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04月19日 星期一
中国矿业报订阅

儿时大为失望的压岁钱

2019-2-25 10:10:50 来源:中国矿业报 作者:江初昕

父亲常年在外工作,一年当中只有在农忙的时候探亲回家帮母亲干农活。而有一年却是一个例外,因为要为祖母做八十岁大寿。在农村,一般结婚、做寿等喜事会放在年底,为祖母做寿同样定在年底。听说父亲要回来,我们兄弟几个欣喜若狂,知道父亲会给我们带来不少好吃的东西。

临近春节,父亲风尘仆仆从远在两百多里的单位赶回家时,手里拎着大包小包的行李,我们一拥而上从父亲的手里接过行李。一到家,父亲连茶都来不及喝上一口,就从行李里摸出一些糖果来分给我们吃。他摸了摸我们的头,再看着吃得津津有味的我们,对母亲说道:这次回家就等过完年再回单位去。母亲和我们听了自然喜出望外。印象中,父亲和我们在一起过年的次数屈指可数,不是父亲不想和我们团聚,而是父亲的工作特殊,越是节假日越忙碌。

随后几天,家里忙着宰猪杀鸡,置办各种酒菜,热热闹闹地为祖母做完了寿礼,接踵而至的就是过年了。这个春节因为有了父亲在,也变得格外热闹。除夕夜,父亲和母亲一头钻进厨房里,烧了一大桌好菜,吃得我们快把肚子都撑爆了。吃完年夜饭,我们又溜出去玩。在外面,遇到了不少同伴,他们都拿出用红纸包着的压岁钱在我面前炫耀。虽说心里痒痒的,但我知道自己也会有的,我们家的规矩是要到大年初一早晨才发压岁钱。母亲很“吝啬”,压岁钱一般都包“五角”钱祖母也是如此,她老人家膝下的孙辈们有十来个,发压岁钱是一笔不小的开销,少是少了点,但总比没有强。一想到父亲今年和我们在一起过年,明天一定会给我们一个很厚的压岁钱包,想到这里,心里美滋滋的,心里盘算着有了一笔压岁钱就能到集镇上去买小人书、爆竹、玩具手枪、玻璃弹珠等东西,为此兴奋得睡不着觉。

第二天一大早,听到外面此起彼伏的爆竹声,一翻身起了床,穿上新衣服,吃完早饭,就去给祖母行礼拜年。祖母摸了摸我的头,笑呵呵地说,又长大一岁咯!说着话,把压岁钱塞到我手上。接着,我向父母亲拜年,母亲照例说长大了该懂事点了。轮到父亲时,他摸了摸我的脸蛋,和蔼地说,新年新气象,学习要更上一层楼。言毕,将手里的压岁钱给了我。我拿着父亲的压岁钱,感觉瘪瘪的,会不会里面有大钞呢?在父母面前不好查看。等派发完压岁钱,大家都陆续散了,我溜了出去,来到一个没人的角落里打开了父亲的红纸包,包里只有两张“五角”钱。看到眼前的一幕,我大失所望,父亲难得和我们在一起过年,怎么给我这么少的压岁钱,我当时眼泪都快出来了。买玩具的事看来只好泡汤了,一阵失落感充斥全身。大过年的,看到同伴们个个开心地玩耍,而我却郁郁寡欢。

在同伴的催促下,我们几个人一起走路到了集镇上,我用压岁钱买了几盒爆竹、一本小人书,其他的玩具就暂且不去想了。我们一路燃放鞭炮,玩得不亦乐乎,很快忘记了早上的不快。

多年以后,我也成家立业,深深懂得了生活的艰难、父母的不易。每逢过年给小孩子派发压岁钱时,我的脑海里总会闪现出父亲当年那和蔼的眼神……□

网站编辑:宫莉

返回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