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10月24日 星期四
中国矿业报订阅

中国城镇化发展创造了世界奇迹

——中国城市发展研究院总规划师林纪教授谈改革开放40年中国城镇化发展路径

2019-7-5 9:32:05 来源:中国矿业报 本报记者:刘盼盼

不久前,中共中央、国务院印发的《关于建立国土空间规划体系并监督实施的若干意见》提出,国土空间规划是国家空间发展的指南、可持续发展的空间蓝图,是各类开发保护建设活动的基本依据。建立国土空间规划体系并监督实施,将主体功能区规划、土地利用规划、城乡规划等空间规划融合为统一的国土空间规划,实现“多规合一”,强化国土空间规划对各专项规划的指导和约束作用,是党中央、国务院做出的重大部署。

未来,国土空间规划对新时代中国城镇化的发展具有重要的意义,将成为“高质量发展、高品质生活”及“生态文明建设”等的重要技术支撑。

日前在北京召开的中国国土空间资源保护与利用创新高峰论坛上,中国城市发展研究院总规划师林纪教授为大家详细介绍了中国改革开放40年城镇化各个时期的发展和路径。他说:“回顾中国改革开放40年,中国的改革开放是一次历史性革命,中国的城镇化是人类史上的大事件。这40年,中国是全球少有的未出现金融危机和经济危机的国家,中国的经济社会发展对全世界的贡献越来越大,中国的改革开放和城镇化进程创造了世界奇迹。”

起步期,城镇化发展开始复苏

从1978年到1988年,可以认为是中国城镇化的“起步期”。

1978年是改革开放的元年。随后,国家于1979年批准成立了四大经济特区,即深圳、汕头、珠海、厦门。在这一时期,起步最早,发展最迅速、最典型的则是深圳。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深圳及深圳速度似乎成了改革开放的代名词。

“深圳,这个仅有40年历史的新城,一朝破茧,彷佛飞越千年,成为与北上广并驾齐驱、代表国家形象的超级城市。”林纪说。作为首个经济特区,从1980年8月成立后,深圳以“多中心+带状组团”的空间发展结构,并在“弹性增长”法则的指引下,使城市空间、人口规模、公共服务、交流网络、基础设施等得以有机成长,从而很好地适应了各时期快速发展的需求。深圳的发展不仅是改革开放的重要标志,同时也预示着沉睡多年的中国城镇化建设开始复苏,并进入“起步期”。

与此同时,1984年,我国东南沿海地区也开始大力发展,包括14个沿海开放城市和首批14个国家级经济技术开发区,其中有秦皇岛、天津、大连、烟台、广州、上海、湛江等。

在改革开放进入10年之际,海南建省,并成为中国最大的经济特区,国内外为之震动。随后,一系列的相关政策、规划等开始出台。

林纪表示,历经30年,海南这个曾经的边陲海岛,从经济特区发展到国际旅游岛,再到自由贸易港,实现了完美的蜕变。可以说,改革开放带动了中国城镇化的复苏,为中国城镇化的发展插上了翅膀。

起飞期,中心城市带动周边发展

1988年到2002年,可以概括为中国城镇化的“起飞期”。在这一时期,浦东开发、长三角城市群的崛起、西部大开发等成为重要的标志。

林纪表示,1990年,国家正式批复开发浦东新区,上海浦东新区的开发建设标志着我国城镇化从之前10年的经济特区建设或者沿海地区建设,开始步入到以中心城市建设并带动周边区域发展的一个阶段。

据了解,浦东新区的开发是在邓小平同志的推动下,由中央和国务院正式批准,于1990年4月18日宣告成立,并成为我国首个国家新区。按照当时的规划,浦东新区的开发分3步走,即开发起步阶段、重点开发阶段、全面建设阶段。

2008年拍摄的浦东陆家嘴金融贸易区全景

为何开发浦东新区?开发浦东新区有什么战略意义?对此,林纪表示,浦东新区的开发标志着改革开放走向了深化,具有全国性的战略意义和示范意义。如今,浦东新区取得举世瞩目的成就,并已成为“中国改革开放的窗口”和“上海现代化建设的缩影”,而上海也成为长三角地区社会经济发展的领头羊。

此外,林纪还表示,这一时期,首都北京也开始规划建设如方庄、亚运村和望京等超大项目,每年的建设总量则达到数千万甚至上亿平方米。当时曾有人评价说,真是“一年一个北京城”。

在这一时期,规划建设方面的另一件大事件就是重庆成为我国第四个中央直辖市,当时划定的重庆市域总面积约8万平方千米,总人口超过3000万人。重庆成为直辖市,是我国经济从沿海走向内陆的延伸,可以说是一个重要的战略支点和节点。

1999年,国家提出“西部大开发”战略,范围包括四川、云南、贵州、重庆、西藏、新疆、甘肃、内蒙古等12个省、市、自治区,该区域面积大约占全国总面积的71%,人口大约占全国人口的29%。林纪表示,“西部大开发”战略是我国面向新世纪做出的重大决策,是实现现代化的重要步骤,标志着我国城镇化发展全面进入“起飞期”。与此同时,像长三角、珠三角等地区,则开始形成城市群的雏形。

繁荣期,城镇化版图发生历史巨变

从2002年至2012年,中国城镇化迎来“繁荣期”。京津冀一体化发展研究、东北振兴以及天津滨海新区、重庆两江新区、四川天府新区等国家新区的成立,都让中国城镇化的地理版图发生着历史性巨变。

林纪表示,2000年前后广州战略提出“南拓、北优、东进、西联”的思路,探索了城市发展方向和路径,而杭州、宁波等城市则紧随其后,“战略规划”一词开始浮出水。

而战略规划的真正标志则是2003年《北京市空间发展战略研究》,北京战略的横空出世引来全国上下战略规划和总体规划编制的高潮。

其间,针对资源枯竭、产业转型、地质灾害、失业率高企等突出问题,2003年,国家正式提出“东北振兴”战略;2006年,天津滨海新区成立,成为继上海浦东新区后,国务院批准成立的第二个国家新区。这一时期,国家还提出了一些其他战略,包括2008年的重庆战略,确定了以“两主、两副、双基地”为特征的城市空间结构,以建设“国家中心城市”为目标的城市发展方向;2009年的成都战略,则以建设“世界现代田园城市”为目标,其城市空间结构以“双核双环、三带六区”为特征。至此,我国城镇化发展进入空前繁荣的十年。

新时代,我国城镇化再续新征程

从2012年到至今,我国的城镇化发展开始步入“新时代”。党的十八大提出“新型城镇化”战略,2014年1月,《国家新型城镇化(2014年~2020年)》出台,明确了其建设目标、战略重点和配套机制等。作为国家“新型城镇化”发展的重要形态,建设“国家级”乃至“世界级的城镇群”,将成为今后一段时期的重要方向。目前,我国已经开始形成一些具有区域协作特征的“城镇群”,比较突出的如珠三角城镇群和长三角城镇群等。

会上,林纪表示,我国城镇化进入新时代,多个“国家战略”先后提出。首先是2013年由习近平总书记倡导的“一带一路”战略,即丝绸之路经济带和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它契合了沿线国家发展的诉求,对于“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以及我国现代化建设和屹立于世界民族之林均有着深远的意义。

其次是京津冀协同发展战略。2014年4月,习近平总书记在听取京津冀协同发展规划工作汇报时指出,京津冀协同发展意义重大,要上升到“国家战略”的层面,规划以建设世界级城镇群为目标,打破以往各自为政、一亩三分地的发展模式。该战略将有效疏解北京的非首都职能,并朝着“交通先行、功能互补、空间衔接、资源共享、有机协作”的目标迈进。

再次是长江经济带发展战略。2014年9月,《国务院关于依托黄金水道推动长江经济带发展的指导意见》指出,长江是货运量位居全球内河第一的黄金水道,长江通道是我国国土空间开发最重要的东西轴线,在区域发展总体格局中具有十分重要的战略地位。2016年1月,习近平总书记在重庆主持召开的推动长江经济带发展座谈会上表示,长江是中华民族的母亲河,也是中华民族发展的重要支撑;推动长江经济带发展必须从中华民族长远利益考虑,把修复长江生态环境摆在压倒性位置,共抓大保护、不搞大开发,努力把长江经济带建设成为生态更优美、交通更顺畅、经济更协调、市场更统一、机制更科学的黄金经济带,探索出一条生态优先、绿色发展的新路子。李克强也曾表示,依托黄金水道建设长江经济带,立足改革开放谋划发展新棋局。

从党的十八大到党的十九大的5年里,国家新区则开始集中涌现,其中包括兰州新区、天府新区、西咸新区、贵安新区、西海岸新区、金普新区、雄安新区等,目前已达到20个,并各自肩负着引领区域发展的重任。

随着“一带一路”建设的有效推进,中国规划师也开始承担境外的规划设计任务。如2014年7月,中国城市发展研究院承担了柬埔寨国家旅游特区的总体规划,成为中国团队在海外最大的城市规划项目之一,标志着中国城市规划发展已走出国门,服务世界。

同时,林纪还表示,2017年3月,国务院提出粤港澳大湾区概念和“9+2”发展规划,将对标东京湾、纽约湾、旧金山湾等世界级大湾区,成为中国参与全球竞争和“一带一路”的排头兵。40年前,这里就曾是中国改革开放的“先锋地区”,如今,将再续新的征程。

“40年,中国的城镇化从南向东、从东到西、从西往北、从北归南,并逐步走向均衡、合理的发展路径;40年,我们从起步期、起飞期、繁荣期到新时代;40年,我们的发展从以往的‘快’走向未来的‘好’;我们从深圳启航,在雄安腾飞。”林纪最后表示。□

返回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