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09月21日 星期五
地质云 :English | 公务邮箱
中国矿业报订阅

委内瑞拉首推石油币 多国法定数字货币酝酿中

2018-3-2 8:57:05 作者:周炎炎

2月20日至3月19日,委内瑞拉发行的以石油支持的数字货币PTR(petro cryptocurrency,简称“石油币”)正在预售中。委内瑞拉也因此成为法定数字货币领域全球第一个吃螃蟹的国家,而且还发上“瘾”了。

2月20日,马杜罗政府领导下的委内瑞拉成为全球首个发行法定数字货币的国家。石油币锚定该国石油资源的主权加密资产,业界认为将成为委内瑞拉摆脱美国金融制裁,解决国内恶性通货膨胀的“救命稻草”。

而马杜罗政府还表态,除石油币之外,还考虑之后推出另一个由黄金支持的数字货币。

根据石油币白皮书,石油币源于委内瑞拉前总统乌戈·查韦斯设想出的锚定原材料的强势货币,背景可以追溯到早于美元争霸时期,并在上世纪90年代末金融危机后重新被认可。区块链技术允许在没有第三方监管的情况下进行价值和信息的转移,适合用于构建石油币的雏形。

“石油币将成为委内瑞拉经济稳定和财政独立的工具,支持建立一个更自由、更平衡和更公平的国际金融体系的伟大的全球愿景”,白皮书称。

白皮书认为,美元作为国际货币并以其信用模式代替“金本位”,而这种没有黄金支持基础的货币带有不确定性和不稳定性,使得世界经济受到了损害,所以应当以宝贵的自然资源作为定价基础来支持国家货币,比如石油。

值得注意的是,委内瑞拉国内石油资源丰富,原油探明储量为3009亿桶,碳氢化合物及其相关产品和副产品的开采和商业化,为出口创造95%的外汇收入。

白皮书指出,数字货币可以促进货币交易,使得资产转移更为安全,用户或者机构使用数字钱包而非银行账户存储加密货币,省去了高额中间费用,节约了交易时间,也使得存在地理障碍的国际金融交易更加安全。此外,运用区块链的石油币将遵循最高标准来保证完整性、透明度、可审计性和监管。

至于加密货币,比如比特币和以太坊的价格波动性过大的问题,白皮书称,石油币的内在价值工具更安全,更为稳定,适用于大宗交易和价值储藏。

石油币被分为一亿份,最小的交易单位被称为Mene(0.00000001)。预售在2月20日已经开始,ICO将稍后开始,直至8240万个石油币全部销售完毕。石油币发行总量为1亿个,除了公开发售的,剩下的17.6%的币由该国监管部门持有。

石油币参考售价60.2627美元,在预售首日便宣布募集了7.35亿美元资金。华尔街日报的评论称,这一数据无法被验证,就如同该政权各种经济政策一样神秘。苏宁金融研究院高级研究员洪蜀宁对此数据表示怀疑,“从预售结果看来,初始有1亿个币,从持有石油币的地址来看,还剩将近9600万个,说明一共预售了400万个石油币。即便不考虑预售的优惠折扣,这400万个币按60美元/个计算,总共也就2.4亿美元,不知马杜罗所宣称的7.35亿美元募资从何而来?”

洪蜀宁认为,石油币诞生的背景是,近年来,由于美国和欧盟不断对委内瑞拉进行经济制裁,加上委内瑞拉政府激进的执政手段,该国已深陷经济危机,出现了恶性的通货膨胀,原有的法定货币体系早已崩溃,同时还面临着严重的食物短缺,民众的基本生活得不到保障。为打破美国的金融封锁,马杜罗政府才想出发行“石油币”的方法来缓解危机。

洪蜀宁表示,通过了解,石油币的市场价格在几美分到1美元之间,远远不及60美元的发行价。这说明,石油币根本没有被二级市场所认可。

“究其原因,任何一种货币的信用,都是与发行者的信用密切相关的:贵金属货币的信用来源于贵金属的稀缺性,金本位纸币的信用来源于可兑现的黄金储备,国家法定货币的信用来源于政府的稳定性,数字货币也不例外,如比特币的信用来源于数学可证明的稀缺性和不可复制特性。” 洪蜀宁表示,“而石油币所谓的石油背书并不具备可兑现能力,在委内瑞拉境外完全没有使用场景,在境内的兑现能力也完全取决于政府的定价,鉴于委内瑞拉政府对货币低劣的管理能力,相信石油币最终将沦为另一种形式的玻利瓦尔,贬值得一文不名,这就是市场不予认同的根本原因。”

华尔街日报的评论文章的观点更为犀利,认为石油币并不是真正的数字货币,因为它根本不是像比特币和以太坊一样存在于去中心化的网络上,后者并不是政府和央行垄断发行的法币,而是挖矿者通过记账等复杂的流程开发出来的区块链加密货币。相反,石油币更像基于委内瑞拉原油的基金或者ETF投资组合,数字平台可以去验证你得到的石油币背后是不是有相应的石油。但关键是这货币本来就是马杜罗政权发行的,只能依靠政府的承诺。

“非常令人疑惑的是,在文明世界谁会愿意买石油币呢?毕竟想要在石油上投机,已经有了很多可靠程度更高的途径,”华尔街日报评论称。

还有哪些国家数字货币或诞生?

在委内瑞拉之外,不少国家已经开始研究发行法定数字货币了。

据英国《金融时报》报道,日本正计划在2020年东京奥运会开幕以前推出自己的全国通用数字货币“J COIN”,这种数字货币将由瑞穗金融集团和日本邮政银行牵头的银行财团进行规划和推出,这两家银行都已获得日本央行和金融监管当局的支持。这种新的数字货币设想是普通大众将可通过智能手机用以支付和转账。

但最近这一数字货币的推出尚无进展。据彭博社报道,1月29日,日本央行金融科技中心负责人表示,在日本消费市场上手中握有现金仍为王道,这意味着央行认为目前还没有必要来发行一种数字货币。

俄罗斯也计划发行政府主导的主权数字货币。去年10月英国《金融时报》报道称,俄罗斯为逃避西方经济制裁,计划开发数字货币“CryptoRuble”。但事实上俄罗斯对加密货币并不是特别友好。去年10月10日,普京要求彻底禁止俄罗斯境内所有加密货币。此前,俄罗斯央行也警告称,加密货币是货币替代品,其使用可能被视为违反“反洗钱和反恐怖主义法”。

与委内瑞拉一样,既是石油大国,又需要躲避美国经济制裁的伊朗也打算发主权数字货币。2月23日,伊朗政府有官员对外表示,伊朗国营的邮政银行正开发一种加密数字货币。

此外,遭遇货币贬值困扰的瑞典也计划开发数字货币“ekrona”,去年11月表示,计划两年内推出此加密货币。当时业绩分析称,瑞典可能是第一个发行自己的数字货币的国家,但没想到,短短3个月后让委内瑞拉抢了先。

以色列央行也蠢蠢欲动。去年12月,路透社报道称,以色列央行消息人士透露,该国央行为创建一个更为快捷的支付系统和减少现金量,正考虑推出官方数字货币。这位匿名消息人士透露,如果央行给出了绿灯,以色列政府将为此立法,或是把该方案纳入2019年的预算和经济计划。

有拥趸者,也有反对者。美国财政部长努钦就在今年1月表示,现在没有必要发行国家数字货币。同样在1月,英国央行也表示,目前已经放弃推出国家数字货币的计划。在欧元区,德国央行一位董事会成员去年12月表示,排除在欧元区出台官方数字货币的可能性。

最后说一下中国方面的进展。中国央行自2014年开始就成立了专门的法定数字货币研究小组,论证其可行性。2016年1月,进一步明确了发行数字货币的战略目标。当年11月,央行科技司副司长姚前担任央行数字货币研究所筹备组组长。2017年年中,央行数字货币研究所悄然挂牌。△

网站编辑:宫莉

返回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