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06月27日 星期四
地质云 :English | 公务邮箱
中国矿业报订阅

徒手绘图高手

——记中国矿业大学“教学贡献奖”获得者陈国平

2019-1-4 9:38:32 来源:中国矿业报 作者:王雅慧 孟子丰 杨雯琳

当在退休前最后一次站在主席台上,作为一名普通人民教师接受为之服务一生的母校所授予的“教学贡献奖”时,中国矿业大学机电学院教授陈国平的思绪飘回了1978年的那个闷热的夏天,在水田中劳作的黝黑少年,突然听见邮递员远远的高声呼喊……

接过大学录取通知书的一刹那,他仿佛觉得这一切不是真的,但在大红色的纸上,“中国矿业学院”这一排金灿灿的字下,赫然写着自己的名字:陈国平。

36年如一日,坚守一线

在那个百废待兴的年代,上大学可谓是一件奢侈而艰苦的事情。高考制度刚刚恢复的第二年,无数热血青年来到高等学府,准备用心钻研,成为国之栋梁的时候,却发现大学校园与想象中完全不一样:缺教材、缺老师、缺设备。

在其他人都立志当物理学家、化学家、工程师的年代,年轻的陈国平却选择了“师资班”,这是当年专门为了培养急缺的教师队伍所设立的专业。这不是一个“有名望”的专业,甚至还有些枯燥:全部都是基础学科,与尖端科学、金融等丝毫不沾边。当被问起当年选择的理由,陈国平不好意思地挠挠头:“那会儿只是觉得国家缺老师。”

图为陈国平近照

一个少年时的选择,成就了36年对讲台的坚守。“机械制图”,在外人看来是枯燥的、乏味的,尤其是一生都在面对不同的渴望眼神,却一遍遍复述早已烂熟于心的内容。

年均400学时,一周16节课,如果说年轻教师在这繁重的教学任务下还能勉强支撑,但是年近六旬的陈国平,在如此高强度的工作中,还能保持对每一位学生的察觉、对每一次作业的敏锐,不得不承认,这是强大的职业责任感和自律性在维持着高标准的工作要求,令人钦佩。

每一堂课,陈国平都拼尽全力,洪亮的声音从未在教学楼中减弱。在冬日里他完成一天的教学,衬衫被汗浸得都能拧出水来。他的夫人曾略开玩笑又心疼地说:“这才是正经的教书匠、孺子牛。”

36年来,无数人走向了社会,专心科研,下海经商,升官发财,不一而足。然而陈国平并不艳羡,始终遵从内心,手拿教案,奔波于各个教室间,以他特有的略带南方口音的普通话给学生们传道授业。

是什么信念支撑着他坚守清贫的人民教师岗位?在日复一日的洪亮嗓音中、年复一年的教学任务中,陈国平给出了答案:秉持着对人民教师这份职业的尊敬和敬重,倾尽全力,终其一生。

如卖油翁,唯手熟尔

无论是轴测图、剖视图,或者各种奇形怪状的零件立体图,陈国平在黑板上粉笔徒手作图,从来不用直尺或圆规,但图形依然无比规范,令人叹服。

陈国平的历届学生无一不被他扎实的制图功底所震撼,被其魔术般徒手绘图所折服。用学生的话说:“看陈老师徒手作图,是一种享受。”

对于这一点,陈国平却很是遗憾:“原来我们上学的时候,粉笔字、尺规图,这些都是基本功,都是要练的,只是现在淡化要求了。”“徒手作图,那是老师的基本功。”看似风轻云淡,不值一提,却掩盖了多少年无人知晓的艰辛与刻苦。

陈国平对于学生的要求,也尤其注重基本功的训练:课程图纸中的字体字号、图线的粗细,甚至虚线段间的间隔,都是他反复着重强调的要求。陈国平说:“基本功是一个工程人员的基本素养。”

这种极致认真、精益求精的态度在陈国平的日常工作中得到了充分的体现。每当授课量较大、课上作图量较多时,陈国平总是提前到达教室,在黑板上事先画好上课要用的图形。陈国平一直坚持自己批改作业,一份份地检查过目,打勾画叉。“这样我才能知道学生哪里掌握得不好,下次讲得慢一些、细一些。”

36年的教龄并不代表陈国平对于授课随心所欲,掉以轻心。课前几天在家中挑灯夜战批改作业,然后根据各班学习进度、接受能力的不同而提前设计上课的速度、方法和侧重点,是陈国平日常授课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每个班次甚至每个人都能在陈国平的课程中捕捉到属于自己的侧重,接收到属于自己的知识点。这一切令学生赞叹不已的特点,陈国平却称之为“基本功”与“习惯”。这“习惯”背后,是陈国平严谨的学习、工作作风,亦是陈国平的言传身教,让学生们在严谨中知不足,在扎实中求进取。

桃李不言,下自成蹊

提及曾获得的各种奖项,陈国平显得并不在意。在陈国平眼中,“评奖只是过程,不是目的,上好课是最重要的。”

学生日常使用的教科书几乎都是陈国平主编的,他主编教材5部,参编教材4部,其中《工程制图》、《工程制图习题集》两本教材更是成为国家“十一五”规划教材,由高等教育出版社出版,并被全国20余所高校所采用。陈国平也曾多次作为主要成员参与课程建设,并斩获国家级精品课程、江苏省一类精品课程、江苏省二类优秀课程等。

其实,在陈国平看来,多年来在教材建设、课程建设中所有的辛苦付出,最终也是最重要的目的始终是一线教学的效果和学生良好的反馈。

从2011年到2016年,陈国平先后斩获五届“年度百佳本科教学教师”奖项。问起陈国平最在意的奖项,他还是更喜爱“首届中国矿业大学最受学生欢迎十佳基础课教师”这个完全由在校学生自发投票选出的“民间奖项”。这证明了对于陈国平毕生在教学一线的心血积累,学生们没有无视,相反,他们通过手上的投票给出了最高的敬意和认可。

在教学上投入的大量精力使陈国平在教学方法、教学规律方面积累了大量经验。但对于申请科研项目,或者著书立说,陈国平一直保持谨慎的态度,“所学有限,还差得远。”

“我也有孩子,也是一个家长,所以特别能理解家长的想法。既然人家放心把孩子交给我来教,我也应当对得起这份信任。”将心比心,真心对待每一位学生,诚意教导每一个孩子,这是陈国平36载教书路上一贯的坚守和习惯,同时也启发、影响着新一代的青年教师们,并将这种精神一代又一代地传递下去。

春华秋实,陈国平从瘦弱的“小陈”变成了如今两鬓斑白的“老陈”。曾经有无数人,拼尽全力想留下“时代的回响”却不得,而陈国平,一位在讲台前坚守了36年的普通人民教师,与他曾经教过的近一万名学生和亲手带过的十余名年轻教师,将永远是这个时代的一部分。□

返回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