业全部付费,恐怕也是不可能的。企业有一部分责任,政府也有一部分责任,这本身就是政府与社会资本合作的一种天然基础。这就需要双方来拿钱,政府有矿山恢复的专项资金,企业有环境恢复的保障金,这两种天然的合作以后,很容易形成一种基金化的管理,两者如果能够及时启动起来以后,本身就是一种股权投合作,再吸引其他方面的社会资本,很容易形成基金化的一种模式。但是形成基金化的模式,也可以和实际的矿山修复PPP项目相衔接,基金通过市场化管理,能够加强基金投资方对具体PPP项目的支持。所以可以形成上层是基金化模式,下层是项目合作模式,多元化投资。这些模式在一些领域里也是应用的,基金化的方式可以单独进行也可以多渠道进行,这些是很好的办法。另外,矿山环境修复很容易形成某种未来资产,把未来资产进行贴现的方式也是我们基金化设计的方式。未来资产也可以作为现在的股权基金,强化矿山修复项目的股权资本。

有色矿企的成功实践

近年来,越来越多的矿山企业投身绿色矿山创建,涌现出许多具有借鉴意义的成果经验。云南驰宏锌锗股份有限公司和山东黄金集团的矿山环境修复实践便是其中极具代表性的案例。

云南驰宏锌锗股份有限公司在矿山环境修复上,构建了“风险地质勘探-矿山无废开采-冶炼清洁生产-‘三废’循环利用-稀贵金属综合回收-产品精深加工”的独具特色的全产业链发展模式。在固体废弃物综合利用及防治方面,该公司形成了独具特色的“全尾矿—水淬渣膏体”深井、长距离膏体制备—充填系统。全尾砂膏体充填技术是将选矿系统产出的尾砂、冶炼系统产出的水淬渣、水泥通过一定比例制成膏体,充填井下采空区,是集资源保护、环境保护、安全生产于一体国内外领先的充填技术。该项目总投资7158.18万元,充填能力可达500m3/d~600m3/d。其核心技术深锥浓密制浆在国内外矿山充填技术应用中属首例。驰宏会泽矿业分公司是国内是第一家成功使用并实现工业化生产的矿山。水资源利用方面,坚持“雨污分流、分类处理、分质回用、深度处理回用”的原则,采用石灰石法、多级过滤+超滤+反渗透工艺、中水电絮凝深度处理技术、生物接触氧化法等技术分质处理回用,工业水循环利用率达到97%以上。

山东黄金集团将尾矿和废石综合利用,变废为宝。一是利用尾砂充填采空区,或生产建材产品,以减少尾砂排放量,集团所属矿山都采用充填方式开采,特别是焦家金矿、三山岛金矿、新城金矿等大型矿山,首先采用尾砂充填方式开采,尾砂充填利用率达60%以上;二是利用尾矿制砖,用于民用建设。集团所属金州集团和焦家金矿均建有专门的尾矿制砖生产线,每年消耗的尾矿在30万吨以上;三是废石100%综合利用,大部分废石不出坑直接充填采空区,剩余部分废石加工成石子全部综合利用。同时,该集团投入大量资金,特别是对在用和已闭库的尾矿库全部进行覆土植被。三山岛金矿是紧邻海边的矿山,2007年至今,在用尾矿库坝体绿化面积达46503平方米,总投资达4000多万元,有效改善了生态环境和投资环境,恢复了近海水域水质生态功能和海岸带美丽的自然景观。将原来尾矿库建设成了旅游观光、休闲度假的旅游景点和园林绿化区,成为国家环保部一个绿色环保的教育示范基地。归来庄金矿地质矿山公园始建于2006年,其总体规划和远景设计科学合理,矿床属蚀变角砾岩型,具有很高的研究价值和观赏价值。矿山公园由采矿剥离后的废石堆积而成,覆土后种植了160万株树木,绿化率达到了95%以上,累计完成投资1.7亿元,在国内所有黄金矿山中,是绿化植被最多、地质原貌保持最好的矿区,于2010年5月被批准为国家级矿山公园。□

返回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