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11月19日 星期二
中国矿业报订阅

新疆矿业应在丝路经济中借势腾飞

——专家学者为新疆矿业发展把脉支招

2016-8-8 16:55:19 来源:中国矿业报 本报记者:刘艾瑛 通讯员 吴蒙蒙

“在矿业方面,中国新疆和世界公认的矿产大国南非有很多相似之处。新疆比南非面积大,成矿条件也不比南非差,甚至有些地方还优于南非,已探明的矿种也比南非多,但矿业发展还远没有达到南非的程度。”中国科学院院士刘嘉麒近日在新疆矿博会高峰论坛上抛出这样一个值得深思的话题。

会上,围绕新疆矿产资源特点、存在优势、潜力空间及当前不足,中国地质调查局西安地质调查中心主任兼国土资源部中国-上海合作组织地学合作研究中心主任李文渊、中国国土资源经济研究院副院长付英等专家学者为新疆矿业发展把脉支招。

独具特色的新疆矿产资源

“新疆是我国战略资源和能源的重要基地,矿产资源分布广,品种较为齐全,储量大,不仅拥有国家紧缺的铍、铀、铜、镍、金、钾盐和稀有金属等矿产,还拥有一批国家急需的富矿和优质矿,有可可托海稀有金属矿、托库孜巴依金矿、黄山-黄山东铜镍矿、土屋铜矿、可可塔勒铅锌矿、萨尔托海铬铁矿、蒙库铁矿、罗北凹地钾盐矿、且干布拉克蛭石矿、乌兰林格膨润土矿等。这些矿山发展势头良好,前景广阔,也带动了相关产业的发展,已成为新疆的主导产业。”刘嘉麒介绍,目前中亚地区已确定的32个成矿带有16个涉入新疆,我国已确定的16个重要成矿带有3个在新疆,即天山成矿带、阿尔泰山-准噶尔成矿带、西昆仑-阿尔金成矿带。阿尔泰山西伯利亚南缘以产火山岩型铜、铅、锌、铁及伟晶岩型稀有矿、稀土矿为主;环准噶尔以产斑岩型、岩浆型、火山岩型铜、钼、镍、铬、金为主;环塔里木以产层控型铁、铅锌、铜、金为主要特征;西昆仑-阿尔金成矿带特征表现为层控型铁、铜、铅、锌、锑、汞矿,斑岩型铜钼矿,伟晶岩型稀有矿和稀土矿等。新疆三大盆地除产石油、天然气、煤外,还盛产铀、膨润土和膏盐类等非金属矿产。因此,新疆是我国乃至全球重要的成矿区域之一,矿业发展潜力巨大。

付英则把新疆资源优势的特点总体归纳为“形势有望,趋势向好”。他认为,新疆探矿权数量占全国的比重持续走高,战略西移的态势较为明显;新疆采矿权与探矿权的数量相对接近,说明探转采活跃,资源优势转换有一定的基础。此外,新疆相对封闭的市场,受国际市场价格波动的影响也相对较少,有利于本土化资源的转化,对本地的钢铁、水泥、房地产、农业的支撑作用较大。

新疆矿业遭遇发展瓶颈

“新疆虽然矿产资源丰富,但地质普查勘查程度还相当低。”刘嘉麒根据近年来的相关资料指出,新疆地域辽阔,1:5万区域地质调查面积仅占全疆面积的15%,化探范围仅占全疆面积的8.24%,航磁测量面积仅占全疆面积的23%,高分辨率遥感解译仅完成了5%。在已发现的3695处矿产地中,开展过勘查评价的仅有969处,占已发现矿产地的26.2%,而且钻孔数量少,深度浅,勘探深度平均在300米至500米,与矿业发达国家平均约800米至1000米的深度还有较大差距,对深部资源的认知程度还相当低。我国整个西部地区约占国土面积的2/3,但包括新疆在内的整个西部地区目前已发现的矿床数量仅占全国的14%,还存在大量盲区,寻找未知矿产还有很大的空间。

刘嘉麒认为,新疆矿山企业多达3000余个,但大中型非能源固体矿产矿山企业少,小企业多,管理水平和技术工艺比较落后,深加工能力差,初级产品比重大,资源综合利用水平低,严重地浪费了资源。

就目前现状来看,当前,虽然丝绸之路经济带核心区(段)中亚五国和中国西北地区的经济相对落后,但能源资源、矿产资源是其优势,尤其是新疆更是如此。李文渊提出,丝绸之路经济带核心区(段)中亚五国和中国西北地区首先应发展资源经济或者说矿业经济。找矿的目的是开发利用,将资源优势转变为经济优势。在现代各国法制体系下,矿业权是实现资源开发的法律保证,特别在市场经济不发达的地区和国家,矿业权交易尤为被关注。发展丝绸之路经济带的能源资源经济,建立国际化矿业权交易平台至关重要,应优先建设法律相通的国际矿业权交易机构,才能获得资本的支持,真正有效地发展矿业,但目前我国西北地区尚缺少这样一个国际矿业权交易机构。

新疆与中亚各国合作空间大

新疆是一带一路的核心区,毗邻中亚各国,与中亚各国有着相似的生态环境和地质环境,是中国连接中亚各国的桥头堡,在地质矿产领域与中亚各国有着广泛合作。

李文渊介绍,中亚是世界新能源资源基地。全球有五大油气资源富集区,中东是其中油气资源最富集地区,中亚-俄罗斯地区仅限次之,因此中亚五国是世界第二大待开发油气产地的重要组成部分。全球油气资源1707亿吨(相当于1.2万亿桶),有国际机构认为中亚五国石油总储量可能高达2118亿桶,占有相当大的比例。除此之外,中亚地区矿产资源也非常丰富,目前发现有25处百吨以上金矿床、17处千万吨以上铜矿床、6处50万吨以上钼矿床、23处500万吨以上铅锌矿床、8处30万吨以上锑矿床、4处100万吨以上稀土矿床、30处2万吨以上铀矿床……

“这些中亚国家资源丰富,但都面临着基础设施建设、国家工业体系构建、发展经济等重大任务,在此过程中矿业做出了主要贡献,特别是哈萨克斯坦、土库曼斯坦和乌兹别克斯坦人均GDP世界排名大幅提高。”李文渊说,由于历史原因,目前中亚国家已探明的能源矿产资源,主要还是前苏联计划经济地质勘查时期的成果。近25年来,中亚各国政府由于财政收入低,地质勘查投入有限,特别是吉尔吉斯斯坦、塔吉克斯坦两国政府地质勘查投入很低,矿产勘查主要依赖社会投入。尽管这些国家鼓励外资企业投入勘查,但由于政策的不确定性、不透明性,中资企业面临很大的政策风险和资金风险,进行风险勘查的少,多是购买中亚各国成熟矿山或已探明的矿床,矿产资源有待进一步开发利用。

李文渊所在的中国地质调查局西安地质调查中心(以下简称西安地调中心)在中亚地区开展了卓有成效的工作。2012年5月,西安地调中心成功举办了中亚矿产信息发布会;2014年10月,经国土资源部批准,依托西安地调中心组建的国土资源部中国-上海合作组织地学合作研究中心正式挂牌成立。中心围绕地质、资源、环境等问题,积极开展国际合作与交流,促进地球科学理论与技术进步,丰富和拓展合作内涵,致力于上海合作组织成员间地学领域的合作交流,为绿色矿业经济发展助力,为丝绸之路经济带建设成为经济、利益、命运共同体而努力;2015年5月,西安地调中心又成功举办了第十九届西洽会暨丝博会——丝绸之路经济带矿产资源国际合作论坛,7国18位代表参加了会议。

“丝绸之路经济带是针对亚欧大陆腹地经济落后的现实,为实现经济崛起,重塑世界文化影响力而提出的战略概念。中亚五国和中国西北五省区是丝绸之路经济带核心区域,也是上海合作组织关注的关键地区。”李文渊认为,核心区域要实现经济快速发展,只有通过工业化和城市化的道路,而工业化、城市化发展需要具备的首要条件是油气资源、矿产资源和大量资金。这为中国新疆与中亚各国的矿业合作提供了更广阔的空间。

换思路促新疆矿业转型发展

在刘嘉麒看来,我国多数大宗矿产人均储量远低于世界平均水平,资源不足的基本国情将长期存在,对外依存度将大幅度增加。据对45种主要矿产可采储量保证程度分析预测,到2020年,有25种矿产将出现不同程度的短缺,其中11种为国民经济支柱性矿产。我国推进供给侧改革,不能产能过剩,需要结构性调整,但矿业也不能为一时的经济低迷而滞后,发展矿业仍是强国之道。

刘嘉麒认为,随着科技的发展,以及选矿能力和综合利用水平不断提高,使原来不能用的资源变为有用、能用的资源,以前用途少的资源将有更广阔的应用空间,原来的贫矿和废矿也可以成为新的资源。对此,他提出必须对“找-探-采-选-冶-用”各个环节进行整体规划,统筹考虑。首先要加强基础研究和与周边国家的交流与合作,创新成矿理论,确定矿业发展的重点领域和重要矿种;针对新疆地域广大,矿产资源大多分布在山区、戈壁、牧区等偏远地区,地质背景复杂,自然环境艰苦,地质勘查与找矿工作必须打破常规,采用先进技术,进行立体勘查;目前新疆矿业企业普遍规模小,又很分散,必须加强政策导向,健全相关法规,加强协调机制,按照“分散开采、分片选矿、集中冶炼”的原则,整合现有矿产资源,实施“大规模、现代化、新技术、环保型、国内一流、世界先进”的办矿理念,合理设置新疆矿业布局,实现产业规模化集群化;加强矿产品的研制,提高资源综合利用能力和水平,减少乃至避免原材料出疆。

付英认为,“坚持问题导向,确定正确思路,是实现新疆矿产资源优势向经济优势转换的关键。”他提出了五项主要举措:一是提高投资效率。新疆还处于工业化初期阶段,生产要素红利仍在,油气、有色金属、稀贵金属仍具较好的投资价值;矿业未来是小众市场,在L型经济条件下,对小众化、稀缺性、新兴战略性产业所需要的矿产的价值挖掘,,企业应挖掘小众化、稀缺性及新兴战略性产业所需矿产价值,其总收入有可能超过传统大宗矿产投资收益;企业的未来是占有低成本资源。二是产业和金融资本结合。进一步加大油气、页岩气区块向民间资本开放的力度;创新有利于矿产资源开发利用,有利于其产业链、价值链形成资本投融资模式,并为此搭建平台。三是加强国际产能合作。建立辐射中西亚地区的矿业产业集群;建立新疆-中亚自由贸易走廊,以贸易促资源开发、以贸易促产能合作;探索建立矿产资源开发、基础设施建设和区域经济发展相互协调、互利共赢的新机制,合作不能仅限于资源本身。四是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新兴产业建设和传统产业改造并举,促进传统产业向新兴产业升级,促进传统业态向新业态升级,大力勘查开发新兴产业所需的矿产资源;建立矿业开发试验特区;借助矿业权审批、出让、资源有偿使用制度改革等,先行先试;建立区域资源、环境、经济和社会网络传导系统模型,全面设计未来新疆矿业经济发展的路线图和时间表。五是推进生态文明建设。建立生态共享机制,加大中央财政转移支付力度,探索天然气、电力输出地和输入地之间的生态补偿价格调整机制;启动清洁电力计划,发展坑口电站,提高当前燃煤火电厂热效率,减少单位发电量碳排放比重;提高天然气、风和光伏等清洁能源发电比重,替代火力发电;实施生态整治工程,在疆内重点流域、有条件的地区开展“山水林田湖”生命共同体建设工程。□

返回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