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0月22日 星期一
地质云 :English | 公务邮箱
中国矿业报订阅

把安全做成产业

——部省共建“中国安全谷”的江苏实践

2018-1-29 18:39:47 作者:邵生余

1月8日,国家工信部、安全监管总局、江苏省人民政府三方召开部省合作首次联席会,共同推进江苏省安全产业加快发展,这是贯彻落实1月4日部省签署《关于推进安全产业加快发展的共建合作协议》的务实之举。

当安全成为产业,而且部省将合力支持江苏“打造具有国际影响力的中国安全谷”,一个全新产业给江苏转型发展、培育新动能带来怎样的机会?

企业争抢安全产业先机

“前两天刚在新疆一个矿井做完,明天要到陕西彬长矿业集团,13日到内蒙鄂尔多斯一个矿井施工,我们的换绳车业务排满了。”1月9日,徐州三森威尔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长贾福音接通记者电话,难抑内心的自豪。

三森威尔的主业是研发生产矿井提升的安全系统。贾福音说,各类矿井的竖井通常动辄上千米深,升降的锁罐很重,运行有很多风险点,比如提了重物到井口没停住、中途滑绳溜车等。他们技术攻关和产品制造都围绕让矿井提升安全而展开,主产品包括新型锁罐、滑绳溜车保护装置、换绳车等。“我国西部地区,年产800万吨以上的大矿井有50多个,采用我们新型锁罐的有46个。”依靠自主研发、持续改进,三森威尔多个产品的技术水平已超越德国西马克、ABB等跨国公司。贾福音举例,矿井钢丝绳索通常有70毫米粗、几百米长,两年左右就得更换,国内外施工一般要五六十人花费2~3天。采用他们研制的换绳车不仅安全,而且只要十一二个人,10小时左右就能完成。

春江水暖鸭先知。作为市场主体,像三森威尔一样,江苏已有一批企业敏锐地抓住安全产业到来的先机,徐州市还形成了安全产业园区,集聚了一批企业。

由中国矿大教授创业的华洋通信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围绕矿井生产安全和智能化生产管理,创下了多个全国第一:开发生产我国第一个煤矿井下光纤工业电视系统,第一个提出并开发符合防爆条件的百兆/千兆井下高速网络平台、第一个矿井救援保障系统、第一个矿井应急救援通信保障系统、第一个基于物联网的智慧矿山综合监管系统实施模式等。董事长钱建生说,矿井始终面临瓦斯、煤尘、水、火和顶板等五大灾害考验,互联网时代完全可以借助大数据、物联网、传感设备等预警防范。他们公司的系列技术和产品已在我国众多大型矿井中广泛应用。

新落户徐州的徐州凌天科技有限公司看中徐州的高校资源、产业配套等,将新增产能从外地放到了徐州。总经理常建说,项目进展很顺利。将投资6.8亿元生产制造公共安全和生产安全领域各类特种机器人,包括消防、应急救援、工业巡检领域用机器人。"徐州基地达产后,将年产1000~1500台套各类机器人。"

催生安全产业风生水起

先进的技术装备,被称为安全生产的重要前提和根本保障。安全产业,作为为安全生产、防灾减灾提供装备、技术和服务的产业,正是随着我国各界对安全生产的日益重视而在江苏风生水起。

在江苏,不仅拥有完备的工业门类和产业体系,还具备安全产业发展的良好环境。江苏将安全产业列入安全生产“十三五”规划,省级每年设立安全生产专项资金1亿元。全省安全产业市场逐步壮大,已有8家企业列入国家级工程机械应急动员定点企业目录、4家企业列入应急产业重点联系企业目录,各类安全评价、卫生评价、安全检测检验机构142家。中国矿业大学、南京理工大学、南京工业大学、常州大学、江苏大学、淮海工学院等高校设置安全工程专业,每年培养安全专业人才近千人。由徐州高新区、中国矿大等共建的徐州国家安全科技产业园初具规模。徐州市副市长徐东海介绍,园区布局了科技创新谷等14个产业科技创新平台,形成了涵盖矿山、消防、危化品、公共安全、居家五大方向的百余家企业,去年安全产业产值超过400亿元。

为推动新兴产业健康成长,江苏探索建立产业发展协同创新机制。徐州的安全产业国家级孵化器,形成了包含产业研发创新、孵化器加速、生产制造、交易推广、大数据服务的全链条产业,集成了产学研用等要素。省级层面设立总额50亿元的地方安全产业发展投资基金。

在南通、连云港等地,安全产业也已破土而出,加速成长。

积蓄势能转化新动能

作为新兴产业,江苏的安全产业难免也有成长路上的烦恼。

中安智慧建筑安全科技有限公司主要生产制造新型建筑脚手架,以自动升降式金属脚手架取代传统的钢管脚手架,相当于给建筑工地安上"紧箍罩"。虽然施工单位一次成本高出15%左右,但能大大提高安全性能,有效防止传统脚手架的消防隐患,还可以节省耗钢70%、节电85%,降低噪音、抑制粉尘。公司总经理郝海涛说,这个产品尽管市场认可,但拓展市场难度不小,主要是建筑施工企业的传统观念太深,对新产品的接受度不高,他们的产品在江苏应用还是空白,急需加大市场推广力度。

“安全生产领域新技术、新产品的推广应用,必须依靠政府的行政推动”。钱建生坦言,“监管措施如果不够强硬,企业往往能省则省。像华洋通信公司的产品,单套投入往往要一两千万元,这在一般矿山企业,特别是经营状态不好的企业,如果没有政府的严格监管加上资金支持,推广的难度可想而知。”

贾福音介绍,公司计划拓展国外市场。通过接触,发现机会很多,与多个国家达成了矿井换绳施工意向,但进展缓慢。“比如南非以深矿井居多,现在换一次井绳通常要15天左右,费用约80万美元,如果我们去做,2~3天就能完成。但真正操作难度不小,仅在南非注册公司要在聘用当地员工80%以上,就把我们难住了。”

尽管如此,对于这个“已露尖尖角”的新概念产业,相关各界都在为做大做强献计出招。

江苏省经信委副巡视员周毅彪表示,将尽快出台促进江苏安全产业发展的指导意见,加大产业规划和支持,提升徐州安全产业园区层级,促进相关要素加速集聚。对全省安全产业梳理,争创更多产业示范园区。加强工业、科技、教育等协同配合,推动安全产业的产学研结合。

“大家都讲培育新动能,没有势能哪来动能。对于江苏的安全产业而言,所谓势能就是要让全中国甚至全世界都知道,这个产业已成为重点新兴产业。”工信部副部长罗文说,要通过会展蓄积势能、带动产业集聚,有了功力才能跨越。比如,浙江乌镇的互联网产业就是这一思路的成功案例。建议徐州在现有会展基础上升格为中国安全产业博览会。同时要通过制造业集聚带动研发集聚,通过吸引培育更多安全产业制造企业,为集聚安全产业的研发机构和人才提供环境,进而为产业更好发展提供支撑。△

后记:

新时代的安全服务观

安全是一切的前提和基础,有了安全的“1”,经济发展众多的“0”才有意义。

中国国家安全生产监督管理总局局长王玉普1月29日表示,去年中国安全生产形势呈现良好态势,事故总量、较大事故以及重特大事故数量均有所下降。但他同时坦言,中国的安全生产工作依然存在着较大的挑战,其中就包括部分矿山装备落后问题。

对矿业生产来说,安全生产必须长抓不懈。除了在思想意识、机制方面加强管控外,越来越多的矿山企业选择与从事矿井安全研究机构合作提升安全等级,有的开始选择向相关专业厂家购买安全设施和服务。

通过多种手段将全面提升安全生产水平时代来临,还须先更新观念。在部省共建江苏安全产业谷的实例中,我们看到了信息时代提高企业安全生产质量的一条新路,即:安全生产供给端和需求端实现细分,跨地区装备技术输送成为可能。这或许可以被视为一个新兴产业——工矿安全服务业的崛起。

在去年10月中国矿业大学举办的“安全科学与工程”学科发展高峰论坛上,不少与会专家提出我国安全学科发展将迎来生长期,并建议要推动形成政府主导、企业负责、多方参与、社会共治的应急救援大格局。□

返回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