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12月13日 星期五
中国矿业报订阅

我们欢迎中国企业投资苏里南矿业

——专访苏里南自然资源部高级政策顾问默罕默德·安瓦尔·阿里·瓦齐尔

2019-11-12 9:30:17 来源:中国矿业报 本报记者:刘晓慧 王智

在南美洲大陆东北沿,有一个国家90%以上的国土覆盖着郁郁葱葱的原始森林,人口密度不及俄罗斯的一半,面积堪比我国的河南省。这是一个与中国相距遥远却历史文化联系深厚、友谊绵长的国家,她叫苏里南。

苏里南地广人稀,资源富集,地下蕴藏着丰富的铝矾土、黄金、石油。美国铝业公司自1916年在此建厂以来,开采生产从未间断;黄金吸引了加拿大及巴西的淘金客纷至沓来。苏里南《星网》曾在8月8日报道,加拿大Iamgold金矿公司在苏里南萨拉马卡(Saramacca)地区的第七次勘探结果显示,萨拉马卡金矿项目预计拥有150万盎司的黄金蕴藏量,且地表覆盖层较薄,容易开采。

资料图

对于本国的资源国情,苏里南自然资源部高级政策顾问默罕默德·安瓦尔·阿里·瓦齐尔和他的同事克莱德·格里菲斯如数家珍。在2019中国国际矿业大会期间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他全面介绍了苏里南经济发展的状况,人文、地理的状况及资源情况,并强调近海油气、贵金属、铝土矿、高岭土等资源是苏里南目前具有投资潜力的领域。他还特别强调,苏里南近些年在石油和天然气领域不断加强勘探并有新的发现,尤其是在近海领域,在生产上每年约产600万桶石油、柴油和衍生品,但在勘探开采方面急需先进的技术支持。

《中国矿业报》:苏里南共和国矿产资源投资环境如何?政策法规方面有哪些鼓励性措施?

默罕默德·安瓦尔·阿里·瓦齐尔:苏里南拥有良好的投资环境,尤其是采矿业。投资是通过我们的自然资源部以及国家财政部的投资研究所完成的。在矿业投资方面,我们特别重视制定协议,同时也希望矿业部门更加多样化。之前我们只关注两种矿产资源,而忽视了矿业的多样化。

在法规和政策方面,苏里南自然资源部为矿业公司颁发许可证。我的同事克莱德·格里菲斯是苏里南矿业研究所的项目经理。该所将执行新的采矿法,包括环境政策和法规。我们在2019年5月成为了EITI(采掘业透明度行动计划)的正式成员。EITI使我们能够在采掘(采矿)管理方面提供充分的透明度。

《中国矿业报》:目前,哪些国家在苏里南投资矿业?涉及哪些矿种?

默罕默德·安瓦尔·阿里·瓦齐尔:目前,在苏里南投资的矿业公司并不像我们希望的那样多样化。有两家国际公司在苏里南投资金矿,一家来自加拿大,一家来自美国。苏里南有大量的黄金储量,我们想吸引更多有意愿投资采矿业的公司。我们正在寻找合资企业,包括铝土矿公司、高岭土、硅土以及黄金公司。目前,我国只有两家国际大型金矿公司,在我国建立中小规模的投资公司也是十分重要的。

《中国矿业报》:苏里南富产黄金。对投资金矿的公司有什么要求?投资金矿将面临哪些挑战?

默罕默德·安瓦尔·阿里·瓦齐尔:苏里南的黄金资源已经超出了所有人的预期。这个领域目前有许多小规模的矿业公司,我们非常希望看到更大的公司进入黄金领域。目前苏里南已经为黄金领域的矿业公司制定了一些目标,迫切希望与大型黄金矿业公司建立一家年产5万千克以上的合资企业。因此,这需要投资金矿的公司具备良好的财务能力。同时,除了财务能力、技术能力外,还必须进行环境影响研究。他们需要与矿产研究所和自然资源部一起制定一个工作计划,重新考虑环境问题。我反复强调考虑环境。在这次矿业大会期间,绿色采矿的主题也被多次提及。我们赞同本次会议提出的这一倡议。因此,我们还将推行绿色采矿技术,并为愿意投资的公司设定相关要求。关于在苏里南投资所面临的挑战,我认为能源是必须考虑的一个方面。不过,苏里南政府将提供一切必要的包括能源在内的基础设施。我们会密切关注必须要克服的所有挑战,同时也有行动在同步开展。这不会是个问题。苏里南天然气储量巨大。对采矿业来说,天然气意味着更低的能源成本。为此,苏里南正在实施一项包括天然气在内的战略能源计划以解决包括采矿业在内的能源需求问题。

《中国矿业报》:苏里南正在开发近海石油天然气。油气埋深情况如何?开采难度和成本分别是怎样情况?

默罕默德·安瓦尔·阿里·瓦齐尔:苏里南的石油和天然气行业是一个非常有趣的话题。苏里南是圭亚那盆地的一部分,圭亚那盆地目前是世界上第二大未勘探盆地,这里有90亿桶石油储量。同时,在苏里南西部边界近海地区也可以获得天然气。我们的国有石油公司在苏里南拥有石油和天然气的特许权。这意味着,任何想进入苏里南油气行业的国际公司,都必须与我们的国有石油公司签署产量分成协议。目前,我们的陆上石油日产量为16000桶。苏里南有一个小型炼油厂,向全国供应柴油和汽油、沥青等产品。我们了解到,天津市有很多油气管道材料和管道基础设施的制造商,因此我们想邀请他们看看苏里南的油气供应链。在海上钻探方面,有很多国际大公司目前都在苏里南进行海上勘探,成果指日可待。如果发现海上油气,我们欢迎中国公司或其他希望投资油气材料供应链的公司加入,因为苏里南的公司没有完善的装备或准备好供应的油气材料。

《中国矿业报》:与同是南美洲的国家巴西相比,资源情况如何?对投资有何要求?

默罕默德·安瓦尔·阿里·瓦齐尔:关于巴西和苏里南的资源比较,巴西是我们的长期伙伴,他们国土面积更广,也拥有丰富的资源。巴西还有很多我们没有的资源,同时在技术能力、财力和劳动力资源方面也具有优势。我们是一个年轻的国家,仍需要建立自己的技术能力。从这个角度来说,我的同事、矿产研究所的克莱德·格里菲斯先生能更好地回答这个问题。

克莱德·格里菲斯:非常感谢。苏里南正在经历从地质采矿部(GMD)到矿产研究所(DIS)的转变。这使我们更有机会成为一个独立的研究所来监测采矿业。同时,我们也将有机会提升该研究所地质专家的知识和技能。目前,地矿部门资源比较紧缺,因此我们希望矿产研究所能在短期内开展一些研究,并进一步勘探苏里南的矿产资源。此外,我们想做的另一件事是航磁测量。我们可以做一些更详细的测绘,也可以识别其他潜在的矿产资源。

《中国矿业报》:如何理解中国提出的“一带一路”倡议?对苏里南矿业发展将有何积极作用?

默罕默德·安瓦尔·阿里·瓦齐尔:“一带一路”倡议是很热议的话题,我国政府十分欢迎“一带一路”倡议,同时我们的政府部门也支持在政治上实现地缘多元化,努力使我们能够最大限度地发挥资源潜力,无论是自然资源还是人力资源。就矿业发展来说,“一带一路”倡议为我们提供了探索矿产资源的机会。所以,从这个意义上说,“一带一路”倡议对我们有非常积极的影响,我们再次欢迎这一倡议,这是习近平主席提出的一个很好的倡议,我们国家的总统对这个倡议非常认同。值得一提的是,苏里南的人口众多,有很多中国传统。苏里南和中国之间有很大的文化联系,因此我们再次从各个方面欢迎这一倡议。

《中国矿业报》:苏里南共和国希望与中国在哪些方面加强合作?如何合作?

默罕默德·安瓦尔·阿里·瓦齐尔:现在中苏两国的企业在各个方面都有联系。我们有文化联系,苏里南也有一部分人口是华裔。例如,我们有中国的春节,同时也推行中国的假日。我们与中国有着密切的联系和特殊的关系,也希望这一关系更加紧密,并欢迎与每一家中国企业合作。

我国进一步加强政府各部门的能力建设、知识传播。我们不断加大力度培养人才,鼓励他们传播知识。我举一个例子,现在我们有一批年轻的外交官在北京接受中国政府的培训,他们以后将成为苏里南的外交官。

中国政府还向苏里南自然资源部提供了多个培训项目,我们将在能力建设以及其他方面进行培训。我们看到,苏中两国在相互理解和尊重主权、相互尊重对方的情况下,合作越来越紧密,这是非常重要的。我们在建筑业、采矿业看到了这个趋势,在技术行业也看到了越来越多的这种现象。□

网站编辑:宫莉

返回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