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04月24日 星期三
地质云 :English | 公务邮箱
中国矿业报订阅

沂沭河流域的钻石往事

2019-3-18 9:16:34 来源:中国矿业报 本报记者:李晓娜

“钻石恒久远,一颗永流传。”提到钻石,多数人仍停留在国外宝石的印象里。虽然我国钻石储产量在世界上排名并不占优势,已开采的钻石矿也只有辽宁、湖南、山东等少数几处,但关于钻石的故事却是跌宕起伏、精彩厚重,且多了些人间烟火、家国情愫。其中,山东沂沭河流域的钻石故事最为引人关注,也最为传奇迷离。有关钻石的这段往事,我们也将由此说起。

(一)

蒙山脚下的临沂,地处山东省东南部,古称琅琊、沂州,境内沂河和沭河并行南流,蜿蜒曲折,进入苏北,是沂沭河流域的核心区域。

从地质构造上而言,临沂地质条件复杂,地层发育比较齐全,从太古界至新生界,除上奥陶统、志留系、泥盆系、下石炭统、三叠系及中、下侏罗统,老第三系古新统,新第三系地层缺失以外,其它各期地层都有发育。其主要构造以郯庐断裂带为主,该断裂带经郯城北北向延伸,纵贯临沂全市,以断裂为界,临西为鲁西台背的一部分,属华北地台范畴,临东为胶南隆起的一部分,属扬子大陆块范畴。

地质学家认为,临沂产钻石与郯庐断裂带有关,因为郯庐断裂带与山东蒙阴金伯利岩岩管的形成有一定关系。我国对金刚石的正规地质勘查工作始于上世纪50年代。其中,沂沭河流域便是一个重要的找矿靶区。

常林钻石

1965年8月,沂沭地质队(即今天的山东省第七地质矿产勘察院)经过8年艰苦勘探,在蒙阴常马庄发现了我国第一个金伯利岩脉“红旗1号岩脉”,结束了我国没有金刚石原生矿的历史。作为我国首座金刚石原生矿,建材七○一矿也是全国乃至亚洲规模最大、品味最高的金刚石原生矿,且至今仍在正常生产经营。其出产的金刚石以无色、微黄、棕黄色为主,晶体多呈八面体和菱形十二面体。目前,临沂市累计查明金刚石资源储量约占全国查明总量的50%。

有人估算,在人类历史的发展长河中,100克拉以上的特大金刚石总共不超过2000颗。有意思的是,迄今我国发现的5颗特大钻石均产于临沂沂沭河流域,即金鸡钻石、常林钻石、陈埠1号、蒙山1号、蒙山5号,重量分别为281.25克拉、158.786克拉、124.27克拉、119.01克拉、101.4695克拉。那么,这些钻石是如何被发现的,归宿何在呢?

(二)

先来说说金鸡钻石。

山东省郯城县李庄镇东南5千米处有一片山丘土岭,当地人称其为金鸡岭。金鸡岭下,有一个寻常的北方小村庄,叫罗莫岭村。金鸡钻石便是在这里被发现的。

那是在1937年的秋天。一天,罗莫岭村一罗姓农民像往常一样给自家菜园翻地、锄草。突然,他的锄头被一件硬东西磕碰了一下。待将这块硬东西从土里刨出来一看,他竟然呆住了,只见这块石头通体黄色透明,耀眼夺目。罗姓农民虽见识不多,但知道这一定是宝贝。

很快,罗姓农民找到宝贝的消息不胫而走,传到了乡长那里。心生贪念的乡长也想将宝贝占为己有,于是一番威逼利诱之后,骗得村民交出了宝贝。

戏剧性的是,这事不久又被当地的警察局长获知。警察局长也威逼乡长交出了宝贝。

1938年春,临、郯等地被日军侵占。驻临沂的日军又从警察局长那里抢走了这个宝贝。而最初发现的该宝贝的罗姓农民据说只收到了800斤小麦,郁郁而终。

据传,这一宝贝被日军掳去后,在日军侵华上层头目中掀起了一场夺宝大战,各种明争暗斗,互相残杀。

而对于该宝贝的归宿有多种说法——或随同日船“阿波丸”号沉入大洋,或被日寇带到日本,流落日本民间,或被日本天皇得到,藏于日本皇宫;或.遗失或损毁于战争;或流落于亚太某国……

当然,这些都是传说和推测。对此,后来《人民画报》有过这样的报道:“1937年秋,郯城县农民在金鸡岭下地干活,拾到重281.25克拉的金鸡钻石,后被日本侵略军掠走。”

而对于金鸡钻石比较肯定是,这颗钻石形状恰似一只出壳的小鸡,且出产在金鸡岭上,故名金鸡钻石,是迄今我国发现的最大一颗钻石,重281.25克拉。

生逢乱世的金鸡钻石,可谓是命运多舛。

(三)

再来说说赫赫有名的常林钻石。

顾名思义,常林钻石是在山东省临沂市临沭县常林村被发掘的,故名常林钻石。

时间回到1977年的冬天。这年12月的一天,山东省临沭县华侨乡常林村魏振芳,与生产队的女社员一起扛着铁锨到田间翻整土地。夕阳西下,魏振芳挖完自己所分的地块,刚要收工回家,忽然发现邻近地头上还有一片茅草没有挖完,也不知是谁撂下的。

于是她便走过去,挥动着铁锨挖起来。当她挖第二锨时,突然从茅草里滚出一块鸡蛋黄大小的东西。魏振芳好奇地捡起来一看,不由地瞪大了眼睛——这是一块大金刚钻。

惊喜不已的魏振芳捧着宝石急忙赶回家……父亲那双发抖的手托着钻石,脸上的表情复杂,惊喜?激动?害怕?担忧?都有那么一点点。一家人彻夜未眠,经再三商量,决定将这一大金刚钻献给国家。

在当地领导及有关部门的帮助下,魏家将宝贝送到了北京。

随后,国家专业人员对这块金刚石进行了观察测量和称重。当天平的指针固定下来时,在场的人一片惊喜欢呼,158.786克拉。专业人员通过鉴别认为,该钻石属于优质钻石,钻体呈现全透明状态,颜色微微发黄,是金刚石中的极品。

当时,《人民日报》以“我国发现一颗特大天然金刚石”为题进行了报道,并称“中科院鉴定认为,这颗金刚石发现在太平洋两岸我国的深大断裂带上,对于地球科学研究,寻找原生矿,以及研究天然金刚石的形成环境等,都具有重要意义”。

据当地县志记载,临沭县处在沂沭断裂带上,1668年常林村一带曾发生过8.5级的大地震,地下岩石错动断裂,使经亿万年间形成的天然金刚石被冲击到地表。

为国献宝的魏振芳,不仅受到了表彰和物质奖励,还办理了农转非户口,被安排到八O三矿当了工人。依照她的要求,常林大队还获得了24马力拖拉机一台。此后,魏振芳一直做着平凡的工作,但她常说的一句话是:“捡到钻石是这辈子最幸运的事,把它捐献给国家是这辈子最自豪的事情。”

相比于金鸡钻石,常林钻石是幸运的,据说现收藏于中国人民银行。

诚然,沂沭河流域钻石往事的主角除了上述这两颗特大钻石之外,还有陈埠1号、蒙山1号、蒙山5号……以及未来可能的出现新秀。但不管怎样,这里的每一段钻石往事都会裹挟着时代的起落、国家的兴衰以及个人的悲欢,奔涌向前,不曾停歇。□

返回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