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0月19日 星期五
地质云 :English | 公务邮箱
中国矿业报订阅

价格上涨 成本下降

油企加速重返深水钻探

2018-8-17 9:13:03 来源:中国矿业报社 作者:王林

在油价回升和成本下降的刺激下,深水钻探的热度又回来了!

传统观念认为,深水油气钻探只有在高油价期间才能确保盈利,但随着海上勘探和开发成本大幅走低,当前已有不少深水项目可以挑战物美价廉的页岩开发,甚至比后者更具经济性。

眼下,全球大型石油公司都纷纷重返深水,而最新批准的深水项目较之前更便宜、更简单、规模也小,且目标成本价基本锁定在油价40美元/桶之下。这似乎意味着,深水开发活动正处于复苏的最佳时机。

上半年深水资源发现量亮眼

伊朗《金融论坛报》援引挪威独立能源咨询机构Rystad Energy最新报告指出,今年上半年全球发现的常规石油和天然气资源量超过45亿桶油当量,其中以圭亚那、美国、塞浦路斯、阿曼和挪威5国的发现量最高,占到全球今年上半年总发现资源量的3/4,而其中圭亚那、美国和塞浦路斯的新发现都位于深水区。

Rystad Energy分析师Readul Islam指出:“从挪威到美国、从安哥拉到巴西的大西洋两岸的深水项目正在引领新的审批潮。回升的油价以及下降的海上开发成本,正在推动深水开发市场反弹。”

据了解,美国最大石油公司埃克森美孚在圭亚那Stabroek深水区获得了3个重大发现,分别是Ranger油田、Pacora油田和Longtail油田,这3个油田总计拥有至少10亿桶原油储量。美国第二大石油公司雪佛龙在美国墨西哥湾深水区的Norphlet远景构造上发现了一个颇具前景的石油区块,而壳牌也在该深水区获得了其第6个重要发现。

意大利石油巨头埃尼在塞浦路斯的Calypso-1井获得了迄今为止最大的海上发现,同时在安哥拉深海发现了2.3亿桶~3亿桶原油储量。阿曼石油开发公司(Petroleum Development Oman)则在Mabrouk东北远景构造上获得了一个巨大的天然气凝析油发现。奥地利石油天然气集团(OMV)和德国化工巨头巴斯夫(BASF)麾下的油气子公司Wintershall分别在挪威海的Aasgard地区和Aasta Hansteen地区获得了石油发现。

美国油气数据调研公司Drillinginfo能源分析总监Sarp Ozkan指出,在圭亚那庞大发现量的带领下,全球深水市场可谓“久旱逢甘霖”,这一结果重新燃起了油气生产商的信心,也让他们对深水开发趋之若鹜。

Rystad Energy数据显示,过去18个月中已经有17个深水项目获批,而曾经因为高成本而束之高阁的深水项目也重新回归,甚至开始符合投资标准并重新具备盈利前景。目前有16个推迟的深水项目已经通过最终投资决定,总开发储量约60亿桶油当量,共需投资432亿美元。

伯恩斯坦研究机构(Bernstein Research)预计,今年将有40个海上油气项目做出最终投资决策,虽然远低于2012年的87个,但较去年29个、2016年14个增加不少,这对低迷已久的海上开发市场不啻为佳音。

深水钻探活动同比增长10%

《金融时报》日前报道称,全球最大油服商斯伦贝谢(Schlumberger)正在重新规划深水钻探服务业务,该公司预计今年深水钻探活动将比去年增加10%,明年会更加活跃。斯伦贝谢油井业务执行副总裁Patrick Schorn表示:“油价暴跌期间几乎被抛弃的高成本、高风险开发项目又重新引起了关注,我们已经为卷土重来的深水开发业务做好准备。”

英国石油公司(BP)、壳牌、道达尔、挪威国有能源公司Equinor等都在重新设计深水钻探项目,为了更好地利用现有基础设施,这些公司不约而同选择降低项目的复杂性。此外,他们还与承包商重新谈判合作条款,利用技术提高运营效率,同时减少不必要的劳动力支出。

BP于4月批准了两个新的北海双井开发项目Alligin和Vorlich,其中位于设得兰群岛西部的双井开发项目Alligin,将与BP已有的Glen Lyon浮式生产储油卸油船舶相连接,而Vorlich将与Ithaca能源公司运营FPF-1浮式生产设施相连。此外,该公司位于美国墨西哥湾的最初成本达200亿美元、钻取29口井的Mad Dog2项目,目前已经将开发计划缩减至14口井,成本更是下降至90亿美元。

美国《油气杂志》指出,BP除了继续发力墨西哥湾和巴西深海,对毛里塔尼亚和塞内加尔的深水开发机会也虎视眈眈,并认为加拿大新斯科舍省(Nova Scotia)、南非以及纳米比亚的深水区域同样有利可图。

壳牌对海上油井设计的简化也让其位于墨西哥湾的深水项目重获新生,其中位于该地区的Vito深水开发项目已从原来评估的110美元/桶盈亏平衡点降至35美元/桶,而Kaikias深水油田的盈亏平衡点则低于30美元/桶。

道达尔于5月批准了位于安哥拉的Zinia深水开发项目,两个月后该公司负责的安哥拉最大海上深水开发项目Kaombo顺利投产,估计拥有6.5亿桶原油储量的Kaombo项目,将占安哥拉原油总产量的15%。

7月底,Equinor价值60亿美元位于北极巴伦支海的Johan Castberg油田开发项目获得了挪威议会批准。受高成本和不断拖延影响,Johan Castberg项目重新调整了开发计划,眼下投资开支已经砍半,可以在油价降至35美元/桶的情况下盈利。Equinor表示,这是其深水开发战略实现“突破”的一大标志,该油田有望为挪威经济带来超过400亿美元的收入。

有分析师预计,美国页岩开发和生产将在本世纪20年代进入停滞期,海上油气项目仍是满足能源需求的主力军,而风险较高的深水开发活动并非“可有可无”。全球知名能源咨询顾问公司伍德麦肯兹(Wood Mackenzie)分析师Andrew Latham表示,油企可以花更少的钱钻更少但是质量更高的井,这赋予了深水开发市场更高的价值和意义,使其更具商业前景和吸引力。

“从长期供需看来,全球油气开发活动仍然离不开深水领域,我们真的要回去了。”Patrick Schorn坦言。□

网站编辑:宫莉

返回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