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08月04日 星期二
中国矿业报订阅

皖南古村落,地灾面前能否驻颜?

2015-4-23 9:08:11 来源:中国矿业报 作者:洪曙光 吴永泉

走进皖南古村落,与地形、地貌、山水巧妙结合的规划设计,令人叹为观止;广泛采用砖、木、石雕的建筑,表现出高超的装饰艺术水平……然而,光阴荏苒,斗转星移。皖南古村落“与地形、地貌、山水巧妙结合”的特点在时间面前也遭遇了诸多无奈,生存空间越来越小。其中,地质灾害就是顽凶之一。

在残酷的地灾面前,当地人能否使皖南古村落免受吞噬,留住它美丽而深邃的容颜?在春暖花开的季节,记者走进安徽省黄山市,在遍野金黄油菜花与漫山火红杜鹃花簇拥下的古村落里穿行,收藏着黄山人对古村落的深厚情感与强烈的不舍,也记录着黄山人保护古村落的无奈与顽强。

阳台古村,等待着命运最后的判决

现在,徽州古村的文化及旅游越来越有名气。近年,黄山市评定的“百佳摄影点”也有很多高山古村落。每年,数以千万计的游客来黄山,多数会走进古村。然而,因为地质灾害等原因,一个个风貌古朴、气势恢宏的高山古村落将消失在徽州的历史中。

记者从屯溪出发,半个多小时就到了五城镇街上,从一条小路拐进去,再行近20公里,就到了阳台村山脚。踩着古老的泛着青苔的石板走进去,巷弄里却画着红色紧急避让路线图。这里是省级地质灾害点,每年汛期下大雨,当地政府就要将数百位村民动员下山。风雨过后,村民会再回去。登上海拔800米的阳台古村山顶,记者俯瞰这座休宁县的高山古村。村庄悄无声息,村民大多已搬到新村。这座古村落,正等待着命运最后的判决。

“层层梯田从山脚延伸,虽然没有云南元阳梯田的规模,但油菜花盛开时也是美不胜收。”徽州知名摄影师陈开曦说,摄影人都把这里称作“徽州元阳”。

“拆掉当然可惜!”多位村民说,这里离省道近,如果将人搬迁下山,村子保留了做旅游,汛期时村落可以关闭,禁止人进村。“如果将危险的房子拆掉、其他留下来,就两全其美了。”他们说。

谈起阳台古村,刚离任的休宁县五城镇党委书记胡坪民感情复杂。在他手里,启动实施并基本完成了阳台古村在内的多个受地灾威胁古村落的搬迁,在镇上建了安置新村。但拆除这些古村时,他也有些不舍。

“村子是好,也不舍得拆。可不拆,如果有村民住那儿,万一地灾使房子倒塌,带来安全问题,这责任谁承担得起?”胡坪民说,按规定,去年年底就要拆除阳台古村。有些村民的新房没建好,有的搬家需要时间,还有不少村民恋乡,因此大多数都没拆。

阳台古村落附近,还散落着叶汰、中山降、笔汰等古村落。它们都在山林环抱中,但也受地灾隐患点威胁,大多数房屋要拆除。叶汰自然村搬走后,房子还有部分没拆;柳家坑自然村也在搬迁,村落同样要拆。

和阳台古村一样遭遇拆除命运的,歙县也有一个金竹村。记者从歙县有关部门得知,金竹村有近400户人家,存在大量古民居。该村也是严重的地灾隐患点,村民要搬迁到新村去。目前,大多数村民已搬迁。按规定,新房建成,金竹古村就要拆掉。目前已经拆除了一部分房子。“不拆,怕他们回去住。拆了,就安全。”歙县相关负责人这样说。

阳产村,地灾治理和旅游开发兼顾

在歙县深渡镇阳产村,几乎每天都有大量游客前来探访,参观深山的连绵土楼,看花,看山,看民居。然而,这个村也曾面临着消失的问题,是在当地党委、政府,以及国土资源等相关部门的高度重视下、几经周折、多方努力才得以保存下来的。

村里的这些土楼,是从外地迁徙到歙县的人结合山里的地形、地势,依次而建的土坯房屋。这些房屋很高大,错落连片,随着地势高低起伏,形成了一个独具特色的土楼村。

前几年,该村也出现了地灾隐患,歙县决定将该村落拆除,让村民搬迁至下山。消息传开后,引起了很多人的关注。他们纷纷向各级政府反映,呼吁保留下这座皖南极其罕见的完整特色村落。保留阳产的呼声引起了黄山市委、市政府主要负责人的重视。他们先后过去考察,随后确定对阳产的地灾隐患予以治理,使得村落被完整保留了下来。

现在,阳产已经是黄山市百佳摄影点之一,成了户外运动和摄影人的最爱。此外,秋冬时节,当地人具有原始和乡土气息的晒秋民俗在长三角地区也很有名气。阳产,成为高山村落地灾治理和旅游开发的成功典范。

据悉,歙县金川乡皂汰村也是地灾隐患点。该村村民搬迁,房屋被拆除了一部分。有少数村民没搬迁,还在村里住,很多房屋没拆。这个高山村因风景美、峡谷多,近年来成了旅游景点,有很多户外运动爱好者去那里旅游。于是,有村民办起了农家乐。还有,江西婺源县篁岭村,那里同样是古徽州区域内的高山古村,以前籍籍无名,近年村民搬迁出村,村里古建筑全部保留,且从山外搬来大量古建筑、古民居,费劲人力、物力,运到高山村复建。现在,村里的梯田层层延伸,油菜花又将梯田、山坡渲染成层次分明的花海。村内,到处都是天南海北的游客。

上叶村,徽州历史缺失的一页

黄山市徽州区潜口镇的上叶村,是历史悠久的徽州古村之一。山林掩映粉墙黛瓦的古民居,千年银杏树拱卫村口,常年溪水静流。春天,漫山遍野的油菜花和青翠竹林,将古村环绕其间,鸡犬之声相闻,村民在鸟语花香中劳作、闲聊。

2010年年底,当地因避灾防险,决定将上叶古村全部拆除。经过拆房、搬迁,哪里的大多数房屋成为了废墟。大面积的拆除过后,村里只剩下了几幢老房和几户村民。

徽学专家方利山说,上叶古村有600多年了,明朝之前就有人住。古民居上的门罩砖雕、墙壁彩绘都见证了历史脉络,村里凿成钱币形的石板路透着神奇的历史文化信息。

上叶村山坡上有座古庙,200多平方米,分前、中、后三进。遗存石匾记载是明代建的,清代两次重修。相关人士介绍,古庙附近曾是明末徽州名士、知名的《新安江赋》和《黄山赋》的作者许楚的隐居地;“末代翰林”、徽州大学者许承尧也曾在此苦读。

方利山说,早在2004年,上叶古村就被省市社科联列入《徽州五千村》丛书。这样的古村,多位学者和很多媒体呼吁,也没保留下来。

“每个徽州古村,都是徽州历史文化的载体,是徽州千年文化的一页。拆掉一个,徽州历史就少一页。”日前,方利山谈起此事,仍叹息不已,称对于古村应该尽最大努力传承和保护。

古村落,期待与地灾防治共赢

陈开曦为阳台古村专门出版了历史影像。他为阳台做最后的记忆留存时,休宁县也有很多人为这个古村做过挽留的努力。

休宁县政协主席王运选告诉记者,阳台古村的去留,政协也接到了一些反映,专门组织人去实地查看过。有政协委员写了相关社情民意,呼吁保护。保护,有积极的一面,但政府及职能部门考虑更多的是即使保护起来,但安全隐患大,出了问题怎么办。

休宁县政协办公室主任江葆华说,知道阳台要拆掉,他觉得可惜。为此,他还去了婺源县的篁岭调查,看到那里将古民居保护得很好,开发了旅游资源,效果非常好。去年,江葆华写了建议案,呼吁政府保护阳台古村。政府也很重视,专门派人到阳台古村去看了,后来答复说这是地灾隐患点,有规定要拆掉,目前难以实施保护利用方案。

记者接连采访了休宁县政府及该县国土资源、建设及文物等部门,多名负责人都认为,阳台古村确实有保护价值,拆了,就没了。不过,对这样一个地灾点,也有诸多的安全担心。但该县政府及国土资源等部门的相关负责人也表示,会对阳台古村的去留慎重考虑,准备和地灾专家详细商讨,力争有个更好的方案。

休宁县国土资源局局长李辉民对记者说:“保护古村落非常重要,但保护村民的生命和财产安全始终是第一位的。”他表示,如何既能确保群众生命财产绝对安全,又能最大限度地保护古村落的问题,已经引起县委、县政府的高度重视,并已邀请相关专家进行多次咨询,广泛关注了来自各方的意见和建议,也对外地对于处于地灾隐患点的古村落的保护情况进行了考察和学习。结合歙县阳产村、皂汰村等村落保护的成功实践,他说,这将会给古村落的保护带来生机和活力。□

返回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