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2月11日 星期二
地质云 :English | 公务邮箱
中国矿业报订阅

德国“环保先锋”标签被撕

2018-3-2 8:55:58 作者:王林

一场突如其来的空气质量检查将包括德国在内的9个欧盟成员国推上了风口浪尖,也彻底撕掉了“低碳经济领军者”德国的最后一块“遮羞布”。事实证明,德国这个被打上“光伏大国”、“环保先锋”标签的欧盟经济总量最高的国家,其环保减排实力恐怕只是“看上去很美”。

2020年排放承诺要食言

路透社报道称,德国对于“2020年将温室气体排放水平降低到1990年60%”的承诺恐怕要食言。该国环境部部长Barbara Hendricks表示,德国无法按计划达到2020减排目标,尽管各方仍呼吁要努力实现,但恐怕是心有余而力不足。

1月底,德国被欧盟“点名”为空气污染严重的9个欧盟国家之一,并与法国成为垫底的“坏学生”,其它7国分别是英国、意大利、西班牙、匈牙利、罗马尼亚、捷克和斯洛伐克。欧盟已经向上述9国发出“最后通牒”:要么改,要么罚!

欧盟早在2010年就引入了对可吸入颗粒物和二氧化氮的限制,但许多欧盟成员国特别是一些主要城市,其空气污染程度仍远远超出限制。欧委会最终忍无可忍,要求上述9国遵守欧盟标准并限期交出改善空气质量的方案,否则将诉诸法律。

欧委会主管环境、海洋事务和渔业的委员卡尔梅努·韦拉强调:“我们提供帮助、建议和警告的期限太宽裕,现在是时候采取行动了。”欧委会指出,工业、交通和供暖是空气污染的主要来源,柴油、木材、煤炭等在德国、法国、波兰等国保持高消耗,给环境带来了巨大负担,欧盟平均每年有40万人因空气质量问题而过早死亡,其中德国、法国分别高达8万和4.8万。

对于这一警告,德国总理默克尔迅速予以回应,称将至少为20个空气污染最严重的城市制定具体的减排措施并提供一定帮助,如通过加大出租与公交等手段实现减排效果。她同时呼吁,应该继续监督对柴油车的改造,但对进展和结果表示担忧,因为德国柴油车数量庞大,很难制订立竿见影的方案。

去年8月,德国政府与汽车制造商达成一致,同意对德国数百万辆柴油车的发动机软件进行升级,以减少污染并努力修复柴油车的声誉。两个月后,德国政府推翻了这一协议,称软件升级花费较少、影响较小,呼吁汽车制造商对某些车型的发动机和排气系统进行整体升级。

有环保人士直言不讳,不执行柴油车禁令以及电动汽车补贴政策执行不力等因素,是导致德国无法实现2020年排放目标的促因。

德国《明镜》日前报道称,在欧盟“空气质量差”的严厉指责下,德国环境部、交通部最终拿出了新方案,2017至2020年间将增加电动汽车充电点以全面鼓励电动汽车在德国的发展,同时还将改善柴油公交车的排气系统。

Barbara Hendricks透露,已经就德国未来能源、环保政策的各项措施达成一致,计划投资15亿欧元资助产业整改,按部就班地降低各行业的排放量。“虽然将2020年排放目标推后数年,但仍维持2030年减排目标。”她强调。

据了解,德国计划2030年将可再生能源发电量占比从目前的30%提升至65%,原计划是2025年可再生能源电量占比45%~55%。

多座城市空气污染严重

在降低温室气体排放方面,德国的确需要“特别关注”,甚至需要进行“自我检讨”。德国环境部日前发布的2017年德国环境测量报告显示,相较于西部和南部,东部污染最少,70个城镇空气中可吸入颗粒物含量超过最高规定限度,40个城镇空气中二氧化氮含量超标。

德国之声指出,鉴于柴油汽车是二氧化氮的主要排放源之一,且目前仍是德国汽车市场的主流,大部分城市二氧化氮浓度超过欧盟规定的40微克/立方米上限是意料中事。根据世界卫生组织的标准,二氧化氮含量全年最多只能有3天超标,但德国87%的监测站所测情况都高于这个上限。

德国第三大城市慕尼黑是该国空气污染最严重的城市,去年以年均二氧化氮含量78微克/立方米位居榜首。慕尼黑是德国主要的经济、文化、科技和交通中心,重工业尤以汽车制造实力较强,作为德国三大车企之一宝马的故乡,污染加剧的现状迫使慕尼黑必须直面环保挑战。

德国另外两大车企奔驰和保时捷的故乡斯图加特,空气污染程度紧随慕尼黑之后,去年年均二氧化氮含量73微克/立方米,虽然低于2016年82微克/立方米的水平,但空气质量情况仍不乐观。斯图加特是著名的汽车城,由于地形地势等原因,长期以来都遭受空气污染困扰。

德国第四大城市科隆以年均二氧化氮含量62微克/立方米的水平位列第三。以大教堂闻名遐迩的科隆是重工业城市,是德国重要的褐煤产地之一。距离斯图加特31公里的小城罗伊特林根,尽管人口只有约11.2万,但去年年均二氧化氮含量却达到60微克/立方米,程度与科隆不相上下。

汉堡、杜塞尔多夫、基尔、海尔布隆去年年均二氧化氮含量分别高达58微克/立方米、56微克/立方米、56微克/立方米和55微克/立方米。据了解,基尔是德国通往波罗的海的门户,也是重要的造船和海事基地,但优越的地理位置也没有让该市远离空气污染。

2017年德国年均二氧化氮含量超过50微克/立方米的城镇还有以炼铁和机械为核心产业的工业城市达姆斯达特(约52微克/立方米)、路德维希堡(约51微克/立方米)、曾经的采煤炼钢城市多特蒙德(约50微克/立方米)。

此外,首都柏林、航铁枢纽法兰克福、美因茨等大城市的年均二氧化氮含量虽然并未超过50微克/立方米,但仍然被确定超标,柏林达到49微克/立方米。

《南德意志报》指出,随着引入限速、街道收窄、奖励购买环保新车等措施,德国各城市空气污染虽然有所改善,但还是远远不够,冰冷的数字似乎是对自诩为“环保创新者”的德国的无声讽刺,进而更加折射出其在低碳能源转型之路上的举步维艰。△

网站编辑:宫莉

返回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