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09月21日 星期五
地质云 :English | 公务邮箱
中国矿业报订阅

铀矿和核能行业人士共同探讨核能发展的投资机遇和挑战

国际铀矿投资拐点即将到来

核能“走出去”民企大有可为

2018-9-10 9:25:46 来源:中国矿业报 本报记者:综合报道

核电作为国家能源战略的重要组成部分,将呈现蓬勃发展之势。而铀资源的安全稳定供应将是核电发展的前提。随着核电站建设规模的进一步扩大,对铀资源的需求将进一步加大,天然铀产业面临新的发展机遇和挑战。近年来,核电出海已成为我国核事业发展的重要驱动力。那么究竟如何在全球进行铀矿资源的战略布局?9月5日举行的北京国际铀矿及核能投资高峰论坛邀请了铀矿和核能行业研究机构的领导和专家、各大使馆官员、中国走向海外矿业投资主体公司,共同探讨目前核能发展的投资机遇和挑战。

自2011年日本福岛核泄漏事件发生以来,国际核能产业一直徘徊在低谷,近年来已有逐渐复苏的迹象。据了解,铀矿价格近些年持续低迷,以铀的氧化物八氧化三铀价格走势为例,2007年石油危机的背景下,达到136美元/磅的价格高点,此后受福岛核电站事故影响,价格一直低迷。而业内认为,铀矿的投资周期为10~12年,这表示在接下来的2~3年铀矿价格将会反弹。

与此同时,随着中国“一带一路”建设的展开,国家能源局明确提出了国内核电年度审批开工和建设完工目标,推动中国核电“走出去”。由此,“中国影响”下的核能产业复苏与发展,开始逐渐从以中国、印度为代表的亚洲地区向全球延伸扩展。

核电市场发展空间广阔(资料图)

公开资料显示,截至2017年,全球在建核电机组61座,其中,中国、俄罗斯、印度、美国和阿联酋排名前5,在建核电机组数量分别为20座、7座、6座、4座和4座;全球在建核电机组装机容量为61.50吉瓦,其中,中国、俄罗斯、阿联酋、美国和韩国排名前5,中国占比达34.5%。在对外合作上,中核集团在巴基斯坦建设的卡拉奇核电项目2号机组开始第一罐混凝土浇筑,意味着“华龙一号”首次走出国门。中广核集团和法国电力集团宣布双方将合作建设英国赛兹韦尔和布拉德韦尔核电站,预示着从发展中国家到发达国家,中国核能技术已经成为世界核能产业中的生力军。

作为核能产业链中的上游产业,核原料在核能产业的发展中至关重要,而铀矿资源的投资开发与储备,直接影响着全球核能产业的发展格局与方向。从历史曲线来看,国际铀矿市场价格在到达了2008年的历史高点后,受日本福岛核电站事件的影响,一路持续走低,直到进入2018年,铀矿价格出现了缓慢的抬升。在针对近十年来国际铀矿价格走势的深入分析与研究后,海核能源副总裁程佳星表示,国际铀矿投资的拐点即将到来,铀的价格拐点已经到来,后续呈稳步回调的趋势。

海核能源作为中国第一家核能领域的民营企业,依托其全球视野与极强的金融资源整合能力,迅速成为继中核CGN、中广核CNNC、国家电投SNPTC之后第四家加入世界核能产业协会(WNA)的中国企业,也是目前唯一一家以核电为主营业务的中国民营企业。

在谈到对全球铀矿资源的思考与战略布局时,程佳星表示将设立中国首家民营铀矿投资基金,开启海核能源“绿色金融”之路。同时表示,私营企业进入全球核能领域并不是一件不可想象的事情。在国外,核能民用市场中,90%的企业都是私营企业,全球核能民用市场有着巨大的空间和潜力。

对此,著名铀矿专家李开文表示,中国核能“走出去”,需要海核能源这样的民营企业。中国的核能产业走向国际舞台,不仅需要中核、中广核、国家电投这样的“国家队”,也需要海核能源这样的生力军。大家应该把握不同角色,在不同阶段分工合作,共同促进中国核能以更积极、更开放的姿态走向国际舞台。

香港国际矿业协会会长孙铁民表示,往前追溯,民营资本进入核能领域并非无迹可寻,2016年,华人富商李嘉诚就投资了加拿大铀矿NexGen Energy项目,引发了很多国际国内基金对核能领域的兴趣。相信会有更多核能领域和金融领域的合作伙伴,加入到新一轮全球核能产业大发展的浪潮中来。

对于为何选定壁垒较高的核电领域进行投资,程佳星表示,这个领域在国内都认为是由国家主导的,但是在海外市场上是一个开放的市场,并不是国家才能进入,民营企业也可以进行一部分资本的投资。她进一步分析目前能源领域的投资环境时称,现在大部分投资人都在关注新能源汽车投资,但并未注意到随着新能源汽车发展过程中,电力不足将如何破解,等大部分投资人反映出来电供应不足时再投资,可能没有办法赶上她们这个增长的速率。

孙铁民介绍,哈萨克斯坦、加拿大、澳大利亚拥有相对充裕的铀矿资源,中国企业走向世界去做投资,可以为我国核电发展走向海外做好原料的储备。具体到中国投资基金和民营企业对海外铀矿资源的投资,孙铁民分析说,“合作的空间和范围非常宽阔的合作方式也是非常多元化的,从资本市场到私募到具体项目的开发费用”。□

返回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