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11月17日 星期日
中国矿业报订阅

以发展战略性新兴产业提升经济新动能

——工信部前部长谈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与国际产能合作

2016-7-25 16:06:03 来源:中国矿业报 本报记者:刘晓慧

当前的中国,社会发展正进入新工业革命的十字路口。经济下行压力还没有得到根本的缓解,结构调整、产业升级正在以“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为突破口紧锣密鼓地开展。

“供给侧主要针对的是实体经济,工业是实体经济的主战场,也是开展国际产能合作的主要领域。”全国政协经济委员会副主任、国家工信部前部长李毅中在谈到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时表示,要积极培育、大力发展战略性新兴产业和高技术产业,促进新旧动力加快持续转换。政府相关部门要为走出去开展产能合作创造良好的外部条件。

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是怎么提出的

“改革是长期战略任务。”李毅中表示,加强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是在经济新形势、新常态下的主动选择和必然要求。

回顾改革开放初期,打开国门走向国际,统筹两个市场两种资源,两头在外、大进大出、开展加工贸易,这些发展方式应该说取得了成功。尤其是2005~2007年外贸依存度高达63%,进出口对经济增长贡献率高达10%~15%。2008年年初,国际金融危机来袭,出口大幅度下降,直接影响到实体经济,价格产量跳水。现实使我们认识到,经济发展不能过多地依赖国际市场,发展经济要以扩大内需为主。扩大内需首先是投资拉动,应对危机。

这两年,固定资产投资的规模每年增幅高达25%~30%,实体经济增长的效果很明显,但是也造成了一些后遗症。比如产能过剩、债台高筑、结构失衡、效率下降。基础零部件80%还是依靠进口。而对于消费拉动,当时采取了一系列鼓励消费的政策,比如住房、汽车、家电等等。增加收入,完善社保,解决大家的后顾之忧,提高购买力,也取得了明显的成效。

但是随着时代的进步,需求结构在变化,产品满足不了消费者的要求,不仅问题多发,而且出现了境外采购的热潮。有资料统计,我国国民到境外采购一年的数量上万亿人民币。所以,适应变化的新形势,要在供给侧结构改革上下工夫。实践证明,投资拉动要控制总量,合理增长,注重效率,防范风险;消费拉动要注重质量、品种、绿色、健康、品牌、世上,适应个性化、多样化。低水平工序平衡要向高水平平衡跃升,再继续适度扩大内需的同时,要着力改善供给、提高供给的质量。通过供给侧的结构性改革增加有效供给,改善结构,创造需求,拉动消费,增强供给侧实力。这是新形势、新常态下宏观调控的必然选择。

改革是长期艰巨的战略任务

当前工业经济运行出现了一些积极的变化。

有数据显示,2016年1~4月份,工业增加值工夫缓中趋稳,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同比增长5.8%,其中4月份是6%,虽然仍然在趋缓但是比较平稳。其中高技术产业增长9.7%。二是规模以上工业企业的效益出现了改善,1~2月份全国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利润正增长4.8%;1~3月份增长7.4%。PPI连续49个月负增长,2015年第四季度负5.9%,今年1~3月份是负4.8%,幅度收窄。PMI回归到荣枯线上。

相关部门的统计数据显示,一季度全国固定资产投资增长10.7%,比去年有所增加。但工业只增6.7%,民营投资只有5.7%。

国家统计局的数据显示,2016年前5个月,全国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实现利润总额23816.4亿元,同比增长6.4%。

国家发改委统计数据显示,2016年1~6月份,全国固定资产投资(不含农户)258360亿元,同比名义增长9%(扣除价格因素后实际增长11%),增速比1~5月份回落0.6个百分点。在第二产业中,工业投资99594亿元,同比增长4.2%,增速比1~5月份回落1.2个百分点;其中,采矿业投资4225亿元,下降19.7%,降幅扩大3.3个百分点;制造业投资82261亿元,增长3.3%,增速回落1.3个百分点;电力、热力、燃气及水生产和供应业投资13108亿元,增长22.5%,增速提高0.9个百分点。

对此,李毅中表示,工业经济运行出现积极信号,主要还是得益于积极的财政政策、比较宽松的货币政策、利好的价格政策所带动的。但工业经济存在的困难和问题也不能小视。目前,地区、行业、企业继续分化,部分地区、行业、企业陷入困境,形势相当严峻。工业企业利润增长主要是源于大宗商品的价格有所回升,部分行业继续恶化。工业有效投资明显不足,民间投资意愿不强,实体经济的内生动力、内在活力并没有明显改善。工业经济仍然在探底,下行压力还在加大。

所以,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是一个长期的战略任务,对它的艰巨性、持久性应该有充分的估计。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不可能立竿见影,要下大力气、下大工夫长期艰苦努力。

“十三五”要打几个攻坚战

李毅中表示,实施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是一个战略任务,需要长期努力。“十三五”要针对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打几个攻坚战,打几个硬仗。

首先,要支持传统产业改造升级,加快培育发展新兴产业,要形成拉动经济的新引擎、双引擎。以技术改造推动传统产业转型升级,盘活存量资产仍然是当前创造财富、推动经济增长的主要动力。

技术改造的特点是技术新、项目短、见效快、效益好。工信部曾公布的2009~2015年全国技术改造数据显示,中央财政每支出1亿元搞技术改造,可以拉动社会投资20亿元,改造的项目投产以后可以增加产值30亿元,利润3.1亿元。按照增量资本产出率概念计算,每增加1个单位的GDP,技术改造的增量资本需要2.4个单位,而全部的固定资产投资则需要6或者6.5个单位。可见技术改造的效率比新搞项目的效率高出1倍多。因此,要加快技术改造,就需要企业、政府、社会的共同努力。企业是主体,要用新一代信息技术提升技术改造水准,创造生产营销的新方式、新业态。政府要给予政策支持和投资引导。金融要通过银行信贷和各类资本市场给予资金支持。研发设计单位产学研用相结合,加快科技成果的转化。

另外,要积极培育大力发展战略新兴产业和高技术产业,促进新旧动力的接续转换。2015年全国的工业利润下降2.3%,但其中的高技术产业利润却增长8.9%。2015年高技术产业投资增幅是17%,工业投资增幅只有8%,高出9个百分点。高技术产业增幅是很快的,但是目前在整个工业中的比例只占11.8%,而近90%还是传统产业,所以要大力积极培育加快发展新兴产业。要重视核心技术和关键技术的创新、研发,尤其是要重视成果的转化和产业化,没有新技术就没有新产业。要合理规划,选择优势产业,注意差别化发展。要依托现有工业企业,为新兴产业提供技术、装备、人才、品牌和市场。要重视生产性服务业的配套服务和支撑功能,构建完善的供应链和销售网。

其次,“十三五”要认真落实供给侧改革的五大任务,即“三去一降一补”。工业企业尤其要落实好去产能、降成本、补短板。事实上,淘汰落后产能已经坚持了十多年,但成效并不大,最根本的是认识不统一。市场经济规律要求必须要化解过剩产能,要抓住重点和难点,钢铁、煤炭产能利用率67%,是重中之重。对严重浪费资源污染环境产品,对资源枯竭、资不抵债,甚至依赖贷款过日子的僵尸企业,要下决心采取经济技术和法律手段出清市场。要把握节奏,安置好下岗职工,处理好资产的呆坏账。

降成本更是当前的突出问题。有数据统计,2015年,我国规模以上工业企业每百元主营业务成本是85.97元,毛利只有14元,扣掉三项费用利润只有5.57元。2010年以来,工业企业成本逐年上升,要减轻税费,降低财务、物流、物化、工程成本,控制人工成本,减少管理费、销售费,降低制度性交易成本。我国工业企业平均税收和各种收费,包括以税收为税基的收费和不合理收费,加起来占销售的7%。加快税费改革,降低制度性交易成本,当然需要政府努力、政策支持,也更需要企业自身努力。降本增效是企业永恒的主题,但不能用假冒伪劣,不能用不环保、不节能去降低成本,要防止违规行为。国有企业要加快合理移交,通过改革降低主营业务的成本。

同时,企业要补短板,工业企业最大的短板是产品和服务的质量、品种、品牌与国际同行差距大。要通过技术创新改造优化,实现两化融合。

推进国际产能合作的优势

推进国际产能合作是保持我国经济中高速增长、迈向中高端的重大举措,符合全球资源和生产要素的合理配置、有序流动的客观规律。

当前发达国家产业在深度调整,发展中国家工业化城镇化竞争加速,我国推进“一带一路”发展构想,为推进国际产能合作和基础设施建设提供了空间,也给我国经济转型升级增加了机遇。要不失时机地推进我国的优势产业走出去,实现从产品贸易向产业输出、资本输出的提升。要把制造能力强、技术水平高、竞争优势明显、国际市场有需求的行业和领域努力推向国际市场,根据不同国家的行业特点,有针对性地采取产品服务贸易、投资合作、工程承包等各种方式来推进国际产能合作。

开展国际产能合作,完备的产业体系是基础。据统计,按照国际通用的分类标准,工业行业的有39个大行业,191个中行业和525个细分行业。我国拥有全部的门类体系,实力雄厚,有的已经达到了国际水平。全国规模以上工业企业的资产总额是100万亿人民币,其中优势产能居多。

在原材料领域,我国钢铁、有色、化工、建材已经形成了经济规模。钢产量占全球一半,拥有成套先进技术设备;大中型钢铁企业70%以上产品达到国际标准;有色金属产量占全球1/3,有先进的冶炼技术、高性能的铝材铜材和深度加工;建材行业水泥占全球60%,成品油质量升级,合成树脂、合成橡胶采集国际标准。未来,通过进一步化解过剩、提升先进,我国的原材料工业正在成为先进优势制造业。

在能源工业领域,我国的石油工业自主创新掌握了油气田勘探开发的专有技术。煤炭综采技术、高效清洁利用已经普及。非化石能源在一次能源的占比已经达到12%,尤其核电技术在引进消化吸收的基础上,有自主产权的AP1000核电技术装备安全客套,运营广泛,已经走了出过门。火电耗煤和烟气治理达国际水平,尤其是有自主知识产权的特高压输变电技术解决了电能远距离输送的难题,电力技术装备成为又一张国家名片。

装备制造业高铁等轨迹交通已经成为国际名牌,设计、制造、工程、运营一揽子合作。汽车产销从2009年以来一直是全球首位,自主品牌占40%,产品系列全,产业配套能力强。以工程机械维代表的通用机械、专用机械已经达到国际水平,高质量、高性价比,获得了市场占有率。船舶制造完工量居世界第一,调整之后赶超国际水平有了新进展。海空装备新崛起,高技术、高附加值、专业化的船舶和平台取得了突破。航空航天装备制造具有先进水平和特色优势,加快开展航空合作,带动了国产飞机出口,加强航天合作,开展对外发射服务。我国的装备制造业实力雄厚,优势明显,今后通过自主创新和结构调整,努力实现重大技术装备的自主化,发展基础配套零部件,提升制造和服务水准,在国际产能合作中发挥主力作用。消费品制造业是我国的优势产业,有着广阔的市场和巨大的潜力。电子信息产业已成全球最大的制造国,在通信、高性能计算机、数字电视、智能终端等领域取得一系列重大技术突破。

推进国际产能合作,企业是主体,政府也要为走出去开展产能合作的企业创造良好的外部条件。一是国家层面要制定走出去的战略规划和顶层设计。我国已经进入了资本输出的发展阶段,发展开放型经济,在全球投资产能合作的大格局下要制定战略规划,直至分行业的专项规划十分重要,要保证发展定位、产业选择、区位选择、投资取向、合作方式等内容能够有效落实。落实“十三五”规划,“走出去”将成为重要的内容,要把国际产能合作具体化。二要建立健全完备的法律体系,指导企业依法行事,规避风险。加强和改善对走出去企业的金融支持。四是加强对企业开展国际产能合作、基础设施建设的指导,积极参与国际贸易规则制定,为企业走出去开展产能合作创造更好的外部条件。□

返回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