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06月24日 星期日
中国矿业报订阅

世界石油首富发生债务危机

2017-12-14 16:18:24 作者:孙秋霞

位于拉丁美洲的委内瑞拉,是世界上石油储量最多的国家。目前,委内瑞拉已探明的石油储量达到2980亿桶,位居全球第一。但这个石油丰富的国家,正面临着“幸福的烦恼”。

自2014年国际油价从阶段性高位开始下挫以来,原油出口创汇锐减导致委内瑞拉财政失衡,经济陷入困境,造成通货膨胀、食物短缺、货币贬值以及大规模失业等。

11月14日,由于未能及时在30天宽限期内支付一笔2亿美元的利息,国际评级机构标准普尔正式宣布委内瑞拉出现债务违约。随后,另一家评级机构惠誉也宣布委内瑞拉主权债务违约。

据估算,委内瑞拉的债务高达1500亿美元~1800亿美元。根据一份路透社的报道,委内瑞拉国有石油公司PDVSA目前有外部公共债务450亿美元,约占委内瑞拉全部外债的1/3。

英国石油公司首席执行官Bob Dudley表示,委内瑞拉是2018年石油行业面临的最大风险。

为何债台高筑?

拥有丰富石油资源的委内瑞拉,将石油产业作为经济的核心。据了解,石油收入对委内瑞拉财政收入的贡献率高达50%以上。

中国社科院拉丁美洲研究所副研究员高庆波说:“委内瑞拉的财政靠石油,福利靠石油,经济靠石油,石油就是一切。但是,石油价格存在着明显的波动,而福利支出却是刚性的,当石油经济陷入外部冲击之时,二者之间的冲突将带来巨大的风险。”

资料图

就在2014年,国际石油价格从111美元/桶暴跌至27美元/桶,委内瑞拉陷入经济崩溃的状态。据统计,2012~2016年间,委内瑞拉人均石油出口下降2200美元,其中1500美元是油价下跌导致的。

在中国社科院拉丁美洲研究所政治室副主任王鹏看来,委内瑞拉的经济可持续性已经受到严重的损害,一方面是因为石油价格低迷,另一方面是因为其经济管理存在很大的问题。

“内外部因素导致委内瑞拉的经济增长近几年停滞甚至出现负增长,还款能力受到严重的损害,出现债务违约是意料之中的事情。”王鹏说。

这不禁让人想到“资源诅咒”一词,它特指一些拥有大量自然资源,特别是不可再生资源的国家,往往陷入过分依赖资源出口、经济结构单一、产业模式难以转型的窘境。

委内瑞拉就是一个例证。高庆波指出,单一的经济结构严重妨碍了委内瑞拉其他部门的发展,除了石油出口,委内瑞拉几乎没有创造外汇的能力。

还债能力如何?

11月26日,尼古拉斯·马杜罗任命国民卫队少将Manuel Quevedo担任委内瑞拉国有石油公司PDVSA的新总裁,同时兼任该国石油和矿业部长。

Manuel Quevedo表示,他将把全部精力放到重振PDVSA和委内瑞拉石油经济上,力求重现这个国有油企昔日光彩。

《华尔街日报》指出,马杜罗对Manuel Quevedo的突然任命,对PDVSA而言并非好兆头,这位拥有少将军衔的前住房部长,没有任何能源产业经验,而军事势力的渗入或将进一步恶化本就岌岌可危的PDVSA。

在王鹏看来,委内瑞拉的石油风险还将长期存在,且有持续放大的势头。

他说:“首先,委内瑞拉高度依赖石油,石油部门的发展状况起到晴雨表的作用,而这个国家恰恰在这个部门出现严重的问题。其次,委内瑞拉在近十几年间在石油增产方面无计可施,不能靠石油增产弥补石油价格的下跌,且严重的债务很难使石油公司获得资金投入再生产。”

中国社科院拉丁美洲研究所经济室主任岳云霞认为,从长期看,委内瑞拉未来能否继续偿债,主要取决于政治形势的发展、未来经济改革能否推进以及石油价格能否回升。在上述因素都未出现向好趋势的背景下,委内瑞拉还是面临违约风险。

根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世界经济前景数据库最新预计,到2022年,这个昔日“富得流油”的国家人均GDP将急剧下滑,成为拉美圈当中的垫底。

在王鹏看来,委内瑞拉解决当务之急最主要的办法是使国民经济收入多元化,降低国家经济高度依赖石油出口的状况。

不过,由于这种改变在短期内难以实现。他指出,目前,委内瑞拉政府应在节流方面多下功夫,削减支出,同时采取措施调动私营部门、外国投资者合作的意愿。

国际油价如何变动?

自2014年国际油价从阶段性高位开始下挫以来,国际石油价格一直在低位徘徊。

岳云霞告诉中新社国是直通车记者,国际石油市场的低位行走主要是受国际需求下降和前一轮高价周期中的产能尚需时日消化两方面因素影响。由于当前国际需求的扩张仍不够强劲,而能源产业在技术和金融方面都未出现重大创新,国际油价仍将保持稳中向好的趋势。

作为世界产油大国和石油输出国组织OPEC的创始国,委内瑞拉对世界石油的供应及现行价格体系的维持起着举足轻重的作用。

当前,委内瑞拉正遭受范围较广的经济混乱。Bob Dudley表示,该国政府仍在“无视经济引力”,其产能一旦崩溃,或许会令油市供需平衡发生天翻地覆的变化。

同样抱此观点的还有岳云霞,她认为,委内瑞拉作为主要产油国之一,若其出现经济崩溃,石油供应停滞,将会对全球能源市场供给产生较大冲击,成为潜在的风险因素。

不过,在高庆波看来,委内瑞拉原油产量一路下滑,且石油主要出口对象——美国已从石油进口国转变为石油净出口国,10来年进口总量已下降接近一半。因此,委内瑞拉当前局势短期会对国际石油价格会形成冲击,但从长期来看,委内瑞拉的影响有限。

电子工业协会(EIA)数据显示,截至2016年,委内瑞拉日产原油222.7万桶,占全球产量的2.83%,位居第12位。而在顶峰时期的1997年,委内瑞拉日产原油351.8万桶,位居第5位,产量占当年全球总产量的5%左右。

高庆波解释道:“现在石油价格形成机制正在发生改变,以往OPEC只要宣布减产,对石油价格的影响是决定性的。现在OPEC仍然是石油定价的最重要的力量之一,但不再是唯一,所以委内瑞拉在石油方面的影响没有这么大。” △

矿业报官方微博

返回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