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07月04日 星期六
中国矿业报订阅

陕西治水:资源大省的尴尬与抉择

2015-12-2 9:31:40 来源:中国矿业报 本报记者:李平

“治秦先治水,兴秦先兴水。”

这个频繁从陕西当政者口中冒出来的口号式的言辞,尽管展露出几分大干一场的豪气,但背后却蕴含着陕西水环境治理的现实与尴尬。

陕西省自然资源丰富,是我国能源等资源工业的重要接续地,在国家实施西部大开发战略中占有重要地位。

陕西境内丰富的煤炭、天然气和金、钼、汞、锑、铅、锌及其它非金属矿产,又使陕西成为我国重要的能源和原材料工业战略基地。经过几十年的建设,陕西已经形成了以煤炭、油气、有色金属、机械电子等为主的工业体系,战略地位十分重要。

得天独厚的资源条件,在带动陕西工业快速发展的同时,也留下了巨大的环境隐患。渭河,被称为三秦大地的母亲河。自上世纪80年代以来,其流域内承载着陕西2/3工业规模的严重污染。到2000年前后,渭河已成国内污染最严重的河流之一。2007年,渭河陕西渭南段因水质严重超标,被国家环保总局实行“流域限批”。

这不过是陕西水环境污染的一个侧面。在严峻的现实面前,陕西省不得不做出决断——对落后产业实施“关停并转”。这中间当然会牺牲一部分人的利益,不仅有企业、相关从业人员,还有政府的财政收入。

陕西省委、省政府拿出壮士断腕的勇气,频下狠手治理污染。如今,其工业污染基本得到了控制,但随着城镇化的快速发展,城市生活污水又对渭河构成了新的威胁。

在现实的倒逼下,陕西当政者不得不主动作为,提出了《三年渭河治理计划(2012年~2014年)》,经过强力防污治理,渭河水质由重度污染变为轻度污染。不久前,陕西省政府验收时,对其定调为“完美收官”。

不久前,全国人大环资委调研员何嘉平率领中华环保世纪行采访组赶赴陕西,就陕西省城镇污水处理情况进行了实地检验。

渭河变色的痛与醒

上世纪七八十年代,陕西在渭河沿岸陆续布局工业企业,导致渭河的污染程度在2000年前后达到历史峰值。据陕西省环保厅一份渭河2005年排污情况显示,彼时,渭河沿岸8000多家工厂每日排入渭河的污染物达324万吨,陕西省78%的工业污水和86%的生活污水排入渭河。

2004年的一张新“泾渭分明”图则形象展现了当时渭河污染的现状:泾河因河水含沙量大变为黄色,渭河则因工厂污水含量过高变为黑色。而历史上“泾渭分明”指渭河水因含沙量大呈黄色,而不是黑色。

据陕西省环境保护执法局局长马小现介绍,2004年前后,渭河已成陕西省污染最严重的河流,臭气熏天,沿岸百姓怨声载道。2005年渭河13个水质监测断面检测中,有9个断面都属于劣五类,其污染程度已超过《环保法》核定的五类水质。

资料显示,在工业污水、生活污水与农业面源污染(通过降雨和地表泾流冲涮,将大气和地表中的污染物带入受纳水体)三类主要污染源中,工业污染在渭河污染早期占比最大。

新华社2004年发布的一则报道称,“严重的工业污染让渭河只剩下一种‘蛤鱼’”。

2004年前后,陕西官方认定,“渭河成了关中惟一的废水承纳和排泄通道,已丧失生态功能。”

同时,渭河污染也开始反作用于地方经济发展。2007年7月,陕西渭南因渭河水污染严重被国家环保总局通报,并被实行“流域限批”;国家环保总局停止审批渭南境内除循环经济以外的所有项目,直至违规排污彻底整改。

陕西省环保厅有关渭河污染的统计资料也多集中在2004年前后。陕西正是在2004年下定决心启动治渭工程的。

2004年底出台的《陕西省渭河流域水污染防治实施方案》称,陕西将用5年时间,出资170亿元治渭,“基本消灭渭河黑臭”。2008年,陕西再次计划2012年彻底消灭黑臭。

马小现称,渭河治理初期,人们的环保意识不像现在这么强,所以工作开展得并不顺利,就算在执法最严厉的时候,偷排滥排现象仍随处可见,白天有人监管时稍微收敛一点,一到晚上各大小排污管又开始欢腾起来。

2012年,陕西省实施渭河治理三年行动规划,陕西省当政者在2012年承诺,将启动史上最大规模的治渭工程,用最严厉的立法、执法手段,三年让渭河除污见清。

资料显示,在三年治渭的收官总结中,陕西省对此阶段成果的认定是:水质已由重度污染变为轻度污染,渭河两项污染指标化学需氧量(COD)和氨氮分别较三年前下降了32.9%和45.2%。

马小现称,最近,陕西省又发布了第二个“三年治渭计划”。这份计划除了对水质的两大指标COD含量和氨氮含量做出更高要求外,最重要的是提出了恢复渭河生态功能。

所谓生态功能,就是河流的自净能力,能净化排入河流的污水或污染物。恢复了生态功能,河流就成了“活水”。

安康治污的责与忧

进入陕西的第二天,中华环保世纪行一行便穿越秦岭,来到了安康。

安康濒临汉江,自秦惠文王更元十三年(公元前312年),始设西城县,一直到元代始终沿用这一名称。明初称金州,万历十一年(公元1583年),改称兴安州,到了清乾隆四十四年(公元1779年)才用“安康”这个名称,意思是“年岁丰乐,平安康泰”。

但滨临汉江的安康,并不安康。据史料记载,历史上安康曾频频遭遇水患,全城多次灭顶,人员死伤无数。

第一次明确文字记载安康遭受洪灾的,是南北朝时期梁武帝天监元年(公元502年),“汉水溢,县城居民避水赵台山”(今新城附近)。其后,“自汉迄清两千余年,记大水者三十五次,全城沦陷者十余次,足见吾邑所处地势以水灾为最烈。”

据记载,北周天和四年(公元569年),安康县城从江北的丘陵地带移建到汉江南岸,从此频繁遭遇洪水,平均隔上几十年,有时不过间隔了几年,大水必然陷城。最惨的,当属明万历十一年(公元1583年),全城灭顶。

据《陕西省自然灾害史》记载,宋绍兴三年(公元1133年),秋八月,“大水入城”。到了明代,洪水尤为惨烈。明永乐十四年(公元1416年),五月,“汉水涨溢,淹没州城,公私庐舍无存者。”

汉江养育了安康的百姓,同时也给安康人民带来了无穷尽的灾祸。曾经有位作家这样总结:千百年来,安康人与汉江利害相连。

近些年来,经过大力治理,汉江对安康人民的危害已经甚微。但是,就在安康人民渴望可以借助汉江之水大举兴利之时,国家已开始提出南水北调的战略规划。

安康是南水北调中线工程的重要水源涵养区。据统计,安康境内汉江流长340千米,年出境流量262亿立方米,占丹江口水库来水总量的67.5%,产自安康市径流121亿立方米,占丹江口水库来水总量的31.2%。安康的水源涵养与保护在南水北调中线调水工程中有着举足轻重的作用。

这样,安康对汉江的治理与保护也从防灾治理变成了保护水源的政治责任。作为南水北调中线工程水源重要的涵养区,这既是安康人的骄傲,但同时也是安康人的隐忧。

特别是2010年国务院发布《全国主体功能区规划》之后,安康市除汉滨区之外的其他9个县均被列为限制开发的重点生态功能区。生态保护与经济发展似乎成了一个难以解开的“死结”。

为使汉江出陕断面水质稳定保持在国家Ⅱ类地表水标准,水质达标合格率稳定保持在100%,安康市大规模开展点源治理,累计关停“两高”企业300余家,实施26个矿山尾矿治理、54个工业污染治理和145个节能技改项目,一批重点企业清洁生产和废水治理设施建成并发挥效益。

关停的这300多家企业,使安康每年大概要减少产值300亿元,减少税收34亿元。被关停的这些“高污染、高耗能”企业,从其自身发展条件上来讲,需要转型和提高;另外,从社会发展的需求来讲,也要不断调整结构,适应经济发展的大背景。

安康市发改委负责人表示,虽然单纯的关停,让人感觉好像受损害了,但实际上安康在积蓄力量,优化发展,使发展的后劲更足,更有持续性。安康在初期确实也付出了代价,做出了牺牲和努力,但是在国家逐步规划建设跨区域发展的大前提下,这些代价也会成为安康未来循环发展的一个新动力。

据了解,安康市现已建成污水管网178.66千米,县级污水处理厂11座,中心城市实际完成污水处理率95.92%,垃圾处理率100%,县城污水处理率92.68%,垃圾处理率99.1%;全市355家工业企业共有废水治理设施92套,日处理能力4.4万吨,年处理废水560万吨,处理率达90%以上。

全国人大环资委调研员何嘉平充分肯定了安康近年来的污水处理工作,建议安康市进一步增强政府、企业和社会防治水污染、保护水环境的责任和意识,加大内部改革力度,在保障水质的同时减少运行成本,更好地服务群众。

对于安康的发展问题,安康市副市长鲁琦也代表安康人民发出了最恳切的呼吁,希望国家在生态补偿上,对国家重要的水源地保护区给予更多资金方面的倾斜,并且在生态旅游方面给予支持,对安康可持续绿色发展给予适当扶持。□

返回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