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10月24日 星期四
中国矿业报订阅

建设高效、灵活的综合能源体系

——专家热议“十四五”能源发展趋势与重点

2019-7-24 12:45:01

编者语:

2020年是我国实现第一个百年建设目标的关键点。习近平总书记在联合国可持续发展峰会上强调,中国要把五年规划作为落实可持续发展的重要途径。“十四五”规划要成为2020年后国民经济高质量发展的第一个有新意的规划,科学编制和实施五年规划作为我们党治国理政的一个重要方式,更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发展模式的重要体现。

“十四五”时期,将是我国经济由高速增长向高质量发展转型的攻坚期,全国能源行业也将进入全面深化改革的关键期。因此,我国的能源规划需着眼世界大局和本国需求,把能源安全性、经济性和可持续性放在首位。根据《能源生产和消费革命战略(2016-2030)》与党的十九大报告要求,“十四五”期间我国可再生能源、天然气和核能利用将持续增长,高碳化石能源利用大幅减少,能源发展的外部环境将面临深刻的变化。那么,我国“十四五”能源转型应立足于哪些种类的矿产资源?有哪些规划要点需要特别注意呢?本期焦点/众议版摘选了两位专家的观点,以飨读者。

中国工程院院士、“十四五”能源规划专家委员会成员谢克昌:

“十四五”能源转型要立足煤炭

武晓娟

随着能源产业形势发生改变,目前我国“十四五”能源发展规划制定已提上日程。针对规划的制定情况,《中国能源报》记者近日采访了中国工程院院士、“十四五”能源规划专家委员会成员谢克昌。他认为,“十四五”期间,我国对煤炭的注意力不应分散,应该把推动煤炭清洁高效开发利用作为能源转型发展的立足点和首要任务。同时,他还对如何构建清洁低碳、安全高效的能源体系及“十四五”能源规划的制定发表了观点。

煤炭清洁高效开发利用是能源转型的立足点和首要任务,非化石能源应成为能源需求增量的主体

问:您认为“十四五”期间,能源消费结构应实现什么目标?

谢克昌:“十四五”期间,世界和我国化石能源在一次能源结构中的占比都将在80%左右,煤炭在我国一次能源结构中占比估计在55%左右,因此对煤的注意力不要分散。但是,非化石能源应成为这一时期能源需求增量的主体,以保证实现2030年非化石能源在一次能源结构中占比达到20%的承诺。

问:能源结构调整的重点有哪些?

谢克昌:应将“推进煤炭清洁化利用,加快解决风、光、水电消纳问题”落实到规划中,把推动煤炭清洁高效开发利用作为能源转型发展的立足点和首要任务。加快提升水能、风能、太阳能、生物质能等可再生能源比重,安全高效发展核电。

问:有关部门在制定能源“十四五”规划时应注意什么?

谢克昌:国家能源局是拟定并组织实施国家能源发展战略、规划和政策,推进能源体制改革、协调能源发展和改革重大问题的行政权力机构,建议统筹、协调其他部委、机构、智库等有关能源发展的战略咨询,以避免规划中部门与行业利益以及政出多门的倾向。

煤炭的科学开发和清洁利用应在规划中体现,更要用战略的眼光看煤基燃料和化学品对油气的部分替代

问:为建成“清洁低碳、安全高效”的能源体系,“十四五”应如何部署?

谢克昌:能源革命不可能一蹴而就,建成“清洁低碳、安全高效”的能源体系是最终目标,“十四五”能源规划应紧紧围绕这一终极目标予以关注和部署。

清洁的重点在于推进化石能源,特别是煤炭的科学开发和清洁利用,提高煤炭使用的集中度。实现了清洁高效利用的煤炭也是清洁能源。由国家发改委牵头,包括国家能源局在内的六部委已将煤炭清洁利用、煤炭清洁生产列入《绿色产业指导目录(2019年版)》,规划中也应具体体现。

低碳是在提高非化石能源比重的同时,将节能减排和提高能效作为当前我国低碳化过程中的重中之重,在这一过程中要旗帜鲜明地坚持和维护《巴黎协定》的共区三原则,保证我国合理的发展权。

安全包括能源的供应、生态环境、科技和经济安全,在当前油气对外依存度不断攀升、地缘政治风云变幻的形势下,更要用战略的眼光看待煤基燃料,如煤制油、气、醇、醚等,以及煤基化学品,如烯烃、芳烃等对石油、天然气的部分替代,并在规划中给予部署和支持。

高效是指能源生产、转化、利用的效率都要高,如果我国的能源利用效率提高到世界平均水平,就可以减少消耗13.3亿吨标煤,从而可以减少34.6亿吨二氧化碳排放,约占2018年碳排放总量的1/3。

问:构建以上能源体系的关键是什么?规划中应如何体现?

谢克昌:能源技术革命,它不仅是构建能源体系的支撑,也是推进能源革命的动力。能源技术革命的实质是能源转换的革命,其目标是对能源的有效驾驭和高效转换。共性关键技术可以促进能源行业的转型升级;前沿引领技术可以提升示范工程的质量水平;现代工程技术可以实现示范工程的大型化、商业化;而颠覆性技术则是能源低碳转型的关键。这些都应在“十四五”能源规划中有所体现。

对农村能源革命的关注不能少,注意将能源革命与区域社会发展战略紧密结合

问:“十四五”期间,推动能源革命还应关注哪些内容?

谢克昌:要大力关注农村能源革命和西部能源大通道建设。这需要控制散煤利用,推进农村煤炭消费方式的变革;创新发展模式,推进农村可再生能源开发利用;构建能源网络,推进农村清洁电力和燃气发展;强化节能环保,推进农村综合服务体系建设。

同时,要关注“一带一路”能源合作问题,要建立健全区域对话协商机制,做好风险评估与风险防控,注重风险对冲,形成风险管理与应对机制;鼓励利益方多元化的合作模式;完善境外突发事件应对体系;注重技术标准衔接与推广。

问:能源革命在推进社会发展和生态环境保护中应扮演怎样的角色?

谢克昌:“十四五”规划要将能源革命与区域经济社会发展战略紧密结合,充分发挥能源革命对推进经济社会发展和生态环境保护的作用。

例如,能源革命推动区域经济社会与生态环境协调发展、推动京津冀协同发展和雄安新区建设、推动长三角创新发展、推动珠三角开放发展、推动老工业基地转型发展、推动中部地区崛起、推动能源富集地区绿色发展、推动西南地区共享发展等。△

全国工商联新能源商会专业副会长兼秘书长、中国新能源产业研究院执行院长曾少军:

“十四五”能源规划应重点关注六大问题

李睿 孙婧雅 肖占宇

在全面分析总结“十三五”我国能源行业发展经验、问题及国际经济与能源形势最新状况的的基础上,针对“十四五”能源规划的重点,全国工商联新能源商会专业副会长兼秘书长、中国新能源产业研究院执行院长曾少军提出以下六点重大政策建议:

分布式发展: 即新能源的分布式发展

“十四五”时期,从我国能源发展的思路上来看,应将改变过去主要依靠基地式大发展的路径,重点转向户用分布式发展,形成大规模集中利用与分布式生产、就地消纳有机结合,分布式与集中利用“两条腿”走路的格局。

分布式能源具有利用效率高、环境负面影响小、提高能源供应可靠性和经济效益好等特点,已成为世界能源技术重要发展方向。分布式开发模式,既可实现电力就地消纳,避免弃风弃光,又能避免远距离电力传输,节省投资、减少输电损耗,同时还能满足东部发达地区经济能源需求与消纳重心的匹配不均衡等问题。

在国际能源转型升级和国内能源形势日益严峻的背景下,智能化新能源是能源革命的主战场。当前,在我国人口稠密、电力需求旺盛、用电价格较高的中东部地区,新能源分布式发电已具有较好的经济性,具备了较大规模应用的条件。“十四五”期间,光伏、风电、生物质能、地热能等能源系统的分布式应用、创新发展将成为我国应对气候变化、保障能源安全的重要内容。

清洁化利用: 即传统能源的清洁化利用

以传统能源为主的世界能源结构,带来的化石能源枯竭和环境污染,已经使能源问题上升为一个国家能否安全、全面、协调、可持续发展的重大战略问题。我国长期以来的“高碳型”能源结构迫使我们必须实行能源结构的低碳化改良,加快传统能源技术进步,提高煤炭、石油、天然气等传统化石能源的清洁化利用水平,推动能源行业高质量发展。

“十四五”时期,我国仍将面临复杂的国际、国内能源革命形势,未来很长一段时期,煤炭在我国一次能源消费中仍将占主导地位,为了加快推动能源消费革命,进一步提高煤炭等传统化石能源的清洁高效利用水平,将成为“十四五”时期我国能源发展的重要任务。尽管传统能源清洁化利用不能彻底解决环境污染和低碳减排的问题,但在某种程度上能够相对实现污染治理和温室气体减排。因此,清洁化利用将成为传统能源未来发展的重要方向。

包容式发展: 即传统能源与新能源的包容式发展

在我国能源发展的大格局中,传统能源与新能源的投资主体不能长期处于对立状态,应该是有机结合、分工合理、有序合作。从目前情况来看,我国传统能源主要是以国有经济为主体,新能源主要体现在民营经济参与,协调好二者的发展关系,对平滑、顺利、稳定地实现新能源对传统能源的替代具有重要现实意义。因此,在“十四五”能源结构总体布局中,应结合中央关于混合所有制改革的重大部署,通过建立民营新能源与国有传统能源包容发展的协同体系、加强民营新能源企业与国有企业的混合所有制改革、鼓励传统能源企业主动介入新能源领域等方式,积极推动传统能源与新能源包容式发展,这不仅是对我国能源格局的一种理性化调整,更是国有经济与民营经济包容式、协调式发展的体现,将对我国经济社会长期稳健、高质量发展产生重要影响。

多能互补: 即建立以储能为核心的多能互补能源体系

在我国推进能源结构转型的过程中,单一能源品种的利用已受到多方掣肘,建设高效、灵活的综合能源体系将成为“十四五”时期能源发展的重点。然而,不同能源系统间往往存在差异,且系统中各类能源的供能彼此间容易出现缺乏协调、能源利用率低等问题,亟需具有调峰调频、辅助服务等优势的储能技术支撑。通过风光水火储多能有效结合、发挥各类电源优势、取长补短、紧密互动,不但能够为新能源提供调峰调压电源,提升新能源发电消纳能力,增加新能源应用比重,缓解“弃风、弃光、弃水”等问题,亦有利于降低火电等传统能源高污染、高耗能的程度,为优化能源结构、降低环境污染提供助力。因此,大力发展以储能为核心的多能互补体系,将成为我国能源经济持续稳定高质量发展的关键。2018年,全国工商联新能源商会举办了以“多能互补”为主题的第十二届中国新能源国际高峰论坛,在业内产生良好反响,符合市场的预期和方向。

关键技术创新: 即关键技术研发与重大工程布局

能源经济发展的希望在于通过技术的进步和成本的降低,提供更清洁、更廉价的能源产品,未来我国能源高质量发展过程中,关键技术和重大工程布局仍然是值得重视的问题。我们欣喜地看到,自2006年《可再生能源法》推行以来,在技术创新的驱动下,我国新能源产业规模稳步增长,技术屡破世界记录。近10年来,我国光伏发电成本降幅达90%左右,陆上风电度电成本下降40%以上。随着技术的快速进步,“十四五”时期以风电、光伏发电为代表的新能源行业将逐步实现平价,能源“十四五”发展的侧重点将由速度规模型向质量效益型转变,因此必须重视关键技术研发攻关,加快培育能源发展新动能。

在关键技术创新方面,既要体现国家对重大工程的布局,也要充分发挥民间力量,尤其是行业组织和主要能源企业的研发积极性。一方面,国家必须把握好能源变革绿色低碳化方向,在核心和关键技术领域进行长远布局,在政策上加强引导;另一方面,行业组织和能源企业必须大力加强技术攻关,取得核心技术领域话语权,通过多元有机结合,形成真正的创新主体,为建设现代能源体系提供有力支撑。

市场化改革: 即深化以市场化为导向的能源体制机制改革

深化市场化改革在能源领域中的体现就是要运用市场化的体制机制,推动能源革命纵深发展。我国自2002年启动电力市场化改革以来,市场配置资源的决定性作用得到了初步发挥,发输配送诸环节形成了良好的发展局面,取得了显著成效,对近十几年来的能源经济发展起到了积极的推动作用。“十四五”时期将是我国经济由高速增长向高质量发展转型的攻坚期,能源行业也将进入全面深化改革的关键期,面临全面推进能源消费、供给、技术和体制革命,全方位加强国际合作的新要求。在此期间,我国应继续充分发挥市场化机制的作用,稳步推进能源领域市场化改革,优化能源供应格局,厂网分开、竞价上网等体现市场化机制的重大措施,仍将是能源领域推进市场化改革的重要方向。与此同时,我们还要注意和警惕当前出现的一些非市场化方向的声音和苗头,时刻坚定深化市场化改革的方向和信心,推动能源领域实现健康稳定发展。△

返回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