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06月29日 星期四
中国矿业报订阅

市场调整,煤炭贸易又见变局

2017-6-15 16:36:45 来源:中国矿业报社 作者:谭亚敏

北方港禁止汽运煤集港的时间由此前环保部规定的7月底提前到4月底,市场变化之快令市场主体措手不及。

5月中旬,适逢动力煤期货1705合约交割,期货日报记者随调研团走访了环渤海五大煤炭港口以及部分贸易商,以期准确把握动力煤市场动态,了解煤炭运输新形势,预判煤价未来的走势。

京津冀港口汽运煤将退出历史舞台

今年2月,环保部联合国家发改委、财政部、国家能源局,以及北京市、天津市、河北省、山西省、山东省、河南省政府印发了《京津冀及周边地区2017年大气污染防治工作方案》(下称方案)。方案提出,天津港不再接收公路运输煤炭;大幅提升区域内铁路货运比例,加快推进港铁联运煤炭;充分利用张唐等铁路运力,大幅降低柴油车辆长途运输煤炭造成的大气污染。依据方案,7月底前,天津港不再接收柴油货车运输的集港煤炭;9月底前,天津、河北及环渤海所有集疏港煤炭主要由铁路运输,禁止环渤海港口接收柴油货车运输的集疏港煤炭。

在我国,沿海港口建设重点围绕煤炭、进口铁矿石、粮食等运输系统进行。而环渤海港口是国内煤炭运输的中转场所,环渤海港口煤炭库存的高低是国内煤炭价格的“晴雨表”。

5月初,天津港已经提前停止接收汽运煤集港。在调研中,记者发现,原有汽运煤贸易商,部分选择转向曹妃甸港和黄骅综合大港,部分正在考察准备转向火车运输。不过,汽运流向其他港口也是暂时性的。根据方案要求,9月底环渤海各港口均禁止柴油车集港。未来,河北地区是否允许新能源汽车运输煤炭,目前尚不确定。

天津港汽运流向其他港口,是否会带来相关费用的增长,进而影响相关港口煤炭价格呢?光大期货动力煤高级分析师张笑金认为,从调研情况来看不会。因为各个港口最终的煤炭销售价格是一样的,用相同的销售价格倒推,扣除港杂费、铁路运费、站台费、短倒费等中间费用,再结合坑口煤价,决定是否采购发运。对于买方来说,各个港口的采购价格基本一致;对于经销商而言,过去选择汽运到天津港更多是因为方便、灵活、有回头货、汽运成本低,而转火车后运费虽上涨,但煤源的选择地也会改变,经销商可以选择距离集运站更近的矿。因此,运输方式的改变并不会让各个港口之间的煤价出现大的差异。

在行业人士看来,环渤海港口的汽运煤将退出历史舞台,河北地区港口的“禁汽(运)”进程也将稳步推进。后期,京唐地区对汽运也会有限制,后续汽运会淡出历史舞台。另外,汽运转火运,汽运贸易商面临洗牌,蓄水池功能将减弱。“贸易商转型的困难在于汽运的随机性更强,可以随时根据销售情况调整计划,而车皮运输则要求发运相对稳定,对于贸易商的资金实力、下游销售能力、抵御存货降价风险的能力都有更高的要求。”昌隆(天津)能源科技有限公司业务经理付贵解释说。

“汽运禁止后,中小型贸易商将被挤出,贸易商的蓄水池功能也会明显减弱。”西部期货黑色系研究员谢栩如是说。

记者从港口人士和贸易商处获悉,港口禁止汽运煤,短期内港口煤炭供给量会减少,原先首选汽运的贸易商将重新寻找合适的煤源、站台、港口,申请车皮计划,恢复原先的贸易量需要一段时间磨合和熟悉。一般而言,铁路运输在成本上略高于公路运输,尤其是对于煤源远离站台的贸易商而言,铁路发运未必有利可图。此外,铁路运费稳定可控,而公路运费波动极大,去除汽运煤进港,有利于港口煤价的稳定,减小煤价波动。

伴随铁路投产,运输瓶颈将缓解

去年四季度,随着汽运综合治理超载的深入,以及煤炭需求强劲、发运增加,一度造成铁路车皮阶段性紧张,而未来随着铁路投产,运输瓶颈将缓解。

在调研中,期货日报记者了解到,目前铁路煤炭运输主要是通过大秦铁路(山西大同至河北秦皇岛)、朔黄铁路(山西省神池至河北省黄骅港)。煤炭需求强劲加之汽运煤分流,4月大秦线发运量同比大幅增长。2017年4月,大秦线完成货物运输量3291万吨(+32.43%),日均运量110万吨。2017年1~4月,大秦线累计完成货物运输量13664万吨,同比增长26.37%。大秦线4月运量维持同期高位,仅低于2013年4月的3312万吨(全年运量4.45亿吨)。

“蒙冀铁路是继大秦铁路、朔黄铁路之后我国蒙煤外运的第三条能源大通道,目前已经部分通车,3月做过万吨重载实验。待全线通车后,曹妃甸港的煤炭调入将更为便捷。”一位业内人士说。

记者发现,港口贸易商对于蒙华铁路的建设进度相当关心,认为该铁路投产将改变我国现有的“北煤南运”格局。蒙华铁路是国内最大规模运煤专线,北起内蒙古浩勒报吉站,终点到达江西省吉安,线路全长1837千米,规划设计输送能力为2亿吨/年,将于2019年全面建成。

另外,对于未来煤炭的物流方向,调研团走访的港口企业均谈到“两湖一江”及西南市场的开拓问题。目前,因运输问题所限,成本较高、发运周期长,未来随着铁路投产,不但运输瓶颈问题可以得到解决,也将很大程度上改变现有煤炭的物流方向。

据了解,2月24日,为保障天津港煤炭运输需求,中铁总召集太原和呼和浩特铁路局相关负责人参加专题会议,批复1000余列车皮给呼和浩特铁路局,1500余列车皮给太原铁路局,这些车皮在1个月内全部到位,且这只是首批批复的车皮,未来将根据需求继续追加。中铁总要求,相关路局要分配充足运能,全力保障天津港煤炭运输。

尽管随着后期铁路的投产,运输瓶颈将有所缓解,但在福能期货煤炭研究员方婕看来,由于今年9月之前北方港口的汽运煤将全部取消,在旺季或电厂集中采购时,缺少汽运的补充,铁路运输瓶颈很可能再现。此外,一些中小贸易商随行就市,看涨现货时多发运,看跌现货时减少贸易量,发运量的不稳定可能造成旺季需要申请铁路计划时有障碍。

煤价倒挂,环渤海港口吞吐两弱

数据显示,2017年6月7日至6月13日,环渤海动力煤价格指数报收于564元/吨,环比上涨2元/吨。这是该价格指数经过连续10期下跌后,首次反弹。

而在之前的5月份,国内煤炭产地和港口价格都出现不同程度的下跌。

秦皇岛地区某煤炭贸易人士认为,5月份坑口煤价之所以大幅下跌,一是产地开工率恢复较好,内蒙古地区前期复产积极,导致坑口整体库存提升。二是需求较差,北方港口煤价下行速度较快,贸易商向港口发运倒挂现象普遍,库存被动累积到产地。

据介绍,5月份港口煤价延续下跌态势,长协兑现率提升,电厂通过长协、进口煤补充,库存大幅提升,对在现货市场的采购持观望态度,现货价格跌破年度长协价。

随着电厂迎峰度夏备货,业内人士认为,目前现货市场得以支撑,现货价、长协价将并行企稳,若无极端消费出现,三季度之前现货煤价难以大幅升水长协。

调研中,记者发现港口船只数量较少。据了解,近期市场煤采购回暖,主要是现货价格已低于大型煤炭企业的长协价格,部分采购需求从大型煤企转向市场煤,煤企销售压力较大。而随着市场煤价逐步接近并已低于大型煤企5月年度长协价579元/吨,下游用户对市场煤的采购意愿增强,现货市场成交略有好转。

尽管目前有部分下游电厂补库,但煤炭贸易商观望情绪依旧很浓。由于限制进口煤及夏季需求旺季的来临,近期部分华东下游用户开始补库存;华南地区需求一般,补库存力度不大。

“但这轮煤炭运费上涨,和煤炭需求增加关系不大,持续性较弱。”北方港某煤炭贸易人士解释道,目前贸易商观望情绪较浓,一方面港口及坑口价格倒挂,多数贸易商保持低库存;另一方面部分此前在高位订货的贸易商,货被压在港口等待市场反弹再销售。

电厂购销新模式出现

自2016年10月至2017年5月,动力煤价格经历了两轮大幅波动,产业链上下游经营风险巨大。从记者近两年走访的企业看,为应对动力煤价格波动风险,许多动力煤相关企业积极参与到动力煤期货市场中。

众所周知,之前我国一直实行合同煤与市场煤双轨运行机制,尽管后期随着市场的变化有所调整,但矛盾依然存在。我国传统的煤炭交易市场以现货市场为主导,长期协议为辅助,其中现货交易主要以现货电子交易和面对面交易为主。大型电力企业的电煤现货采购模式一般分为年度战略供应商合同、年度长协合同、市场临时采购合同。传统电煤现货购销模式有其局限性,以长协合同来说,谈判成本大,煤价暴涨时,长协量不足的电厂仍需大量外采现货,这部分成本无法锁定。煤价大跌时,煤企长协价缺乏优势,电厂倾向减量采购。以现货合同来说,在煤价暴涨暴跌时,现货合同存在巨大的违约风险。

随着市场的发展和进口煤炭的冲击,只参与现货市场贸易的“一条腿走路”方式无法帮助企业规避动力煤价格剧烈波动的风险,为了稳定和熨平利润曲线,电力企业、煤炭企业都必须依靠“期货+现货”、“两条腿走路”的方式生产经营。“规避风险既是期货市场诞生的原因,又是期货与生倶来的特点。不少企业成立了专门的期货研究交易部门,利用期货开展灵活多样的购销模式。”江浙地区某电厂相关负责人说。

期货日报记者发现,产业客户积极参与动力煤交易和交割。5月15日当周是动力煤期货1705合约的交割周。调研团在走访环渤海五港时获悉,天津港、曹妃甸、京唐港、秦皇岛港均有动力煤期货交割。郑商所公布的交割量为26万吨,期转现6万吨,最后交易日交割结算价为619.6元/吨。

“电厂提前在期货上布局,锁定了煤炭采购成本,保证电厂燃料稳定供应。”厦门象屿煤炭事业部总经理王建宏说。在此次动力煤1705合约交割中,厦门象屿参与的交割量最大。据了解,厦门象屿本次的交割是和某电力集团合作,代电力集团开展套期保值业务。

而今年3月新成立的内蒙古时代同源能源有限公司,主要经营蒙煤的发运与销售。在成立之初,该公司就确立了期现结合的经营模式,在动力煤1705合约交割上,最终期转现10万吨,有效规避了5月煤价的下行风险。

虽然企业在经营时,期现货市场哪个更划算就选择哪个市场,但期货对企业来讲不仅是多了一个市场购销渠道。“期货市场因为有交割基准地、交割时间的差异,企业可以去捕捉这些区域间和不同期限间的价差机会。”一位业内人士表示,期货保证金占用不高、流动性强,方便企业调节转换虚实库存,有利于企业套保。企业还可以利用动力煤期货组合出很多贸易定价模式,主动适应市场变化,比较常见和有效的是基差点价模式,即远期现货价格=基差+期货价格。

据介绍,电力企业与煤炭企业在签订合同时,并不确定具体成交价格,只是约定在未来的某一时间对合同标的物进行实物交收,并规定以交货之前某一时间期货市场的该标的物期货价格为基准,加上双方事先达成的期现货之间的价差(基差)确定销售价格并进行货款结算。

“企业的竞争优势主要靠差异化和成本领先,原先是推着现货‘独轮车’,如果能够在企业的决策、购销、库存管理、物流服务等方面引入期货工具,并且合理运用,双轮驱动将助力动力煤企业稳健发展。”一位业内人士表示。□

编辑:宫莉

矿业报官方微博

返回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