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11月12日 星期二
中国矿业报订阅

BP新掌门:直面后石油时代挑战

2019-11-5 9:08:46 作者:王林

英国石油公司(BP)近日发布声明称,现任首席执行官戴德立将于2020年3月31日正式退休,现任全球上游勘探和生产业务主管陆博纳(Bernard Looney)将接棒成为BP下一任掌门。现年64岁的戴德立2010年上任即直面21世纪最严重的BP美国墨西哥湾漏油事故,9年间步履维艰并最终带领BP涅槃重生。面对能力卓越的“前任”,继任者陆博纳的压力不言而喻,当前BP正在不断高涨的环保主义呼声中努力向低碳经济转型,陆博纳将如何引领这家石油巨头迈向后石油时代值得期待。

首位美籍掌门完美卸任

作为BP首位美籍首席执行官,戴德立长达10年的最高决策人身份即将终结,而且是完美卸任。戴德立任期内可谓“多事之秋”,墨西哥湾漏油事故将BP推向破产边缘,他一边抗住来自美国政界和公众的强烈指责,一边为天价的巨额赔偿和诉讼案件奔走呼号,同时还在国际油价暴跌期间努力维持摇摇欲坠的资产负债表。BP走出运营低谷并顺利登上低碳转型的列车,戴德立功不可没。

美国杰富瑞投资银行能源分析师Jason Gammel表示:“戴德立的能力有目共睹。在他的带领下,BP度过了过去30年史无前例的艰难时期,他承受了其他同行难以想象的压力,完成了几乎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祸不单行可谓BP这10年间的真实写照。墨西哥湾漏油事故发生后不久,BP在俄罗斯的事业又出现危机,其与俄组建的合资企业秋明BP(TNK-BP)被俄油(Rosneft)独吞;随后,2014年中开始的新一轮国际油价暴跌更给BP带来了致命冲击,濒临崩溃边缘的BP让戴德立忙得焦头烂额。为了在低油价周期时稳住收益,他引领BP“节衣缩食”,腾出更多资金寻找成本较低的油气资源,尽管如此,BP仍是当时全球债务最大的国际石油公司。

美国CNBC新闻网指出,时至今日,BP终于再现往日光彩,随着漏油事故索赔偿还殆尽,资产负债表结构正日趋稳健,去年该公司基本重置成本利润达到127亿美元,较2017年的62亿美元增长一倍,当年国际油价接近每桶100美元。

值得一提的是,戴德立在此期间并未忘记为BP的未来铺路,极早地意识到了绿色事业和减排的重要性。他曾明确表示,如何在为世界提供更多能源的同时实现更少的排放,是当前全球能源转型面临的双重挑战,要想赢得这场“不能输”的转型战役,油企将扮演核心角色,而储量丰富且清洁低碳的天然气,尤其是蓬勃发展的液化天然气将是破题的关键。

分析认为,如何实现低碳转型的战略,将是BP新任首席执行官的首要任务,也是引领BP下一阶段发展的关键,更是后石油时代能否实现业绩升华的核心。

上游主管引领低碳转型

现年49岁的陆博纳是爱尔兰人,1991年毕业于都柏林大学并获得电气工程学位,同年进入BP并担任钻井工程师,之后成为首席执行官办公室的负责人,先后为约翰·布朗和唐熙华工作。布朗担任首席执行官时期(1995年~2007年)对陆博纳称赞有加,后者在此期间还曾前往斯坦福大学商学院进修并获得管理硕士学位。在BP内部,陆博纳有“忍者神龟”的称号,因为无论何时需要帮助,他都能现身。

《爱尔兰独立报》撰文称,墨西哥湾漏油事故发生后,陆博纳第一时间飞往休斯敦,为BP出谋划策并处理后续事宜,他在回顾这段经历时曾称,这毫无疑问是他职业生涯中最具挑战的时期。

BP官网公开资料显示,陆博纳2016年4月成为上游部门主管,负责全球所有石油和天然气项目的勘探、开发和生产活动。当时该行业正艰难应对油价暴跌的后果,他带头推动了BP通过削减成本和数字化运营来提高业绩,该公司由此完成了石油和天然气产量最快增长,目前日产油气260万桶石油当量。

陆博纳担任上游主管以来,BP上游项目流程和人身安全绩效分别提高了35%和20%,产量增长了20%。同时,他还不断鼓励加大油气行业的甲烷排放检测,并在过去两年帮助BP实现了近300万吨二氧化碳当量的甲烷减排。

值得一提的是,陆博纳的交际能力和业务实力一样不容小觑。《金融时报》指出,陆博纳从小在农场长大,是家中第一个上大学的孩子,为人谦逊认真,在BP内部广受欢迎和尊重,甚至就连投资者和竞争对手都对他交口称赞。

一位不愿具名的BP内部人士称:“25年来他始终如一,身居高位却不自傲,话少但志向明确,一直希望通过实质性方式帮助BP实现能源转型。我们正处于一个全新的时代,精通技术的陆博纳,是一个充满活力和新鲜的面孔,我们相信他可以带领BP及下一代员工度过这个不确定的未来。”

挑战只多不少

英国《每日邮报》指出,陆博纳是BP内部颇具名气的“战略思想家”,未来一段时间将认真思考BP的发力方向,旨在为制定从2021年开始的下一个“五年战略”奠定基础。

陆博纳执掌帅印正值全球应对气候变化危机的大背景,整个石油和天然气行业从业者,都在面临长期生存前景的拷问。对此,激进投资者组织Follow This创始人Mark van Baal敦促陆博纳,希望这位新任首席执行官能够带领BP承担起应有的气候责任,为完成《巴黎协定》气候目标贡献力量。

他的挑战只多不少。一方面,股东们要求BP应对气候变化并采取更大行动,但仍然对股息分红有所要求,这迫使BP在继续深耕油气需求庞大的欧洲、亚洲和非洲业务的同时,努力涉足绿色低碳事业,但其在太阳能、风电、电动汽车等多个领域的投资回报率,根本无法和核心的油气钻探部门相提并论。

另一方面,能源转型正在世界不同地区以不同速度进行,这是BP绕不开的挑战,尽管该公司围绕气候问题采取了一系列措施,如投资可再生能源、涉足电充领域等,但始终没有根据《巴黎协定》制定减少碳排总量的硬性目标,这让股东、投资者和环保维权人士愈发不满,认为这家有着110年历史的老牌油企还能做更多。

陆博纳上任后的同壕战友、BP董事长龙海歌在《金融时报》发布观点文章写道:“我们如果要向更广泛的能源公司发展,就需要以前所未有的速度创建新的碳中和业务,并改变现有业务。但截至目前,我们对于如何转变似乎仍不清楚。”△

网站编辑:宫莉

返回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