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07月15日 星期三
中国矿业报订阅

于重塑中积蓄新动能

——从勘查投入变化看全球矿业发展

2019-12-9 9:26:34 来源:中国矿业报 本报记者:李晓娜

有人说,未来矿业发展最确定的就是其面临的诸多不确定性。尽管如此,从勘查投入上来看,一些新特征和新变化在调整重塑中更趋显性化,而这些或许正是全球矿业发展不断积蓄的新动能,甚至是未来发展的某一突破点。

勘查有所回暖

伴随着2016年市场状况的好转,全球矿业勘查预算2017年逐步恢复,2018年进一步增加,2018年底复苏出现断裂。2018年11月到2019年2月,多数矿业公司大宗商品价格下跌,企业融资规模大幅下降,从而导致2019年初地面活动水平下降。

全国地质勘查投资变化

标普全球市场财智《企业勘查策略》系列报告发布的2019年全球勘查预算数据显示,勘查行业从2016年末开始复苏之后,今年有所回落。2019年全球有色金属勘查预算较2018年的101亿美元同比下降3%,至98亿美元。该数据包含了合计预算92.9亿美元,加上支出低于10万美元的企业,以及不披露数据的私营公司的合计预算估算值。

美国标普全球财智高级分析师马克·弗格森分析称,勘查预算主要取决于矿产品需求,并受融资和并购的影响。2019年,矿产开发经营者承受了很大压力,很多消极的、不确定的因素影响了市场,使得价格不断出现下降。 同时2018年11月到今年2月,企业融资额急剧下降。

但是,目前令人鼓舞的积极迹象也在显现。例如,融资活动有所回暖,活跃公司的数量在增加,铜矿预算同比增长,等等。

相关数据显示,积极投入勘探的公司数量从2018年的1651家增至1708家,增长了3%。在情况恶化时“休眠”的公司重新活跃起来。铜的勘探预算从2.45亿美元增至23.2亿美元。

而此前标普全球财智(S&P Global Market Intelligence)发布的“世界矿产勘查趋势2018”报告显示,2018年世界矿产勘查投资为101亿美元,较上年增长19%。尽管勘查投资还不到2012年创下的210亿美元历史纪录的一半,但是钻孔活动超过了2012年,钻孔数同比增长了14%。草根勘探占整个投资预算的比例创下历史新低,较2017年下降了26%。尽管大型矿业公司在早期勘查项目的投资仍然高于初级勘探公司,但也仅仅占其收入的0.4%,远远低于1997年的2%,创历史新低。

自然资源部发布的《中国矿产资源报告2019》显示,我国地质勘查投资也继续回升。2018年,全国地质勘查投资810.3亿元,较上年增长3.5%,继2017年首次回升后继续回升。其中,油气矿产地质勘查投资636.58 亿元,增长8.9%;非油气矿产地质勘查投资173.72亿元,下降12.4%。页岩气、天然气水合物勘查取得新突破。石油、天然气、锰、钴、铅锌、金、锂、石墨等战略性矿产找矿成果较为显著。

“今年的基础建设和勘采活动已逐渐稳定,这有利于实现非常好的勘查采矿趋势。”马克·弗格森曾表示,尽管融资有所恢复,但勘探预算的未来仍然具有不确定性,预计2020年勘查预算将相对持平。

分化特征凸显

全球矿产勘查投入整体有所回暖的同时,分化特征也逐渐显现。近年来,全球固体矿产勘查投入触底回升,但中国投入持续下降;中国油气勘查投入回升,固体矿产勘查投入持续下降。

据中国地质调查局国际矿业研究中心、中国矿业报社发布的《全球矿业发展报告2019》显示,2018年全球矿产勘查投入持续回升,油气勘查投入7814亿美元,同比增长5%。固体矿产勘查投入为96.2亿美元,同比增长19%,较2017年投入增幅有所加大;中国固体矿产勘查投入持续下降,油气矿产勘查投入有所回升,2018年中国固体矿产勘查投资为13.6亿美元,同比减少23%,油气勘查投入为93.6亿美元,同比增长8.9%。

全球固体矿产勘查投入主要集中在金、铜和锌等矿种上,这些矿种2018年的勘查投入占比分别为50%、22%、7%。《中国矿产资源报告2019》显示,2018年,非油气矿产中以金矿、煤炭、铅锌矿、铜矿为主,占全国非油气矿产勘查投入的27.1%。与2017年相比,镍矿、银矿、钾盐、锰矿投入分别增长75%、41.1%、19.2%、6.4%,锡、铝土矿、钨、铜、钼、铁等矿种投入降幅较大。

同时,战略新兴矿产格外受到关注,其勘查投资也出现了明显的上升变化。“锂矿和钴矿受到关注。2019年锂的预算不断增加,跟以前相比有很快的增长。2019年出现了很大变化,发现很多公司愿意进行钴矿的开采了。2019年钴矿的价格不断增长,除非有一些其他变化,其增长速度是不断向上的。”马克·弗格森表示。

数据显示,过去5年,锂勘查投入涨幅达50倍,钴勘查投入涨幅达5倍。

而受提高国内关键矿产供应能力政策影响,美国勘查投入大幅上升。据标普统计,2018年美国矿产投资为8.52亿美元,创5年来最高水平,较2017年增长34.2%。美国的钻探活动在2018年趋于活跃,一季度创近年同期最高。美国矿产勘探也取得一些进展,其中在内华达州发现该国最大钒矿,另外在该州还发现了福麦勒(Fourmile)金矿。

而从勘查区域上看,澳大利亚、南北美等地区进一步被大型矿业公司所聚焦,成为资本青睐的地区。

“在勘查激励政策支持下,澳大利亚等国勘查投入继续增长。随着勘查投资增长,澳大利亚成为近年来全球勘查热点地区,特别是在西澳大利亚州、南澳大利亚州和维多利亚州。”据自然资源部信息中心矿产资源研究室主任闫卫东介绍,澳大利亚勘查成果喜人。力拓公司在西澳大利亚州的威努(Winu)铜金矿,必和必拓公司在南澳大利亚州的橡树坝(Oak dam)铜矿,新峰矿业公司在西澳大利亚州的哈维龙(Havieron)铜矿,斯塔弗利矿业公司在维多利亚州的TG铜矿,RNC公司在西澳大利亚州的贝塔亨特(Beta Hunte)金矿都是近年来少有的重大勘探成果。

据澳大利亚联邦统计局(ABS)统计,2018年矿产勘查投资为21.84亿澳元,较2017年增长24%;钻探进尺为983.3万米,增长17.6%。2019年上半年,其勘查投资额为11.69亿美元,同比增长16.1%;钻探进尺488.8万米,增长8%。其中,新矿床勘查投资和钻探进尺分别为4.51亿美元和168.3万米,同比分别增长31.3%和5%。

无论是在矿种上,还是勘查区域上,全球矿产勘查投入的数量都出现了明显的分化特征,且进一步显现。这与各国矿业政策的调整与变化有关,同时也受到矿产品市场及融资活动的影响。

投资更趋理性

总体上看,全球矿产勘查投入受投融资活动影响,与矿产品价格态势呈高度一致性。2012年,全球矿产勘查由高峰进入低谷期以来,在触底回升中不断经历着调整与重构。

《全球矿业发展报告2019》称,近年来,矿产勘查整体呈现分异态势。大型矿业公司勘查投入占比增加,中小型勘查公司占比下降;草根勘查投入下降,详查和勘探投入持续增长;金、铜等抗风险矿种及锂、钴等战略性新兴矿产被聚焦,铁、锰、铝等传统大宗矿产市场关注度下降。

事实上,勘查矿种、勘查区域、勘查主体、勘查阶段上的变化都反映出面对诸多的不确定性,矿业勘查投资预算及活动也在趋向谨慎和理性。

矿产品市场的震荡调整,以及全球矿产勘查面临的越来越严峻的资源形势,深化了矿业勘查行为的谨慎和理性。过去10年来,全球金、铜、铅、锌、锂、镍等矿种勘查新发现的矿石品位呈下降趋势,易开采、易选冶的富矿找矿难度逐步加大。

大浪淘沙,优胜劣汰。10年来,全球矿产勘查市场主体由初级勘查公司过渡为大型勘查公司,大型矿业公司的勘查投入超过初级勘查公司,成为矿产勘查的主力军。

《全球矿业发展报告2019》相关数据显示,2018年大型勘查公司投入为49.7亿美元,占全球半壁江山;初级勘查公司投入30.9亿美元,占32%。

同时,大型矿业公司成为勘查市场的主力军,草根勘查投入低于后期成熟阶段的勘查投入。多年来,矿山勘探和详查阶段勘查投入占比提高,草根勘查占比持续下降。

标普全球市场财智的数据显示,2018年全球固体矿产勘查阶段的投入中,草根勘查为25.1亿美元,勘探和详查分别为33.5亿美元和37.7亿美元。2018年,全球草根勘查投入创历史新低,后期勘查占比持续增加。

这表明,随着全球经济增速的放缓,勘查公司在不断优化资本配置,致力于把有限的资金投入到更加成熟的项目中,而不是早期高风险的项目,从而有意识地规避投资中的各种风险。

值得关注的一个变化是,过去5年来,全球勘查热点逐渐向勘查程度高、低风险国家和地区转移。美洲和澳大利亚的矿业勘查投资不断升温,成为资本青睐的热点地区;非洲勘查投资正在降温,东南亚地区因政策收缩,影响了勘查投入。

标普的统计显示,刚果(金)、阿根廷、俄罗斯、加拿大、墨西哥、秘鲁、南非、巴西2018年勘查投资大幅增长,但印度尼西亚、印度和智利等国勘查投资下降。

在欧佩克国家中,厄瓜多尔是近年来在矿产勘查进展最快的国家。目前,该国最大铜金矿卡斯卡维尔(Cascabel)矿石资源量已经上升到29亿吨,其中探明和推定资源量20.50亿吨,铜品位0.41%,金品位0.29克/吨;推测资源量9亿吨,铜品位0.27%,金品位0.13克/吨。除了卡斯卡维尔外,厄瓜多尔还发现了其他一些很有潜力的项目。

“当前,美欧发达国家逐渐重拾矿业,欧佩克国家也发现了采矿业的潜力,而发展中国家则因采矿业与生态环境矛盾交织,从而收紧了相关政策。”闫卫东表示。而这些变化正在折射到包括勘查在内的各个领域,进而影响矿业市场乃至整个矿业发展。

网站编辑:宫莉

返回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