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09月25日 星期五
中国矿业报订阅

做“五篇文章” 破“五大难题”

——安徽省淮北市矿山生态修复暨采煤沉陷区治理之路

2020-8-13 8:31:28 来源:中国矿业报 本报记者:刘晓慧

淮北市是一座典型的煤炭资源型城市,因煤建矿,因矿设市。自1960年建市以来,累计生产原煤10亿多吨,被誉为“百里煤都”。

长期煤炭开采,造成生态破坏、耕地锐减、建设用地不足,成为城市最深“伤疤”、发展最重“难题”、民生最大“痛点”。2009年,淮北市被认定为国家第二批资源枯竭型城市。

资源枯竭,发展需要新思路。自上世纪80年代开始,淮北市就在全国率先开展了采煤塌陷区综合治理工作。

党的十八大以来,淮北坚持 “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理念,围绕以依托煤、延伸煤、逾越煤为中心的工业结构调整晋级,充分利用煤炭塌陷地资源作为招商引资发展转型产业的重要载体,依托“三山、六湖、九河”的资源禀赋,以实施“中国碳谷·绿金淮北”战略为基础,以采煤沉陷区治理为突破口,以沉陷深度、治理时间、治理技术、资金筹集、搬迁安置五大要素为抓手,探索形成“深改湖,浅造田,不深不浅种藕莲”、“稳建厂,沉修路,半稳半沉栽上树”的综合治理模式,做好“五篇文章”,破解“五大难题”,努力把历史包袱变成发展财富,让“晴天一身灰,雨天一脚泥”的沉陷“煤城”变成“城在山中,水在城中”的生态“美城”。

至今,该市累计投入采煤沉陷区综合治理资金150多亿元,治理沉陷地18.67万亩,恢复耕地10.2万亩、建设用地3.16万亩、养殖水面3.4万亩,搬迁压煤村庄226个,妥善解决了近20万失地农民的生产生活问题。其中,针对南湖累计投入资金4亿多元,治理连片沉陷水面7000余亩,形成总面积2.1平方千米的国家城市湿地公园;绿金湖项目投入26亿元,总治理面积3.61万亩,成为目前全国地级市城区面积最大的人工内湖。

2019年,淮北市获中华环境优秀奖。

做精“保护水”文章,破解沉陷深浅不一治理难题

治理沉陷最核心的是处理“水”的难题,科学合理利用水下覆盖的土地创造经济效益。

“浅造田”。淮北在生态修复过程中,把复垦耕地放在首位,对沉陷深度在0.5米以内的浅层区域,“推高填低” 、平整土地,在增加有效耕地面积的基础上,实现“田成方、路相通、沟相连、林成网、旱能灌、涝能排”,昔日沉陷土地重新变成沃土良田,促进了农业增产、农民增收、农村发展。杜集区段园镇,在复垦的土地上发展规模种植,建成2万余亩无公害优质葡萄园,积极打造葡萄小镇。

“深改湖”。有针对性地将淮北矿业6对矿井开采形成的沉陷区深挖造湖,建设绿金湖、南湖、碳谷湖、乾隆湖等4个生态公园,全市湿地保护率达39.1%,彰显出“一带双城三青山、六湖九河十八湾”的城市特色风貌。南湖累计投入资金4亿多元,治理连片沉陷水面7000余亩,形成总面积2.1平方千米的国家城市湿地公园;绿金湖项目投入26亿元,总治理面积3.61万亩,成为目前全国地级市城区面积最大的人工内湖。

“不深不浅种藕莲”。对沉陷深度在0.5~2米以内的区域,采用“挖深填浅”的方法,挖塘发展种养业,让废弃地变成“聚宝盆”。沉陷区内的杜集区双楼、任庄两村利用沉陷水面种植藕莲600余亩,亩产近5000斤,年直接经济效益达480万元。

做足“利用地”文章,破解沉陷时间不一开发难题

治理沉陷最终是要形成安全稳定的地面环境,恢复可利用土地,满足地方经济社会发展需求。在治理利用沉陷过程中,淮北对“稳”、“沉”、“半稳半沉”的区域区分利用,取得良好效果。

“稳建厂”。对已稳沉区域,利用粉煤灰、煤矸石等废弃物充填造地,建成面积近10平方千米的淮北市高新区-龙湖项目区,入驻企业60余家,保障了城市建设和发展土地需求。

“沉修路”。对采煤沉陷区域采取柔性路面设计,修建过渡路面,及时养护维修,确保行人车辆通行安全;对出现沉陷的桥涵,采用整体构造物设计,减缓沉陷现象,目前已修复人民东路、创新大道等路网41千米,有效解决了因沉陷造成的路桥断阻现象。

“半稳半沉栽上树”。在采煤沉陷区域内,采取充填粉煤灰、覆土等技术措施,种植林苗两用林,累计复垦造林5000余亩,建成区绿化覆盖率已达44.4%。

做活“科学治”文章,破解沉陷模式不一修复难题

生态修复要从治理塌陷入手。治理塌陷要从充填技术要素入手。在充分研究分析采空区稳沉程度的基础上,因地制宜,综合施策。

覆岩隔层注浆充填。在已稳沉的采空区上,利用高压浆液对地下采空区裂隙、离层进行充填,消除采空区内较大空洞,提高地基承载力和稳定性。淮北矿业集团在煤矿采空区上建成建筑面积8.4万平方米、21层、高达97米的现代化办公大楼。

超高水材料充填。采用中国矿业大学研发的超高水材料,对采空区进行填充开采,减少耕地沉陷量和沉降度。临涣煤矿采用此方式充填开采面,减少采煤沉陷地近2000亩。

“膏体充填”。使用由石灰、水泥、粉煤灰等原料,经搅拌混合成膏体充填采空区,在不搬迁村庄的情况下实现高效安全开采,节省了搬迁成本。淮北刘东煤矿使用此技术开采,节约搬迁村庄资金达2.2亿元。

做优“服务人”文章,破解沉陷区域不一安置难题

坚持“以人民为中心”的发展理念,是淮北市塌陷区治理的基准和动力。在生态修复过程中,因地制宜、分档定位,有效引导沉陷村庄搬迁,最大限度保护失地农民利益。

城郊社区型。淮北市相山区近郊光明、代庄等6个沉陷村庄,投资约5.7亿元,按城市居民住宅小区标准,新建6层农民新村108栋,占地465亩,安置群众1.2万人,失地农民实现安居梦。

依镇建村型。濉溪县刘桥镇根据城镇建设规划和搬迁群众需求统一规划新村,投资8.5亿元、占地850亩,建成51万平方米的多层住宅楼154栋,安置5个行政村1.8万村民,小区水、电、气、宽带、闭路电视五通,社区服务中心、公厕、垃圾处理站等配套设施齐全。

矿村结合型。濉溪县依托袁店煤矿道路、供水、供电等基础设施和医院、学校等优质资源,把五沟镇、临涣镇两镇8个搬迁自然村庄向矿区集中,地矿合作迁建新村——北湖南村,安置群众3000余人。

中心集聚型。杜集区矿山集办事处依托下柳园村,实行小村并大村,将194户、778名村民搬进集中规划建设的22幢新居,配套建设学校、超市、浴池、卫生所、老年活动中心等设施,提升搬迁群众幸福指数。濉溪县南坪镇东雷、西雷、任家等7个沉陷村庄合并建设二层住宅近1000户,占地695亩,安置群众4400人。

做好“筹措钱”文章,破解沉陷投入不一保障难题

煤矿生态修复的重中之重在于塌陷区治理,而塌陷区治理的难之又难在缺钱。淮北市“多腿走路”,通过政策争取、财政投入、市场运作等方式,多举措筹集资金,确保采煤沉陷区治理可持续、有收益。

以财政资金为杠杆的政府主导型。积极争取中央、省级财政专项补助资金。2003年以来,共获批国家和省级矿山地质环境和采煤沉陷区综合治理项目332个、资金9.54亿元,带动市级财政投入20多亿元,矿山企业投入沉陷村庄搬迁安置资金40多亿元。

以地环治理恢复基金为基础的企业主导型。自2008年以来,累计收缴原地环保证金5亿余元。2011年以来,淮北市11家地方矿山企业支取保证金3963万元,完成治理面积1238亩;两大矿业集团获省级下拨保证金1.54亿元,完成治理面积3800亩。

以社会投资为突破的市场主导型。以绿金湖采煤沉陷区治理项目为例,采用PPP模式融资22.3亿元,解决了资金缺口问题。该项目治理后恢复土地2.45万亩,形成面积达1.16万亩、总蓄水库容达3680万立方米的城市中心水库。据估算,沿湖周边土地潜在价值约300亿~500亿元。

如今,淮北被列入全国首个资源枯竭型城市矿山地质环境治理可复制、可推广的示范案例,成功入选国家第三批PPP示范项目。

建市60年,淮北市采煤沉陷区治理时间已长达30多年。淮北深刻认识到,没有高品质的国土空间就没有高质量的发展空间,而数十年成功转型正是在于紧跟时代和经济发展需求,接力探索,坚守信念,始终一任接着一任干,才有了今天生态与经济效益双赢的“淮北实践”。□

网站编辑:宫莉

返回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