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04月23日 星期二
地质云 :English | 公务邮箱
中国矿业报订阅

“大地铜心”的自述

2019-4-1 9:21:54 作者:海 投

我叫“大地铜心”,虽然大家对我不太熟悉,但我确实可以被称为世界之最!

我已经10亿岁了,出生在美国密歇根州霍顿昆西矿。我长得很像“中国地图”,总重26吨,铜含量高达99.95%,是目前世界上最大的一块自然铜。

我出自昆西矿

霍顿(Houghton)是一座位于密歇根州西北部的基威诺半岛上的城市,市内有人工的基威诺水道连接苏必利尔湖。霍顿最初是因开采铜矿而建,其名字来源于美国铜矿之父道格拉斯·霍顿。

城市以北为世界上惟一一处可以直接经济开采的纯铜矿群,包括德拉瓦尔、易诺奎、阿诺德、塞内卡、昆西等矿,铜的纯度高达97%,被誉为铜国(Copper Country)。我就是出自其中的昆西矿。

“大地铜心”

此外,在密歇根北部、威斯康星和明尼苏达地区都有浮铜文物的出土记录。史前墓地曾发现各种铜器具,其历史可追溯至公元前3000年,可见当地浮铜开采历史由来已久。

18世纪早期,得知该地区有大量浮铜后,新的移民们进行简单地表浮铜开采,吸引了众多淘金者,最终开始了划地进行更大规模深层次的开采项目。18世纪晚期到19世纪初期是这里采铜繁荣期。在这期间,几乎所有的地表铜块被开采殆尽,并被送去冶炼厂提炼纯铜。19世纪60年代,经济危机使得这里的多数铜矿进入暂停阶段。

该地区铜矿纯度之高、开采历史已久,似乎都在为我的出现铺路。

我今年10亿岁了

地球年龄约45亿年,而我如今10亿岁了。

据地质学家估计,我形成于10亿年前(前寒武纪),当时地壳运动,大量的玄武岩被挤出地幔并扩散覆盖了现在的密歇根、威斯康星和明尼苏达地区。

数百万年前,玄武岩逐渐被侵蚀消散,形成了现在美国、加拿大边境的五大湖。期间,富含铜、银和其它金属的热液从地层深处被推至地表,将原始玄武岩中的气孔充填。温度及压力环境变化下导致热液存于气孔中,并形成实心铜块。

接着冰河世纪来临,北半球大陆一度冰封又溶解,带走了玄武岩上积累的数百米的沉积物。约12000年前,北美大陆终于从溶解的冰川中显露出被刨蚀的大地。

冰川留下了延绵数百英里的“浮铜块”。它们随着冰川漂流,并混合了沉积物,在冰川的巨大质量和压力下被压成了现在的平板状,大多数重量都在几克到几百公斤之间。

人们用金属探测器在地表石坑中找到的“浮铜块”,多数被用作冶炼工业铜。浮铜标本表面也有被冰川刮擦和抛光的印记。更大、更纯的金属铜块一般都被较深的沙土和淤泥所掩埋。

密歇根北部不仅在地表发现了大量的铜块,在过去的几百年里更是开采了很多高品位的地下铜矿。

我的四任“主人”

我的第一任“主人”是昆西矿的矿主鲁迪(Rudy)和詹姆斯(James),他们也是让我“重见天日”的人。

1997年,鲁迪和詹姆斯无意间发现了我。他们在森林中使用金属探测器寻找时,突然发出强烈的信号。随着后续发掘的深入,我才渐渐崭露头角。挖掘完成后,他们才知我有26吨重。

我的第二任“主人”叫弗雷德(Fred)。因为他,我才得以保存下来,但却与我“缘深情浅”。

当初,我作为世界上最大浮铜标本被发现,不但震惊了鲁迪和詹姆斯,更引来AAPS(美国远古文物保护协会)的会长弗雷德的关注。他建议,鲁迪和詹姆斯把我保存下来,并在AAPS通过了一项决议来购买和维护,还与二人签下4年合同。如果弗雷德和协会在4年内筹集到资金,就可以将我永久购买和保存下来,否则就要将我的所有权归还给鲁迪和詹姆斯,那我就很有可能面临被冶炼的困境。

就这样,我在普雷斯克岛公园被公众参观的同时,开始了漫长的等待。

但不幸的是,2015年我还没等到弗雷德,却收到了他离世的噩耗。我与第二任“主人”的缘分还没有开始就结束了,再次回到了第一任“主人”的身边。

我的第三任“主人”是CE美国时尚矿物总裁布莱恩 · 李斯。

2016年初,布莱恩 · 李斯和鲁迪、詹姆斯签订了销售合约。随后,我开始了从美国到中国长达12000千米的长途旅行:密西根(美国东北部)→丹佛(美国中西部)→洛杉矶(美国西南部)→中国上海→中国郴州。

我的第四任、也是迄今为止最后一任“主人”叫郑建蓉,是一位中国收藏家。

我在第四届中国(湖南)国际矿物博览会上的震撼亮相,成功吸引了矿石爱好者的关注,最终被郑建蓉高价买下。

我与中国似乎有着密不可分的缘分——虽然出身美国,但是却保持着如“中国版图”一般的外形,又逃脱被冶炼的命运,“漂洋过海”定居中国。这真是一段奇妙的缘分!△

返回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