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2月17日 星期一
地质云 :English | 公务邮箱
中国矿业报订阅

建设现代矿业文明的理论依据

——关于建设现代矿业文明的初步思考之八

2018-7-24 8:48:22 来源:中国矿业报 本报记者:赵腊平

生态文明以一种全新的范式对人类社会发展内涵和进程进行诠释,是人类文明史上的一次革命性进步,是人类文明发展的最新阶段。而现代矿业文明是对工业文明时代矿业文明的扬弃,是生态文明的重要组成部分,是矿业文明在生态文明时代的最新发展,也是人类社会跨入生态文明时代后面临的一个重要的理论与实践课题。

在中国,生态文明是在国内自然条件和国际政治条件的双重约束之下的一种必然选择,也是在全球性生态危机条件下中国对人类未来文明形式的一种理论和实践探索,既包括中国物质文明建设、精神文明建设和政治文明建设所取得的一切实践成果,也要借鉴人类生态文明研究的一切有益的理论研究成果。

一、马克思主义关于人与自然关系的论述

在马克思主义经典文献中虽然没有关于矿业文明概念的直接表述,但作为研究自然、社会和人类思想发展规律的完整理论体系,马克思主义从自然先在性、人与自然的物质交换、自然资源循环利用、人与自然的和谐发展等多个角度论述了人与自然的统一。马克思主义有关人与自然关系的论述具体呈现在《1844年经济学哲学手稿》、《自然辩证法》、《资本论》等经典著作中。

首先,马克思主义从本体论的高度阐述了人与自然的统一。马克思主义认为,“人是自然界的产物,是在他们的环境中并且和这个环境一起发展起来的”,“是自然界的一部分”。无论人类有多强大的主观能动性,有多深邃的理性精神,都无法摆脱对自然界的依赖并受其制约。这从本体论上将人与自然统一起来,人类存在于自然界中,而不在其之外,人类在某种意义上要依赖于自然界。因而,我们要与自然和谐相处,而不应凌驾于其之上。

其次,马克思主义揭示了人与自然实现统一的物质形式和社会历史形式,归纳了人与自然和谐统一的人类文明演进规律。马克思主义认为,人与自然联系的中介是实践活动。在实践活动中,自然界成为人们的劳动对象,是人们借以获得生产资料和生活资料的源泉。“没有自然界,没有感性的外部世界,工人什么也不能创造。”也正是通过社会实践活动,人类与自然的关系发生了根本变化,导致了人类对自然界资源的过度利用和野蛮开发,最终引发了人与自然界的矛盾。对此,恩格斯指出:“我们不要过分陶醉于我们人类对自然界的胜利。对于每一次这样的胜利,自然界都对我们进行报复。”马克思、恩格斯对人类施暴于自然的造孽行为进行了深刻的反省。马克思主义生态自然观强调要改造客观世界,同时也强调要尊重、顺应客观规律,实现人与自然的协同进化、和谐发展,必须变革社会的政治制度、经济制度,以及由社会制度所规定的社会政策、规范及规则,构建以人与自然和谐发展为基本取向的社会制度。

第三,马克思主义率先厘清了矿产资源开发与保护的关系。马克思主义提出,矿产资源是有限的,毫无节制地开发会导致资源“枯竭”。因此,人类应当十分珍惜与保护矿产资源,保障人类社会的持续发展。人类的生存不仅依赖于土地和森林,而且还必须依赖于大量的矿产资源等。但是,劳动生产率的提高是无限的,而矿产资源的藏量是有限的。随着劳动生产率的提高,矿产资源的藏量将会日益减少,从而对人类社会的持续发展造成威胁。对此,马克思分析指出:“劳动生产率也是和自然条件联系在一起的,这些自然条件所能提供的东西往往随着由社会条件决定的生产率的提高而相应地减少。……我们只要想一想决定大部分原料数量的季节影响,森林、煤矿、铁矿的枯竭等等,就明白了。”在这里,马克思用“枯竭”二字来表明资源利用的不可持续性。

因此,要化解人类需求与资源短缺的矛盾,必须放弃传统矿业开发中过时的理念,建设矿业文明。马克思甚至曾对矿产品的价值给予高度关注。马克思举例说:“金刚石在地壳中是很稀少的,因而发现金刚石平均要花很多劳动时间。因此,很小一块金刚石就代表很多劳动。……如果发现富矿,同一劳动量就会表现为更多的金刚石,金刚石的价值就会降低。假如能用不多的劳动把煤转化为金刚石,金刚石的价值就会低于砖的价值。”就是说,金刚石价值昂贵不是因为它绚丽夺人,而是因为要得到它需要投入很多劳动。

马克思主义关于人与自然关系的思想是建立在实践基础上的。人与自然的关系是马克思关注的重点。马克思人与自然关系的思想的实践维度,不仅诠释了人与自然处于何种关系之中,同时也提出了解决办法。也就是说,只有建立在尊重自然规律基础上的矿业实践活动才能够实现人类社会的可持续发展。深入理解这些思想的实践维度,对于当代我国生态文明建设和现代矿业文明建设具有重要启示。

二、习近平关于“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的科学论断

在开发中保护,在保护中开发,以保护生态环境优先,建设生态文明,实现人与自然的和谐发展,是中国人民孜孜以求的愿望。

党的十六大以来,中国共产党在领导全国人民全面建设小康社会的实践中,更集中注重生态问题,提出了落实科学发展观,实现可持续发展战略,出台了建设资源节约型、环境友好型社会等一系列政策方针。

2005年8月,时任浙江省委书记的习近平同志在浙江湖州安吉考察时提出“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的科学论断。

在习近平主持起草的党的十八大报告中,生态文明建设成为治国理政的重要内容,被纳入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五位一体”总体布局,并首次把“美丽中国”作为生态文明建设的宏伟目标。党的十八大通过的《中国共产党章程(修正案)》,把“中国共产党领导人民建设社会主义生态文明”写入党章。

党的十八大以来,习近平总书记的生态思想又有新发展。他站在中华民族永续发展、人类文明发展的高度,明确地把生态文明作为继农业、工业文明之后的一个新阶段,指出生态文明建设是政治,关乎人民主体地位的体现、共产党执政基础的巩固和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的实现。

2017年10月18日,习近平总书记在十九大报告中指出,坚持人与自然和谐共生,必须树立和践行“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的理念,坚持节约资源和保护环境的基本国策。像对待生命一样对待生态环境。

在全国生态环境保护大会上,习近平总书记着眼党和人民事业的长远发展,深入阐述了保护生态环境、建设生态文明的重大意义,明确提出了新时代推进生态文明建设必须坚持的六项重要原则:坚持人与自然和谐共生;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良好生态环境是最普惠的民生福祉;山水林田湖草是生命共同体;用最严格制度最严密法治保护生态环境;共谋全球生态文明建设。这六项重要原则,是推动我国生态文明建设迈上新台阶的思想遵循和行动指南。

习近平生态文明思想是在马克思主义生态观的基础上,结合人类文明发展经验教训的历史总结以及人类文明发展意义的深邃思考而逐步形成的,是对自然发展规律、经济社会发展规律、人类文明发展规律的最新认识,是引领中国走向绿色发展之路和建设现代矿业文明的理论之基。

三、借鉴国外生态文明理论中的合理成分

工业革命使人类的生产力有了突破性的进展。但是,随着工业文明的发展和人口的不断增加,全球生态危机频繁爆发,人类可持续发展的必要条件受到了极大的损害。因此,人类开始反思自身的发展模式。在此背景下,在西方,从政治家到公众都要求人类在自身发展的同时充分考虑到生态利益诉求,各种生态社会思潮应运而生。许多专家学者从理念、制度、政策等层面进行反思,就发展生态文明和现代矿业文明提出了一些有价值的思想,如构建起能够实现人与自然协调发展的制度框架,确立生态理性、生态优先观念,发展循环经济、稳态经济,实现生态现代化、生态自治,构建生态国家,等等。

循环经济理论提出,围绕资源高效利用和环境友好进行社会生产和再生产活动。这主要包括发展资源节约和综合利用、废旧物资回收利用、环境保护等产业形态,运用清洁生产、物质流分析、环境管理等技术手段,以尽可能少的资源环境代价获取最大的经济和社会效益,实现人类社会的可持续发展。这一理论主张用发展的办法解决资源约束和环境污染的矛盾,强调生产方式和消费模式的根本转变,强调经济发展和环境保护的有机统一。

稳态经济理论提出,通过控制人口、调节财富收入的再分配以及提高资源利用效率等实现经济稳定发展。这一理论主张以保证每个人的基本需要为主要目标,强调消除目前正在扩大的贫富差距和南北差距;倡导“绿化”工作道德,强调劳动所得应符合绿色运动所提出的道德规范,使劳动成为促进人的全面发展的活动;提倡大力发展可以促进人与自然和谐相处的小型经济区域,通过这种自助型经济模式促进对环境的保护和改善。

生态矿业工程理论提出,矿产资源开发之前的生态环境本底调查是构建生态矿业工程的基础,应当仔细分析研究矿产资源开发可能诱发的对生态和环境状况的干扰与破坏问题。首先制定从源头上控制干扰和破坏的技术路线与措施,立足循环经济模式,强化资源综合利用及废料资源化,做到不建尾矿库、不设废石场、无外排不达标废水的无废开采。

现代生态化理论提出,环境保护不应被视为经济活动的一种负担,而应被看作经济可持续增长的前提。这一理论认为,环境保护与经济发展之间应该是协调的,强调经济增长和环境保护相互支持、相互促进;强调技术革新可以带来经济增长和环境保护的双重改善;建议作为市场促进者和保护者的政府要更多地使用市场调节手段来实现经济发展与环境保护目标。

生态社会主义思想认为,未来社会的发展要给予其一个可持续性的、生态化的发展方向,应当将生态置于发展的核心位置,以资本主义条件下人与自然间的矛盾冲突来反思数百年来在发展方式上存在的弊端,并在此基础上将社会主义与生态问题结合起来。这种创新性的整合方式从生态的角度指出了未来社会发展的方向,并迅速崛起为绿色学说中的代表性思潮。

“生态马克思主义”认为,资本主义制度是人类生态环境的对立面,构成对当代资本主义致命威胁的不是经济危机而是生态危机,资本主义制度是全球性生态危机的根源。生态马克思主义始于法兰克福学派,是在马克思以及马克思主义所做出的生态批判理论的基础上,结合现代生态学理论所构建的旨在挽救当前全球性生态危机的理论。从事生态马克思主义研究的理论家长期从事对当今社会生态危机的严重性和根源的揭露,以及对人类摆脱生态危机出路的探讨。

但是,“生态马克思主义”与马克思主义生态自然观存在着本质区别,而且存在很多缺限。比如,生态马克思主义认为,马克思主义不能解释当今资本主义的继续存在和发展,经济危机理论已经过时。他们将资本主义的基本矛盾看成是资本主义制度和生态系统之间的矛盾,并用生态危机取代经济危机,这显然是本末倒置,混淆了现象和本质之间的界限。基于这一错误认识,生态马克思主义理论显然不能解决全球性的生态危机,而且无力解决发达国家固有的危机。

我们也要看到,国外以生态社会主义理论为代表的生态文明理论,凸显了人类解决当前生态危机的迫切愿望以及追求可持续性发展的时代意义,设想了当前及未来经济发展的模式,虽然其中包含不少脱离实际甚至空想的成分,但在一定程度上也丰富了人类生态文明理论宝库,对于我国正在进行的生态文明建设具有某些启示与借鉴意义。

总之,按照历史和逻辑相统一的原则,我们研究和建设现代矿业文明,要以马克思主义辩证唯物主义为基本立场,系统研究马克思主义生态观的产生,特别是有关人与自然关系、生态危机现象及生态危机根源的观点,以及马克思主义生态观在当代的发展。更重要的是,要深刻领会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特别是生态文明思想以及能源资源观,贯彻落实“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理念。与此同时,要注意从我国传统文化中吸取养分,比如中国古代“天人合一”和“人与自然统一”的古代哲学。另外,还要借鉴国外某些科学的生态文明和现代矿业文明理论,发掘中外生态文明和矿业文明理论在思维方法和表现形式上的耦合性和互补性,并联系新时代我国矿产资源开发、利用与保护、矿业发展和生态环境问题的现实进行分析、归纳与总结,不断夯实构建中国特色的现代矿业文明的理论基础,寻找和探索实现马克思主义人与自然观的具体途径,并为未来中国矿业文明理论发展和创新提供契机。□

返回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