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07月03日 星期五
中国矿业报订阅

内蒙古企业给环保让路

2015-11-11 9:10:37 来源:中国矿业报 本报记者:王亚楠 特约记者 伍松

一路向东,迎着初升的太阳,汽车在省际大通道上飞驰,虽是仲秋,车窗外仍是满眼的翠绿,偶尔大片的向日葵、马铃薯镶嵌在绿海之间,似一幅幅流动的油画,快速闪现又渐渐消失在身后。见多了世面的记者禁不住拿出手机,不停抓拍着沿途的风景。

锡林郭勒 草原深处绿意浓

四个小时的行程,车在白旗稍作停留。正在白旗检查工作的盟外宣办刘晋主任听说环保世纪行采访团在白旗驻足,风尘仆仆地从几十公里外的农村赶来。“人努力,天帮忙。”他用简短的六个字概括了锡林浩特近年来的生态环境建设。锡盟80%的国土面积均被划为生态红线,世界级的铜矿也不得不停产,企业给环保让路成为内蒙古发展的铁律。

行进了600多公里,采访团坐在了正兰旗政府大楼的会议室。从人大主任、副旗长到环保局、草监局、林业局相关负责人,都急于向记者介绍兰旗的生态变化。身处浑善达克沙漠腹地的正兰旗,过去曾是风起沙飞的不毛之地,植被覆盖率不足20%,而今经过正兰旗人民的努力,植被覆盖率提高到65%以上。环保局局长那仁朝克图自豪地吿诉大家,2014年,正兰旗一级优良天气也从过去年均80天猛增至200多天。

浑善达克生态公园过去曾是一座废弃的沙坑,周围的村民把这里当作天然垃圾场,各种生活垃圾、建筑垃圾随意倾倒,夏天臭气四溢,冬天刮风垃圾袋灰尘到处飘散。正兰旗林业局副局长胡文介绍,该旗从2008年开始对废沙坑及其周边进行规划,经过7年的建设改造,一座占地3500亩的生态公园呈现在世人面前。在河北做天然气的李先生说,自己每次回兰旗都会带外地的朋友来生态公园参观。

在县城东约10公里的飞播、人工林综合治理生态区,白音乌拉嘎查的玛尼成了记者追逐采访的对象。生态移民后生活来源怎么样?黃柳为什么要平茬?牧民去年年收入有多少?玛尼用生硬的汉语笑着一遍又一遍介绍。《内蒙古日报》蒙语记者珠那静静地等其他记者问完了,才用蒙语采访他所需的素材,惹得那些不懂蒙语的记者一脸羡慕。

2000年5月12日,时任国务院总理朱镕基视察多伦县沙区,做出了“治沙止漠刻不容缓,绿色屏障势在必行”的重要指示。同被滦河水滋润的多伦县,面对沙患动员一切力量,硬是将“猪上树、狗上墙、孩子坐在房梁上”的沙丘披满了绿装。

正是这种战天斗地的精神,全县200多万亩的林木才能从“纸上”落实到地上。5年人工造林106万亩,林木覆盖面积占全县国土总面积的一半。山变绿、草满坡,肆虐的黄沙被降服在多伦人民脚下;林下种草、药材、养殖,百姓正感受沙漠里“绿色银行”带来的生态红利!

在多伦诺尔镇胜利村的阳光大棚里,虽然还没到采收的季节,但杨立新的沙地葡萄已经售罄,每斤最高时能卖到30元,葡萄采摘每年带来3万元的收入。面对记者,杨立新一脸的满足。

赤峰 万里沙海披绿装

沙漠面积占国土总面积的三分之一,15年,3000万亩,沉甸甸的数字背后,赤峰人靠肩扛手提,连续三年在浩瀚的沙海创造出年均植树300万亩的神话。

站在那林高勒的治沙项目区,眼前的景象只能用“震撼”两个字形容。连片的网格化沙障铺满起伏的沙丘,每一个网格中间樟子松、黄柳倔强的吐出绿色。

要治沙,先铺路。路是伸向沙漠的血脉,树苗、工具只有通过道路才能运送进去。翁牛特旗林业局总工程师付广军指着脚下的沙石公路动情的回忆那段艰难的岁月:“一夜的大风过去,刚刚推平的‘道路’就不见了踪迹,淹没在茫茫黄沙里。”铺设一段沙障,推平一段道路……就这样,一条20公里的简易公路伸向了沙海腹地,13家造林公司仅用一年的时间,就给24.5万亩沙漠披上了绿装。

“以前去阿什罕苏木摩托车都会陷进沙子里,现在路通了,沙子不跑了,柠条沙柳满山满坡,野兔野鸡到处跑。”乌兰敖都嘎查六家村村民那孙向记者讲述家乡的变化。

翻开敖汉旗的历史,上世纪80年代初,一条通辽连接北京的铁路从敖汉旗穿境而过,敖汉人民还沉浸在通车便捷的喜悦中,然而,三天的大风将铁路掩埋,两米厚的沙子把进京的“铁龙”逼停了72小时。治沙也是治穷。1982年春季后,旗政府发动1万余人,沿京通铁路造林3万多亩,建成了名副其实的绿色通道;1989年,建设了亚洲最大、闻名中外的黄羊洼草牧场防护林工程,使100万亩农田、150万亩草牧场置于林网保护下。

再次踏进敖汉的土地,昔日的黄沙已经难觅踪迹,取而代之的是春天花满坡,夏秋果飘香。“全国治沙先进单位”、“全国造林绿化先进单位”、“国家级生态建设示范区”等众多荣誉给予敖汉旗人民生态建设的充分肯定。

敖汉旗副旗长赵国华直言,在南方看到成片绿色很正常,但在内蒙古,一草一木都凝聚着无数人的心血。

静静流淌的西拉木伦河、老哈河滋润着赤峰富饶的大地。达里湖、翁牛特沙湖等十余座湖泊、水库镶嵌在赤峰广袤的山水之间,青山秀水、山水相依,赤峰成了候鸟迁徙的驿站,春秋时节,数以十万的天鹅云集各湖泊水域,每年栖息时间达120天。人鸟共处、自然和谐,赤峰被中国野生动物保护协会授予“中国天鹅之乡”称号。

《中国环境报》记者杨爱群感叹:“材料上的数字虽能反映内蒙古生态的发展变化,但这种影响更真切的体现在工人的脸上、农民的笑容上、沙漠深处每一个角落的变化上。”

行进在玉龙大地,所到之处皆是苍松翠柏、绿树成荫,一座现代化的生态之城正向世人展示着她的独特魅力。

通辽 北纬42度的江南水乡

奈曼旗身处科尔沁沙漠腹地,沙漠与生态,这两个原本矛盾主题却在这片土地上得到了和谐体现。白音他拉苏木的新中农沙漠水稻研发基地里稻浪阵阵,5000亩沙漠水稻焕发出勃勃生机,新中农董事长滕飞将沙漠种植引向一个全新的领域。走进新中农的水稻基地,从公司董事长到办公室工作人员都被记者们团团围住,就连新中农的司机也不放过。“沙漠里怎么种水稻?”“水从哪里来?”“产量怎么样,销路怎么样?”“会不会浪费水资源?”……

滕飞不厌其烦地从降水量、蒸发量、沙漠衬膜技术给记者“普及”水稻知识:昼夜温差决定水稻的品质,未被工业污染的沙漠是有机稻米的核心所在。水稻的生长环境与湿地一样,沙漠里每一片水稻都是一片湿地,如今的沙漠水稻也能发挥出湿地的功能与作用。

茫汗苏木是库伦旗沙漠水稻种植历史最悠久的乡,苏木达(乡长)宝文兰介绍,为改善库伦的生态环境,早在上世纪90年代末,库伦人就开始尝试种植沙漠水稻,历经近20年的实践,沙漠水稻已成为当地特色农业。如今,富裕起来的库伦人正计划与“天猫商城”合作,不久的将来,库伦沙漠大米将借助电商平台走进千家万户。

从奈曼旗到库伦旗,沿途成片的水稻恰似一片片绿洲装点着这片富饶的土地。采访团记者们不由感叹,这哪里是沙漠,分明就是北纬42度线上的“江南水乡”。

点沙成金 “驯化”沙子的人

相比新中农,仁创科技公司对沙子的利用可谓发挥到了极致。就在许多地方面对“沙害”一筹莫展时,仁创科技公司董事长秦昇益放眼沙漠,他眼里看到的却是满地的黄金,从“会呼吸的花盆”到“海绵城市”中的渗水砖;从建筑用柔性石材到石油开采的孚盛砂,在仁创公司的车间,沙子成为可被“驯化”的原材料。

采访时,记者偶遇自治区统战部长布小林一行在仁创公司视察工作。只见工作人员拿起半杯不起眼的细沙,先往里面倒水,再将石油倒进去,接着倾斜杯子,浮在水面的石油一接触沙子就很快渗到底部,最后杯中只剩下清澈的水和沙子。对此,布小林充分肯定仁创的创新成果,并勉励他们研发更多的新产品。

这种高科技加工制造透油不透水的“孚盛砂”目前已广泛应用于石油开采领域,大庆油田、胜利油田和中石化等数千口油井都在使用,平均可提高15%的产油量。“孚盛砂”的推广应用,也被专家称为“石油支撑剂领域的一场革命”。

与传统的水泥砖、粘土砖不同,仁创公司运用科技手段将沙漠里沙子制作成透气透水的渗水砖。通过破坏水的表面张力来透水,渗透的雨水经收集、过滤、净化处理后可重复利用,对干旱地区和海绵城市中发挥着示范作用。据介绍,在水立方、上海世博会中国馆、中南海办公区等高规格建筑中,都出现了仁创渗水砖的身影;共和国成立60周年之际,仁创的“生态砖”铺到长安街。

在通辽,能够“点沙成金“的企业还有很多,比如,东昇玻璃制品厂就利用沙子生产各种玻璃制品。近年来,用沙子生产玻璃、水泥、加工艺术围栏的企业相继落户通辽,沙产业逐渐成为通辽市新的经济引擎。

通辽市人大主任富瑞恒自豪地告诉记者:“通辽市的沙子现在都是值钱宝贝,走在通辽的土地上到处都是郁郁葱葱,想看沙漠只能去保护性开发的沙漠旅游景区啦!”

自西向东,9天的行程近5000公里,日均行进400多公里。采访的每一天,也是见证内蒙古生态变化的每一天。采访团每天要跑七八个采访点,每个采访点停留的时间有限,听了介绍仍不“解渴”的记者们纷纷表示有机会一定还来这里,进行深入报道,各地也向记者们发出了再次牵手草原的热情邀请。

这么美的草原,不想来看看么?□

返回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