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11月19日 星期二
中国矿业报订阅

对煤价回升不可盲目乐观

2016-8-8 16:54:18 作者:梁晓飞

今年入夏以来煤价持续回升,首次打破4年来“旺季不旺”的局面,煤炭市场由“供需两弱”转向“供弱需强”,煤价恢复性上涨预期不断加强。在此背景下,煤炭企业的状况如何,煤价回升还面临哪些风险?

7月27日,环渤海动力煤价格指数显示,5500大卡动力煤综合平均价格报收430元/吨,较年初吨煤上涨59元。北方港口货源紧张,部分采购商“一煤难求”。对此,国家发改委副主任连维良表示,煤价回升是由于原煤产量同比减少1.75亿吨,产量降幅明显高于需求降幅。中国煤炭工业协会会长王显政认为,年内煤价或将继续维持合理回升态势,但当前煤炭市场供大于求的态势并没有发生实质性改变,煤炭经济低位运行的态势短期内也较难改变,对煤价回升不可盲目乐观。

降成本压力增大

受益于煤价回升,今年二季度全国煤炭产业实现利润44.2亿元,扭转了一季度全行业亏损的局面。

然而,煤炭深陷“寒冬”长达4年,短期价格回升,不足以缓解行业困境。当前,大多煤炭企业经营仍面临严峻形势,拖欠工资、欠缴社保普遍存在。不容忽视的是,减量化生产同样是把双刃剑,在平衡供需、稳定价格的同时,也导致收入减少、成本增加。以产煤大省山西为例,今年上半年,山西率先在全国执行276个工作日制度,煤炭产量同比减少6880多万吨,占全国同期煤炭减量的四成。受供给缩减影响,上半年山西煤炭综合售价环比上涨,但低于去年同期,仍处于全行业亏损状态。

产量减少,还导致企业成本增加。尤其是在执行276个工作日后,过去以量补价、摊薄成本的老办法不灵了。部分千万吨级现代化矿井压减16%产量后,各项投入没有明显减少,成本却迅速增加,盈利能力被大大削弱。山西汾渭能源开发咨询有限公司董事长常毅军研究发现,工时调整为276天后,吨煤成本将增加16元左右。

此外,煤炭企业融资难、融资贵的问题十分突出。王显政说,据统计,到5月底,全国规模以上煤企负债总额达3.64万亿元,平均资产负债率超过70%,部分企业超过80%,年利润水平远远低于支付银行贷款的能力。记者近期在基层煤矿采访发现,不少煤矿干部职工表示,1998年煤市不景气时,最大的困难是职工生活难以为继。和上轮相比,目前职工生活暂时没有遇到大问题,但企业资金压力巨大,一旦资金断链,企业将难以为继。山西一位大型国有煤企财务负责人直言,4月份中煤华昱发生债务违约,随后的两、三个月,几乎没有一家煤炭企业能在国内债市成功发债。“如果资金链断了,所有的改革措施还没有来得及到位,可能就已经引发系列风险。”这一僵局直到7月13日,山西一位副省长带领9家煤企前往北京金融街路演后,才开始消解。

煤炭去产能、减量化仍需加码

煤价回升,去产能的力度会不会减弱?国家发改委副主任连维良明确回应,煤价不应过多上涨,更不宜过快上涨。煤价上涨过多,将不利于去产能、调结构、兼并重组、优化布局。煤价上涨过快,缺乏支撑也不可持续。值得注意的是,随着煤价逐步回升,一些影响市场平稳运行的风险开始显现。

一是煤矿复产潮的风险。韩雷说,近期受煤市回升支撑,内蒙古、山西等地部分煤矿开始复产,后期随着煤价持续回升,“三西”地区复产煤矿或将增多。一位煤炭专家称,当前动力煤价已达到或高于去年同期价格。煤价继续上涨,一批关停煤矿复产冲动将增强。当前煤价回升建立在供给缩减的基础上,一旦煤炭产量大幅释放,市场必将迎来更深一轮下行。

二是各地执行去产能、减量化政策力度不一的风险。国家统计局近日发布的数据显示,上半年各地煤炭产量降幅不一,差距较大。在全国前五大产煤省区中,山西原煤产量同比减少的产量,几乎相当于内蒙古、陕西、贵州、山东四省区的总和。王显政说,276个工作日制度除了减少煤炭产量,带来的最大变化是扭转了过去煤企之间“宁可降价,不让市场,以量补价”的恶性竞争局面。分析普遍认为,下半年煤市能否平稳运行,一定程度上取决于276个工作日能否在各地步调一致、力度不减地执行下去。

三是进口煤加速涌进的风险。在煤价持续回升的背景下,进口煤低价优势逐渐显现。在煤炭去产能、减产量的过程中,进口煤将成为煤价过快、过多上涨的重要制约因素。海关总署最新数据显示,6月份国内进口煤炭2174万吨,同比增加514万吨,增长31%;上半年全国累计进口煤炭1.08亿吨,增长8.2%。对此,连维良表示,我国已是深度融入世界经济的大国,与东盟国家和澳大利亚等地区签署了双边和多边协定,不能也不可能背弃契约。近几年,有关部门在有限的空间里严控进口煤数量,从最多时的3.4亿吨减到去年的2亿吨,已十分不易。△

返回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