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04月02日 星期四
中国矿业报订阅

潦河图纹石的前世今生

2020-3-13 8:03:08 来源:中国矿业报 作者:沈国庆

潦河石,是产于我国江西省潦河流域各类石头的统称。

潦河,江西五大河流之一修水的最大支流,发源于赣中西北部的九岭山脉,蜿蜒曲折,贯穿奉新、靖安、安义等地,绵延193公里有余,南潦河自西向东、北潦河自北向南在安义县境内交汇,一路流淌至永修县境内汇入修水奔流而入鄱阳湖——潦河石正出自此间,就其品质而言,尤以靖安县高湖镇汤家村附近的近10公里河道出产为上佳。潦河石的本质是岩石,由于复杂多变的地质结构,不同年份和成分的岩层在地壳运动中形成形状各异的岩石;然后在地质运动的内、外力作用下耗费上万年时间,自然的力量将其打造成为石中艺术品,散落潦河河谷;再经过潦河水冲刷,使得这些岩石与岩层中蕴藏着的金属元素浸润、融合,奇美独特的“潦河奇石”涅槃而出。

潦河石又根据图纹种类的不同,分为筋纹石、龟纹石、蜡石、金纹石、黑金刚及图纹石等不同种类,其中潦河图纹石以极高的观赏性、收藏性及其珍贵的科学研究价值而受到奇石收藏界的青睐,也被众多奇石收藏家们竞相追捧。

潦河图纹石,顾名思义,有着特殊图纹的潦河石,其最大的特点就是独一无二,每一块石头都历经了岁月的洗礼,于默然流淌的潦河中自然形成,也承袭了大自然原始古朴的风格。潦河图纹石的原岩为含碳质水平层理的凝灰质砂岩或粉砂岩,在外力作用下,岩体沿自身的层理顺势裂开,在大自然后期的风化和侵蚀作用下,形成了一幅幅以黑白灰为主色调的、色彩反差强烈、清晰且惟妙惟肖的图纹或文字,其图其纹多为凸纹,石表粗粝,画面立体,质感强烈。图纹石的画面虽千变万化,但却总能契合我国传统美学原则,恰如中国古典水墨绘画艺术的典型代表,因石头自身的色彩变化,形成了“墨分五色”的奇特效果,糅杂并萃取了传统水墨画在墨色运用上的“浓、淡、干、湿”的丰富变化,仅以黑白灰三色就为赏玩者呈现出一幅幅生动的画面,因此在我国的画面石中独树一帜,而潦河石的赏玩,正是水墨艺术在生活中的展现。

潦河图纹石之美在天然,更奇在唯一。天然之美对中国传统美学思想的影响不必赘述了,而其色彩之奇妙过渡、线条之流畅飘逸以及画面之栩栩如生,都可说是采天地灵气、集日月精华。正所谓一石一图、一石一景,股掌之内有天地、方寸之间尽沧桑,潦河图纹石对于传承我国古典美学、弘扬时代精神同样有着难以替代的作用,让人不由的感叹祖国山河壮丽、奇石天成。

艺术品之珍贵,往往重在神韵。潦河石亦如此,图纹奇巧自不必说,其珍贵之处就在于一块神韵丰满的潦河石,往往令人产生无限畅想,进而衍生出丰富深远的内涵。

大自然经历了上万、上亿年的打磨,将质地淳朴、敦厚又奇巧的潦河石馈赠于人类,只需一双善于发掘美好的眼睛,带着感恩自然的心去发现、去开采、去观摩、去品味,采天作之美,集人文之灵,赋予每一块潦河石以全新的含义。

18世纪英国著名的肖像画家乔舒亚·雷诺兹说:屋中有画,等于悬挂了一个思想。权且让笔者以这句话为潦河图纹石做个注释:有了图纹的石头,就仿佛有了思想。只是这思想有待我们去挖掘和总结,不同的人一定会读出不同的意味,也一定会体会出不同的意境,所谓仁者见仁,智者见智。流畅的线条形成了独特的图纹,观赏者只要平心静气多多观察,一定能与顽石心气相通,进而体会出石头的心意。

明末清初的写意书画大师八大山人朱耷,是我国传统书画领域的鼻祖,后代多受其书画之风的影响,其笔墨洗炼、格局大气、气势磅礴,创造了高旷纵横的大写意风格,“墨点无多泪点多,山河仍是旧山河,横流乱世杈椰树,留得文林细揣摩”的孤冷画风备受后世推崇。今天,当我们穿梭于艺术馆中驻足观赏八大山人的书画名作时,可曾想过大师也曾在潦河谷滩上提笔作画?那画面逼真、风格清奇的潦河图纹石正是他的灵感之源。

据考证,在潦河流域曾多有佛教禅宗寺庙,但随着战火纷争,均已与各朝历史一起被尘封于泥土之中,但禅宗文化的深厚底蕴却被保留了下来,那些古老的典故、传说似乎都在冥冥之中被大自然记录在了潦河图纹石上,一佛一菩萨,一叶一菩提,有的打坐念经,有的参禅颂谒,赏玩者静心观赏时常会被画面吸引而“心通梵境已忘尘”。这大约就是禅宗在潦河流域广泛传播的原因之一吧。

随着收藏界的赏石、藏石者日益增加,在传统收藏品之外,玩石之风正在愈演愈盛。由于市场经济的完善和收藏市场的成熟,奇石、美石也早已不是小众藏品,正在逐渐向主流收藏品市场展现其投资增值的巨大潜力。早年间,由于不被关注,当地人经常将潦河石与其他的普通石头混为一体,大量运用在自家的建筑中,如盖围墙、打地基,更有甚者用带有精美图纹的潦河图纹石去修筑猪圈、羊圈等,直到上世纪90年代中期,因玩石之风逐渐盛行,许多村民开始主动寻找并批量售卖潦河图纹石,而随着收藏品市场对潦河图纹石的关注度越来越高,村民也逐渐更清楚地意识到潦河石的价值,近几年更有不少村民为了取出潦河图纹石,不惜拆除家中的建筑。

从漫长的人类文明史来看,旧石器时期,人类的祖先利用天然石块作为工具和武器,满足生存需求;而在新石器时期,人类开始有目的性地打磨石器,使石块变得更易于被利用。从穴居时期的机械运用到当代的精美建筑中大量运用石头作为建筑和装饰材料,石头始终伴随着人类由野蛮走向现代文明,而“石头文化”也是无分种族、无分宗教、无分民族的共有文化。

对石头的观赏,究其源头,应该说是人类“石头文化”历史上产生的一个重要分支,其核心是以天然石头为对象,从单纯的生活应用到观赏,藏家们赋予潦河石以全新的精神内涵,以其基本形态、画面为载体,以赏玩品味为目的,逐渐形成的一套与石头相关的观赏文化,包括有观赏理论、观赏原则与观赏方法。我国正是这种观赏文化古老的的起源地之一,我国的赏石文化往往注重文化内涵与人文哲理,或抽象或具体,通常被赋予较为丰富的人格化或人物化感情色彩,因人而异的形成独一无二的观赏内容。东方的赏石文化可以说是在我国的大力推动下,将东方民族传统文化融入了“石头”,形成精神世界的映射与延伸。

潦河图纹石作为石头,本身并无价值,但其作为集唯一性、稀缺性和艺术性于一体,且具有不可再造的石质艺术品时,则具有了客观的市场价值。目前,世界上的其他艺术品都很难同时满足以上几项因素,因此观赏石的价值更是水涨船高。

观赏石收藏及其市场价值,不单是指一般意义上的“价格”,而是凝结了极其饱满的传统和文化内涵的价值。

受到产地和数量的影响,且存在枯竭可能性,潦河图纹石随着时间推移更具保值增值的潜力,藏家也可根据图纹内涵,作为家族传承的象征,秉承家风,代代相传。

此外,潦河图纹石作为我国传统文化与审美的集中代表者,能够充分体现藏家自身的品味、涵养与格调,同时其石本身具备的淳朴厚实的质地、色调鲜明的画面、清冷孤傲的风格, 也逐渐引起奇石界的关注,从侧面推动了潦河石的价值不断上涨。

在了解和发现潦河图纹石的过程中,我们与自然世界建立了更为紧密和直接的联系,在与自然的接触中,不但能开阔视野、领略大自然的神奇力量,更能掌握丰富的自然知识和赏石文化,从而间接提升个人观摩、鉴赏奇石水平,通过收藏奇石去丰富自己的人生阅历,体会自然之奇美!

潦河图纹石,如果遇见,便不再错过。□

网站编辑:宫莉

返回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