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06月03日 星期三
中国矿业报订阅

兖矿化工:“加速度”崛起

2020-5-21 8:21:21 来源:中国矿业报 本报记者:刘艾瑛 通讯员 吴玉华

2019年,兖矿集团化工公司所属各单位均保持盈利,实现利润7.29亿元,比考核增盈2729万元。处于长期亏损的兖矿化工2018年扭亏为盈,2019年呈“加速度”之势,并开始大踏步向前进。

涅槃重生

2008年后,受全球金融危机影响,兖矿煤化工陷入持续亏损的泥淖,每年亏损十几亿元,2015年亏损更是达到15亿元!在此生死存亡之际,兖矿煤化公司改制为兖矿化工公司,新班子随即诞生。但持续亏损打击了兖矿集团的投资信心,一些看好的化工项目眼睁睁地看着却不敢再投,“投入这么多都亏了,有好的项目也不敢投了。”一些质疑声随即响起。

“不能坐以待毙,必须要发展且我们能发展!”兖矿集团总经理助理、新上任的化工公司党委书记、董事长任毅说。

他认为,兖矿化工产业具备良好的产业基础,具备可持续发展的人力资源优势和技术创新优势,亏损只是暂时的,关键是找准亏损源,扎住出血点。

经过无数个座谈会,和无数个职工交流,任毅梳理出了几大类造成企业持续亏损的因素:设备没有问题,关键是操作运行及维护不到位,造成频繁计划外停车,小系统停车至少一天,大系统要停三到五天,甚至一周,损失少则一二百万,大则七八百万,甚至上千万。频繁停车造成的恶性循环,产量上不去,职工收入没保障,士气低落。

“关键是管理。”任毅说,“化工设备自动化程度高,一个阀门发生故障,整条生产线就要停产。”为此,他们把管理的重点放在设备的“安稳长满优”,凡是计划外停车,都按照安全事故处理。2018年,兖矿化工板块主要生产装置有效运行时间达到335天,杜绝了非计划停车,创出历史最好水平,化工公司盈利12亿元。

成本管控

化工产品市场瞬息万变,产品价格和原料成本几乎每天都有变化,2018年甲醇价格2800元/吨(不含税价),2019年断崖式降到1800元/吨。这样过山车式的下降,只有在稳定运行的基础上抓成本控制,才能成为效益增长的关键。

“我们确定2019年为‘成本管控年’。”任毅说,“根据效益最大化原则,考核单耗,不考核利润。”化工公司把“单耗”作为成本控制的抓手,设立了“纵向”和“横向”两个考核指标。纵向,与建企以来最低的单耗成本相比;横向,与行业内同类设备进行比较。

在生产组织上,化工公司跟踪市场形势变化,每周进行产品边际贡献分析,及时调整生产组织;在抓产品单耗上,科学确定消耗定额,坚持单耗周分析、周通报制度,落实责任考核,明确改进措施。鲁南化工根据尿素、合成氨市场变化,安排尿素装置停车,增加合成氨销售12.07万吨,增效6509万元。国宏公司3项消耗指标全部完成,增效2520万元。

在化工产品总成本中,煤炭成本占60%~65%,是化工产品成本控制的关键。经过多方调研,化工公司制定了“大矿长协,直销铁运”的降本策略。

“买大矿的煤,有保障;签订长协,利益共享,风险共担。”任毅说。2019年,化工公司全年煤价与挂牌价比创效1.8亿元。

煤价降了,但产品成本价还是没有降到理想状态。气化炉吃精煤细粮习惯了,能不能改改胃口换点粗粮?化工公司加大煤种配比试烧力度,完成15个矿点调研、开展50余次实验、形成7个配比方案,进一步拓宽了煤种,实现当地精煤100%厂矿直供。

“五比五,现在地瓜面、棒子面都能吃了。”任毅高兴地说。

精益管理

“什么是‘效益最大化’?就是必须具有最高的产量、最好的质量和最广阔稳定的市场。”任毅说,“在设备持续稳定运行、成本最低可控的情况下,想尽办法提高产量、提升质量、开拓稳定有效的市场是‘效益最大化’的关键。”

而提高产量的关键在气化炉扩容。国宏公司设计两台气化炉运行,每天甲醇产量1650吨;实施技改后,日产达到1750吨。大装置不动,从耐火砖、炉膛容积、煤浆泵配备等方面着手,做到小投入、大产出。针对国宏公司三台气化炉两开一备的现状,他们经过氧量、煤浆浓度、检修时间、备车时间等要素分析,认为三台同时运行也可以。

资料显示,2019年,兖矿化工公司化工板块完成产品总产量834万吨,再创历史新高,甲醇经销量位居国内第一、醋酸产能跻身行业前三。

“70%的长协,30%的零用户是最合理的市场布局。”任毅说。

化工公司还深入推广精细化管理,对标找差持续改进。内部对标国际焦化,外部对标华鲁恒升、烟台万华,按照“六比六创”的要求,实施系统长周期运行、产品单耗、工艺指标等20项对标项目。鲁南化工平均单位完全成本同口径同比降低106.52元/吨,工艺指标合格率达到99.79%。

“我们坚持两眼向内,全年贯穿‘稳生产、降消耗、控成本、提效益’为主题的成本管控年活动。通过采取以上措施,企业基础夯实、漏洞堵塞、管理强化,主要产品平均单位完全成本同比同口径降低118.95元/吨,实现节支降耗4.14亿元。”

思想新动能

2018年7月,兖矿第一个新旧动能转换重大项目——净化系统节能升级改造工程在鲁南化工提前52天一次试车成功,原能耗较高的五套NHD脱硫脱碳装置完成使命,退出历史舞台。

“新系统采用先进的低温甲醇洗、深冷分离和液氮洗技术装置处理,结合产品结构特色,开展创新的气体净化新工艺,项目总投资5.3亿元,年节支降本效益2.2亿元,能源利用率达到88%以上。”鲁南化工副总工程师、生产技术部部长梁雪梅介绍。

2018年11月30日,兖矿第二个新旧动能转换项目——鲁南化工年产4万吨高端改性聚甲醛项目暨动力系统节能升级改造项目拉开序幕。

该项目是山东省绿色系统集成项目、国家绿色制造系统集成项目,并入选山东省首批新旧动能转换项目库。项目应用智能化管控平台进行后期操作,能够实现自动化包装、自动化加药和自动取样分析,装置运行效率、产品质量将达到国内先进水平。

“‘十四五’末,兖矿化工将建成新材料、新能源与高端精细化工产品生产基地,高端、终端化工产品产值比重提高到60%以上,增加利润55亿元。”任毅说,“新旧动能转换使我们实现了传统产业升级和新兴产业的动能培育,为兖矿化工的高质量发展夯实了基础。”

思想上的解放,观念上的改变,也是另一种新动能。

“鲁南化工三台气化炉是老式的美国德士古气化炉,炉膛比较小。经过调研,我们发现扩大炉膛容积虽然难度很大,但不是不能改。于是,我们拿出一台来实验,后来炉膛扩容成功了,产量也随之提升。接着,把那两台气化炉也改造了,把不可能改变的改变了,给了大家很多启示。”任毅深有感触地说,“这就是思想上的新动能。”

向高端绿色服务转型

2019年12月31日,鲁南化工动力系统节能改造项目实现蒸汽并网,比计划提前31天完成点火并汽目标。

该项目属于国家鼓励发展的节能升级改造项目,通过新建一台480吨高温高压煤粉锅炉,替代现有5台中温中压循环流化床锅炉,改变原有装置设备老化、燃烧效率低、成本高等被动局面,投产后可新增供电量9180万KWh,实现利润4264万元。

与此同时,年产4万吨高端改性聚甲醛项目和年产30万吨己内酰胺项目正在建设。资料显示,2019年兖矿化工新旧动能转换项目还有陕蒙二期项目已高质量建成、一次投料试车成功;整合国家工程中心,完善技术创新体系,国家重大科技专项日处理煤4000吨气化炉示范装置亦一次投料成功。

“聚焦转型升级动能转换,坚定不移推动产业提速扩容。”在谈到下一步新旧动能转换时,任毅说,“坚持两条腿走路,聚焦新兴产业培育壮大、传统产业改造提升,打破产业、区域、资源配置壁垒,拓展新旧动能转换空间。”

“力争利用3年~5年时间,建成一批安全、绿色、智能、高效‘四型示范’工厂,达到技术含量、管理水平、效率效益、抗风险能力‘四个一流’,实现向高端制造、绿色制造、服务型制造转型升级。”任毅满怀信心地说。□

网站编辑:宫莉

返回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