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03月20日 星期三
地质云 :English | 公务邮箱
中国矿业报订阅

即将履新的巴西新总统博尔索纳罗表示——

巴西国油可“部分”私有化

2018-12-14 9:00:21 作者:王林

即将于2019年1月1日正式履新的巴西新总统博尔索纳罗,终于确定了巴西国家石油公司(Petrobras,以下简称“巴西国油”)新任首席执行官人选——著名经济学家罗伯托·卡斯特罗·布兰科(Roberto Castello Branco)。不管是在行业知识,还是企业管理方面都拥有丰富经验的布兰科,同时还是一位私有化经济的倡导者。在此背景下,有分析认为,布兰科治下的巴西国油即将面临“部分”私有化。

新掌门广受好评

对于布兰科的走马上任,业内普遍持乐观态度。《巴西日报》指出,布兰科在大型企业担任过董事,对石油矿产等战略资产颇有想法,出任巴西国油新负责人绰绰有余。

据了解,布兰科于1999~2014年间担任淡水河谷的董事,2015~2016年担任巴西国油董事会成员,目前是巴西番达曹格图里奥瓦尔加斯大学(Fundacao Getulio Vargas)的教授。

巴西知名商学院IBMEC金融学教授Gilberto Braga表示:“布兰科在行业中非常有份量。”韩国金融集团未来资产(Mirae Asset)巴西分析师Pedro Galdi则认为:“布兰科不仅能成为一个称职的企业高管,对于如何处理政府关系也非常有一套。”

彭博社数据显示,布兰科出任巴西国油新负责人的消息一出,该公司股价随即上涨了2个百分点。摩根大通则重申对巴西国油维持“增持”评级,并认为新任首席执行官可以平衡政府和企业之间的关系,遏制政治问题对该公司运转的干预,降低其股价下行的风险。

摩根大通分析师表示,虽然现在对巴西国油2019年战略前景的预期为时尚早,但新掌门可能将该公司“部分”私有化的结果,仍然给这个负债累累的国有油企带来了乐观且正面的影响。

“部分”私有化有利发展

美国《新闻论坛报》指出,布兰科是一位坚定的市场改革倡导者,他执掌帅印或将引领巴西国油踏上私有化征程。

值得一提的是,布兰科的亲密朋友、同样支持私有化的保罗·盖德斯(Paulo Guedes),日前刚刚被任命为巴西新任财政部长。这似乎意味着,博尔索纳罗政府对推行市场化势在必行。

“我不是一个不懂变通的人,但我们做这样的决定需要承担很大的风险。我们会就此事(私有化)进行深度沟通,但我认为它(巴西国油)是一个可以部分私有化的公司。”波尔索纳罗在接受《巴西日报》采访时表示,“事实上,对布兰科的任命是盖德斯的决定。目前,我已将所有与国家经济相关的事宜全权委托给他,这样可以提高办事效率。我们正在对各项制度和管理程序加以完善,以让我们的国家和人民有更好地发展。”

据悉,布兰科是巴西《圣保罗页报》(Folha de Sao Paulo)的一个专栏作家,他曾在该报上发文呼吁巴西国油私有化,称此举可以为能源市场引入更多竞争,激发行业活力。“我们需要私营公司参与到能源市场的竞争中。”他写道,“我反对特梅尔政府为了平息罢工降低燃料补贴的决定,在国家没有资金承担医疗保健、教育和公共安全等国民基本权益的情况下,用数千亿美元维持国有企业的运转,这是不可接受的。”

5月底,为了抗议油价上涨,巴西卡车司机封锁国内高速公路一周,进行了罢工行动。因为企业无法获得及时的供应并发货,这一罢工对巴西航空业、农业和零售业造成了严重冲击。特梅尔政府为了平息此事,决定提供旨在降低柴油价格的燃料补贴。

事实上,私有化一直是拉美国家最具争议的话题之一,巴西对此十分敏感。有分析师指出,在巴西,任何可能导致燃料价格补贴受影响的举措,如私有化,都将遭到包括运输在内的多个行业的强烈反对。

对此,博尔索纳罗表示,他个人希望燃料价格可以降低,但是燃料价格的确定取决于各州政府的意见。“在很大程度上,燃料定价需听从各州州长的决定,因为他们在评估价格时还会将相关税费考虑在内。”他称,“巴西国油作为一家战略型公司,可以进行‘部分’私有化,但不能全部私有。”

在布兰科看来,巴西国油应该更专注于石油勘探和生产。路透社指出,布兰科可能将巴西国油非核心部门,如炼油和分销进行私有化。“巴西国油旗下燃料分销子公司BR Distribuidora不适合留在公司架构内,它不产生回报且拖累公司整体发展脚步。”他坦言。这似乎暗示着BR Distribuidora可能被分拆。

其实,就连巴西新任副总统密尔顿·莫劳(HamiltonMourao)也认为,巴西国油“部分”私有化有利于其健康发展。他指出,巴西国油应该以上游勘探和生产为核心业务,炼油石化、市场分销等业务都存在独立发展的空间和潜力。事实上,除了BR Distribuidora,液化石油气分销子公司Liquigas也应该被分拆。

盐下层拍卖挑战重重

此外,博尔索纳罗政府计划向私营部门开放巴西原油开采活动的举措,也为巴西国油“部分”私有化铺路。

《华尔街日报》消息称,博尔索纳罗从11月底开始就拍卖盐下层油田的收入与巴西各州政府展开谈判,力求在明年履新前达成协议。巴西参议院议长Eunicio Oliveira早前表示,如果出售盐下层油田地区的收入能够流向巴西各州和市政当局,那么开放该地区的方案将会在国会获得批准。

博尔索纳罗希望向私营石油公司开放巴西盐下层资源,称这将为巴西额外赚取超过1200亿巴西雷亚尔(约合300亿美元)的收入,不仅将大大削减庞大的财政赤字,还能为巴西国油引入更多经验丰富的合作者。

不过,这一计划面临着很大挑战。一方面,《巴西能源法》开采条款中明确列出了不允许向私营部门开放的“部分地区”;另一方面,拍卖开采权的收益分配方案始终无法敲定,这使得博尔索纳罗政府修改能源法的提案无法通过。

据了解,巴西境内的石油开采工作分为“特许经营”、“生产共享”以及“权利转让”三种不同的管理模式,对石油公司开展作业的要求各有不同。巴西曾在过去的几年内以“生产共享”合同拍卖出大量优秀的盐下层油田,而“权利转让”模式下的区域,开采工作几乎全部由巴西国油包揽。

巴西政府指出,巴西国油曾估计“权利转让”模式下的盐下层区域拥有50亿桶可采原油储量,但勘探结果显示,该区域实际拥有超过150亿桶可采原油储量。

彭博社指出,一旦巴西拍卖油田的提案获得通过,大批国际油气公司将涌向巴西,届时可能给全球原油市场带来更多“意外”产量。当前,巴西已经超过委内瑞拉和墨西哥,成为南美最大原油生产国,近年来一直是非欧佩克国家产量增长的主要来源,日产原油约250万桶,其中盐下层原油产量150万桶,且仍在继续攀升中。△

网站编辑:宫莉

返回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