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09月23日 星期日
地质云 :English | 公务邮箱
中国矿业报订阅

建立全球能源治理新模式的中国智慧

——从资源能源角度看“一带一路”倡议的大智慧之四

2018-6-29 9:52:09 来源:中国矿业报社 本报记者:赵腊平

从合作领域上看,最重要的合作成果是跨境油气通道建设合作。随着“一带一路”建设的推进,油气上下游产业链的延伸合作也在加强。从投资主体看,主角从大型央企转向民营企业。

据《“一带一路”能源研究报告(2017)》提供的材料显示,“一带一路”倡议自2013年提出以来,政策逐层演进,由理念到框架,由框架到战略规划,由战略规划到深入实施。目前,“一带一路”倡议已经进入全面落实阶段,并取得了一系列重要进展。

一、 “一带一路”建设政策日渐明晰

(一)“一带一路”的综合政策

进入《政府工作报告》重点工作。2014年3月,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政府工作报告》中介绍2014年重点工作时提出,抓紧规划建设丝绸之路经济带、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推进孟中印缅、中巴经济走廊建设,推出一批重大支撑项目,加快基础设施互联互通,拓展国际经济技术合作新空间。

成为国家重点实施规划的内容。2014年12月,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提出优化经济发展空间格局,重点实施“一带一路”建设、京津冀协同发展、长江经济带发展。

丝路基金成立。2014年12月,丝路基金有限责任公司成立,丝路基金是由中国外汇储备、中国投资有限责任公司、中国进出口银行、国家开发银行共同出资,重点是为“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基础设施、资源开发、产业合作和金融合作等与互联互通有关的项目提供投融资支持。

领导小组成立。2015年2月,“一带一路”建设工作领导小组成立,这一领导小组涵盖了发展、改革、政策、外贸、金融、外事和国务院各部门的众多领域。办公室设于国家发改委,下设综合组、丝绸之路组、海上丝绸之路组和对外合作组四个组。领导小组作为“一带一路”顶层设计的国内领导和协调机制,凸显出“一带一路”建设的重要性。

顶层设计出台。2015年3月,国家发改委、外交部和商务部联合发布了《推动共建丝绸之路经济带和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的愿景与行动》,提出了“一带一路”的共建原则、框架思路、合作重点、合作机制等。合作重点为政策沟通、设施联通、贸易畅通、资金融通、民心相通五个方面。这是推进“一带一路”的纲领性的文件。

与欧亚经济联盟战略实现对接。2015年5月,中俄双方签署《中华人民共和国与俄罗斯联邦关于丝绸之路经济带建设和欧亚经济联盟建设对接合作的联合声明》,“一带一路”建设与欧亚经济联盟战略实现对接。

“16+1”互联互通合作提出。2015年11月,结合“一带一路”合作倡议和《中欧合作2020战略规划》,中国同中东欧16国共同发表《中国-中东欧国家中期合作规划》,提出加强“16+1”互联互通合作、产能和装备制造合作和金融合作等,推动“16+1”合作提质增效。“16+1”合作将与欧盟重大倡议和规划对接。

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成立。2015年12月,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成立。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是首个由中国倡议设立的多边金融机构,旨在为亚洲有关“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基础设施建设提供资金支持,促进经济合作。亚投行于2016年1月16日正式开业。

PPP工作机制建立。2017年1月,国家发改委同外交部、环境保护部等13个部门和单位共同设立“一带一路”PPP工作机制,旨在与沿线国家在基础设施等领域加强合作,积极推广PPP模式,鼓励和帮助中国企业走出去,推动相关基础设施项目尽快落地。

(二) “一带一路”的能源政策

《能源发展“十三五”规划》提出,统筹国内国际两个大局,充分利用两个市场、两种资源,全方位实施能源对外开放与合作战略,抓住“一带一路”建设重大机遇,推动能源基础设施互联互通,加大国际产能合作,积极参与全球能源治理。其中,《煤炭工业发展“十三五”规划》提出,积极稳妥推进煤炭国际产能合作,结合境外煤炭资源开发需要,开展配套基础设施建设和煤炭上下游投资,实现合作共赢。《石油发展“十三五”规划》提出,优化和推进俄罗斯-中亚、中东、非洲、美洲、亚太等区域油气合作。加强“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基础设施互联互通合作。《天然气发展“十三五”规划》提出,落实“一带一路”建设,加强与天然气生产国的合作,形成多元化供应体系,保障天然气供应安全。建立完善跨境天然气管道沿线国家保证供应多层面协调机制,重视跨境管道安全保护。促进与东北亚天然气消费国的合作,推动建立区域天然气市场,提高天然气价格话语权。

二、 “一带一路”的能源国际合作

(一)“一带一路”的能源投资与贸易

2013年以来,在“一带一路”倡议的带动下,我国与沿线国家的投资和贸易呈上涨趋势。能源领域的贸易与投资具有比重高、资金数量大的特点。而且在能源经贸合作中,我国都是资金输出国,实现资金融通、推动区域货币流通和本币结算尤为重要。

截至2016年12月,中国人民银行与境外36个国家和地区的央行或货币当局签署了双边本币互换协议,总额度超过3.15万亿元人民币,其中与21个“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和地区签署了高达1.3万亿元人民币规模的本币互换协议,可大大降低流通成本,增强抵御金融风险能力,提高区域经济国际竞争力。

根据商务部相关数据显示,2016年,我国企业共对“一带一路”沿线的53个国家进行非金融类直接投资145.3亿美元,同比下降2%;在“一带一路”沿线61个国家新签对外承包工程项目合同8158份,新签合同额1260.3亿美元,同比增长36%;完成营业额759.7亿美元,同比增长9.7%。其中,能源是中国对“一带一路”相关国家直接投资规模最大、最为重要的产业领域。

与此同时,我国不断加大成品油出口市场开拓力度,2016年成品油出口193亿美元,70%左右出口至“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尤其对印尼、马来西亚、新加坡等地的成品油出口呈现快速增长势头,满足了这些国家快速增长的成品油需求。

从天然气贸易来看,2016年我国进口天然气合计736亿立方米。其中管道天然气进口总额380亿立方米,全部来自于中亚国家和缅甸,通过几大跨境天然气管道输送至中国。2016年,我国液化天然气进口量355.69亿立方米。液化天然气进口来源国主要是澳大利亚、卡塔尔和印尼。

近年来,我国主要能源贸易公司积极实施“走出去”战略,在区域乃至全球能源市场的影响力和话语权不断提升。以石油贸易为例,我国中石油、中石化等公司旗下的石油贸易公司目前已建立了专业化的国际贸易人才队伍,不断加大全球资源配置与贸易运作力度,不仅成为国际石油贸易行业的重要参与者与建设者,更成为了区域市场最主要的引领者,极大地提升了中国在区域能源市场的影响力和主导权。

(二)“一带一路”的能源战略对接

“一带一路”倡议提出3年多来,在政策沟通的引领下,“一带一路”建设已与沿线多国的发展战略及地区发展战略实现了对接,确立了顶层设计蓝图。

“一带一路”政策沟通成果显著。在与俄罗斯、蒙古的战略对接中,“一带一路”建设与俄罗斯跨欧亚大通道建设、俄罗斯主导的欧亚经济联盟、蒙古“草原之路”战略实现对接互补,打造中蒙俄经济走廊。在亚洲,“一带一路”战略下的中巴经济走廊与巴基斯坦进行全方位战略对接。与哈萨克斯坦“光明之路”新经济政策深度对接合作。与印尼“全球海上支点”战略对接,共推各领域合作。“一带一路”倡议同柬埔寨“四角”战略、“2015-2025工业发展计划”实现有效对接。“一带一路”战略与越南的“两廊一圈”发展战略,从战略规划、合作机制、金融、产业等方面实现对接。

处在亚欧大陆桥上的土耳其积极推动丝绸之路沿线的“中间走廊计划”与中国的“一带一路”倡议对接,双方在基础设施建设等领域的合作潜力巨大。同时,与沙特“2030年愿景”、伊朗的四大走廊及跨境走廊、韩国“欧亚合作倡议”、老挝“变陆锁国为陆联国”的战略对接都在稳步推进。

“一带一路”与多国经济能源战略对接。在非洲,“一带一路”建设与埃及“振兴计划”战略对接。“一带一路”倡议同非盟《2063年议程》高度契合。在欧洲,与欧盟“容克投资计划”实现对接。与英国“北部振兴”计划、德国“工业4.0”协调对接。推动“一带一路”建设同捷克、波兰、乌兹别克斯坦、文莱等国发展战略对接。同时与中东欧国家开启亚得里亚海、波罗的海、黑海沿岸“三港合作”,加快推进中欧陆海联运快线建设。在大洋洲,中国的“一带一路”倡议与澳大利亚的“北部大开发”倡议和国家基础设施发展计划有许多共同点,两国寻求发展战略的对接以进一步提升合作的领域和层次。此外,联合国、马来西亚、新加坡等多国均设立“一带一路”专门机构,以管理协调“一带一路”相关事宜。

从整体来看,俄罗斯、哈萨克斯坦、巴基斯坦等国政策沟通效果突出。

(三)“一带一路”重点地区能源合作

中亚:包括土库曼斯坦、吉尔吉斯斯坦、乌兹别克斯坦、塔吉克斯坦、哈萨克斯坦五国,位于欧亚大陆腹地,地处中国-中亚-西亚经济走廊核心区域,扼守新亚欧大陆桥经济走廊,是丝绸之路经济带建设的枢纽。

从合作成果看,中国和中亚国家在油气领域的合作成果令人瞩目。中哈原油管道、中亚天然气管道A/B/C线已建成并成为中国西北方向的重要能源战略通道。2014年9月,中国-中亚天然气D线开工建设,D线从土库曼斯坦出发途经乌兹别克斯坦、塔吉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预计2020年完工。

中东:是“一带一路”的交汇地带。中东地区一般说来包括巴林、埃及、伊朗、伊拉克、以色列、约旦、科威特、黎巴嫩、阿曼、卡塔尔、沙特阿拉伯、叙利亚、阿拉伯联合酋长国、也门、巴勒斯坦、塞浦路斯和土耳其等17国,其位于“五海三洲两洋”之地,是沟通大西洋和印度洋、连接西方和东方的要道,也是欧洲经北非到西亚的枢纽和咽喉。

从合作成果看,在中东地区的油气合作已取得不小的成就。2016年1月,中沙延布炼厂正式投产,设计加工能力达到40万桶原油/日(合2000万吨/年),是中国在沙特最大的投资项目。中国石油、中国石化、中国海油在伊朗和伊拉克地区多个大型油田项目正在建设或已经投运,尤其伊朗是未来中东地区油气合作的最佳潜力区,数十个大型油气田项目和相应的工程建设、工程技术服务项目需要外国投资者、外国服务商参与。此外,中国和阿拉伯技术转让中心正式挂牌成立,双方已就建立清洁能源培训中心等能源项目达成了共识。

南亚与东南亚:南亚八国为阿富汗、尼泊尔、不丹、印度、巴基斯坦、孟加拉、斯里兰卡、马尔代夫。在南亚八国之中,五国与中国在陆上接壤,孟加拉国、斯里兰卡和马尔代夫都在海上丝绸之路上与中国相连。

东南亚地区共包括11个国家:越南、老挝、柬埔寨、泰国、缅甸、马来西亚、新加坡、印度尼西亚、文莱、菲律宾、东帝汶,处于“一带一路”的中国-中南半岛经济走廊,是中国西南通往印度洋的重要通道。

中国与南亚、东南亚国家具有很强的能源合作互补性。与南亚、东南亚国家相比,中国在能源开发、能源装备制造等领域有着明显优势,特别是在煤炭开采、水力发电、燃煤发电、可再生能源等领域具有较强的实力和技术,而这些领域当前在南亚、东南亚国家还面临瓶颈问题。近些年,中国与南亚、东南亚国家在油气、电力、可再生能源方面的合作不断深化,能源领域合作逐渐成为双方合作的亮点。在油气方面,作为“一带一路”倡议在缅甸实施的先导项目,中缅原油管道工程的正式投运使中国开辟印度洋能源通道、实现油气进口多元化,对中国西南地区的经济发展起到促进作用。

三、“一带一路”国际油气合作成果

“一带一路”沿线国家集中了俄罗斯、中亚国家及中东地区的重要油气资源国,覆盖了全球五成以上的石油供给潜力和七成以上的天然气供给潜力。在“一带一路”建设中,油气合作是能源合作的重中之重。3年来,各国积极呼应“一带一路”倡议,我国与沿线国家的油气合作步伐逐步加快,合作领域进一步拓展,合作成果更加显现。

从合作领域上看,最重要的合作成果是跨境油气通道建设合作。“一带一路”范围内陆上原油和天然气管线以中东、俄罗斯、中亚等资源国为中心,向欧洲、东南亚、东亚等方向延伸。三条陆上跨国油气通道为:东北的中俄原油管道,西北的中哈石油管道和中国-中亚天然气管道(ABC线),西南的中缅油气管道。2014年,中国-中亚天然气管道D线塔吉克斯坦段和中俄东线天然气管道俄罗斯境内段相继开工,陆上油气基础设施建设联通节奏进一步加快。同时积极推进海上油气通道建设,参与沿线重要港口建设与经营,推动共建临港产业集聚区,畅通海上贸易通道。

随着“一带一路”建设的推进,油气上下游产业链的延伸合作也在加强。油气合作从上游勘探开发拓展到下游炼油化工、工程技术服务,上游加速推进中亚-俄罗斯、中东、非洲、美洲和亚太五大油气合作区开发建设。油气项目主要以投资非常规及深海油气资源为主,其中中石油海外千万吨级大型油气生产项目75%位于“一带一路”区域。在下游炼油厂方面,稳妥推进亚太等地区的炼厂布局。“一带一路”炼油厂大部分分布在亚太地区、东欧及前苏联、中东地区。同时,油气投资和贸易带动工程技术、工程建设和装备制造“走出去”,目前已经有90多个项目正在合作中。“一带一路”建设下的油气合作开启了相互渗透式的更深层次的全面合作模式。

从投资主体看,主角从大型央企转向民营企业。“一带一路”倡议下,近几年民营资本海外油气投资发展迅速。尤其是2014年国际油价“断崖式”下跌后,民营企业充分利用其机制灵活的优势,积极参于到海外油气资源布局中。据统计,2014年发生的68宗中资能源矿产行业海外并购中,有43宗的并购方为民营企业,占总宗数的63%;涉及金额92.95亿美元,占总金额的41.61%。

从贸易投资看,我国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投资合作稳步推进且增长潜力巨大。据中国石化报消息统计,截至2015年年底,我国油企在“一带一路”油气项目总投资高达2000亿美元。2014年,我国与沿线国家油气贸易额达2200亿美元,占货物贸易总额的20%,预计2020年、2030年将分别再增810亿美元、1900亿美元。当前及未来一个时期,油气投资和贸易在区域贸易结构和总量中均占有重要地位。

从重大项目看,据不完全统计,2013年底至2016年,由我国企业在海外签署和建设的重大能源项目达60多个,项目主要集中在油气运输通道、跨境电力与输电通道、区域电网等能源基础设施互联互通合作。截至2016年底,以中国石油、中国石化、中国海油为主的中国石油企业已在海外50多个国家拥有200多个油气投资项目。□

网站编辑:宫莉

返回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