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04月23日 星期五
中国矿业报订阅

提高铁矿石保障能力须多措并举

2021-1-29 8:32:05 来源:中国矿业报 作者:吴巧生 成金华 周娜

海关总署最新统计数据显示,2020年全年我国铁矿石进口量首次跃上11亿吨整数关口,累计进口铁矿石117010.0万吨,同比增加9674.6万吨,增长9.5%。同时,我国进口铁矿石价格大幅上涨,2020年铁矿石进口均价为101.7美元/吨,同比上升了7.3%。预计未来半年内,铁矿石价格仍将保持坚挺。为此,呼吁政府加强监管的声音络绎不绝。长期困扰我国钢铁产业持续发展的铁矿石资源安全保障问题亟待进一步破解。

一、近期国际铁矿石价格高位游走的原因

2010年之前国际铁矿石市场采用长协模式定价,2010年下半年开始逐渐转向更为市场化的指数模式定价,普遍按照普氏指数作为主流参考标的进行月度定价。受新冠疫情影响,2020年初普氏指数为80美元/吨,年中飙升,随后一直稳定在高位,随后11月下旬开始再次上涨,到2020年末已涨至140美元/吨且一路上扬,到2021年1月15日该指数达171.45美元/吨。受国际铁矿石价格影响,2020年国内大连铁矿石期货指数也从年初的550元/吨,涨至年终的1000元/吨。普遍认为,我国对铁矿石需求的增长以及巴西供应持续中断是近期铁矿石价格高位游走的原因。具体包括:

(1)供给层面。全球铁矿石资源供应高度集中,上游大企业垄断特征明显。全球铁矿石资源储量大,且集中分布在澳大利亚(占全球铁矿石储量的29.4%,下同)、俄罗斯(14.7%)、巴西(13.5%)和中国(12.3%)。尽管我国铁矿石储量居全球第四位,但资源平均品位仅为35%,远低于澳大利亚的48%和巴西的52%,且后两国铁矿石埋藏深度浅、开采难度低,经济价值高,因此也是全球最主要的铁矿石供应国,占全球总供应量的60%。仅以2019年为例,澳大利亚和巴西分别出口铁矿石8.4亿吨和4.7亿吨,占全球出口总量的53%和24%。依托澳大利亚和巴西优渥的铁矿石资源条件,力拓、必和必拓、淡水河谷和FMG成长为全球铁矿石行业上游四大企业,四者铁矿石产量占全球产量的一半,几乎垄断了全球铁矿石产量。2020年第二季度以来,新冠疫情席卷全球,冲击铁矿石全球供给。1~10月,包括澳大利亚、巴西、加拿大、印度、南非等18个国家的合计发货量下降1480万吨,同比减少1.1%。另外,在2020年之前,许多大型铁矿石生产商削减投资,关闭矿山,导致行业没有大量闲置产能,放大了供应中断的预期。

(2)需求层面。由于防疫得当和复工复产工作的持续有效推进,我国钢铁产量增长稳定,铁矿石需求强劲。国家统计局发布的数据显示,2020年1~11月全国生铁、粗钢、钢材产量分别为81290万吨、96116万吨和120203万吨,同比分别增长4.2%、5.5%和7.0%,使铁矿石等原材料需求旺盛。受疫情影响,世界除我国外钢铁需求降幅明显。世界钢铁协会数据显示,2020年全球除我国外成品刚年需求约为7.5亿吨,与2019年相比降幅超过13%。但也应看到,2020年第四季度以来,全球(除我国)钢厂复产加速,到10月份全球(除我国)单月粗钢产量已高于去年同期。我国对铁矿石消费的强劲拉动叠加海外需求的迅速复苏,使全球铁矿石消费市场预期空间高涨。在全球铁矿石供给侧增量有限的背景下,市场对铁矿石供求缺口逐步扩大的预期不断放大,推高铁矿石市场价格。

(3)美元贬值与市场投机层面。美元是主要国际大宗商品计价货币。美国量化宽松的货币政策导致全球流动性泛滥,使美元大幅贬值,对国际大宗商品市场造成了较大冲击,推高铁矿石进口成本。此外,铁矿石质地多样,交割品尚未实现标准化,在供求基本面偏紧背景下容易产生软逼仓,易受投机资金的追捧。

(4)定价机制层面。普氏指数主要通过电话问询等方式,向30~40家“最为活跃的”矿方、钢厂及交易商询价,其估价的主要依据是当天最高的买方询价和最低的卖方报价,而不管实际交易是否发生。由于数据来源的不严谨且过分追求衍生品市场,普氏指数存在偏离现货价格指数的初衷,在现货期货价格的相互作用下,市场价格涨幅明显。

(5)地缘政治因素层面。2019~2020年,澳大利亚对华出口的铁矿石占其总出口量的87%,占澳大利亚对华出口贸易总额的56%。2020年以来,澳大利亚铁矿石出口价格的不断上涨使我国国内钢铁行业运行风险加剧,威胁供应链稳定。

二、铁矿石价格高位对中国的影响以及未来国际铁矿石价格走向

国家统计局1月18日公布的数据显示,2020年中国粗钢产量达10.5亿吨,同比增长5.2%,首次突破10亿吨,占到了全球粗钢产量的60%。测算结果表明,因铁矿石价格上涨,我国铁矿石进口贸易一直处于受损状态,2010年为587亿美元,2015年因其价格回落受损情况有所好转,为112亿美元;而后铁矿石价格一直保持上涨趋势,导致我国因进口价格变化带来的铁矿石贸易损失逐年扩大,近11年累计达5258亿美元。其中,2020年贸易损失高达667亿美元。与此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在铁矿石价格持续上涨的背景下,国际铁矿石巨头的营业收入和利润也达到了惊人的地步。如2019年力拓公司铁矿营收合计为241亿美元,毛利润72%;必和必拓毛利润70%;FMG是一个纯粹的铁矿公司,毛利润也高达65%。

每年一季度受南半球雨季和飓风等天气的影响,铁矿石生产和运输的阻力较大。在巴西淡水河谷复产扩产稳定推进以及中国矿山稳产前提下,全球铁矿石市场供给预期呈现小幅增长趋势。随着疫苗施打工作的持续推进以及各国经济刺激计划与政策的落实,全球钢铁行业有望逐步回暖,带动铁矿石需求上涨。全球铁矿石供需仍将保持紧平衡状态,但由于海外疫情和复苏进程不确定性仍较大,市场投机心理短期内不会下降,铁矿石价格仍将维持高位波动。不过,如果价格一直维持在目前这种诸多钢铁企业无利可图的高水平,欧洲和南亚等许多仍处于停产状态的钢铁企业预计在铁矿石价格下跌之前不会恢复生产,叠加全球各地气候变化政策与“碳中和”目标的影响,钢铁企业寻求适度减产的可能性也会较高,价格下降的预期未来尚存在一定空间。

三、破解我国铁矿石资源安全之踵——构建产业高质量发展新格局

中国作为全球最大的铁矿石进口国,由于缺乏与之适配的定价权与影响力,高价矿困境已成为影响我国钢铁行业高质量发展的“掣肘”主因,直接威胁我国产业链、供应稳定与安全。2020年新冠肺炎疫情演变以及全球化重构困境的突显,国际铁矿石供需两侧不确定性增加,高矿价困境越趋严峻。以增强供应链、产业链自主可控能力为核心,通过战略调整与综合施策来提升供给韧性,逐步建立破解高矿价困境的长效机制,是维护我国乃至全球铁矿石资源安全,构建产业高质量发展新格局所急迫解决的重大现实问题。

在战略认知上,我们必须将铁矿石资源安全视为国家总体安全的重要组成部分,以习近平新时代安全观为指导,统筹发展与安全,逐步实现产业政策到资源安全战略的转变。面对百年未有之大变局,从战略高度抓住铁矿石供应链、产业链与创新链整合的窗口与机会,认知可能产生的风险与不确定性,科学部署,积极应对,共同维护我国乃至全球铁矿石资源供给稳定与安全。

(1)国家层面。提高供给韧性,以提高供给韧性为目标,通过增强国内循环的确定性来应对外循环的不确定性。重点深化与“一带一路”国家尤其是印度、非洲的资源合作,建立资源安全共同体,同时加大人民币国际化进程,积极参与全球资源治理,主动设置资源安全议题,维护全球供应链、产业链稳定安全;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实现供应链产业链与创新链的精准对接,加大创新力度,提升资源二次利用水平与资源效率。与此同时,建立国家铁矿石数据中心,完善铁矿石资源储备机制,创新金融衍生工具,有效应对铁矿石价格波动风险。

(2)行业层面。提升议价能力,进一步提高国内钢铁行业的集中度,致力于提升议价能力。铁矿石采购合同是以企业法人为主体签定的。由于中国钢铁厂商众多,更接近完全竞争市场,话语权分散,因此在议价过程中面临上游铁矿石垄断供应商,国内钢铁厂商地位非常被动。整合国内现有的钢铁企业以组建具有跨国经营能力的大型钢铁企业联盟,从而提高中国钢铁行业集中度,形成规模经济,在此基础上建立中国铁矿石采购联盟,从国家角度统一协调铁矿石进口,实现中国在铁矿石市场“大买家”的价格影响力,放大下游话语权优势。

(3)企业层面。强化成本控制力,国内钢铁企业要提高运行质量和效益,有效控制产能释放,适当调整生产节奏,如在利润低位和亏损情况下要适度减产,或者提高产品附加值,以减少单位产品的铁矿石使用量。适当增加铁矿石库存,有效应对铁矿石价格波动风险。

(国家社科基金重大项目“19ZDA112”资助,中国地质大学(武汉)教授)

网站编辑:宫莉

返回新闻