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08月19日 星期日
地质云 :English | 公务邮箱
中国矿业报订阅

燃料补贴谁买单?财政空缺谁来填?上游利益如何分?

政坛“变天”,马国油前景难卜

2018-6-8 9:12:52 作者:王 林

马来西亚政坛“变天”恐给马来西亚国家石油公司(Petronas,以下简称“马国油”)带来前所未有的压力。在贪腐问题持续发酵的作用下,马来西亚61年以来首次出现执政党替换,曾经大局在握的国民阵线被希望联盟替代,率领后者的92岁政坛老将马哈蒂尔(Mahathir bin Mohamad)成为马来西亚新总理,这也是他自1981年至2003年担任总理之后第二次执掌帅印。

石油和天然气一直是马来西亚经济的主要推动力,约占马来西亚GDP的20%,而马国油更是国家重要油气资源的唯一掌控和管理者,不仅拥有马来西亚所有油气勘探生产项目的所有权,还持有上游产量分成合同重要权益,是马来西亚政府收入的主要来源之一。在马哈蒂尔政府“治理贪腐”和“提振经济”的双拳战略之下,马国油恐面临重重挑战。

财政负担恐影响发展

新官上任三把火,马哈蒂尔政府的第一把火就烧向了“消费税”和“燃料补贴”。作为减轻国民生活负担措施的一部分,马哈蒂尔政府宣布,从6月1日开始全面废除消费税,换成曾经实施多年的销售及服务税,同时还将逐步恢复汽油和柴油零售补贴。

马来西亚《星洲日报》指出,经济和财政是马哈蒂尔政府接下来发力的主要方向,而石油天然气则是实现这一目标的主要“突破口”。不过,在没有其它补偿措施的情况下废除消费税并恢复燃料补贴,或将增加马来西亚对石油相关收入的依赖,同时给马国油带来庞大负担。

据了解,上届的纳吉布政府于2014年底取消了汽柴油补贴,并实施汽油管理性浮动机制,即根据国际原油价格每周调整国内燃油价格。隔年4月,纳吉布政府宣布开征6%的消费税,以取代10%的销售税和6%的服务税,旨在抵消油价下滑等影响财政收入的问题。然而,销售及服务税只针对特定对象,如生产商或进口商及部分服务业者,但消费税的征税对象则涵盖几乎所有人,只要有消费就必须缴税,再加上遭人诟病的汽油管理性浮动机制,马来西亚国民不满情绪日渐强烈。

面对燃料补贴即将恢复的局面,马国油旗下负责成品油零售的贸易部门Petronas Dagangan表达了担忧,称重新引入补贴会给马国油的财务状况带来直接影响,因为马国油是承担这笔费用的唯一机构。对此,马哈蒂尔政府表示,燃料补贴将直接由政府预算承担,不会直接转嫁给马国油。

这样的解释并没有减轻马国油的担忧,毕竟该公司也是政府预算的主要来源之一。道琼斯援引能源咨询顾问公司伍德麦肯兹(Wood Mackenzie)的报告称,不光是燃料补贴会成为马国油的负担,就是全面废除消费税之后出现的财政缺口也让马国油吃不消。财政收入锐减会让马来西亚政府对马国油的政府派息更加依赖,这将直接损害该公司未来的投资支出和战略规划。

马来西亚银行(Maybank)通过一组数据间接呈现出了马国油扑面而来的压力。该行在一份报告中指出,废除消费税将使马来西亚政府每年失去440亿林吉特(约合110亿美元)的税收,即便换成实行多年的销售及服务税仍有约270亿林吉特(约合68亿美元)的缺口亟待填补,在此情况下马来西亚财政赤字将增加约1.9%。

《华尔街日报》援引马来西亚财政部长林冠英的话称,当前政府债务和负债规模相当于GDP的80.3%,远高于纳吉布政府披露的水平,GDP的80%相当于1万亿林吉特(约合2510亿美元)。纳吉布政府曾多次强调政府债务与GDP之比保持在55%以下,但事实并非如此,这不仅会引起信用评级机构的警觉,同时还将影响投资者对马来西亚金融体系的信心。

海湾地区杂志《石油经济学家》指出,虽然填补“收入缺口”可能扰乱马国油的发展步调,但总比将公司挂牌出售要好得多。有消息称,马哈蒂尔政府正在考虑将马国油25%股份出售以筹资还债的可能性。

马国油4月时明确了下一步发展重点:继续强化现金流、逐渐恢复上游活动、扩大海外市场特别是东南亚地区的业务版图。同时还将今年上游领域支出确定为260亿林吉特(约合67.13亿美元),略高于2017年,并宣布将钻取110至120口新井,保持本土23至25口勘探井的规模。

上游利益或面临分割

值得一提的是,马国油的上游开发“自主权”也可能受到马哈蒂尔政府的“摆布”。

目前,马国油在马来半岛(Peninsular Malaysia)的上游勘探和生产活动几乎陷入停滞,主要依赖东马(East Malaysia)的油气储备。东马是由沙巴(Sabah)、砂拉越(Sarawak)两个州属及联邦直辖区组成的地区,约占马来西亚总土地面积的60%,蕴藏丰富的尚待开采的油气资源,该地区也是保证马来西亚全球第三大液化天然气出口国地位的关键所在。

近年来,沙巴和砂拉越一直在争取自身权益,呼吁要拿回油气区块自主开发权,沙巴正在试图和马哈蒂尔政府进行对话和谈判,希望拿回更多自主权,而砂拉越则开始筹备组建州政府所有石油公司的事宜。这些都将削弱马国油对东马的控制权,尽管该公司仍是该地区大部分项目的主要合作伙伴,但随着上述两州呼吁自主的声音日渐高昂,未来区块产量份额降低或运营管理权被没收的可能性仍然存在。

《婆罗洲邮报》指出,砂拉越去年6月宣布投资20亿美元成立海上石油和天然气勘探公司,以全面参与上游活动,这家由砂拉越州拥有的公司或将与马国油合作开发该州资源,预计将为该州增加7.65亿桶石油储量,相当于每日额外增加9万至10万桶。对于自建州石油公司的举措,砂拉越首席部长阿邦佐哈里(Abang Johari Tun Openg)直言:“我们不过是重新夺回监管权,土地是砂拉越的,如果要建钻井平台,就必须得到砂拉越的批准。”他强调,作为砂拉越的主要领导,他已经做好了扛起砂拉越石油与天然气公司的准备。

马来西亚前总理纳吉布曾向阿邦佐哈里承诺,将砂拉越石油天然气开采权归还砂拉越,以此换取东马的选票,但随着马哈蒂尔的走马上任,纳吉布政府的承诺已经作废。新加坡《联合早报》指出,鉴于马哈蒂尔政府决心推行经济改革,最大化调动富油省经济发展积极性,也能促进马来西亚经济加速增长,因此东马油气开发权益仍存在很大变数。

事实上,马哈蒂尔早在竞选时就不断向东马示好,曾指出1974年石油发展法令和2012年领海法令,严重损害沙巴和砂拉越的石油和天然气及海域资源权益。他当时就承诺,上台后会努力改变这一局面,并呼吁公平分配石油及天然气资源给沙巴和砂拉越。

《新海峡时报》撰文称,考虑到马国油在运营和管理上的独立性以及该公司前首席执行官Hassan Marican跻身马哈蒂尔组建的由5人组成的“精英经济顾问团”,马国油的责任和权力不太可能被分割或削弱。

这个“精英经济顾问团”由5位深谙经济和财政的专家组成,另外4人分别是马来西亚首富郭鹤年、马来西亚国家银行(Bank Negara Malaysia)前行长Zeti Akhtar Aziz、前财政部长Daim Zainuddin,以及马来西亚籍联合国经济发展事务助理秘书长Jomo Kwame Sundaram,主要为马哈蒂尔政府提供经济和财政方面的咨询,帮助国家经济及其相关政策制定。

不管如何,马来西亚政权交替给掌握国家经济命脉的马国油带来不小影响,至于其前路如何只能拭目以待。△

返回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