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08月07日 星期五
中国矿业报订阅

玉石之萃——和田玉

2019-12-10 8:47:26 来源:中国矿业报 作者: 杨泽黎 王树庆

中华民族是一个爱玉的民族,对玉的爱好,可以说是中国文化的特色之一。自旧石器晚期辽宁海城小孤山遗址中发现最早的玉器开始,伴随着近万年的发展,中国人的文化信仰、民族性格与道德观念等都被深深地打上了玉的烙印:《周礼》以玉作六器,以礼天地四方;在政治舞台中,和氏璧成为了皇权合法性的标志;而更多的美玉则被精雕细琢,成为传承中华文明的重要载体之一。

在中国众多玉石之中,又以和田玉为其中佼佼者,有真玉之称,十六国《拾遗记》中即记载:“西北方玉声沉重,而性温润,东方南方玉声轻洁,而性清凉。其言玉声清洁者,言东南方产非真玉也。”和田玉登上玉器舞台的具体时间尚待研究,但根据新疆楼兰玉斧及齐家文化中发现的玉器推断至少有4000年的历史,而其称谓也经历了长期演变,最早见于《管子》一书,根据售玉部落称为“禺氏之玉”,而秦汉时期则以产地称为“昆山之玉”“钟山之玉”,以后的古文献中也有以“于阗玉”命名的,至清代改称“和阗玉”,解放后才正式定名为和田玉。

现代研究表明,和田玉主要是由角闪石族中透闪石-阳起石类质同象系列的矿物所组成。长期以来,“和田玉”多专指产于新疆境内的透闪石玉,而学术界对和田玉是按产地来划分还是按矿物成分来划分存在很大争议,2014年中国国家标准管理委员会和全国标准样品技术委员会批准发布了国家标准《和田玉实物标准样品》,正式确定“和田玉实物样品国家标准不论产地,一律按其矿物成分来界定。”因此,目前“和田玉”名称已经丧失了产地的含义,只要是以透闪石为主(含量一般在95%以上)的玉石均可称为“和田玉”。

和田玉组成矿物透闪石及阳起石都属于单斜晶系,常见为纤维状,矿物组成决定了其质地优良细腻,是古人所谓的“缜密而栗”,同时外观温润滋泽,具有油脂光泽,给人以滋润柔和之感。另一方面,和田玉摩氏硬度较大,为6.5-6.9,因而玉器抛光性好,能长期保存,并且韧度在玉石中是最大的,耐磨且不易破碎,对于玉器的艺术造型和精细雕刻有极大好处。外观特征及工艺特性共同决定了和田玉能在众多玉石中脱颖而出。

和田玉通常根据产出环境或颜色进行分类。其中根据产出环境可划分为山料、山流水料及子料:“山料”指直接从原生矿床开采获得的玉石,常呈块状、棱角状,无磨圆及皮壳;“山流水料”指原生矿床自然剥离后由流水或冰川搬运至半山腰、山脚、河流中上游等地的残坡积或冰川堆碛物,一般距原生矿较近,次棱角状,磨圆度差,具有薄的皮壳;“子料”指原生矿床自然剥离后经过更远的风化搬运,分布于河流中的玉料,常分布于河床及两侧阶地中,呈浑圆状或卵石状,质地一般优于山料及山流水料。另外,颜色也是和田玉重要的分类依据。世界上透闪石玉颜色基本上为白、青、黄、黑、碧(绿)等5种颜色,还有一些中间过渡色,而由于含铁量很低,和田玉多数为前四种颜色,仅超镁铁岩型成因的透闪石玉含铁较高而呈绿色,现代和田玉按颜色种类划分为白玉、青玉、青白玉、黑玉、青花玉、碧玉、黄玉、糖玉等。

和田玉原生矿床分布于世界上20 多个国家,除中国外,重要的出产国有俄罗斯、澳大利亚、加拿大、新西兰、朝鲜、印度、波兰、意大利、巴西等,不过以中国新疆和田地区最为著名。新疆矿山主要分布于塔里木盆地以南的昆仑山-阿尔金山一带,有原生矿点约40余处,断续绵延近1100公里,都在海拔3500-5500米的山巅冰雪之下,根据分布位置,和田玉可划分为昆仑山及阿尔金山两大主产区。其中,昆仑山矿区是中国软玉的主要产地,在东起且末,西至塔什库尔干的昆仑山麓以及相关各条河流中,已发现软玉矿体和矿点20多处,从地质调查情况来看,昆仑山地区原生玉矿主要集中在以下三个地区:一是莎车-叶城矿区,产有白玉、青玉和青白玉,较为著名的矿山为叶城县米尔岱玉矿;二是皮山-和田矿区,该地区为我国古代采玉的重要场所,主产青玉、白玉,主要矿山为皮山县赛图拉玉矿;三是策勒-于田矿区,以白玉、青白玉为主,主要矿山为于田阿拉马斯玉矿。阿尔金山出产玉石即“金山玉”,该区所产软玉除少量青玉外,主要是碧玉,原生玉矿主要分布在且末(塔特勒克苏)和若羌(库如克萨依)地区。

和田玉通常只有在相对较为特殊的地质条件下才能形成,有关专家根据矿床成因类型将其划分为三类,分别为产出于中酸性侵入岩与大理岩接触带附近的矽卡岩型矿床、产于超基性岩与其他岩石接触带中的和田玉矿床以及变质作用形成的变质型矿床。矽卡岩型和田玉是由于中酸性岩浆侵入白云质大理岩中并与之发生交代作用,后者逐渐转变为透闪石而形成,同时,此类矿床常分布于大断裂带附近,这是由于断裂带往往也是岩浆侵入及矿源物质的通道,因此侵入体接触带、岩层层面、断裂剪切面构成的“三位一体”构造带也成了成矿最佳部位。超基性岩交代型和田玉矿床常常产出于超基性岩与围岩接触带附近。变质成因矿床主要产在元古代片麻岩、白云质大理岩及华力西期变质岩带中透闪石片岩和白云质大理岩强烈剪切挤压破碎带中。

和田玉坚韧细腻、温润光洁,始终为中华民族所倾心,它深植于中国传统文化之中,了解和田玉的来龙去脉对我们继承发扬中华民族的玉文化、进而从一个侧面探寻历史源流具有重要意义。然而尽管和田玉仍有一定资源潜力,但产量由古代到现代总体呈上升之势,因此仍然需要在保护中有计划地合理开发,久远地将这人间至宝传承下去。􀴁

(作者单位:中国地质调查局天津地质调查中心)

网站编辑:宫莉

返回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